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唐士军:救救“重度昏迷”的沪一中院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8月29日 转载)
    
    白相相的牛博 @09-8-3
     (博讯 boxun.com)

    
     我案在沪一中院违法延期终审错判,我已经就此多文提出公开质疑并要求问责办案法官和违法用人单位法人代表
    http://blog.ifeng.com/article/2779500.html
    http://blog.ifeng.com/article/2779550.html
    http://blog.ifeng.com/article/2779578.html
    
     按照我们每个善良人的美好的愿望,法院办案肯定是“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为了将其落到实处,国家专门颁布一部法官法进一步明确规定,法官必须不折不扣,严格依法办案。
    
     但看看本案,法律规定与法院操作,用个不甚恰当的比喻,“白天鹅与丑小鸭”,天壤之别,何其哀哉!作为一个工龄不算太短的新闻人,我感到了一种空前的职业理想的被架空感和遭遇法律流氓“绑架”的空前的被侮辱感!
    
     理想的说法是,当然还有办法补救。按照民事诉讼法第179条规定,当事人的申请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再审:(一)有新的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裁定的;(二)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不足的;(三)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的;(四)人民法院违反法定程序,可能影响案件正确判决、裁定的;(五)审判人员在审理该案件时有贪污受贿,徇私舞弊,枉法裁判行为的。人民法院对不符合前款规定的申请,予以驳回。
    
     6月12日,本人已经向二审错误终审的沪一中院潘福仁院长并该院审判委员会递交“民事再审申请书”,根据院办刘秘的电话反馈,潘福仁院长及该院各有关方面负责人均已阅处该申请书。迄今一个多月过去,但法院至今对此不置可否,不予处理,既不依法受理再审,亦不依法驳回,是何道理?难道法院的意思是:反正我们已经违法延期审理了,也违法做出错误判决了,我们就是要一错到底死不悔改,看你把我法院能怎么的?反正我是国家暴力机关,我有警察、警棍、手铐,我就是法律、法律就是我,我是法官,我在法院我做主,我想怎么判就怎么判?难道你一个穷酸记者还能把我法院怎么的?正如农民日报社有关领导刘占绵先生所说,“你跟组织闹,有何胜算?”说实话,哪敢跟组织闹,就是跟刘占绵先生所在的组织讲讲道理而已,就是跟负责办案的沪一中院讲讲道理而已,事实证明,何其难哉!因为,农民日报社有的是违法乱纪的“保护伞”,沪一中院的法官有的是“自由裁量权”啊!
    
     没有办法,我只能按照民事诉讼法179条的规定,帮助沪一中院捋捋头绪,看看这些被一二审“胡子眉毛”一把抓的情形,要不要依法再审:
    
    
    
    (一)本案劳动关系经过被告农民日报社的一再撒谎、抵赖折腾,被法院依法认定。按照劳动法和劳动合同法有关规定,用人单位应当提供必要劳动条件、实行同工同酬、及时足额向劳动者支付薪金、办理社会保险;劳动争议发生,上述举证责任主要在用人单位。而本案中,用人单位不能依法提供证据已经严格履行上述合同义务,劳动者一再主张上述权利,一二审法院一再“躲猫猫”不予支持作壁上观,甚至故意偏袒违法用人单位、极端为难劳动者,到了令人忍无可忍的地步?为什么这样,难道法院被不差钱的农民日报社“潜规则”啦?法院的“黑社会化”倾向如此明显,的确让人莫名其妙!
    
     一审胡判乱判,只能依法上诉。二审期间,本人向法庭提交了两份重要新证,被二审法院“选择性失明”无视,两份新证恰恰证明了农民日报社在一审期间提供了假证,一审采信假证严重导致判决失当,二审不予纠正竟然以“完全正确”理由维持原判,不仅背离法治、更是伤天害理。http://blog.ifeng.com/article/2947940.html,http://blog.ifeng.com/article/2947943.html上述新证,足以推翻原判关于本人月薪的枉法认定,不予再审纠正错误,如何能取信于我、如何取信于民?!
    
    (二)1.劳动法和劳动合同法均规定实行同工同酬,本案双方对薪金支付标准各执一词,劳动者提供的证据已经形成证据链,证明用人单位一再撒谎,而法院不顾一切,一再采信谎言胡判乱判的原因究竟是什么?如果不是贪赃枉法、徇私枉法,合理的解释究竟是什么?本案中,法院认定本人与农民日报社自2006年3月建立起劳动关系,农民日报社始终不能就既长期不依法调入劳动者工作关系也不依法签订书面劳动合同,实行“同工同酬”“及时足额”支付薪金,而是奉行“内外有别、厚彼薄此、就业歧视”做出解释,并依法向法庭提供哪怕一份有效证据。劳动者不是到农民日报社讨饭去的,他是依法凭职业资质、能力应聘就业的,用人单位背信弃义一再克扣、恶意拖延薪金发放,是在“打发叫花子”吗?背离同工同酬法定原则,法院一再强奸劳动者必须同意接受“月基本薪1000元”的枉法认定,究竟意欲何为?如此胡作非为本来就荒唐之极、不可理喻,二审法院怎么能睁着眼睛说瞎话、闭着眼睛“伟光正”,直叫一个爽?
    
