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唐士军:2008年1月1日,沪一中院潘福仁院长工龄“归零”啦?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8月28日 转载)
    
    
     白相相的牛博 @ 09-8-19 19:11 (博讯 boxun.com)

    
     本文的一个基本设问是:我案二审终审错判的沪一中院审判长羊焕发,以及对此错案依法纠正负有领导责任的沪一中院院长潘福仁先生,《劳动合同法》(以下简称劳合法)于2008年1月1日颁布实施,导致二位在沪一中院的工作年限由实际工作的一二十年、二三十年,一下子“不算以前”回归为零,2008年1月1日起从零计算工龄了吗?当然没有。那么请问二位,依照一二审法院认定,我从2006年3月22日应聘加盟在农民日报社工作,双方劳动关系至今依法存在,实际工作时间为3年6个月。http://tangsjt.blog.china.com/200906/4810930.html 依据你们白纸黑字盖红印的这个“判决书”,为什么单单我在农民日报社的实际工作年限计算,法院一再坚称“2008年以前不算”,只能从2008年1月1日起计算呢?
    
    
     国家制订出台劳动法律,显然是为了调整劳动关系的,而不是“阉割”或者“强奸”劳动关系的,所以羊焕发博士、潘福仁院长的实际工龄,都没有因为2008年1月1日劳合法正式实施而变为零;可是,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我与不良新闻用人单位农民日报社的劳动争议,官司打到了你们手里,你们就可以法槌乱抡、违法胡判,将我2006年3月22日-2008年1月1日之间实际在农民日报社1年9个月实际工龄“归零”呢?
    
    
     转型社会,农民日报社有保护伞护着,严重背离就业平等、同工同酬法则,大搞就业歧视,不种田的给大锄(记者证)扛着到处晃悠,要我种良田却长期连个小锄也不给(记者证);对外称报社实行全员合同,优秀者可调入,结果本人加盟第一年即被评为“优秀员工”,不仅工作关系调动猴年马月遥遥无期,就是连一纸合同也长期胡搞不给签,而诡吊的是,其间就有先生神不知鬼不觉,悄悄从“黑麻雀”堆里一扇羽翼而成了绝无仅有的“金凤凰”,正式调入。不是说不能调吗?本人“优秀”调入的门都没有,那么调入者是因为“不优秀”?知情者言:人家有关系--就是这样的言而无信、内外有别、厚此薄彼,因为“保护伞”罩着所以胆敢有法不依一再胡作非为,农民日报社法人代表、社长沈镇昭先生还大言不惭说这是“法治社会”,真是不说则已、越描越黑。对于这样严重违法的问题,沪上法院轻描淡写仅仅一个“确属不当”就过去了?!而对于被侵权劳动者依法主张权利,一二审法院故意刁难、法官厉声恫吓、威逼强求必须接受他们的枉法裁判,代表司法公正的法院,鬼鬼祟祟、战战兢兢“干黑活”为什么这么卖劲呢?如果不是贪赃枉法、徇私枉法,请本案一二审办案法院做出合理解释。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01]14号)第13条规定,“因用人单位作出的开除、除名、辞退、解除劳动合同、减少劳动报酬、计算劳动者工作年限等决定而发生的劳动争议,用人单位负举证责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法释[2001]33号)第6条也作出了相同的规定,据此可见在劳动争议诉讼中,实行举证责任倒置,即由用人单位承担举证的责任。那么,关于“同工同酬”“及时足额”支付劳动报酬、依法终止履行劳动合同义务等,农民日报社向法庭提供了一个有效书面证据吗?不能提供书面证据,这说明什么呢?律师言称农民日报社依据劳动合同法第40条“终止”双方劳动关系;但依据劳动合同法第40条,农民日报社没能向法庭提供哪怕是一项必备条件,法院依据什么认为这一违法“终结”行为“并无不当”呢?办案法官肆意枉法到如此厚颜无耻的地步,诉讼当事人还怎么相信你法院?法院应有的起码的公信力还要不要了?
    
     法院既然认定本人与农民日报社自2006年3月建立起劳动关系,农民日报社始终不能就既长期不依法调入劳动者工作关系也不依法签订书面劳动合同,劳动者不是到农民日报社讨饭去的,他是依法凭职业资质、能力应聘就业的,用人单位背信弃义一再克扣、恶意拖延薪金发放,是在“打发叫花子”吗?背离同工同酬法定原则,法院一再强奸劳动者必须同意接受“月基本薪1000元”的枉法认定,究竟意欲何为?如此胡作非为本来就荒唐之极、不可理喻,二审法院怎么能睁着眼睛说瞎话、闭着眼睛“伟光正”,直叫一个爽?!
    
