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热钱攻市,通胀掠财,谁伤害了谁/冯晓东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8月15日 转载)
    
     “你伤害了我,还一笑而过,你爱的贪婪我爱的懦弱,刻骨铭心,就这样的被你一笑而过”……在去北京参加一个地产会议的飞机上,邻座MP3在听着不算老歌的老歌《一笑而过》,因为彼此对当前的股市、房地产有看法有话要说,于是邻座(后来交换了名片知道对方是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摘下MP3和我攀谈起来。如果说听这样伤感的歌是一种无奈的感叹,那么,当大量热钱主攻楼市股市,这一轮通货彭胀掠夺了老百姓的财富,深深刺痛了老百姓买房难的心,通货彭胀伤害了老百姓,还一笑而过,这是刻骨铭心得痛!
     (博讯 boxun.com)

     话题就此展开:热钱虎视中国,主攻楼市股市。热钱攻市,通胀掠财,谁伤害了谁?7月份涌入香港的热钱接近1000亿港币。数据说明,受到国内资产价格上涨的影响,热钱可能已经重新流入中国。热钱流入导致外储急增。约一半的外汇储备增量,无法被外贸顺差、外商直接投资以及汇率估值变动等常见的基本因素所解释,尽管879亿美元的绝对增量没有前几年高,但占外储增量的比例高于前几个季度。可见,短期国际资本流入很可能是导致近期外汇储备急剧增长的最重要原因。
    
     金融危机导致欧美经济急剧放缓,也使很多国际投资者把目光转向亚洲新兴市场,而中国内地当前的经济增长形式以及资本市场走势都是最具吸引力的,加上信贷使得中国内地的资产价格急速上涨,因此得到大量逐利资金的青睐,而楼市股市成热钱主攻领域。尽管人民币升值预期不是这次热钱流入的最主要原因,但与之前热钱流入一样,进入中国内地的投机性热钱主要流入受益高、变现快的股市和楼市。当然,也由于股市较楼市受益更快,近日甚至出现“热钱”弃“楼市”追“股市”的现象。海外资金也纷纷将投资重心向内地股市倾斜,截至上半年末,QFII基金的仓位已经达到了接近满仓的水平。而包括摩根斯坦利与贝莱德环球股票基金在内的多方海外基金近期加大了对A股的投资。我们不难可以看出推高股市、楼市的主力资金之一正是“热钱”。
    
     不要把掠夺百姓财富藏在月光背后,有谁在意我们老百姓买房难的生活? 老百姓坐在安静角落,该为这一刻找个解脱。不要通货彭胀的眼里伪装的内疚,静静地想一想,大量热钱主攻楼市股市,热钱看中了中国楼市股市,却深深伤害了中国的老百姓。通胀之余还一笑而过,热钱爱中国楼市股市的贪婪却是老百姓买房难的懦弱。老百姓买房难,眼泪流过,回忆是多余的。
    
     你看中了我,却深深伤害了她。大量屯兵香港热钱虎视内地,其真正意图可能在内地而非仅在赌港币升值。因为,不断扩展的CEPA协议为两地之间更紧密的资本流动创造了空间。因此,香港其实更像短期国际资本流入中国内地的前站。一方面,香港的资本项目是完全开放的,热钱流进香港没有成本;另一方面,香港股市与内地股市具有密切联系,特别是有很多A股与H股溢价不同的两地上市股票,以及主业在内地的H股与红筹股。投资于香港股市也可以获得内地经济成长带来的收益;第三方面,如果热钱要通过各种渠道流入内地的话,那么香港将是首选之地。资金通过香港的货币找换店流入内地,不但方便快捷,而且成本很低。如果内地股市楼市进一步上扬,如果下半年来自欧美国家的压力使得人民币升值预期死灰复燃,那么将有更多的热钱借道香港流入内地。热钱流入值得中国内地的外汇管理部门高度警惕。从近期的迹象来看,货币当局已经注意到宽松货币政策中信贷增长过快的威胁,并试图通过一些逆向操作收回部分流动性,银监会也开始关注到信贷资金流入资本市场的现象,并要求严加监管,但在宽松货币政策基调不变的条件下,出现资产价格泡沫的风险依然存在。
    
     热钱攻市,通胀掠财,百姓何去何从?不要通货彭胀眼里伪装的内疚,谁会追求刻意的温柔?在中国,老百姓买房难的心,刻骨铭心的痛,就这样的被通货彭胀一笑而过。只怪如今老百姓爱买房胜过爱他自己?买房难的心,心碎千百遍,任谁也无法承担。想安慰自己没有语言……
    
     有人说通货膨胀是对穷人的掠夺。虽然愤世嫉俗了点,但其实针砭时弊啊。我们不要建筑在泡沫上的经济复苏。资产泡沫也好,通货膨胀也罢,最主要的后果,便是财富转移。可以看到得结果是资产泡沫是对投机者的奖励,通货膨胀则是对穷人的掠夺。我们真的很难相信在中国所谓的经济的大喜大悲现象会以如此快的频率交替出现。2007年在举世繁荣的基础上,人们豪迈地宣称中国即将在若干年后取代美国的经济地位;2008年又在哀鸣遍野中认定经济萧条即将来临;2009年伴随着泡沫经济的重新泛起,人们再次豪迈起来:举世衰退,唯我繁荣。短短数月,人们忘记了中国经济的出口依赖性,也忘记了就业史无前例地困难,只知道信贷与投资并举,股价与房价齐飞。因此我说,通货彭胀眼里伪装的内疚,谁会追求刻意的温柔?
    