    2.劳动法与劳合法明确的劳动合同关系到底有几种?农民日报社与法院合谋法外“创造”的第四种劳动关系--“不定期的劳动关系”,到底是一种什么关系?农民日报社一再谎称双方不是劳动关系,被驳回后又谎称双方实为为无法律依据的“不定期的劳动关系”,法院匆忙采信谎言胡判乱判究竟是为什么?法院既然依法确认本案劳动关系自2006年3月建立,而且迄今依法存在,这一劳动关系存续时间长达3年4个月之久。劳动合同法规定,劳动关系建立满一年不订立书面劳动合同的,视为双方建立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应当立即建立书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该法规定劳动关系存续时间的计算,包括劳动合同法之前的存续时间。可见,本案劳动关系,应当自2008年1月1日建立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那么到2008年10月23日一审判决出来,徐汇法院的合议庭组成人员,难道昏庸到不知道我们双方应当建立怎样的劳动合同?为什么要让违法用人单位农民日报社“不想签就不签”牵着法院的鼻子走?这正常吗?法院的法官为什么这么热衷于“干黑活”?作为上级法院,负责终审的沪一中院为什么不予审查?这正常吗?
    
    3.劳动法和劳合法均规定,劳动关系存续期间,用人单位必须为劳动者提供必要劳动条件、办理社会保险等。而本案中,一审事不关己、二审高高挂起,竟然称本人一再主张这些权利,要求用人单位农民日报社“对已存在劳动关系负责”,法官竟然违背常理,坚称劳动者上述“权利主张不明确”。办案法官的诸如此类举动,正常吗?难道法院是农民日报社出资开办的“私家法院”?如果不是,请问怎么会如此大胆枉法?
    
    4.按照劳合法第40条,用人单位可怎样依法终结与劳动者双方的劳动关系?法官大人,难道需要诉讼当事人亲自背诵给他该条款详细内容吗?如果背不出,就公然与违法用人单位合谋捣糨糊坑害被侵权劳动者吗?本案中,农民日报社称依据劳合法第40条“终止”了双方劳动关系。按照该条规定,农民日报社没有能够向法院提供哪怕1条必备条件,法院依据什么认定农民日报社“终止”双方劳动关系“并无不当”?上述种种枉法认定,均缺乏主要事实依据,不予纠正,法律之尊严,被沪上法院扔到爪哇国去了!
    
     (三)一个劳动关系,究竟有几个用工之日?必然是一个。劳动法律是用来调整劳动关系的,而不是“阉割”“强奸”劳动关系的。用工之日,不是法规实施之日,不可能出台一部法规,同一劳动关系就会出现一个新的“用工之日”。就这样一个司法常识,我们的法官大人凭什么长期视而不见?习惯性不断胡作非为制造冤假错案乐此不疲?其中的利益黑幕到底有多厚?本案劳动关系从2006年3月建立,这一劳动关系之“用工之日”为2006年3月22日,因此,这一劳动关系到2008年1月1日,已经有1年9个月,早已超过劳合法“满1年”之规定。而本案一二审判决依据的条款竟然称“自用工之日满一个月不满一年”者云云,难道法官的眼睛出毛病了?没有看清楚“用工之日”和“法律实施之日”是两个概念?据沪上一位良知不泯的检察官介绍,法院的法官一贯就是这么“自由裁量”判案的!本案明显错误适用法律,何来司法公正?哈哈,难怪说冤假错案堆成山、上访队伍千千万万呢,指望这样的“葫芦僧断葫芦案”,司法公正“躲猫猫”、社会正义“打酱油”,法官大人天天政治学习,案子不理堆成山,一被问责胡判乱判,和谐社会怎么建立?难道法院在建设和谐社会中的作用,就是这样的野蛮与霸道?
    
     (四)没有程序正义,何来实体公正?按照一审庭审笔录,被上诉人委托代理书在2008年9月19日开庭时未加盖公章,法官要求一周内补盖,代理律师表示补盖后及时送达。可现在,上诉人在一审案卷中发现,被上诉人之委托代理书签章日期为“9月17日”,竟然比“9月19日”开庭日还提前了2日,“补盖”让时光倒流回去2日,岂不怪哉?这一做法显属于作弊,可见此案一审审理程序违法。为追求司法公正,本人请求一审法院按缺席判决或重新开庭,法院未予支持,甚至最后涉嫌徇私枉法,做出错误判决;二审期间,沪一中院又是违法延期审理,一再被问责后,最后慌里慌张,错误终审维持原判。一二审程序违法直接影响了本案公正判决,最后以错误一审二审形成冤假错案,严重背离法治精神,亵渎了圣神的法律尊严!
    
     以上所见,本案一审二审中的一系列常识性错误,明显不是技术水平原因,办案人员涉嫌与不法用人单位同流合污、沆瀣一气,玩忽职守、暗箱操作、枉法裁判。对此严重违法行为,我先后向徐汇法院三位院领导致函请求督查,向沪一中院潘福仁院长三次公开信进行书面反映,均未引起真正的重视。可见本案涉及法院存在的问题,不是一两个办案人员的问题,而是合议庭甚至整个法院的问题,这个问题的长期被忽视和无视,有关方面不作为,有关办案人员得不到依法处置,继续在岗违法办案,直接扼杀了所有诉讼当事人对司法公正的信心和建设未来和谐社会的信心。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沪上有关法院不急,所有当事人可谓忧心如焚啊!一审“高烧迷糊”判错了,需要二审“头脑清醒”的终审。可惜种种迹象表明,本案中的沪一中院迄今“重度昏迷”人事不省,冷血一般知错不改,依法再审改正错误遥遥无期,一条道要走到黑……中国司法,要不要救救病中的沪一中院?
    
    
    
    农民日报社驻沪记者 唐士军 09.07.29
    
    24小时联系方式:13764318042 _(博讯记者:石头)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唐士军:2008年1月1日,沪一中院潘福仁院长工龄“归零”啦?
  • 农民日报社驻沪记者唐士军:潘福仁,沪一中院的卧槽泥马?
  • 昝爱宗:抗议农民日报侵犯记者唐士军工作权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