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胡斌“替身谣言”何以扰乱了公共秩序/童大焕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8月28日 转载)
    
      杭州飙车案刚落下帷幕,紧随其后的案后案又浮出水面。记者从湖北、浙江两省的公安机关获悉,湖北省鄂州市无业人员熊忠俊利用网络捏造、散布杭州 “5·7”交通肇事案出庭被告人是胡斌“替身”的谣言,日前鄂州市公安机关依法对熊忠俊作出行政拘留10天的处罚。理由是他连续发表8篇文章,捏造各种所谓的“证据”,持续不断地炒作“替身”谣言,“污蔑司法机关和媒体作假包庇,引发网民猜疑,误导公众舆论,扰乱公共秩序”。
     (博讯 boxun.com)

      的确,按《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25条规定:“散布谣言,谎报险情、疫情、警情或者以其他方法故意扰乱公共秩序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情节较轻的,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罚款”。可见,行政拘留10天的处罚是顶格处罚。
    
      值得商榷的是,处罚理由中的“扰乱公共秩序”的说法。众所周知,“替身说”事实上自始至终都没有打乱本案审判机关正常的审理秩序。有关部门只是事后进行了一些看似多余的解释工作,却让公众更加相信了本案的判罚合乎正义。
    
      可案后案的出现却进而引发公众对于怀疑权的思考,谣言与怀疑的界限何在?毕竟在本案中,正义的取得是从“70码”被怀疑开始的。
    
      怀疑不仅是正当的公民权利,也是现代司法过程中永远无法回避的课题。用一个法律中的词汇,叫做“超越合理怀疑”,意思是说:证据要禁得起一切合理质疑的推敲。这个“合理质疑”有时在我们看来,无异于“无理取闹”,因为它只是一种凭空的臆想,只是把可能出现的状况摆在陪审团面前,没有任何事实依据与理论支撑,可只要这种臆想是可能出现的,哪怕概率微乎其微,就要承认这种质疑的合理性。
    
      在社会公共事件中,“合理怀疑”是公民知情权、监督权、表达权、参与权的基本组成部分,也是抵达真相的必要途径。围绕杭州飙车案中胡斌身份真假的网络质疑,绝不是喧嚣的干扰,而是社会和公民外部监督力量的基本组成部分,在整体上担任了探求真相的角色。质疑越有力,越持久,往往就越逼近真相。
    
      事实上,杭州飙车案以来,网民和媒体始终在承担着探寻真相的角色,参与者千千万万,远不只熊忠俊一人,从质疑杭州警方最初的“欺实马”,到质疑法庭上胡斌的真实身份。最终“70码”被证明“欺实”,怀疑成立,维护的是执法、司法机关的最终公正;而胡斌的身份最终被证实,怀疑不成立,也丝毫没有影响到机关机构正常执法、司法的“公共秩序和权威”。
    
      公民的怀疑是因为对真相和正义的渴望,却并不是真相本身。既然绝大多数信息掌握在公权力手里,因此公民有合理怀疑的权利,却没有保证怀疑不失真的义务;而公权力有求证和公布真相的义务,却没有打压公民怀疑的权力。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