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什么都“没有啦”的政府 /曹长青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8月26日 转载)
    
    
     被统派媒体“化妆”吹捧,甚至歌颂到“DNA”都跟常人不一样的马英九,经过这场风灾,脸上的光环脂粉终于被冲掉,露出其绣花枕头本相。他的领导能力“没有啦”,现在终于全世界都知道了。 (博讯 boxun.com)

    
    这场风灾中马英九和其团队的表现,真可谓给民主国家政权大煞风景的极品经典。中共大概可以拿来做“民主政府没效率”的政治课教材。
    
    在风灾来临之夜,马英九不仅还有去喝喜酒的兴致,甚至有跟娶了中国新娘的红衫军新郎讲冷笑话的闲情,说什么是两岸三通后的“四通”。在美国,且不说是国家面临灾难之际,即使是风和日丽的情况下,如果总统敢当众开这种色情玩笑,非得被媒体的口水淹死不可。
    
    但面对如此丑闻,马英九事后不仅不痛心道歉,甚至辩解说他不知道有风灾。这个“不知道”本身,就让人纳闷,马先生的职业究竟是什么?连外国电视都报道的飓风,可正在风口浪尖上的台湾总统居然不知道。
    
    最近更有特勤人员披露,在风灾肆虐的时刻,马英九还照常早晨去游泳。灾民们在水中挣扎,马元首在水族馆胜似闲庭信步般潇洒。上行下效,难怪行政院长刘兆玄在救灾的关键时刻,若无其事地去理发染发。那边飓风肆虐,这边吹风机下洋洋自得地端详那个比“三八”还掉一个档次的“九流”脑袋。
    
    这令人想起第二次世界大战时,在德国坦克涌进苏联,苏军全线溃退,大半俄国领土沦陷之际,有西方记者采访斯大林时观察到,那个大独裁者却有闲情逸致把他的手指甲修理得整整齐齐。民主台湾的马英九、刘兆玄们,怎么在大灾难前的行为举止跟大独裁们如此神似?
    
    这般九流院长手下的秘书长薛香川,在灾民喝西北风、抱着亲人尸体痛哭之际,他仍有到豪华饭店享受“父亲节”的脉脉温情。如此“人情味”的父母官,还煞有介事地声称:一年多来他几乎每晚都在办公室工作到九点之后,每天只吃三个便当。真是第一次知道在台湾还有人早餐也顿顿吃便当。马政府难道都是这种“三便当+九点钟”的扯谎官僚吗?
    
    退一万步说,绣花枕头政府面对灾难没有丝毫应对能力,属意料之中,尽管他们离谱到如果要写一个嘲讽政府的戏剧不用再绞脑汁编情节的地步。但更令世界跌破一地眼镜的是,当这一切讽刺剧般的情节发生后,“九流政府”的主角们不仅不道歉,甚至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还理直气壮,咄咄逼人。刘兆玄的办公室主任火冒三丈:“理发难道不行吗?这是什么世界!” 薛香川更委屈: “吃饭有什么不对,父亲节耶。”
    
    死不认错是中国文化的经典、绝活。两千年帝王代代相传。对中国帝王将相如数家珍的“九流政府”自然而然承袭其经典。按老祖宗的传统做,有什么错呢?
    
    说得也是。千错万错,是台湾人的错。怎么能把一个什么都“没有啦”送进总统府呢?他不仅自己什么都完全“没有啦”,更要把台湾这个国家弄得“没有啦”。这可是远比飓风更可怕的。别等到那一天才像今天这么吓一跳吧。
    
