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贪婪短视的中共的城镇化恶果多/房国华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8月24日 转载)
    
     中国在走农村城市化的道路,改革开放后,十三亿人口的大国,出现了亿万农民的大转移,他们离乡不离土,来到城市寻找自己的“用武之地”。他们不仅想永远离开原来那个贫穷落后的农村,而且还打算在城市安家落户扎根城市。随着大量农民工的进城,城市的“负荷”也将越来越重。除此之外,每年还有几百万甚至上千万的大学生毕业生都想留在城市就业或者寻找发展的机遇,更加使城市的压力不堪重负,因此,中国出现了前所未有的人口急剧增长的“城市病”。
     据中国有关方面透露:像北京,上海,天津,广州这些人口突破千万的特大城市己经快进入2位数了,还有一批像武汉,重庆,成都,济南这些城市的人口发展速度正在向2位数进军,还有一些拥有上百万人口的中等城市也在向大城市靠拢,就连一些原来只有几万人口的小县城现在己经变成了几十万人口的中等城市了。眼下城市人口己经占全国总人口的45%以上,接近6亿人了。城市人口超过了解放初期全国人口的总和 。 (博讯 boxun.com)

     人类的生存环境是多样的,人类的生存资源是必不可少的,人类的需求也是多方面的。人来到这个世界,他的衣,食,住,行缺一不可,他的吃,喝,拉,撒必不可少。大量的人口涌进城市,使本来很脆弱的城市功能“雪上加霜”,只能在繁重的压力下,超“负荷”的运转,来满足日益增长的人口需要。尤其是人类的生存资源,一旦供应短缺,每个人都要面临生存危机,势必造成人心慌乱,给社会带来不安定的因素。
     人员就业矛盾重重:城市人口的子女出现了就业难,他们当中的大多数都想跟随父母生活在一起,不愿意离开他们所居住的城市。因此他们的工作选择只能局限于他们所生活的那座城市,可是随着企业的改制,一些外企或私企的老板,他们用工都想用进城的一些农民工,一方面他们的起点低,待遇少,想辞就辞,想用就用,没有什么后顾之忧。如果用城市里的子女,起点高,麻烦多,条件苛刻,各种保险不能少,而且做事还没有农民工踏实,所以他们宁可用农民工,就不用城市的待业人员。这样造成了双方的矛盾激化,城市的待业人员认为是农民工抢了他们的饭碗,农民工则认为是凭自己的本事打工。老板想用谁就是谁,不存在谁抢了谁的饭碗。为此,国家不得不给城市的待业人员发放失业保障金,还造成了城市人对国家的政策不满,从而使隐藏的矛盾更加明朗化。
     住房价格居高不降:随着大量的人口涌进城市,给城市增加了更大的住房压力,为了解决这一矛盾,各地的领导不得不跑马圈地,扩大城市的规模,大建民用住宅,给房地产开发商提供了更大的商机和赚钱的机会。10年前,城市住房每平方米在1500--2000元之间,眼下有些大城市上涨到8000元至一万元左右,一些地县一级的中小城市的房价也由先前的不足1000元,现在涨到3000至5000元上下。城市的房价一直居高不降,给城市人口带来了生活上的一定压力,作为工薪阶层,他们的收入只能维持一家人简单的基本生计,再没有能力来改善自己原来的住房条件,所以城市居民把抬高房价的罪名归结于是人口急剧增长带来的危害。
     子女就学人满为患:大量的人口进城了,他们的家属跟来了,正在读书的子女也转来了。城市的一些学校,本来规模不大,容不下更多的子女要求读书的需要,有的学校原来只能招收2000学生,现在扩大到5000人了,原来一个班只有30名学生,如今己经是80人了,有的还达到了100多学生,有些家长深有感慨地说:”学校不是在教书,是在赶鸭子上架,孩子能学到什么啊!”由于学生的猛烈增加,城市的学校规模越来越不适应更多学生求学的欲望,再加上师资力量一时跟不上去,造成教学质量的急剧下滑,因此,家长跟学校有矛盾,埋怨老师没有好好教书,荒芜了孩子的前途。老师也有满腹的苦水,学生增加了一倍还要多,工作量增加了好几倍,他们的待遇还是原地不动,觉得教书没有劲,都想跳槽“鸟儿高处飞”,使城市居民怨声不断。
     城市人口的急剧增长,伴随着人的生活需要不断增加,城市的供水,供电,供气(指北方城市)的“三供”也跟不上来,原来的供水系统,供电设置,供气管道都要重新设计,布局和建设。城市的道路,地下的排水排污系统,地上的垃圾处理,公共活动场所都需要扩容,这些都是城市居民必不可少的生活设置,一样也不能缺乏。如果细算下来,一个城市增加一倍的人口,那么城市的各项配套设置也要增加一倍,相当于建设一座新城。可想而知,国家的投资概算又要增加多少?那简直是一个天文数字。
     除了城市的功能配套外,生活资料的供应更不能短缺。比如城市人需要的粮食,食油,生活用煤,肉食品,绿色蔬菜等一系列的日常生活必需品,还要通过大量的交通运输从农村运进城里,城里还要增设大量的销售网点,来满足居民的需求。特别是近些年来,城市人口的急剧增长,人们的消费日益增加,造成以粮食,食油,生活用煤,蔬茶为主的生活急需品因为周转环节过多,供应商的减少,价格一路走高,城市居民到了难以承受的地步。
     更为严重的是城市的犯罪率直线上升,大量的农民工涌进了城市,一批批的大学生留在了城市。他们当中,有的很顺利的找到了工作,有的找不到工作,他们在混不下去的前提下,为了生存,有一些人就走上了抢劫,绑架,杀人等危害社会的犯罪道路,给城市居民的生命财产造成了一定的威胁。据某市公安部门的介绍,原来他们的警力只有300人,全市的安全系数达到了85%,现在增加到800多人,安全系数不到55%,城市的犯罪率比农村高60%以上,还不包括贩毒,卖淫嫖娼在内,特别是经济犯罪的多。城市像这样无限的扩容下去,我们的警力再增加也难保一方平安啦!
     中国正在害人口急剧增长的“城市病”,如果不及时诊断控制“城市病”的蔓延流行,到了一定的时候,中国就要走历史的老路,下放城市人口,减轻城市压力。尤其是当中国的经济进入大循环的时期,有高峰就有低谷,有快速发展阶段,也必有萎缩时期,到了那个时候,稳定的大局难以维持,失控的事态不好收拾。所以,中国政府现在提出放宽条件让农民工进城定居的政策还为时尚早,适当控制城市发展规模己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了。只有这样,大国航母在前进途中才能避开“暗礁 ”,乘风破浪,一路远行。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