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在一个人权低于主权的国家里,民主还很遥远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8月22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1814年,瑞典国王卡尔.约翰将挪威从丹麦人手里夺取过来,挪威被迫接受瑞典国王的统治。由于强迫联盟本身就是纷争之源,所以,到了20世纪初,这个“瑞典联盟”在磕磕碰碰地走了将近一个世纪后,其结果是感觉屈辱的挪威人民要求民族自决、摆脱瑞典束缚的意志更为坚强。1905年,挪威人要求独立建国的呼声越来越高。当时挪威国会制定了一个独立的领事馆制度,瑞典国王说这是不能接受的,他下命令让挪威政府下台。但挪威政府拒绝受命,他们说:“我们已经废除了联邦国王的制度。”实际上,他们是间接地宣布脱离瑞典联盟。于是瑞典国王召集老兵回到军队重新服役。瑞典海军已开到靠近挪威的瑞典西部海域,准备开往奥斯陆去教训不听话的挪威人。早在17世纪,瑞典就是欧洲的军事强国。当时波罗的海曾有过“瑞典的内陆湖”之称。对于具有民族主义情怀的瑞典人来说,伟大国王率领大军南征北讨的历史,是这个国家的无上荣光。因此,放弃挪威是瑞典的“爱国主义者”们绝对不能容忍的事情。这年夏天,瑞典“爱国主义者”们为国捐躯的热情高涨。当时斯德哥尔摩街上酒店里,每隔15分钟,就有人高唱《国王歌》,歌颂瑞典王国传奇的勇武精神。另外有一首名为《瑞典之狮》的爱国主义歌曲这样唱道:“一个民族的人民怎能只考虑自己的利益,他们怎么可以堕落到这个地步──忘记身边的利剑和那朝晖般灿烂的荣光。因此,你这只老狮子仰起你的脖子,你的爪子仍然沉重刚硬。瑞典的利益是你唯一的考虑。如果谁侮辱了瑞典,你应去战斗,以瑞典的名义。”一首简短的歌谣也在瑞典中学生中流传,后被人揭发是瑞典驻丹麦的领事执笔写的。这个领事因此受到调职的处分。这首极具煽动性的歌谣唱道:“要是挪威人闹事,打他们的嘴巴,拧他们的鼻子。” (博讯 boxun.com)

    
    当时的瑞典国王和政府并非不想和闹独立的挪威作战,一些瑞典军人更是想一试身手,教训“挪威公羊”,但是他们受到各方面的制约,一时不敢贸然动手。于是,一个叫斯文.林得曼的瑞典人写了这样一首诗讥讽他们的国王:“斯德哥尔摩王宫有一个哭泣的老头,他的记忆令人诅咒,因为他的所作所为使人民增加了惰性,使瑞典的光荣消失。”
    
    就在这个紧张的夏天,斯德哥尔摩的和平组织发起集会游行抗议。他们谴责一些报刊和舆论为了维护“祖国尊严”而煽动人民的“爱国热情”,指责他们发出野蛮的打仗威胁。和平主义者们宣言说:“我们确信,瑞典人民绝不会作出兄弟相残这样可耻的事情。一些报纸和个人煽动人民盲目的爱国热情,只会破坏两国之间的合作与理解,也破坏两国人民在精神和物质上的交流。因此我们建议,所有热爱和平的瑞典人,起来积极地反对制造两国矛盾的企图,制止那些主张暴力的人所带来的战争威胁的噪音。”瑞典的和平主义者们最初提出的口号是“兄弟的联盟”,呼吁给挪威平等和正义。他们反对的只是在暴力威胁下的强迫联盟。当时他们甚至提出,在平等基础上建立一个更大的联盟,今天的欧盟已经实现了瑞典最早的和平主义者们的梦想。然而,当和平主义者发现挪威人独立的决心已经不可动摇时,著名作家斯特林堡代表人们在文章中呼吁:“亲爱的,让我们分离!”当时,斯特林堡甚至亲手升起一面纯洁的瑞典国旗,上面去掉了将挪威包含在瑞典的联盟标志。他说:“在我们多年的希望之后,现在,我们希望和挪威兄弟之间停止互相斗殴。”
    