    ——原载《自由时报》2009年8月24日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北京政府公信力就是在这样的糊弄中丧失的
  • 政府“合法”犯罪揭示官商勾结新模式/冼岩
  • 政府“合法”犯罪:揭示官商勾结新模式
  • 中国政府信任危机背后的政治危机/郑永年
  • 物业成业主领导 政府难辞其咎/刘生敏
  • 洛阳政府又将向农民空手套白狼/卫金桂
  • 政府集训“富二代” 
  • 任志强凭什吃定中央政府/范照兵
  • 马政府需要一次“建设性的破坏”
  • 乡镇政府维护稳定的压力在逐步增加/陶然
  • 江平,茅于轼,章诒和张思之等呼吁政府妥善解决公盟事件
  • 穷二代谁管?评政府出资培训“富二代”
  • 村政府与民争权争利 改革不容拖延/吴世民
  • 律师致函澳洲国会议员与政府部门,促上海当局依法调查黑社会与警察勾结,绑架、拘禁、敲诈勒索、澳洲公民孔保罗一案
  • 政府在领土问题上一让再得根本原因:中国“空”军
  • 拒绝政府同僚的项目贷款是很难的事情
  • 毛寿龙:责任政府的理论及其政策意义
  • 俞宪忠:对政府腐败的理性解读
  • 政府政绩慈善炫耀性倡议/奇荒的说话
  • 上海政府新闻发言人是谎言专家
  • 天津上访者被打入院两月,政府不闻不问
  • 政府人员假造公文,上千农民被坑投诉无门 (图)
  • 浙江浦江县镇政府血腥暴打(图)
  • 政府为赖昌星前妻提供套房安家厦门(图)
  • 地震灾区政府打出这样的标语横幅 (图)
  • 地方政府默许 有毒物质倾倒入河
  • 就算“被慈善”也不应政府主导(图)
  • 政府集训“富二代”:谁来关注“穷二代”?
  • 历史事实证明,他们很傻——洛阳政府又将向农民空手套白狼
  • 互联网改变中国公民与政府的关系
  • 八成抗震捐赠流入政府账户
  • 北京政府用黑社会手段逼拆强迁
  • 江平等六位德高望重的前辈呼吁政府妥善解决公盟事件
  • 地方政府应重视网络民意,给本地论坛宽松环境
  • 绿坝:中国政府后退,形式依旧忧人/无国界记者
  • 南通港闸区政府:被关黑监狱的张华侵害政府名誉权!(图)
  • 北京市政府改革 新挂牌三部门
  • 中国国防报警告政府信息不得泄露军事秘密
  • 荆州政府暴力拆迁居民房 八旬老妇被埋(图)
  • 制造我冤案的各级地方政府责任人
  • 受天津政府催泪弹残害的访民毋秀玲(图)
  • 党政不分政府腐败信访维权艰难!(图)
  • 致信胡锦涛:控告上海政府在六.四期间将我囚禁黑监狱
  • 杨浦区人民政府雇佣的恶狼-余强(图)
  • 南通政府:将访民黄凤萍关入精神病医院至今
  • 抗议中国政府剥夺公民护照和人道探视权(图)
  • 上海访民冯明被地方政府迫害(图)
  • 刘俊春 政府放火,法院违法?冤上加冤! (图)
  • 强烈要求上海政府释放我的公民代理人冯正虎先生
  • 山东惊天集资大案 牵扯省市政府官员 ——看济正事件
  • 湖南女子频道和媒政府机关一窝黑/李卓熹
  • 深圳市民控告深圳市政府行政不作为违反宪法无人权迫害!
  • 黑龙江省政府门前聚数百东方股东抗议张宏伟安英抢劫股权/力神
  • 镇政府十年欠条成了谁的“垫脚石”
  • 中共蕉岭县委县政府正在为共产党造棺材挖坟墓
  • SOS!生存危机的孕妇第八次向政府求生存!
  • 上海罗光道 起诉区政府
  • 不让周正龙在上诉书上签字:陕西政府还要违法到何时?
  • 山西派出所长入股煤矿涉嫌伪造政府文件仅免职(图)(图)
  • 河北百姓愤怒 政府包庇三鹿 压了很多月(图)
  • 在上海闵行区政府私设的黑监狱里又度过了14天/沈佩兰
  • 江苏大冈镇政府抢劫公民苏继兰人权、物权24年/李问
  • 求助,中国政府开始强制藏族妇女作绝育手术
  • 一名北京家庭教会领袖被抓捕;北京政府人员强迫守望家庭教会信徒登记
  • 民运团体敦请中国政府让王炳章保外就医呼吁书
  • 北京政府人员冲击北京守望家庭教会
  • 强烈要求查清杨浦区委区政府行政暴力强迁疯狂腐败背景
  • 政府执政不作为 弱势群体权益毁/抚顺市交通事故受害人
  • 杨恒均:抗议澳洲政府干涉中国人权!
  • 关于临泉县人民政府、国土资源局违法审批占用耕地的情况的反映
  • 上海房主徐伟致党中央的公开信——让廉洁政府为我们做主
  • 王培荣:徐州上万人起诉政府机关揭露腐败案的《上诉状》
  • 政府为什么要照顾你一个上访户呢?
  • 妈的!政府也会骗人/黑龙江海林长汀镇河北村富源屯
  • 吕耿松:天台县政府食言,徐江姣分文未获赔
  • 给习近平和沈德咏的举报信、揭发杨浦区政府某些人继续官商勾结
  • 比重庆厉害多的南通政府,请看中国最惨的种植户/黄芳
  • 盼清官 给河北保定市人民政府领导公开信
  • 福建莆田政府部门犹如黑社会
