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固始“公选”,更像是对公权力的集体分赃王石川/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8月26日 转载)
    
    
     河南省固始县在2008年全县选拔正科级干部和县局级干部任用中,最后确定的12名乡长大多是当地官员亲属,难免给人“继承”之感。河南省固始县委常委、组织部长周辉回应记者采访时候表示:“这12名乡长大都是现有官员之后,情况属实。但是他们都是符合程序,经过大范围的公选后出来的,他们具备了当选的条件,难道官员之后就无权当选了么?”(8月25日《广州日报》) (博讯 boxun.com)

    
    难道官员之后就无权当选了么?这话乍听起来言之有理,有反戈一击之怒,但细辩起来,则充满着赌气意味和霸蛮思维。官员之后当然有权当选,但试问,为何会出现集体性当选的奇观?难道在当地,官员之后皆是精英?非官员之后皆是蠢蛋,因而无资格“染指”乡长?
    
    尤其诡异的是,固始县组织部长周辉辩称,官员之后当选符合相关程序,符合条件——此次选举分成3个步骤,第一步,在符合43周岁以下、任副科级2年以上等的条件下自荐,最后自荐出来270多人;第二步,经县里处级、正科级干部以上还有老干部代表300多人投票,推出来60多人;第三步,经过数天考察,由县委常委等官员50多人投票选出最后的乡长12人。
    
    程序是个好东西,无程序则无正义。但周部长一拿程序说事,地球人都笑了。因为周部长所指的程序是伪程序,是违背程序的程序,是不符合程序的程序。纵观其引以为豪的三个步骤,恰恰出现了两个致命的硬伤。
    
    其一、所谓的“经县里处级、正科级干部以上还有老干部代表300多人投票,推出来60多人”,这不是老子选儿子吗?有资格投票的是谁?不正是县里那些有权位的官员吗?官员把票投给谁?当然会透给自己的孩子。事实上,根据《公开选拔党政领导干部工作暂行规定》,参与公开选拔党政领导干部的官员,要严格遵守干部人事工作纪律,特别要严格执行保密制度和回避制度。更让人忍俊不禁的是,有资格投票的官员还包括老干部代表,从选举结果看,当选者恰恰有原人事局副局长之子,有原电业局向某之子、县广电局书记之婿。如此瓜田纳履、李下正冠的举措,当然让人浮想联翩。
    
    其二、纵观这三点步骤,恰恰缺失了最关键的一点,即考试和面试。根据《公开选拔党政领导干部工作暂行规定》第六条,公开选拔工作应当经过下列程序:发布公告、报名与资格审查、统一考试(包括笔试和面试)、组织考察,研究提出人选方案、党委(党组)讨论决定、办理任职手续。第十七条和第十八条分别规定,笔试分为公共科目考试和专业科目考试,采用闭卷方式进行。根据笔试成绩,从高分到低分确定面试人选。面试人选与选拔职位的比例一般为5:1。第二十一条规定,面试小组成员要实行回避制度。第二十三条规定,笔试、面试成绩和考试综合成绩应在适当范围内公开。
    
    反观固始县的做法,即无笔试也无面试,更遑论笔试从高分到低分确定面试人选和面试小组成员的回避。缺少了考试,就难保公正。由一些官员来主导对自己孩子或亲属的投票,这样的选拔有何意义?让人发指的是,周部长称这种形式是公选,“以前不是公选,有干部去拉关系私下推荐确是有可能,但现在公选,他们不可能把几次不同选举投票的人都搞定吧?”但显然,所谓的公选仍名不副实,没有公众参与的公选不是真正的公选,与其说这是公选,不如说这是官选,是选官,选的都是官员之后,更准确地说,这是家选,是官员家庭对自己孩子的一次装模作样的“钦定”,是权势之家对公权力的一次集体分赃。
    
    “真的公选,连他们老子都得下来!”这是一名网友的愤怒之辞。诚然,如果果真是竞选,是直选,是公众选举,不仅很难出现这种官员子女集体性当选的怪象,那些便好权力世袭的官员,也必然官位不保。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