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我不是反动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8月19日 转载)
    首发
    其实,这个命题根本就是荒唐的,因为一些“机器”或 “伟光正派”总是给我安上反党反政府的印记,说我反动,所以,我不得不有一个解释。
     我不反对谁,我仅仅是反对人间的不公正,反对的是本是人民给于的权力贪污腐败,反对的是权力带给公民的伤害而不是幸福;反对的是借人民给于的权力来绑架人民和人民组成的国家。 (博讯 boxun.com)

    因为权力绝对不是仅用拳头或者枪杆子可以打得下来的,没有人民的赐予,你的拳头和枪杆子不过就是暴力统治;就是曾经是人民赐予,但是经过人民和历史的检验,事实证明你已经不适合管理{统治},而你却耍尽手段强制霸占权力,那么,你的拳头和枪杆子同样是暴力统治。历史已经无数次证明,依靠暴力和枪杆子的统治始终长久不了,这从几千年中国的朝代更迭和战乱就可以看到,无论你的暴力和枪杆子多么强大,终究还有比你更强大的有一天会取代你,这样周而复始的暴力和枪杆子,永远是无辜的人民经受蹂躏和屈辱,涂炭生灵。弱肉强食的法则对没有思维的动物合适,但是那是畜生或者是禽兽,而对称为高级动物的人,则是绝对不合适的。否则,和谐的说法就肯定是一帮人对另外一大批人的欺骗。那么,老百姓缴纳的税费和上交保护费给黑社会有什么区别?这叫什么和谐?
    要弄明白我们这国家的制度还叫什么社会主义,而不是黑社会主义。
    当然,不管什么社会制度,什么主义,关键是看它是否可以让人民幸福,这才是检验这个国家制度好与不好的标准。它不是靠谎言去支撑而应该是人民去体验的。
    国家是什么?从哲学家眼里,它不过就是一个疆域和这疆域这一群人的结合的称谓,而政府或者是政权仅仅是因为这一个疆域和这疆域一群人,为了避免混乱而必须建立秩序组织起来的管理机构,法律是人民觉得应该有一个让大家共同遵守的规则从而产生出来的。那么,这一管理机构的权力凭此就可以认定它的管理权力是这些被管理人赋予的,这些人赋予的权力原本是为了自己过得更幸福更平安,当人民赋予管理者的权力带给人民的不是平和幸福而是暴力和痛苦的时候,人民肯定首先想到的是一定要收回这个原本是人民赋予的权力,但是,这下这个人民赋予的权力已经不是人民能够随便收的回来的了,人民退而次之的反应当然就只有反对了,难道因为自己的痛苦而反对施于痛苦方有错吗?
    民主和自由又是怎么呢,民主就是规则及共同商议和遵守契约,就是你有权利表达你不同的思想和认识,而不因此要遭受限制甚至是制裁,就是求大同存小异;就是它不仅仅要保护多数人的利益同样需要保护少数人的利益。更不是保护了少数人的利益而不顾大多数人的利益。自由是以不伤害别人和共同规则为前提的自我意识和行为。那么,我和许多被叫着“反对派”,“反动派”的人,错在哪里?
    党又是什么呢?我个人认为,党仅仅可以算是一部分人的利益共同体,当这个一部分人的利益共同体的观念和行为是跟大部分人民相通而且可以把这个叫国家的东西管理的很好,可以让人民过得更好,他们的管理行为能够体现更公正的时候。那么,这一大群被称谓人民的自觉接受甚至维护这样的管理{或者叫统治也行},当然是可以肯定的。然而,这一小部分人的利益共同体把人民赋予的权力仅仅是用来谋求自己的利益和幸福,而不管这些赋予人的幸福与否的时候,这个党就一定是不公正和非法的了,不公正是源自它自身的一党私利,而非法当然就是人民的不认可,这时候,如果这个所谓的党为了维持它们的继续利益霸占而强制占据管理位置,那么,你就完全可以说它是暴政了,而且绝对判断正确。
    那么,国家和党又是怎么一回事情呢,其实,在一个正常国家里,所谓的党应该不过仅是部分理念相同的人的组织而已,人民民主的国家是没有哪一个党可以凌驾于国家之上的,把党的理念和利益捆绑在国家和人民利益上,那和绑架还有什么分别?党可以是通过正常程序来成为一个国家的组成部分,或者是人民中间不同样的集体组织,只要人民认同你的理念和执政能力,就赋予你执政的权力或者叫管理权,那你就好好的运用你的理念和能力去管理好这个国家,最大限度的让人民过幸福的生活,而不是你具备了这些权力后用来为自己党的或者组织利益和党内,组织内的权贵人物谋取私利,如果你这样做了,那人民是肯定有权收回赋予你们的权力的。而当人民想收回赋予你的权力时,你反过来还运用国家机器去压制和打击人民,这才是真正的反动。
    而我反复告诉人民这些道理和提醒他们运用天然的权利,要做有尊严的人民而不要做被奴役的人民,我怎么是反动的呢?,
    我反动吗?不,我一点都没有感觉到自己的反动,相反,我觉得我可以算是高尚的,至少在理念和思想上是。
    那么,为什么有些“方面”总是要说我反动因此而威胁我,打压我,甚至逼得我生存不保,流离失所,可能某天还有牢狱之灾,保不准还有可能是灭顶之灾?我想,我的思想首先是认识到了这些说我反动的“伟光正派”的真正的反动{反人民的正当权利而动},同时我又因此把这认识告诉这些人民,所以,他们觉得我反动了,于是才要置之死地而安心。但是,我认为,这些人这样做是大可不必,如果你们不反人民的正当权利而动了,又何来我的“反动”?你们为什么不去思考我为了什么反动?如果我的反动是反人民的正当权利而动,那么,可能不需要你们动手,人民就反对我了,保证我一定是曲高和寡,没有响应,而你们认为的我的反动却让大多数人民认同,那么,究竟是谁反动?相信人民自有自己的眼睛和认识,反动,不是一帮权贵和这些权贵机器们可以论定和认定的。
    一切得让人民来判断和论定。
    
    
     中国{泸州}公民法治研讨读书会筹委
     枉成明/于漂泊中
     QQ;420862000; 电13880270640
    
     迎交流
    角马俱乐部李宇代发
    2009-8-19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