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古稀博导潜规则女考生:拷问教育“出口”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8月21日 转载)
    
    
     (博讯 boxun.com)

    ◎新闻提示:七旬博导梁茂春潜规则女生,迅速在网上蹿红,并演变成一场全民娱乐事件。教授该担当何种责任?这场钱、肉交易是如何发生的?自有司法机构的介入来拨开事件迷雾。
    
    而一个容易被忽视的现象是,我们都在口诛笔伐“潜规则”时,却对它深信不疑。如何消除它赖以存在的土壤?娱乐过后,改革的契机乍现。
    
    古稀博导自曝潜规则女考生
    
    在即将迈入古稀之际,中央音乐学院博导梁茂春黯然走下了学术神坛。
    
    老教授“翻船”和一位女硕士有关。今年7月,梁茂春在老妻的陪同下,主动向学校纪检部门坦白:他和这名邹姓女硕士发生了超越师生的肉体关系,并接受了该生10万元的贿赂。
    
    据梁教授“声泪俱下”的供词:外校硕士邹某今年报考中央音乐学院博士,报考前由他辅导,送上5万元“学费”,另赠送5万元“疏通关系费”,期间二人还突破了师生伦理红线,发生了肉体关系。
    
    作为回报,梁教授给邹某的考核成绩打出了最高分。岂料另外4名教授打分不高,邹某最终落选。
    
    今年5月,中央音乐学院博士录取名单张榜后,发现落榜的邹某闹到学校,梁教授退回了10万元,仍难以承受心理压力,遂选择向纪检部门坦白。
    
    中央音乐学院的官方网站显示,梁教授1940年3月生于上海,1964年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音乐学系,是中国音乐史学家,音乐评论家。1996年获博士生导师资格,现正带博士生5名、硕士生4名。
    
    梁教授还是为电视观众所熟知的一位学者,曾经登上过央视“百家讲坛”,其中《伟大的传歌者王洛宾》等视频仍流传于网络,有不少拥趸。
    
    除学术上颇有建树外,梁教授还拥有令人称羡的家庭。梁教授的妻子蔡某亦是著名的音乐评论家,他们的儿子远在美国,也是一位著名的作曲家、钢琴家,曾获美国总统颁布的杰出成就奖。
    
    在世俗的眼光看来,这个家庭具备天下一切美满家庭的要素。国内一位知名摄影师曾经为拍摄情人节专题拜访梁茂春夫妇,在他的镜头下,这对知识分子经常在一起看书、一起弹奏。摄影师不禁提笔写道:“不知怎么,突然觉得相伴到老是多么可贵的事,几乎可以称得上是一种成就……It's so sweet!”
    
    成就斐然,夫妇琴瑟和谐,谁也没有料到这位老教授会闯入一起“潜规则”女考生事件。梁茂春“意外湿足”,让那些怀着无限景仰心情端坐台下聆听他讲座的弟子大跌眼镜,也让诸多同事不能理解。
    
    据悉,事件发生后,梁教授陷入懊丧自责中不能自拔,到目前为止,已卧病两月有余。而邹某仍在向教育部门反映,邹某的一位朋友对媒体表示,将在适当的时候通过网络直播两人的关系和具体钱数。
    
    教育部还未对这起不伦事件和学术腐败作出回应。早前,中央音乐学院发言人对外表示,“这是学院建校以来首次出现的情况”,学院已经召开了主要负责人会议,决定取消梁茂春所有招生、教学和学术权。
    
    许多人对校方这种“内部处理”的方式提出质疑。校方解释说,梁茂春是退休人员,因为专业突出被返聘,因此不存在开除的问题。
    
    而梁教授的社会声誉也跌落谷底。14日,国家大剧院宣布,原定于“八月合唱节”请梁教授给公众开讲座的计划已取消。
    
    潜规则横行?
    
    目前还没有司法机关介入此案。
    
    有关梁教授是否应该承担刑责的争议正在持续。有人认为,梁教授并非国家公务人员,不应受到刑法追究。北京大学法学院一位不愿具名的专家告诉记者,在这起事件中,梁教授涉嫌“斡旋受贿”。
    
    按照刑法第三百八十八条规定,国家工作人员利用本人职权或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为请托人谋取不正当利益,索取请托人财物或者收受请托人财物的,以受贿论处。而刑法第九十三条对“国家工作人员”也作出了相关规定,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中从事公务的人员和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委派到非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社会团体从事公务的人员,以及其他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以国家工作人员论。
    
    
    长期以来,艺术院校招考中是否存在“潜规则”,一直是外界争论和揣测的话题。“关系”、“后门”、“黑幕”等“潜规则”多有见诸报端和网络,权力、金钱、肉体交易的各种传说,让很多人对“艺术深渊”倒吸凉气。
    
    尽管众多艺术院校一再对外澄清,各种“潜规则”并非如同公众想象的那样繁多和普及,各院校量材而取。此次,中央音乐学院也对外称,这是该院建院以来的首起。但这些声明并没有冰释人们心中的疑团。
    
