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從郭泉到谭作人︰小人物的大歷史人格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8月24日 转载)
    
    作者 : 祭園守園人
     (博讯 boxun.com)

    郭蓮輝律師自南京來。
    
     維系我們的,是同一個城市,同一場浩劫,更是浴火痛思後的同一種理念——真為江西一隅故鄉的律師代理郭泉案而驚欣。而更令我感動並自豪的是,就是通過他與斯偉江前日在宿遷頗具超越性的辯護,小人物的大人格、大情操、大悲憫,如此矚目地銘刻在世紀華夏苦難與精神的里程碑上︰
    
     “76年前,也在江甦,章士釗為陳獨秀危害民國案辯護詞中說︰‘政府不等于國家,民國的主權在民,復闢國體才是叛國,才是危害。否則,不論對于政府或政府中何人何黨,有何抨擊,都是正常的,只有半開化的國家才會以此“臨之于刑”。’
    
     半個多世紀過去,這個辯護詞似也可以用在郭泉身上,只不過,76年後的辯護人想加上一句,‘執政黨不等于國家政權’,以言論批評、甚至抨擊執政黨、政府的行為不構成顛覆國家政權罪。”
    
     這樣的歷史類比,悲哀濃于悲壯——它分明陳述著一個民族躑躅在普世文明之外的世紀困厄。卻又正是如此痛切的陳述,化歷史性辯護為大時代穿刺,變人權災難為人權啟蒙,置偽神聖的審判者于不僅歷史而且現實的被告地位——這就又是悲壯遠甚于悲哀了。
    
     不正是這樣麼?顧瀟——郭泉的母親,體制內的黨員記者,溫馨女性小說家,一位遠離政治、也從未深入兒子理念世界的七旬老人,一個月多以前,郭律師示我的不過是悄示母愛的一張小小紙條︰“泉兒,加油!”那字跡娟秀飄逸。可就在法庭一審這倏忽之間,溫文爾雅、不斷吃著速效救心丸的母親,居然就被“啟蒙”成了母獅、醒獅、吼獅︰
    
    “你們和我兒子、和我請的律師簡直就像小學生面對博士生——根本不在一個平台上!”
    
    “我兒子不是罪人,功在歷史,真棒!”
    
    “你們才在顛覆國家政權!”
    
     一邊把辯護詞與郭泉的法庭最後陳述拷入電腦,郭律師一邊提醒我︰
    
     “最後這句辯護辭,是我辯護時最後特別加進去的。”——
    
     “綜上,辯護人認為,郭泉是無罪的;如果,郭泉被判有罪,歷史將一定會做出公正評價!像林昭、李九蓮、鐘海源、張志新、遇羅克那樣。我們不希望歷史的悲劇重演。”
    
     我當然明白,李九蓮、鐘海源……正是郭律師執業生涯巔峰上刻意的城市烙印。不過我更洞然那烙印的深處,又是悲哀濃于悲壯的歷史類比,大歷史人格的類比——從林希翎的社會主義民主到郭泉的民主社會主義,從林昭悲愴的大人權觀,到李九蓮“懷著貞潔與眷戀跳進了汨羅江”,再到郭泉從容挑戰“一黨專制”的底線︰看似慘烈有別的歷史類比與演進中,現實政治倫理的虛假與頹墮,卻以時代倒落差的形式悲哀地凸現到極致!依舊的強權“法治”,依舊的逆向懲戒,依舊的世態苟且,依舊聵地昏天中前驅者們大歷史人格的依舊寂寞……又被這種政治倫理毒化到極致!
    
     悲哀濃于悲壯的的極致!
    
    
    
     所以,在華人網絡發散著郭泉辯護詞與最後陳述的時候,悲壯遠甚于悲哀的極致又在遙遠的成都演繹著︰
    
     法官以通知出庭作證的名義向律師騙索證人名單;于是,證人艾未未深夜被打,被控制在賓館11個小時——直到一次次打斷律師辯護的一審匆匆走完過場。另外兩位證人,一位老地質學家與一位老教授,一直堅持在庭審的庭外,最終當然也同樣無法走進法庭為譚作人的大綠色夢想作證;
    
     冉雲飛急就《歷史會記住這次審判》,沖出門去聲援,盡管強行控制的團隊正在樓下張網以待;
    
     法庭之外,來自北川、什邡、德**等地的5.12死**孩子的母**們,背包里**著孩子生前穿的小裙子、上衣、照片,洶涌著、哭喊著,跪求著……數百個警察,無以阻擋大良知為大人格作證,無法滅寂律師與譚作人妻子女兒走出法庭時雷鳴般的掌聲;
    
     而晚上剛剛回到北京的艾未未,今天中午又和劉曉原律師一起飛赴成都,“為了營救一位母親——一位在512中痛失愛女、要為譚作人作證而被監禁的母親;為了營救在賓館里、在法庭外失去自由的聲援者——另一些公民;為了給我們的公民權利——自由討一個說法!“……
    
     小人物悲壯遠甚于悲哀的極致!
    
