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真假胡斌案:杭州市看守所,你为何保持沉默?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8月21日 转载)
    作者:南方鱼头 来源:天涯杂谈
    
     作为一个律师,虽然胡斌飙车案判决已久,但对出庭受审的被告人是否为胡斌本人,我一直心存疑惑。面对网友一浪高过一浪的质疑声,经办本案的杭州西湖区法院潘波法官斩钉截铁地说:“胡斌不存在替身,他真的只是发胖了。”一“胖”激起千层浪,网友对此解释一片哗然。当然,我也相当惊愕于这个解释。作为一个长于应用逻辑思维断案的法官,这个解释在逻辑推论上似乎难以服众。一个人在短短的两个月之内,在看守所这个被限制人身自由的封闭式监所里,在不知道自己将要被如何判刑的情况下,多少会有心里负担,影响食欲。但胡斌好像反其道而行之,不仅未见其瘦,反而发胖到前后判若两人的境界。想必是杭州市看守所的饭菜让胡斌食指大动,食欲大增吧。这简直是让人大开眼界,匪夷所思,难道看守所的是个富二代修身养性的好地方? (博讯 boxun.com)

    
    网友们通过对案发当晚的胡斌照片以及网上流传的胡斌的个人生活照与出庭受审的胡斌进行比对,发现了多处的可疑之处。以在下的拙眼看来,前后两个胡斌最大的区别在于气质和体型。在气质上,前一个胡斌完全是一副盛气凌人、桀骜不驯的富家子弟样;后一个胡斌显然看过去比较显嫩、文静。在体型上,特别是肩膀,前一个胡斌的肩膀为斜落肩、削瘦,而后一个胡斌则是平肩、肌肉饱满。虽然我本人对人体没有什么研究,但据我向行内人了解,一个人的骨骼在发育成熟后基本就固定下来了,日后虽然可能时胖时瘦,但人体的骨骼则是不会随之忽胖忽瘦的,当然像武侠小说里练过缩骨功的高手除外。基于这个粗浅的认知,我想即使胡斌进看守所后变胖了,在体型上也不可能由斜落肩变成了平肩。而按照潘波法官的说法,似乎胡斌现在看守所日子过得比较逍遥,没有心里压力,所以胖的有点给大家一个过于意外的惊喜了,让大家有点接受不了了。对此我也感觉有点晕,进而产生一种幻觉:看守所是个富二代修身养性的好地方,不仅在形体上可以得到塑造,还可以在气质上得以快速提升。
    
    按理来说,法院跳出来辟谣,总算有个公权力部门出面澄清,给公众一个交代,有聊胜于无。但我认为,仅仅西湖区法院出来辟谣是不够的。很多网友质疑胡斌是不是在被送往看守所之前就已经被调包了?在法院的角度,法院在庭审前送达起诉书副本以及开庭传票,按照法律规定核对被告人(胡斌?)的身份,在程序上自然是无懈可击的,完全符合法律规定。
    
    但是,胡斌是否在被送到看说所之前就已经被调包,则法院很难查证。法院依照刑事诉讼法规定核查被告人身份时,主要是核查起诉书所指控的“胡斌”,至于这个胡斌是否是肇事者胡斌则法院很难辨认。道理很简单,假设在公安机关侦办案件之时,某些人通过暗箱操作,将肇事者胡斌换下,取而代之的是另一个胡斌,后一个胡斌以肇事者的身份出现在办案人员面前并对自己的“肇事行为”供认不讳,侦办人员颇有默契地录好口供后,将犯罪嫌疑人押送杭州市看守所候审。公安机关继续调查取证,待案件侦查终结后将案件移送西湖区检察院。由于犯罪嫌疑人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被害人已经死亡,而且已经得到大额的赔偿,所以大致不会有人泣血上访、背黄状之类的动作,检察院一般不会对疑犯的身份提出质疑。检察院审查终结后,按照公安侦查机关查明的犯罪嫌疑人的身份向法院提出公诉。
    
    在这个流水线式作业的司法程序中,肇事者胡斌从被送往看守所的那一刻起就一直待在看守所。而在被送看守所羁押后再找人顶包,显然可操作性不大。因为看守所的难兄难弟们难免会打探被关进来的原因,人多嘴杂,信息扩散范围广,封锁难度大。看守所里当然还不乏有些人眼巴巴在等待检举、揭发违法行为的机会,所以,冒然搞调包计弄不好就会引火烧身。
    