    梁教授这位曾经“德高望重”的老者以不体面的方式淡出学术圈,似乎从一个侧面印证了“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道理。在人情至上的中国,考前疏通导师,几乎成了每一个意欲在学术上深造者的必修课。
    
    十届全国人大代表、中建三局原局长洪可柱长期关注教育公平问题。他发现了这样一个现象,在硕士生考试中,有国家统一命题和培养单位命题,多年的情况是,国家统考的课程分数普遍低于由培养单位出题的专业课分数,有的考生专业课分数出奇的高;培养单位或本地的考生的分数大多高于非培养单位或非本地的考生。
    
    “这说明培养单位出题人存在吐露考题消息的情况,考生从一开始就处于不公平环境。”洪可柱说。录取过程的不公平已经是研究生培养单位公开的秘密,如低分能够录取而高分没有录取的,第一名未录取而后几名却录取了的,很多城市的一些高校都存在这种现象。博士生录取更是黑幕重重,不少单位基本上由导师一个人说了算,美其明曰“尊重学术权威 ”。以权、钱开路成为公开的秘密,甚至有些地方副厅级以上官员可免试攻读博士学位。
    
    洪可柱分析在现行的导师制度存在不合理之处时说,研究生在没有来上课之前、被录取之前、报考之前就必须决定谁做他的指导老师,而实际上,研究生选择指导教师至少应该在完成课程学习之后,现在连课都未上就已经定下了导师。这种行为是反科学、反规则的,制度设计上的不科学,让各种不良社会现象侵蚀到校园。一些导师可以利用手中的权力达到个人目的。
    
    由此,近年曝出了很多黑幕。如北京交通大学人文社会科学院曝出某教授与某考生发生性交易、泄漏考研试题事件,曾经轰动一时。今年2月,北大一女研究生因论文被导师举报为造假遭处分,向法院提出申诉,她自称导师经常对她进行性骚扰,因“偷腥”不成才捏造事实报复她。
    
    “出口”问题
    
    在国内院校不断曝出“潜规则”事件时,2006年发生在香港的另一起案件发人深思。香港城市大学数学系女博士生陈静因担心期末考试不能通过,将1万元港币放进老师戴晖辉的信箱内,之后用电邮向戴晖辉索要试题及答案。戴随后报案,陈静被判入狱6个月。
    
    对比多起事件时,一些人认为是传统文化的问题。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顾海兵认为,根子不在传统文化,而是“出口”问题。
    
    “不要将个别问题上升到一般层面。教授中肯定有以身试法者,透过这个案件,我关注的更多的是博士生的全过程质量管理问题。”顾海兵说。
    
    顾海兵认告诉记者,中国的教育往往只重入口,不重出口,高中阶段还有会考作出评价,而大学四年却没有相应的评价和检验,出口极其松懈。博士生招录也是如此。
    
    人们普遍担心教授权力过大会产生腐败,殊不知以相应的责任约束,可以制约腐败。“比如教练员选拔运动员,别人都认为他不是苗子,教练认为就行。这个问题上应充分相信教授,完全按分数录取并不是方向。”顾海兵指出,录取时,有些人通过什么渠道进来,那只是个人成分问题,关键要在出口把好关,做好人才培养质量问题。
    
    
    著名学者谢希德曾经感叹说:“ 真是弄不懂了,现在博士生怎么比小学生还要轻松啊。”高校疏于对博士生的管理,处于放任自流状态,已成为一个普遍现象。一些人认为在中国博士上得很轻松,不仅在课程上只有一年,远少于西方国家的二至三年,而且缺乏全过程的制约监督机制。目前只有少数高校做到了博士论文100%匿名评审。
    
    另一方面,政府对大学的管理又沿袭了计划经济的特征,带有浓厚的审批色彩。博士点控制在教育部手里,根据该博士点招多少博士来评价该博士点的含金量,甚至根据博士招录数量配拔相应的财政经费,造成部分高校只重数量,不重质量。
    
    “每年,教育部都搞百篇优秀博士论文评比,我认为评百篇优秀论文很重要,评不优论文更重要,应该随机抽查这些博士点博士论文的质量。”顾海兵说,如果严把出口,实行全过程质量体系监督,就不会有很多人把宝都押在入学口上,甚至不惜为此超越道德和法律的禁区。
    
    他认为,只有导师的权力和责任对等,导师才会用自己的学术声誉对自己所招学生和培养质量担负起责任。因此,必须变博士点审批制为同行评议制,给予高校自主的学术管理权限显得较为迫切。
    
    洪可柱也建议通过加强博士质量控制体系,避免出现论文答辩走过场,来减少博士招录中的腐败现象。同时,他建议改革现行的导师制度,让学生在修完全部课程后选导师,避免学生成为导师的“私有财产”。另外,还应彻底取消导师遴选或审批制,切断导师和学生之间的保姆关系。
    
    梁茂春引发的种种争议还在持续发酵。同情者有之,讥笑怒骂者有之,或许此时这位病榻上的老教授还不知道他引爆了一个娱乐事件,但愿这不仅仅是一场娱乐,希望它能成为推动大学改革的契机。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高校潜规则拷问教育“出口”问题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