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维权、民运需要分散集中并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8月22日 转载)
    
    来源:自由圣火
     (博讯 boxun.com)

    文章摘要: 我的意见是:第一,目前在中国专制暴政高压下,中国大陆的维权和民主运动的生存和最佳发展形式是多而散;首先要坚持目前分散无组织模式,以求生存和进一步发展;第二,维权和民运必须向集中化和组织化方向发展和提升。在坚持目前分散无组织的同时不断用试探性冲击(擦边球)和突破性冲击两种手段创造集中组织的生存空间。在取得了集中组织生存空间后,再图加强集中化程度和组织力量。要分散与集中兼顾,在分散与集中之间找到最优点。
    
    [一]、分散力量具有怎么样的力量?
    
    奥瑞.布莱福曼和罗德.贝克斯特朗出了一本《海星与蜘蛛》,成为今年度亚马逊十大商业畅销书之一。中文把它翻译成《海星模式》亦成为热评书。
    
    《海星与蜘蛛》把存在的海星事实(现象)用理论说明,使之概念清晰、条理化和引向实用,功不可没。两位作者当然热衷于自己的理论成就,把它夸张放大拔高也是在所难免;但是,他们还是守了真理与谬误的界线:没有说只有分散才是力量,没有说分散力量打倒(颠覆)了集中力量,没有说只要分集不要集权。但是,一到了中文世界就有些变味了。单单是书名就很偏颇,把原作“海星与蜘蛛”对等的原意改为只有海星没有蜘蛛的“海星模式”。书评或推介也用上了“彻底颠覆集权式管理”、“分散就是力量”等绝对性判断。
    
    我认为,分散是一种力量,也是对付集权的一种力量,但不是打败(战胜)集权的力量。分散只在以下情况下才能显示其力量。
    
    模式一,有对抗没有竞争为了逃命生存的阿帕奇分散模式。逃命,指只为了生存目的,不消灭和不取代对方;有对抗指西班牙要灭阿帕奇,阿帕奇反抗被消灭;没有竞争是双方没有竞争一个对象,例如要建立各自的国家或战胜对方。阿帕奇人只是为了逃命和生存,也只有为了逃命和生存,他们分散的力量才能显现出来;若为了打败对方,阿帕奇分散模式的力量就微不足道了。
    
    模式二,有对抗没有竞争为了生存发展的网络分散模式。它只有在自身的生存发展上才显示力量,若想要和米高梅竞争利润,就无能为力了。
    
    模式三,没有对抗没有竞争没有对手为了生存发展的维基分散模式。这是没有阻力的、最优的分散模式。
    
    以上是书仲介绍的海星式分散力量。
    
    一般地说,生物(或许包括事物)都是的原始或初期生命力、繁殖力强于后来的高级生命力。网络可理解为初始事物与老化事物的对抗,所以它的生命力、繁殖力强于与它相对的发展成熟的高级事物,例如书中所举的权力集中的米高梅大企业。但是,事物由原始状态向高级发展则是自然的(事物相对长期甚保持初始状态也是存在的)。本书以低级的海星与高级的蜘蛛作为典例陈述他们的理论。
    
    此书的特点就是用低级分散优势与高级集中劣势比,并探讨初始分散可资运用于竞争的资源。问题是,若果拿分散与集中的优点与优点比,缺点与缺点比,或者倒转来,用集中的优势与分散的劣势比,就是另一番天地了。
    
    [二]、极度分散就极度没有力量
    
    《海星与蜘蛛》一书不像中文评论者那样言不惊人死不休,不敢说什么分散就是力量,更不敢说极度分散就有极度力量;而是说,必须在集中下的分散才有力量。书中多次强调的是所有分散必须有两个集中,一个集中是大家认同的精神,第二个集中是大家都遵守共同的规则;大家都按照这一精神和规则行事。当其中一个分散体行动时,其他相关的行动体按照认同的精神和共守的规则协同行动,这样才能显示出力量。如果没有这两个统一集中,各行各事,就形不成力量了。除了两个集中外,还有不少的分散体都是自成一个集中统一体。
    