    
    
     過程就是啟蒙,人格就是擔當,無論庭審過程與既定的判決是否相干,也無論這個過程是悲哀,還是悲壯。事實上那哀中之壯,那壯中之哀,對于既承載著歷史又開拓著歷史的人們,都是根本無法區隔的,都在證偽著一種法制標榜的同時,凸顯著尊嚴的小人物們大愛中大歷史人格。
    
     其實,此刻我的鍵盤所在,正是譚作人二十年前一夜廣場守護、重返長安街之前化險為夷的再生之地。譚作人是絕不會忘記那位救了他、又給他換上一件肉色新上衣的北京工人的,正如他永遠記得那夜的廣場,永遠記得背對復外大街的報刊亭下那位十五歲北京少女的腦漿、鮮血,與血泊中泡著一只白色女鞋!譚作人——連共和國衛士劉國庚都銘念在懷的大悲憫!這樣的良知,怎能不痛心疾首︰“在5·12大地震羅難孩子?面前,中國法律,集體失**了。這是司法界的羞,也是當代中國人的集體羞”?怎能不為此發起調查——猶如發起對彭州石化地震帶上顢頇作為的環保異議!于是,利益集團的遷怒,終于讓《1989︰見證最後的美麗》的大美與大善,堂而皇之地成了“丑陋”與“罪惡”,讓童**般的國度增添了新的神奇——獻血都可能變成“顛覆國家政權”!!!
    
    更讓歷史見證了一群小人物的大歷史人格!
    
    
    
     所謂大歷史人格,兼具自由心魂、普世悲憫與歷史洞穿之卓越人格也!秉持者絕難為盛世權金,而多系草澤之間的小人物——那些將心魂、志業、視野、憂樂與底層或弱勢大眾福祉、民族命運緊緊相系的人們。此類人格的精神追求,用許志永的語言來表達就是︰自由,法制,悲憫與愛。這是歷史轉型期最可寶貴的人格群。其境界,就畢現在立秋那天被告席上郭泉的“最後陳述”中——那收獲者般的欣悅與從容中︰
    
    “最後,我想起日本作家村上春樹在2009年耶路撒冷文學獎頒獎會上發言的一句話,他說︰‘我在高牆和撞向高牆的對象之間,我選擇站在雞蛋的這一邊。……這個高牆就是體制,對象就是那些被體制戕害的無畏抗爭的人。’
    
     我想我超越村上春樹先生的一點,就是他作為文學家,描繪並支持那些‘雞蛋’,而我作為社會學家不只站在雞蛋這一邊,我還直接選擇做了一只勇敢的‘雞蛋’。
    
     民主取代獨裁,多黨競選取代一黨執政已經成為世界潮流。很榮幸,我能成為這個潮流在中國的一名‘弄潮兒’。做符合歷史潮流的事,是我的心願和生命的追求。”
    
    
    
    直接撞向高牆的雞蛋!
    
    歷史只能在這樣的勇敢中收獲。
    
    欽敬地等待著拜讀另一只勇敢的“雞蛋”——譚作人大歷史人格境界的法庭陳述。
    
    
    
    2009/8/13—14于北京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历史必将记住这次审判,评谭作人案/冉云飞
  • 谭作人是怎样变成坦克的/許暉
  • 荒谬绝伦的起诉书:四评谭作人案/冉雲飛
  • 宋石男:让我们汇成声援谭作人的江河
  • 我看谭作人事件/杨雨
  • 自发而美好的思想行为,为谭作人先生呼吁/ 崔卫平
  • 憂國憂民四川漢子,懷念被拘留的谭作人先生(图)
  • 谭作人: 陆世华,一位绝望的父亲
  • 陆世华, 一位绝望的父亲/谭作人
  • 谭作人:龙门山:请为北川孩子作证
  • 谭作人:豆腐渣一样的心情
  • 关于“不争论”的争论/谭作人
  • 豆腐渣一样的心情/谭作人
  • 天府之国,需要“活个明白”/谭作人
  • 谭作人:奥运之前,哪些企业在抢抓商机?
  • 晒晒“常委战役”的技术统计/谭作人
  • 成都,今年禁止恶搞/谭作人
  • 谭作人:汉字,能不能救张艺谋一命?
  • 见证:1989 —— 一个目击者的广场日记/谭作人
  • 刘正有:秘密审判谭作人法庭内外见闻(图)
  • 谭作人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一审辩护词
  • 艾未未等去成都声援谭作人,“蔑视”法庭(图)
  • 因谭作人案被抓的刘艳萍深夜获释
  • 谭作人案首次开庭 成都中院法官如坐针毡(图)
  • 艾未未回到北京,多人因谭作人案被拘未释放
  • 谭作人案野蛮开庭,艾未未被打,多人被控
  • 谭作人案審結未宣判,公安指香港記者酒店藏毒
  • 谭作人案今天上午开审,证人遭警方控制
  • 谭作人案今天开庭
  • 四川维权人士谭作人申请王丹回国作证,案件成都开审
  • 关注谭作人案的民间人士遭成都警方骚扰
  • 艾未未等人赶往成都旁听谭作人案
  • 连夜设计的T恤图案声援谭作人(图)
  • 揭豆腐渣校舍作家谭作人被诉颠覆罪
  • 谭作人“煽动颠覆政权”案八月开庭
  • 律师会见谭作人,检察院起诉书
  • 黄琦被囚整一年 谭作人批捕待审/RFA
  • 陈云飞被国保约喝茶 谭作人证实已被逮捕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