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被吴邦国代表了的林钢工人阶级/徐学成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8月17日 转载)
    
    在河南安阳,一国有钢铁企业的数千名职工在连续五天的抗议私企兼并活动结束后,正积极等待着省委省政府及地方官员们履行其承诺。  
     (博讯 boxun.com)

    周六凌晨三时左右,职工代表与前来调停的省委省政府相关官员达成协议。工人们随即释放了进驻该厂负责改制事宜,并于示威期间被困居工厂大楼内的濮阳市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副主任董章印。  
    
    河南省委副书记陈全国、副省长史济春对林州钢铁有限责任公司的职工许诺暂停广遭批评的改制工作及凤宝钢铁公司的相关收购,并在林钢恢复生产前,为企业职工每人每月发放生活补助费550元。  
    
    但在随后的采访中,林钢党委副书记、副总经理蔡信杰对本报表示,他“没听说过要发放补助这个事情”。  
    
    “工人们有一个误区。他们以为工厂改制,他们就应该拿到钱。工人把应该得到的拿到就行了。”蔡信杰说。  
    
    林钢创建于1969年,1983年由安阳地区划归濮阳市管理至今。企业职工总人数5122人,其中在岗职工2995人,年产生铁40万吨,水泥10万吨,曾是国内唯一能够大批量生产低钛生铁的企业。  
    
    7月24日,距地方政府做出该厂私有化的单边决定已近一年。这一天,林钢在没有经过任何职工同意的情况下,被以2.589亿元,比竞拍价还要低约6400万元的离奇价格卖与凤宝。  
    
    工人们认为拍卖违反了相关法律,是濮阳市政府暗箱操作的结果。但蔡信杰昨日对本报称,拍卖程序完全合法。“法律规定,拍卖时如果没人竞价,可以按不低于最低价20%的价格出售。我们的出售价格没有低于(最低价的)20%。”他说。  
    
    据查,《中华人民共和国拍卖法》并无相关条例。  
    
    在改制大旗下,所有林钢职工均按工作年限,与企业强制签订了每年仅1090元的一次性经济补偿协议。“不签这就不给签(凤宝公司的)新合同。”工人们反映说。负债累累,经营不善的凤宝只有1500多个工作岗位,向以欠薪和不给工人上保险的“业绩”驰名林州。  
    
    工人们迫切要求收回林钢。他们认为凤宝“只是一个空壳,根本没有资格买林钢”。   
    
    在林钢工作已20年的尚新开表示,官方意义上的“国企改制”,应该“是为了企业的更好发展,而不是为了把它卖掉,再把我们当作包袱甩掉。”  
    
    此前困居林钢大楼的濮阳市国资委副主任董章印曾向工人们坦承,自己经手改制的八家濮阳市国有企业已经全部倒闭。  
    
    当地国资委做出的资产评估,将林钢的起拍价定为3.2亿元。工人们及林钢其他雇员强调,林钢“至少值8亿元”。将年产能力达10万吨的林钢水泥厂定价为不到17元钱的该资产评估报告,在当地早已传为笑谈。  
    
    官员们表示,林钢改制的核心出发点,在于其经营不善,濒于破产。但一名已在林钢工作了39年,即将于今年退休的工人向记者表示,林钢面临的经济困境,是管理层“故意搞坏”,以便将其私有化进程合法化的结果。  
    
    “这是国有资产流失的最大一个典型。林钢40年的家底,就到了一个人手里了。”老人说。他拒绝透露姓名。  
    
    据称,林钢董事长、党委书记、总经理刘俊生曾在此前的中层干部会议期间公然宣称:“越是亏空,越有利于林钢改制,越有利于我们收购。”  
    
    以改制之名,企业于三月中停产,并将其职工遣散。其后,林钢工人两次以封路形式进行集体维权。3月21日,近千名工人将安林高速入口堵住一天多,直到以濮阳市副市长王相玲、公安局局长阮金泉为首的工作组进驻林钢,才渐渐散去。一名林钢员工回忆道,王相玲和阮金泉曾向他们承诺,“这个事情解决不好,就吃不好饭睡不好觉。”  
    
    “结果最后还是不了了之。”该员工说。兼任濮阳市林州钢铁有限公司改制领导小组组长的王相玲,已于近日因林钢事被“双规”。  
    
    周六凌晨,省委省政府专员们与林钢职工代表就改制一事举行了会谈。但工人们仍普遍认为自己被排除在了决策过程之外。他们同时表示:“省里再来人,应该和真正的职工代表开会。”  
    
    “现在的职工代表都是科长以上的干部,不代表我们的利益。应该重新选举工人代表。”一名资深员工说。“我们谁也没同意过改制,更没同意过拍卖。”  
    
    5月31日下发的《濮阳市林州钢铁有限责任公司改制实施方案》将“职工强烈要求”列为改制的最大可行性。  
    
    工人们声称他们从不希望出现流血事件。以前也不敢站出来。“我们现在都是被逼迫的。工人只有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才会做这样的事。”已经在林钢做了16年保安的付林学说。  
    
    “只要有一点点改善,我们就有日子过。”另一名工人说。  
    
    周四晚,林钢工人维权进入第三夜时,当地警方突然将厂区范围内的手机信号全部屏蔽,使维权职工认为“他们要采取行动了”,于是在一时冲动下,掀翻并砸毁了两辆地方政府的尼桑天籁轿车。  
    
    林钢党委副书记、副总经理蔡信杰称,他对切断手机信号一事并不知情。“我不知道是谁搞的这么回事。”他说。  
    
    “工人已经不相信了。多少多少次了,他们已经失信于民了。”39岁的王明现说。他已经在林钢工作了21年。与其他工龄相仿的工友一样,他每个月只能拿到800多元工资。  
    
    数日以来,一条鲜红的横幅一直傲然立于厂房之外:“向通钢工人学习,四十年的财富积累不容侵吞。”其后不远的大门上,另一条幅横刀立马:“用毛泽东思想占领我们的阵地,做企业的真正主人。”  
    
    林钢拍卖当日,恰逢吉林通钢集团上万工人激烈抗议河北建龙集团对之进行增资扩股,并将建龙集团派驻通化钢铁公司总经理陈国君打死。陈国君在死前对暴动的工人们悍然叫嚣:“我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就让你们全部下岗。”  
    
    通钢工人们表示,他们对建龙的参与既不知情,更不支持。经济学家左大培分析说,建龙侵吞了通钢的66亿元资金,严重伤害了全体职工的利益,还白送和白抢了吉林精品钢基地和通钢原有矿山的所有权。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石化“天价灯” 贺国强回家吃饭去了吗/徐学成
  • 郭金龙斗不过任志强?/徐学成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