     农民日报社与法院合谋法外“创制”的第四种劳动关系--“不定期的劳动关系”,到底是一种什么关系?诉讼期间,农民日报社一再谎称双方不是劳动关系,被驳回后又谎称双方实为无法可据的“不定期的劳动关系”,法院匆忙采信谎言胡判乱判究竟是为什么?法院依法确认本案劳动关系自2006年3月建立,而且迄今依法存在,这一劳动关系存续时间长达3年5个多月之久。劳动合同法规定,劳动关系建立满一年不订立书面劳动合同的,视为双方建立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应当立即建立书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该法规定劳动关系存续时间的计算,包括劳动合同法之前的存续时间。由此可见,本案劳动关系,应当自2008年1月1日建立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那么到2008年10月23日一审判决出来,徐汇法院的合议庭组成人员,难道昏庸到不知道我们双方应当建立怎样的劳动合同?为什么要让违法用人单位农民日报社“不想签就不签”牵着法院的鼻子走?这正常吗?法院的法官为什么这么热衷于“干黑活”?作为上级法院,负责终审的沪一中院为什么不予审查?这正常吗?
    
     劳动法和劳合法均规定,劳动关系存续期间,用人单位必须为劳动者提供必要劳动条件、办理社会保险等。而本案中,一审事不关己、二审高高挂起,竟然称本人一再主张这些权利,要求用人单位农民日报社“对已存在事实劳动关系负责”,法官竟然违背常理,坚称劳动者上述“权利主张不明确”。办案法官的诸如此类举动,正常吗?难道法院是农民日报社出资开办的“私家法院”?如果不是,请问怎么会如此大胆枉法?
    
     此前请教沪一中院民一庭吴薇庭长:一个劳动关系,究竟有几个用工之日?吴薇庭长至今百忙之中不回答,那么现在只好请羊焕发博士和潘院长出面说说这个常识。我的粗浅认识是,一个劳动关系的用工之日必然是一个。用工之日,不是法规实施之日,不可能出台一部法规,同一劳动关系就会出现一个新的“用工之日”。这样一个司法常识,我们的法官大人凭什么长期视而不见?习惯性不断胡作非为制造冤假错案乐此不疲?其中的利益黑幕到底有多厚?本案劳动关系从2006年3月建立,这一劳动关系之“用工之日”为2006年3月22日,因此,这一劳动关系到2008年1月1日,已经有1年9个月,早已超过劳合法“满1年”之规定。
    
     而本案一二审判决依据的条款竟然是“自用工之日满一个月不满一年”。难道法官眼睛出毛病了?没有看清楚“用工之日”和“法律实施之日”是两个概念?据沪上一位良知不泯的检察官介绍,法院的法官一贯就是这么“自由裁量”判案的!错误适用法律,何来司法公正?难怪说冤假错案堆成山、上访队伍千千万万呢,指望这样的“葫芦僧断葫芦案”,司法公正“躲猫猫”、社会正义“打酱油”,法官大人天天政治学习,案子不理堆成山,一被问责胡判乱判,和谐社会怎么建立?难道法院在建设和谐社会中的作用,就是这样的野蛮与霸道?
    
     按照一审庭审笔录,被上诉人委托代理书在2008年9月19日开庭时未加盖公章,法官要求一周内补盖,代理律师表示补盖后及时送达。可现在,上诉人在一审案卷中发现,被上诉人之委托代理书签章日期为“9月17日”,竟然比“9月19日”开庭日还提前了2日,“补盖”让时光倒流回去2日,岂不怪哉?可见此案一审审理程序违法。为追求司法公正,本人请求一审法院按缺席判决或重新开庭,法院未予支持,甚至最后涉嫌徇私枉法,做出错误判决;二审期间,沪一中院又是违法延期审理,一再被问责后,不顾本人依法请求追加被告发回重审,慌里慌张错误终审维持原判。可见,一二审程序违法直接影响了本案公正判决,最后以错误一审二审形成冤假错案,严重背离法治精神,亵渎了圣神的法律尊严!
    
     劳合法颁布实施,没有导致羊焕发博士与院福仁院长在上海一中院的工龄在2008年1月1日“归零”,那么本人2006年3月22日-2008年1月1日之间在农民日报社1年9个月工龄,也不会因为劳合法于2008年1月1日正式实施而“归零”。否则,这才叫大白天活见鬼了,相信羊焕发博士和潘福仁院长对此不会有第二种合理解释。
    
     纠错刻不容缓,司法不能倾斜。我还是在耐着性子苦口婆心轮番劝,给审判委员会及潘院长的“书面民事再审申请书”,早于6月12日就由院办刘秘转呈潘院长和其他各位委员,所以,恳请潘福仁院长通过“院长发现”环节,尽快启动审判监督程序吧。阿门!
    
    
    
    农民日报社驻沪记者 唐士军
    
    24小时联系电话:13764318042
    
     _(博讯记者:石头)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农民日报社驻沪记者唐士军:潘福仁,沪一中院的卧槽泥马?
  • 昝爱宗:抗议农民日报侵犯记者唐士军工作权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