[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从天安门到日本民主党政权/赵京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8月3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2009年8月30日今天,日本反对党民主党在国会选举中赢得压倒性胜利,获得众议院480个席位中的308个席位。在日本国会中,众议院比上议院优先,而民主党已经在一些小党派支持下控制了上议院的多数席位。这在是日本战后和平宪法下,一个反对党第一次在国会选举中获得多数席位。半个多世纪来几乎从未中断执政的自民党从300席位剧减为119席位,总裁麻生太郎已经代表自民党承认选举失败。自民党在小泉政权下的回光返照后几度苟延残喘,这一次用尽了威胁等选举手法攻击民主党是“极左”,也没能阻止保守的日本选民抛弃自民党。民主党领袖和即将成为首相的鸠山由纪夫已经开始对如何接管麻生太郎首相的政府进行商议。
     (博讯 boxun.com)

    鸠山强调这次选举胜利,除了代表政权的交替外、还要更替利益交换的旧政治运作和由官僚支配的日本主权,并承诺在政府政策上作出全盘的改革。例如,要让日本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摆脱美国式资本主义的某些弊端,将对邻近的中国寻求更密切的经济合作,将把资金和资源以儿童医疗保健和免费教育的形式从企业界转投注给家庭,等等。不过,我们没有必要过多看鸠山的讲演。他本人是日本政治弊端“世袭政治”的典型。他的祖父是前首相鸠山一郎,他的弟弟是自民党麻生政权的内阁成员。
    
    本来是自民党死敌的创价学会在冷战结束后抛弃“人道社会主义”等纲领投靠自民党,以为可以维持自民党-公明党永久执政,这一次从31席位落到21席位,其中,包括其代表在内的政客在只有一人席位的小选举区全部落选,被赶出政权。日本共产党和社会民主党各自保住了原有的9和7席位。社会民主党席位虽然很少,但因为民主党中还有一些从原来社会党逃过去的议员,再加上工会等团体对双方的支持,对民主党有一定的牵制作用。但愿他们吸取教训,不要为了一个大臣的位子放弃原则而全军覆没。
    
    这一次选举多少摆脱了官僚的支配(自民党议员有三分之一直接来自退休官僚),在鸠山政权下,不会再出现议员在国会宣读由官僚起草的议案的情况,更不会出现(村山)首相因为不忍心在继续强占冲绳村民土地的文件上签字而被官僚(防卫设施厅长官)训斥的场面吧!当然,世袭政治并没有改善,包括鸠山弟兄、福田、安培、麻生、原首相中曾根的儿子、原首相小泉的儿子、原首相田中的女儿(从自民党换到民主党)、原首相小渊的女儿、原自民党总裁河野的儿子、原首相竹下的儿子、后藤田的儿子等第二、三、四代议员,还是日本政坛上的主角。他们惯于选举、缺乏知识和视野、对政策不感兴趣,不可能像他们的祖父们那样在战后带领日本复兴。他们当中,只有臭名昭著的小泽一郎与众不同,超过其父。
    
    在日本(以及亚洲)的冷战,结束于1989年6月4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坦克对天安门的占领。从此,日本的统治阶级知道:日本第二大的政党社会党加上所有的打着各式“社会主义”旗号、亲近中国的反对党(公明党、民社党、社民连)已经不可能取代自民党执政了。他们当中的有识之士(如京セラKyocera公司的稻盛和夫名誉会長)意识到要模仿美国、开始推动形成能够取代自民党的另一个自民党,而能够担当此重任的只有时任自民党干事长的小泽。
    
    这一次选举最大的胜利者是小泽一郎。小泽本来应该坐在今天鸠山的交椅上的。但是,在日本政界翻云覆雨的小泽毕竟在政府官僚(特别是警务系统)中也树敌不少,在今年5月突然被警方搜查其秘书的违法献金。大家都知道,除日本共产党议员以外,每一个日本政客(包括鸠山,其捐款名单中竟然有死人的名字)都接受违法献金。小泽刚开始决心抵抗到底,但不久突然宣布辞职。据每日新闻2009年5月15日报道,小泽在宣布辞职的前一天,秘密会见了稻盛和夫。可见小泽是在日本财界的意向下,“舍身”保党,才实现了民主党今天的胜利。
    
    如果我们再回顾起台湾的反对党(民进党和新党)、韩国的反对党也都出自执政党的历史,更能体会到中国的民主化进程促使共产党分化的必要。当然,这种分化,必须有客观的环境。前不久,我联系到“六四”后出掌北大党委的学友,希望被江泽民赶出中国政界的他能够审时度世,学习委内瑞拉的查韦斯或者俄罗斯的久加洛夫,挺身而出,聚集中国的马克思主义信徒,也可以摆脱政敌加给他的“李鹏死党”的冤名。他也同意我的“中国革命的成果已经被江泽民集团出卖怡尽”的判断,但毕竟不敢“背叛”其父(原为中央党校校长)的中国共产党。他承认目前“物质力量不够”。可惜,将来,中国的“物质力量”不会选择他来当中国的小泽一郎了。
    
    从天安门事件到民主党执政,日本用了20年时间完成了冷战结束后日本政治结构的转换。在这二十年间,美国的单独超级强权地位已经终结、日本的经济超级大国地位也早已凋零,而中国的国际地位的崛起更显出国内政治社会矛盾的严重性,中国的民主化更具有世界性的意义。我们期待,同时也要促使新上台的美国奥巴马和日本民主党政权理解并支持(起码不出卖)中国的民主、民权(维权等)运动。
    
    赵京
    比较政策评论,2009年8月30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所谓“武士道”/赵京
  • 美日同盟何去何从/赵京
  • 美国能实现中东政策的转换吗?——评奥巴马在开罗大学的讲演/赵京
  • 宪法、共和,以及公民的权利与义务/赵京
  • 从2009年股东大会看Yahoo雅虎的兴衰/赵京
  • Chevron雪佛龙公司2009年股东大会/赵京
  • 《美日同盟》前言与目录/赵京
  • 《国际政治经济学的理论与实践》前言/赵京
  • 南方航空公司:走向国际化的国家官僚资本主义/赵京
  • 美国向何处去?/赵京
  • 忘记过去就是对历史的背叛/赵京
  • 《近代诸社会形态之系统》札记/赵京
  • 北京掠影/赵京
  • 民主运动与独立人格/赵京
  • 民主运动与独立人格/赵京
  • 熊彼特论帝国主义与社会阶级/赵京
  • 人民统治名义下的国家形态-访美掠影/赵京
  • 古巴安那祺运动的历史与教训/赵京
  • 作为中国转型参照的社会民主主义/赵京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