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文强是黑社会的黑后台,那么谁又是文强的黑后台?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8月18日 转载)
    
    来源:人民网
     最近,履新才一年多的重庆市司法局局长文强落马了。事实证明,在黎强、陈明亮这种集黑帮老大、亿万富翁、人大代表三位一体的社会怪胎背后确实依托着一个强大的权力黑后台,而这个黑后台不是别人,就是这位曾经连任重庆市公安局副局长11年且一直分管刑事侦查工作的文强。 (博讯 boxun.com)

    
    文强曾是重庆警界炙手可热的人物,在当地颇有“强人风范”之称。1999年5月27日重庆市石桥铺派出所民警芦振龙,在辖区抓捕犯罪嫌疑人过程中,身中 21刀,牺牲时年仅26岁。该案并非文强亲办,但在嫌疑人被抓获后,他坚持要到看守所去见识一下嫌犯。见到嫌疑人后,他飙了一句脏话,大致意思是“你也太黑了”,言毕便顺手将刚买不久的价值4000多元的手机,砸向嫌疑人,拂袖而去。2000年9月19日晚,中国头号悍匪张君被重庆警方擒获,扑地。时任重庆市公安局副局长的文强,一脚踏于其脸一侧,厉声喝问,你服不服?
    
    这一切貌似他文强对这些歹徒、匪人嫉恶如仇,其实不过是惺惺作态。因为他一方面为了自己的晋升不断地打击犯罪,另一方面他却纵容勾连黑恶势力。重庆市一位政府官员说,“1990年代时期,重庆一王姓的黑社会大佬在解放碑为女儿办生日宴,文强参加了这次宴会,并为很多人所知”。一个重庆坊间广为流传的段子则是,文强与这位王姓老大关系亲近到可以在街边破烂的小摊一起吃面。它甚至被一些重庆人引申为,这是衡量与一个权势人物关系是否至“铁”的最高标准。后来该王姓人士涉案潜逃,至今尚未归案。重庆媒体一位资深人士在接触一起酒店血案的过程中,也获悉了文强与相关黑恶势力之间的微妙关系。他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说:“黑恶势力掌控的酒店发生血案之际,楼上文强却在继续畅饮!”
    
    由此可见,文强一贯所做的只是表面文章,他对自己主抓的刑事侦查工作有一个极其明确的分界线,那就是名利,凡是与他利益无碍,却对他的升迁有益的,他必然紧抓不放,予以严厉的打击,而对那些尽管民愤极大,但是有损他的关系、利益的,他非但不会损其一根毫毛,反而要严加保护。
    
    媒体报道说“王立军上任后重拳不断。去年7月10日至9月30日期间,他领导警方进行了重庆市历年来规模最大‘夏季社会治安综合整治行动’。行动开展期间,全市日均破案258起,日均逮捕犯罪嫌疑人93人,一时监狱人满为患”。这不难看出,王立军从文强手中接受的重庆治安是怎样一副烂摊子?!
    
    在重庆民间,人们认为文强打黑不力,致使近年来重庆黑恶势力猖獗,亦有传言:文强与重庆多个黑社会头目“称兄道弟”,俨然就是重庆最大的“黑社会”。更多的人将文强落马赞誉为重庆“打黑”一年来的标志性成果。
    
    而原全国人大代表、82岁高龄的重庆市人民政府参事雷亨顺的话更是值得人们深思,他不无感喟地说,“文强的问题历届政协委员和人大代表反映很多,为什么动不了?”这个话问得好!恐怕这不只是雷亨顺一个人的疑问,而是全体重庆市人民的疑问:一个公安局的副局长,在历届政协委员和人大代表反映很多的情况下,在人们普遍认为他打黑不力、甚至把其称之为重庆最大的“黑社会”的情况下,为什么还对他无动于衷,为什么就不能对他撤职查办?!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他文强并不是一个人在腐败,他也有自己的靠山、自己的黑后台,而且必定是一个更大、更硬的靠山、黑后台!
    
    希望重庆市的打黑除恶能够宜将剩勇追穷寇,给全国树一个好的典范----不但苍蝇要打,?狼要打,老虎更要打,哪怕是大象也要照打不误,要真正做到除恶务尽。只有这样,社会才能安宁,人们才能安心,经济建设才会有一个良好的投资和发展环境。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文强是黑社会的黑后台,那么谁又是文强的黑后台?!
  • 农村水土保持/麻文强
  • 文强:从《别梦成灰》成为禁书到“自由之梦”的不能禁拒
  • 文强:站起来的诗歌传统和骨气—我读蔡楚的诗歌
  • 荣耀末路:重庆市司法局长文强涉黑调查
  • 重庆市司法局局长文强因严重违纪被双规(图)
  • 任内黑社会猖獗,重庆司法局长文强被双规
  • 十七大召开前夕《人民日报》刊文强调政德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