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房地产市场闪烁 温家宝看仰望/宗小丽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8月27日 转载)
    
    过去的五年,是房价疯狂上涨的五年,是行业发展几近失控的五年,是各方利益集团纠结在开发商周围贪婪地攫取利益、直至爽呆的五年,当然,也是政府宣称“稳定房价”并进行宏观调控的五年。
     (博讯 boxun.com)

    
    
    (一)上帝也哭泣
    
    五年前房价6200元,如今的房价26000元;五年前售楼小姐握着你的手说“缘分呐”,如今你希望能抢到一套房子而抓住售楼小姐的手说“谢谢噢”;五年前你对急于买房的朋友说“你傻吧,干嘛不等等”,如今这位朋友对仍然没有买房的你说“还等呢,傻了吧”;五年前,专家们说房地产行业有泡沫,于是政府开始出手调控,如今房价涨了四五倍,专家却说“泡沫?我说没有就没有”!
    
    这就是五年来宏观调控前后房地产这个行业的区别。
    
    调控前,我们去东三环边某售楼处看盘,售楼员先请我们落座,声音弱弱地说“单价6200元”,然后在柔和的背景音乐声中殷勤地端上咖啡。如今,我们去北六环外看盘,售楼小姐爱搭不理,一边垂眼检视着自己刚修过的指甲,一边告诉我们“房子剩的不多了,单价11000元”。心烦气躁的我们想喝一口凉水,还得自己找饮水机去接。
    
    调控前,你去买房,自己跑去看一次,再带老婆孩子去看一次,又邀请同事与朋友帮助看一次,前后花费半个月时间。销售员百问不烦,耐心接待。终于落单了,售楼员幸福得像花儿一样,握住你的手激动地说“缘分呐”!今天,你连夜冒雨去排队买房,放盘量只有400套,排号的客户却有2000人。终于轮到你选房了,你被赶羊一般哄进了售楼处,在开发商规定的5分钟之内你迫不及待地落单。最后,是你激动地握住售楼员的手,讨好似地说“谢谢噢”!据说,均价5万元的浦东星河湾一开盘就把全年的供应量销售一空。一位手握重金清早即赶来排队的“上帝”因没能抢到一套星河湾的豪宅而当众失声痛哭!
    
    
    
    (二)官员太雷人
    
    地产达人王石善于登山,其实,攀登8841米的珠穆朗玛峰容易,反倒是我们在平地上追赶疯狂飙升的房价太难!因为珠峰的高度是不变的,而我们的房价早已从6200多元涨到了26000元,并仍在迎风恶涨。
    
    五年来的变化太多,太富戏剧性,太雷人!
    
    调控前,楼市竞争激烈,开发商拼价格、拼品质、拼服务。就在北京CBD边缘,风度柏林单价6600元,后现代城6500元,苹果社区6300元,易构空间低于6000元。新冒出来的楼盘的价格专咬对手的尾巴尖儿。历尽五年的调控与疯涨,在2008年那个可短暂可短暂的楼市寒冬里,南京江宁某楼盘展开降价促销,而亲爱的周久耕局长却气急败坏地说“谁敢低价销售就处罚谁!”
    
    调控前,网民高喊“房价太高”,官员高喊“房价太高”,专家高喊“房价太高”,某专家预测上海的房价应降50%、北京的房价应降30%。行业主管官员称“ 必须控制房价过度上涨”;如今,被高房价所困扰的人们求教建设部某部长时,部长却摊开双手说“你觉得房价高,可以去和开发企业商量嘛”!《地产SHOW》最新披露,刚刚落马的上海某土地规划处处长,竟然先后受贿29套房。
    
    
    
    (三)专家最爱国
    
    5年了,伴随着宏观调控,房价一路暴涨,大批所谓的经济学者和房地产专家也开始钻出书房,与开发商共舞于喧嚣的楼市。
    
    前不久,《地产SHOW》获悉,英国大批经济学家因未能正确预测到本轮全球性金融危机,全体向女王陛下致歉。而同样没有丝毫能力来正确预测金融危机的中国学者和专家,却热衷于疯狂走穴与卖嘴,并为包括开发商在内的利益集团杂耍呈欢。他们的出场费也像房价一样迅猛飙升。报载,高者如郎咸平之流,价码是11万元;低者如某某之辈,价码是上万元。
    
    2008年,楼市稍有风吹草低之刻,学者与专家们急切鼓吹“买房就是爱国”,想必这些学者与专家已爱过N次国了;2009年,楼市再次反弹,房价恶性暴涨,供求关系严重扭曲,他们又跑到开发商的队伍最前列,高声断喝“谁反对房地产就是反人类!”
    
    有谁能告诉我,下一个五年,房地产行业是更像“猪坚强”还是更像“楼脆脆”?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温家宝22日下午再赴四川地震灾区 首站到茂县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