    我们可以看到,恰当的分散可能有力量,不恰当的分散可能没有力量。有人强调,分散就是力量,只有分散才有力量;分散到小到不能再小的原始单位,力量最大。但是,事实是,分散递增力量递减,极度分散就极度没有力量。如果极度分散,即分散到没有任何共同认同的精神和共同遵守的规则;这样的分散不会有任何力量,书中多次指出,没有了这两个集中统一分散力量就会解体。
    
    [三]、要对决致胜,唯有集中才有力量
    
    以上我谈了怎么样的分散才有力量,分散是一种怎么样的力量。如果要对决致胜,唯有集中才有力量。军事上分散的游击队对骚扰阻碍牵制集中的敌军固然有力量,但是当进入双方决战时,分散的游击队要让位给集团军。选票战场上决战亦然,没有统一的政党和共同的意识或利益,是赢不到执政选票的。要占领市场、要赢取多利润没有强大而集中的权力是办不到的;即使吸纳书中海星式分散优点,也是在集权下选择可资运用的分散优势。
    
    病毒、细菌是极原始分散的生物,人是构造最复杂最高度集中的最高级生物;极原始病毒、细菌分散力量多次对最高级的人类这个生物发动攻击,给人类带来极大伤亡。但是结局是细菌病毒被人类消灭或被防止;并没细菌病毒消灭人类的事实出现。可见不论在短暂的战术决战还是长期战略决战,高级强大集中都胜于弱小分散的力量。
    
    [四]、在中国反抗专制镇压,要分散还是要集中?
    
    奥瑞.布莱福曼和罗德.贝克斯特朗的分散模式,主要以商业竞争说事,对商业有很大参考价值;涉及军事政治的只提及西班牙能消灭权力集中庞大而高度文明的阿兹特克帝国和印加帝国,而不能消灭分散的、原始状态的阿帕奇人;阿帕奇人顽强地抵抗了二百年。除了作为举例外,这本书没有就政治军事方面展开说事,对极权下的反抗应集中还是分散完全没有涉及。这里谈一下海星分散模式理论用于中国专制暴政政治现实的情况。
    
    有人提倡今天与专制斗争要学阿帕奇人。认为民运和维权的力量不求诸集中,而求诸分散。分散到什么程度好呢?分散到每一个人。由每一个单个的人不服从他人只服从自己,自己做出决定、自己做领袖、也自己当兵、自己独个行动。理由是,这样一来,政府可以逮捕胡佳、刘晓波,摧毁公盟,却不会对我们的活动造成严重打击;你越打击我就越分散力量就越大;你就更加难以对付。进而推论多年以来民运“山头林立”的状态不但不是民运失败的原因,反而是民运生存至今未被彻底摧毁的原因。这不是我杜撰出来出来的故事,而是真有自称自由独立人士说的。
    
    这看去似是积极有效的良好建议,实际效果是把中国民主力量冻结于最软弱和最无力状态。有一个最简单的事实可以驳倒这种似是而非之论。众人集中搞一个08宪章有力量,还是08宪章发起者和签名支持者每一个都“不服从他人只服从自己,自己做出决定、自己做领袖、也自己当兵、自己独个行动”去发出众多的个人宪章(当然可以不是宪章而是随个人喜好任意什么东西)有力量?
    
    无疑,在恐怖高压下,在民间政治组织绝无生存空间条件下保持大量分散的、无组织之形有组织之实的政治小组合是生存之道,是必要的、明智的。目前中国的维权和民运状况就是如此。但是,若把这种状况定型化、永恒他就错了,就是限定中国民主到此为止,阻断民主进程,不得再前进一步。中国分散反抗论可以算是对中国大陆维权、民运开出的一济甜口毒药。
    
    民主进程若不是用革命手段而用改良手段,一般用两种办法。一种是试探性冲击(用大陆的词表达就擦边球);一种是突破性冲击。前者较安全,后者付出比较大代价,有时还要付出失去自由或生命的代价。从毛时代枕边细语、思想一念间的反毛反党都要入罪,到今天在口头和网络上以骂党为时尚,就是用以上两个方法不断重复取得的。
    