     通胀失控在政治和社会层面意味着什么?于是,我们开始利率频频上调、准备金率频频提高,禁止银行放贷、提前收回贷款……效果当然暂时很好,2008年,股价房价几乎同时下跌,民营企业叫苦连天,这样的政策再加上《劳动合同法》的正式实施,民企倒闭潮立刻就席卷了沿海诸地。可谁也没想到,就在资产泡沫刚开始破灭的当口,大洋彼岸的金融海啸来了。出口遭受严重挫折,大宗商品暴跌使国内大量投资面临失败,各路专家又不失时机地抛出了关于中国经济出口依赖性的种种预言,人们忽然发现,中国经济其实不如想象中的美妙。这是中国经济无法承受的挫折。由此可见,中国不仅通胀失控不可承受,衰退也同样不可承受。
    
     拿什么拯救泡沫?因为当下的困境,是货币政策与经济体制相互纠缠的结果。仅仅动一个,是解决不了另一个问题的。所以我认为货币政策的选择空间其实很小。除非拿出一个一揽子方案,将方方面面的问题一并解决,否则仅靠格林斯潘式的政策微调是无法避免一场新的中国式“次贷危机”的。
    
     就房市而言,一边是老百姓切肤之痛的买不起房,一边是大佬开发商在说“房子等于没有涨价”,两相对比,公众的智商似乎再一次地遭遇了挑战。
    
     有人说“以彼之矛,攻彼之盾”。地产大鳄的逻辑推理从虚拟社会中的网友,到现实生活中的各类媒体,大家都在用各自的智慧,给以有力的还击。为什么?因为在中国,老百姓买房难的心,刻骨铭心的痛,就这样的被通货彭胀一笑而过。这一轮通货彭胀其实掠夺了老百姓的财富,深深刺痛了老百姓买房难的心。
    
     也有人说,地产大鳄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地产大鳄关于房地产的言论已经不是头一次被“热议”,之所以再次抛出此论调,可能使目前的政府对于房地产行业政策处于左右为难的两难选择境地,使其出台有利于开发商的刺激房地产政策。其次引导百姓接受现今房价现状,在事关自己利益的领域保持一点话语权,通过不断地重复和强化,或直接间接地巩固自己的舆论领袖地位,以便在关键时候营造有利于自己的舆论强势,进而为开发商利益博弈增加一点或隐或显的筹码。
    
     你看中了我,却深深伤害了她。热钱主攻楼市股市,通胀也掠夺了百姓的财富。我们如何应对?
    
     先看看我们的政府已经做了哪些举措?首先是出台政策抑制房价。近几年政府为平抑房价而出台的一系列条款通通成了火上浇油,房价不跌反涨,大有政策失灵的架势。这让人不得不怀疑政府抑制房价上涨的决心。房地产市场不能单单通过经济决策来调控,因为房地产市场是不完全的市场经济,其土地是由政府掌控。单单让房价市场化,而土地没有市场化,不晓得政府相关人员是否真正理解市场经济的涵义。其次关于经济适用房。经济适用房原本让人们怀有美好憧憬,可自从正式推出那天起,所有人都明白了这不过是一个美丽的谎言。经济适用房既不经济也不适用。再次,取消福利房。为促进商品房发展,政府毅然决然的取缔了多年以来单位福利分房的政策。原来的单位分房既为员工解决住房难问题,又使员工有强烈的归属感(只要踏实工作,积攒工龄可分到住房)。现在好了,员工住房成了大难题,岗位忠诚度严重下跌,为了多拿几百块的工资而跳来跳去。关于住房公积金。说实话,政策设计的出发点很好,但面对疯涨的房价,你手里的公积金够你买几个平方?公积金贷款利率又比银行贷款利率低零点几个百分点?关于小产权房。政府不承认小产权房,小产权房即在农民宅基地上盖的商品房,也叫旧城改造房、野楼盘。小产权房多是建在城乡结合部,由于城市化加速推进,城市人口过度集中,房价暴涨,使得小产权房异常火爆。小产权房在房屋质量上和普通商品房并无差别,但价格却是普通商品房价的一半甚至更低,主要原因是小产权房在销售时没有政府认可的房产证。小产权房的销售模式是先卖房后办证,但房产证什么时候能办下来、能否办下来,是个未知数,取决于政府的态度。
    
     再来看看近几年房价为什么会增长这么快?
    