    很显然,如果要玩个狸猫换太子之类的现代版本,在肇事者胡斌被送往看守所之前,显然是个最好的时机。当然,这个仅仅是众多网友也包括我个人大胆的揣测而已,或许事实上此胡斌就是彼胡斌,只是本人眼神不好,看走眼了而已。
    
    但令我纳闷的还是,杭州市看守所在群情汹涌的一片质疑之声中为何选择了沉默。在我看来,杭州市看守所是最能够提供直接证据证明肇事者胡斌和庭审中的胡斌是同一个人、没有被调包的公权力部门。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看守所条例实施办法》第九条的规定,“人犯入所后应当拍摄半身免冠一寸照片,照片连同底片归入人犯档案。”据此规定,我们可以推定在肇事者胡斌被押送移交给杭州市看守所后,看守所一定留有胡斌本人的照片。若看守所将该照片公开出来,与案发当晚的胡斌照两相比较,我相信关于胡斌在被送往看守所之前就被调包的说法自然会水落石出、树静风止。这本来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为什么杭州市看守所不去辟谣、释疑呢?
    
    杭州市看守所,我们等待着这一天!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肖川:胡斌撞人后可能连看守所都进
  • 岂有文章倾社稷——看守所札记/荆楚
  • 张莲:救救被关押在商洛市看守所60岁高位截瘫残疾人
  • 21位律师,学者的改革看守所体制及审前羁押制度的建议书
  • 刘逸明:不要让看守所成为人间地狱
  • 优秀教师博讯记者政文羁押于南京市看守所的《感谢信》
  • 武文建:看守所里能“躲猫猫”吗?
  • 看守所内“躲猫猫”离奇死亡:中国网民痛批云南荒唐闹剧
  • 刘文进:安徽“第一女贪”看守所中享按摩!
  • 牟传珩:透视中国看守所体制之弊——“躲猫猫”事件启示
  • 在云南看守所躲猫猫躲死--在湖南看守所花巨款免挨打 (图)
  • 陈水扁进看守所,贾庆林不敢退休/雅钰
  • 公安局看守所三万块“厚葬”枉死犯人·
  • “嫌弃条件差换看守所”贪官的日记/毕文章
  • 胡平:读江棋生《看守所杂记》
  • 充满虐待和酷刑的看守所——狱中纪事之二/陶君
  • 牟传珩:来自中共看守所内的“人权”经验
  • 老路:丹徒看守所会见杨天水
  • 周莉被关在崇文区看守所,是刑事拘留
  • 访民继续支持许志永:到看守所送钱、北大示威(视频)(图)
  • 嫌犯看守所内"喝凉水致残"续:公安局副政委辞职
  • 河北赞皇看守所“喝凉水”事件三名责任人受处分
  • 快讯:许志永被关在北京第一看守所 公盟网被关闭
  • 河北蔚煤炭管理局副局长任智斌在看守所蹊跷死亡(图)
  • 死在看守所的煤炭管理局长——任智斌
  • 山东临沂看守所再现“躲猫猫” 21岁男青年死亡
  • 疑犯被逼喝凉水致残续:两疑犯曾暴毙看守所(图)
  • 男子安徽看守所死亡续:家属否认死者拐卖妇女(图)
  • 广东一嫌犯羁押看守所一夜后离奇死亡
  • 满文军即将获释 看守所民警: 他态度好精神乐观(图)
  • 疑犯连续坐刑椅猝死看守所 警方赔20万私了(图)
  • 安徽界首看守所4名在押人员假装斗殴出逃(图)
  • 两位律师走出看守所后,大呼“丧尽天良、灭绝人性”(图)
  • 民主人士李卓熹被关在长沙第一看守所十余天
  • 男子骨折猝死看守所 被鉴定为心肌病
  • 马亚莲:上海访民到看守所喊冤遭抓殴(图)
  • 在押男子被指因噩梦猝死看守所:今日进行尸检
  • 一个女博士生为在看守所死亡的弟弟呼吁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