    在运用以上两种方法推进中国的自由民主人权进程中,有人主张突破、鼓吹突破、实践突破。从毛泽东时代到现在,这些人备受如下诸多罪名攻击:革命、暴力、不理性、不宽容、民粹主义、暴民、刁民、躲在安全地方煽动别人去送死…中国民主进程,其中很大程度是由这些人以时间、精力、失去自由、付出生命为代价,并伴随着诸多诬骂和罪名的情况下,坚持下来而取得的。现在一些鼓吹海星分散模式论者把民间反抗力量定型化和永恒化,就是反对用试探性冲击(擦边球)和突破性冲击两种手段以创造有利于民间力量生存、发展、提升、强化、集中的空间。
    
    人们常说,要用民间力量压迫共产党走向民主;有人说要与共产党和解对话等等。不管你施压力还是行对话,必不可少的就是你有力量;没有力量一切都是空话。要有力量就得有强大的组织;要创建强大组织,目前可见的可行方法就是持续地用试探性冲击(擦边球)和突破性冲击两种手段不断累积,才能达至。
    
    我的意见是:第一,目前在中国专制暴政高压下,中国大陆的维权和民主运动的生存和最佳发展形式是多而散;首先要坚持目前分散无组织模式,以求生存和进一步发展;第二,维权和民运必须向集中化和组织化方向发展和提升。在坚持目前分散无组织的同时不断用试探性冲击(擦边球)和突破性冲击两种手段创造集中组织的生存空间。在取得了集中组织生存空间后,再图加强集中化程度和组织力量。要分散与集中兼顾,在分散与集中之间找到最优点。
    
    但是,要提防的是只有一个组织,只有一个集中,因为它为专制铺设了道路。
    
    2009/8/18
    
    自由圣火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维权、民运需要分散集中并举/张三一
  • 民运的凤凰涅槃
  • 评寒竹先生 “海外民运正在背弃民族利益的歧路上自我毁灭”
  • 人和民运人
  • 林大军:达赖喇嘛尊者是中国民运的同路人和道德师尊
  • 评林大军之达赖喇嘛能够而且应该成为中国民运的精神领袖
  • 民运人士为什么会支持热比亚?
  • 新疆事件和民运责任/张三一言
  • 60大庆在即, 呼吁中共政府与海内外民运对话的声明/吕英
  • 妇女与民运/武振荣
  • 正当防卫权与民运再出发/郭保胜
  • 唯有宪章倾社稷:从民运、维权到宪章运动—在中国宪政民主化研讨会上的口头发言
  • 张祖桦:《零八宪章》与中国公民运动的勃兴
  • 谢选骏:金融危机与八九民运
  • 鼠标能点出民主吗?------《民运政治论纲》(之9)/武振荣
  • 刘路:浅谈三本攻击民运的书(一)(二)(三)
  • 吴高兴:集中关押的浙江“八九”民运政治犯
  • 林大军:达赖喇嘛能够而且应该成为中国民运的精神领袖(图)
  • 八九民运20年回顾与展望/毕南山
  • 知名民运人士张林今日出狱!
  • 官媒高调批达赖喇嘛和海外民运,博讯文章被援引
  • 王藏:一个盘古乐队,胜过百万宫怨民运(图)
  • 达赖与欧洲汉人民运精英座谈:至今手上还有毛泽东的「加持」
  • 民运人士和屠杀受害者家属20年后谈“六四”
  • 民运领袖六四叱咤风云 今在何方
  • 八九:记忆的呼唤之十三—献给八九民运中千千万万的普通参与者
  • 柴玲复出重投民运
  • 民运人士将在巴黎举行六四活动
  • “六四”事件属于中国人民,不属于民运人士(图)
  • 老民运再度出山 新成员倍受鼓舞(图)
  • 海外民运精英济济一堂于“北京之春”(图)
  • 拯救民运人士内幕曝光
  • 拯救民运人士内幕曝光 万润南太太想不起暗号
  • 营救民运人士内幕:万润南太太想不起暗号
  • 张铭山:英魂廿载何处觅 故友亲朋日夜心—记山东部分民运朋友“八九六四”追思会(图)
  • 世界对89民运的回忆胜过中国人自己
  • 八九民运领袖周勇军被当局关押超过七个月/RFA
  • 20年前八九民运、六四事件的大事记
  • 民运团体敦请中国政府让王炳章保外就医呼吁书
  • 韩国民运人士:绝食声明
  • 中国007:中国的民主革命与民运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陈小雅: 八九民运中站在学生一边的军人
  • 你以为你是谁?----致海外个别民运败类! 中国007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