    在那种狂热的爱国主义情绪支配下,和平组织想要瑞典和挪威停止斗殴的工作,看来几乎是毫无希望,但瑞典和平组织却成功地尝试了与挪威和平组织的合作。在1905年的危机时刻,他们邀请挪威的代表来到斯德哥尔摩发表演说,表达两国人民要求平等地对待挪威人民的愿望。瑞典的和平之友们对挪威兄弟的代表报以热烈的掌声。在演讲会上,双方同声唱起歌曲《是的,我们相爱》。两国年轻人开展了通信交友的活动。他们要求改变学校历史教育的内容,因为瑞典过去的历史教育全是夸耀国王南征北战的辉煌功绩。瑞典和平组织还发起了广泛的示威游行,以争取与挪威的和平。几万成员和同情者们举着形形色色的彩旗,散发传单,上面写着“与挪威讲和平”、“给挪威以正义”。和平组织中杰出的演说家还经常长途巡回旅行演讲。在两国人民之间,充满了理解和同情,许多和平之友甚至称自己为“挪威之友”。许多关心和平运动的人士也捐助和平组织,一些银行家开出了数额可观的支票。
    
    就在这个不安的时期,女作家 Mathilda Roos 写了一首和平歌,此歌谱曲后在很多集会上演唱。“放下你的武器,一个兄弟呼唤和平。”渐渐地,由于和平组织成功的和平宣传,迫使瑞典舆论改变了立场,广大瑞典人开始赞同“战争无论如何都要被制止”、“军事主义者是我们的敌人”的观点。“爱国主义者”们的歌声不再那么热烈和响亮了。
    
    在这种情形下,原准备以武力教训挪威的瑞典政府,发现自己的人民已经不愿意打仗。他们便邀请挪威政府在两国边境的一个小城Karlstad举行和谈,讨论有争议的问题。在那里,他们共同作出决定:今后两国之间的一切问题,都要通过和平协商解决。1905年10月26日两国签字──瑞典联盟已经属于过去,联盟关系在非暴力的情况下宣告解散。
    
    只有8百万人口的小国瑞典,由于它在推动世界和平事业上的贡献有口皆碑,因而被选为联合国安理会15个成员国之一。瑞典人民认为,一个真正的爱国主义者首先应该反对的是本国的武力行动。今天的现实证明,瑞典人和挪威人宁愿做好邻居不做仇敌的选择,是选择了人类历史正确的方向。
    
    尽管斯特林堡对挪威人说“亲爱的,让我们分离”,但分离后的两国人民仍然友好往来如昔,并唇齿相依。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挪威和丹麦都被纳粹德国的闪电战术所征服,而瑞典却侥幸地保持了中立。1940年秋天,德国占领了挪威,一支德国军队开往边界,来到瑞典挪威两国当年竖立的和平纪念碑的地方。他们在纪念碑上拔走了挪威国旗,换上占领国德国的国旗。当时,在边界另一方守卫的一个瑞典军官走过去,告知德国军人这个和平纪念碑的来历,德国军人听后,知道这象征瑞典和挪威兄弟情谊的和平纪念碑,是他们德国所不能取代的,于是自动拿下了德国旗。在非常艰困的时候,挪威的抗德游击队翻越山区边境跑到瑞典来避难,此外瑞典还接收和保护了不少在挪威受到迫害的犹太人。到了战争末期,瑞典甚至秘密地帮助挪威培训军队,以抵抗德军直至二战胜利。在二战中,置身于战争之外的瑞典尽其可能援助其他邻国。例如,丹麦的犹太人由于事先得到来自德国占领军内部的消息,一齐跑到瑞典获得庇护,几乎是全部幸免于难。据统计,瑞典在战时接收了北欧邻国的难民达122000多人,其中包括60000芬兰儿童,这些被拯救的人都是逃避纳粹毒手的无辜生命。
    
    早在1860年,瑞典的“和平之友”们曾经向国会提出一个和平提案。当时正是瑞典的饥荒之年,他们向当权者质问道:“为什么我们贫穷的欧洲人要付出大笔费用去制造战争武器,而使其他的人类被摧毁?”他们建议瑞典政府向所有的欧洲国家宣布:瑞典愿意放下武器,永远与他国人民共享和平。
    
      国际社会多年来已经在几次重要时刻宣布:人权也包括人们要求和平的权利。1977年,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正式提出“和平权利”这个概念,被世界各国普遍认同。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