  • 福建莆田市民呼吁西班牙政府:不能给外逃贪官提供方便
  • 百姓杂志:中国政府,给百姓一桶救命水吧
  • 房屋被政府侵占几十年——青天何在?何处申冤?/谢福林
  • 黄浦区政府庇护《良宇工程》
  • 严重控告四川射洪县“卖民政府”
  • 辽宁鞍山市政府非法野蛮拆迁,践踏人权
  • 高莺莺案让人对政府绝望
  • 南海三山农民就佛山市政府新闻发言人的驳斥
  • 中国政府实行的是没有诚意的义务教育!/张建
  • 智障人贵阳街头等死,政府不闻不问(图)
  • 湖北孝感地区的政府部门十分腐败,上级部门是保护网
  • 贵阳:政府车将被害者撞伤后还要进行殴打
  • 居民被强行绑架出门后楼房被毁-是强盗还是政府?(续)(图)
  • 居民被强行绑架出门后楼房被毁-是强盗还是政府?(图)
  • 对自贡市政府3.31市长接侍日拒访事件的严正抗议书
  • 成都政府的丑恶嘴脸:在公园边上大修官员豪宅
  • 就陈慧英被劳教、法律顾问被驱逐致佛山市政府公开信(图)
  • 绵竹太极机械工人在寒风凄雨中向四川省政府官员下跪
  • 河南新乡市委市政府向数万企事业职工大搞乱摊派
  • 老军人因南京市白下区政府违规拆迁给蒋宏坤市长的信/政文(图)
  • 看南京白下区政府拆迁办怎样和黑社会勾结!/政文(图)
  • 新乡市政府关闭28家水泥厂:厂家的说法(图)
  • 无锡市鸿桥村民状告江苏省政府
  • 从一个小小的政策咨询看政府职能部门办事的态度与效率
  • 唐山:政府强行转卖绿化的荒山/刘春杰
  • 深圳布吉龙珠花园欺骗港人买楼、政府不管(图)
  • 泉州政府,还我土地,我要生存!/正氏子民
  • 山东莒南城管有辱党和政府形象
  • 上海开发商虚构房源 区政府暴力行政 强迁户王荣庆惨死现场
  • 成都政府与报社及发行商勾结骗取百姓钱财
  • 政府脸面的百姓代价:河南省太康县毁田事件调查(图)
  • 5少女神秘死亡 河北栾城县政府想隐瞒什么(图)
  • 诉中国政府破坏环境状
  • 徐州市人民政府门前警察殴打农民!
  • 县政府强行拍卖争议土地 村民四处上告无门 (图)
  • 愚夫:政府人员雇佣打手残暴殴打庙坡头村民(图)
  • 多维报道为中国政府大规模镇压基督教开道?
  • 和县政府的合作我血本无归 诸暨一商人含冤4年
  • 中国政府黑社会公开化: 西安碑林祭台村被官匪蹂躏数日后上层袖手旁观,打砸继续恶化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刘继:政府工作人员如此残暴殴打下岗工人
  • 倪玉兰:我在强拆现场外拍照 惨遭政府酷刑毒打致残 非法判刑
  • 莆田市政府,对待公民请善用权力
  • 成都名流花园业主维权进展:黑社会把持午夜管理,政府纵容,业主生命受威胁(图)
  • 不锈钢8964:东大桥路拆迁,居民无法抵抗政府强力施压
  • 看政府“高”官如何将雇凶杀人变成普通车祸
  • 试看中共政府如此这般亲民
  • 读者来信:地方政府强占我们的土地(图)
  • 北京居民对北京市政府控诉书等两件
  • 吴文秀老汉呼吁书:政府可以放火,百姓就不许点灯吗?
  • 个人的权利得不到尊重,谁来信任政府:祈求您能帮助我
  • 古原:政府欠矿工多少?──读“矿工安全帽上写遗言”
  • 呼吁中国政府:不要给你最劳苦的公民以“罪犯待遇”和“疯子待遇”
  • 艾德伟:警惕独裁政府利用国难加强独统治
  • 法学教授无辜被拘八天要求政府赔偿一元
  • 西安市容执法殴死司机经过:“打死有市政府管呢”
  • 安魂曲: 对死伤人数的“巧妙”说法,反映了大陆中共政府对事实真相的故意回避误导
  • 为征地款引发冲突 妇女镇政府里遭打昏迷不醒
  • 政府官员丧心病狂吞没海难死者的赔偿金
  • 政府竟如此伤农:为“方便”上级领导检查,百亩将出穗玉米被拔光
  • 我们政府,我们的党.......你们到底怎么了?
  • 政府再作蘖:中国流动人口子女被摒之教育门外
  • 匈牙利政府不欢迎中国人?【来稿】
  • 湖北省荆州市政府,你还能明辨是非吗?
  • 外国人可以经营,为什么中国人不可以?政府要严惩中国私人经营电信者!
  • 权能大于法吗?------论湖北省荆州市政府的一项行政行为
  • 河南“三读”非法集资有钱政府为河不退?银行没钱!
  • 助长民间反人类论调,赞美国际恐怖主义,中共政府罪责难逃
  • 政府拖欠工资长达2年 61名教师悲情上告
  • 媒体称江西关闭全部迪厅将危害政府信用
  • 一位监察干部致党中央、国务院、广东省委、省政府的公开信
  • 从撞机事件看中国政府的软弱无能
  • 中国政府显然阻碍着慈善事业的发展 (评:给中国募捐也尴尬)
  • 小学生冲击政府事件透视:小学学费不合理 大学更离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