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为何日本民众不愿承认南京大屠杀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8月17日 转载)
    
    本文由萨苏先生供稿。
     (博讯 boxun.com)

    在我的书橱中,有关这场战争的资料如今已经堆积如山。然而,关于南京大屠杀的,却很少。
    
    是因为在日本没有这样的史料吗?
    
    恰恰相反,在日本的出版物中,关于这场悲惨事件的纪录比比皆是。我只是没有勇气面对。
    
    没有勇气面对我们先人曾经遭受的屈辱和灾难,那些文字中,曾经的日军士兵用日本民族特有的细致把这场大屠杀描述得如同在你眼前再现。
    
    原日本海军第十三航空队轰炸机队队长奥宫正武在《我所见的南京事件》中,曾经这样描述自己所见的大屠杀场面:
    
    在下关刑场附近,从城中开来满载中国人的敞篷卡车络绎不绝,停在仓库中间。作为海军军官的奥宫认出这支部队属于第九师团第三十六联队,他走进码头的仓库群,看到两手被绑在背后的十几个中国人,被一个个拉到江岸边几米的地方,用军刀和刺刀惨杀后,投入扬子江中。江中只见层层叠叠的尸体,靠近岸边的江水为之阻塞,以肉眼几乎难看出的速度裹挟着尸体艰难流向下游。但,有些人还没有彻底死透,挣扎着向岸边浅湾处逃生,那附近已经是一片血海,因为那里等待他们的,是早有准备的枪击和刺刀。整个过程如同流水线一样秩序井然,连大声指挥的人都没有。看来,明显是根据上级的命令在进行。我向刑场入口的一个下士问道:"这么多中国人,就这样安安静静被带来,你们是怎么做到的?"回答是:"城内,对着在废墟上收拾的中国人问:'有肚子饿的举手 ',然后把举手的装上卡车作出带去吃饭的样子,就完成了呗。""那么,为什么用日本刀和刺刀行刑呢?""长官说,为了节省子弹。"
    
    这已经是12月27日,距南京陷落差不多过了两个星期。
    
    仅仅日军第三十旅团一支部队,其指挥官佐佐木道一少将就在手记中记录,"到12月24日共计处刑一万五千人以上,12月24日至第二年1月5日,处刑数千人。"
    
    这样的记载车载斗量。
    
    在我面前的一本描述南京大屠杀的日本史料中,总计373页的书中,有95页全部记载的是在南京日军如何凌辱中国女性。那部分书页,我至今没有勇气打开。
    
    每当此时,我多么希望日本极端右翼宣传的"南京大屠杀根本就是谣言"是真的才好,我国我民,作了何等恶事,以至承受如此天下难言之惨!
    
    然而,墨写的谎言如何能够改变血写的历史呢?
    
    正是因为证据如此确凿,假如问日本人对于南京大屠杀的看法,从官方而言,日本方面从来不能,不曾也不敢否认南京大屠杀的存在。在日本的教科书中,传统都存在着对南京大屠杀(日文:南京大虐杀)的描述。
    
    在日本收集到的大多数南京大屠杀的证言,都是近几年的事情。这之前,日军的老兵们大多选择了沉默。然而,也许是即将走进异界时对良心的考验,最终使一部分日军老兵对媒体袒露了当时的暴行。这是1999年1月,85岁的佐藤睦郎在回忆南京大屠杀中的情景,倒在床上叙说的佐藤道:"对着几千名络绎不绝朝对岸逃去的人群,用九二式重机枪开火射击了。"佐藤是日军原十六师团步兵第33联队第一机关枪中队的士兵,参加了对南京的进攻。他在采访中对这次屠杀的背景介绍道:"在扬子江畔包围了几千名在岸边的人群。一个中队的八挺重机枪对着密集的人群开火了。可以看到人群中的女人和老人。距离四五百米,变着角度扫射,打到的地方人墙就崩塌下去。他们用力地摇着白旗,我想也是很可怜。我们是按照小队长'打'的命令来干的,但是,这命令(中国人统统杀掉)应该是出自师团部。"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南京大屠杀纪念馆长:记住历史但不要记住仇恨 (图)
  • 乱世奸雄毛泽东岂有王者风范——纪念南京大屠杀70周年/解龙将军
  • 朱学勤:我們該如何紀念南京大屠杀
  • 读懂了计划生育国策,我不再为南京大屠杀难过!
  • 不堪提起的沉重——纪念南京大屠杀两题/郁申树
  • 天涯冉云飞:民族的多重耻辱:纪念南京大屠杀七十周年
  • 《产经新闻》公开否认南京大屠杀(图)
  • 南京大屠杀,我们的悲愤从何而来?/杨恒均
  • 紀念南京大屠杀70周年 日本罪行鐵証如山/林偉棠(图)
  • 寒山:南京大屠杀为什么曾经被忽视?
  • 杨恒均: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外的思考(1、2、3)
  • 济南水灾让我想起了南京大屠杀/杨恒均
  •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夏淑琴获23万元赔偿金
  • 南京大屠杀“最大的元凶”何以逃脱极刑?(图)
  •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夏淑琴收到31.5万赔偿金
  • 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获赠800余件文物
  • 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获赠八百余件文物(图)
  • 一周新闻聚焦:纪念南京大屠杀,我们应该反思什么?(图)
  • 《张纯如——南京大屠杀》南京试映
  • 纪念南京大屠杀,网民发出不同呼声
  • 杨振宁夫妇悼念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 (图)
  • 中国谨慎纪念南京大屠杀70年(图)
  • 中国隆重纪念南京大屠杀70周年(组图)(图)
  • 中国媒体低调报导纪念南京大屠杀
  • 南京大屠杀纪念日前中国发行史料
  • 日本学者首次在国内披露6张南京大屠杀新照片 (图)
  •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在日本胜诉 告慰30万亡灵 (图)
  • 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对“《南京梦魇》导演乔瑟夫公开信”的公开答复
  •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仅存400人 无医保看贵难
  • 中日双方在北京协商南京大屠杀死亡人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