     首先是城市人口暴增,住房需求旺盛,商品房供不应求,僧多粥少的情况下,房地产商不涨价除非他是活雷锋。其次,土地资源稀缺。由于政府管地,房地产商想要拿地难比登天,最后不得不付出相当大的灰色支出拿地。于是,购地成本自然而然转嫁到购房者头上。再次,各地屯地屯房现象严重,社会资本炒房现象严重,导致了价格的扭曲。还有就是不少人同时拥有两套或更多住房,使得本来严峻的房市更加紧张。
    
    找出问题分析问题才能解决问题。由此可见,我要说几句。
    
     人民代表请代表老百姓充分利用人大制和政协制。有中国特色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和政治协商制度,是最有效、最便捷、最郑重地向党和政府反映社情民意的途径。近年来,代表委员的议案提案越来越受重视,办复结果也要向社会公布,百姓对两会的期望值因此也越来越高。他们希望代表委员们反映他们的心声,解决生活中的热点难点问题。如买房难就是人们关心的热点问题之一。
     试想,面对一般中小城市或欠发达地区3000多元一平方米并仍有上涨之势的房价,不啻是将新楼盘抬高成老百姓难以企及的“空中花园”。有限的收入和不见极顶的巨额房价,无情地击碎了许多人的梦想。很多居住中小户型的人们不再奢望换大房;很多到了成婚年龄的青年人无奈地吟唱潘美辰的“我想有个家”;一些本该安享晚年的父母,不得不把楼房让给儿子,老两口去租住小平房,重过砸煤劈柴的老式日子。住房、教育、医疗等压力形成的巨大生存成本甚至改变了普通百姓的生育观。当年为生了个女儿而觉得有点不合意的,现在偷着乐;当年生了儿子高兴得不得了的,如今隐忧重重;更有很多夫妻,虽然符合生二胎条件却也不敢再生了…… 通货彭胀深深刺痛了老百姓买房难的心。弱势群体的利益必须得到充分的尊重和保护。而高房价却给人一种冷冰冰的“启示”:有钱你就住大房,没钱你就住小房甚至没住房。
    
     面对楼市股市的问题给出解决的实质办法固然意一时很难,但以我愚见,假设土地仍归国家管理,只要出租方式更加公开公正透明,避免产生灰色地带就行。假设鼓励一户一房。对于一户多套住房的,政府对其强征高额奢侈税,并逐年递增,使其长期持有房屋的成本大于卖出房屋的收益就行。假设打击屯地屯房,对屯地者超过一定时限进行强制收回,对屯房的房地产商一定时限内的滞售房屋实施高额税罚并考虑其牌照的留存。勒令房地产商面对购房者必须如实相告房屋出售情况,除非此房屋已在房屋管理部门登记售出,否则任何购房者都有权平等购买。对于违规房地产商予以坚决处分并没收牌照就行。假设大规模兴建廉租房,给一时难以购房的人们提供经济的恓身之所就行。假设改善当前经济适用房疲软状况,并专注于服务低收入者就行。假设承认小产权房的合法性,鼓励集体建房,有条件地批准兴建福利房就行。
    
     当然,不成熟的想法并没有考虑到一条政策实施后的行业甚至跨行业的连锁反应,但我们有理由相信的是这一点:一切工作都取决于政府的决心!政府有多大决心,就有多大成效。我们需要真正视民生重于政绩的社会体制!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通胀没有到来
  • 通缩通胀双鬼拍门/张宁
  • 高增长低通胀?总统都犯错 何况血脉贲张温家宝
  • 回建强/通胀预期下今年房价增幅在8%左右
  • 韩令国:利用通胀投机房产是一场豪赌
  • 唐学鹏:产能过剩下的通胀发生学
  • 即使通胀到来也难转楼市熊市/黄祖斌
  • 单月新增贷款超万亿 引发高通胀隐忧/左小蕾
  • 中国能否既保高增长又保低通胀?/蔡恩泽
  • 没有不痛的通胀/李华芳
  • 商务周刊调查:63.6%的专家认为已经全面通胀!/苦难的中国(图)
  • 谢国忠:如果通胀今年恶化,那么明年经济崩塌或将难免
  • 仲大军:中国可按人头发放通胀补贴费--给全国人大和国务院的建议书
  • 草庵居士:通胀速度可能严重到超出想像
  • 治理通胀也能变成新型的强取豪夺/何必
  • 通胀率不可能掉下来/何必
  • 通胀失控——胡锦涛的圣诞礼物
  • 陈真诚:通胀阴霾下房市或面临重创
  • 赵晓:通胀时代 谁对物价最敏感?
  • 中国派系政治能有效控制通胀?
  • 世界银行大幅上调中国年度通胀预测(图)
  • 官方承认通胀目标难达到 大摩估5月CPI8%
  • 周小川:反通胀是中国货币政策更关心的问题
  • 中国生产物价创新高恐波及通胀(图)
  • 中国官员:控制通胀是首要任务
  • 中国通胀升温(图)
  • 国家统计局局长:经济存在转为全面通胀风险
  • 统计局长语惊四座:通胀之祸归罪民工
  • 政协委员李稻葵:要防通胀“最好去进口牛肉”(图)
  • 通胀狂涨 薪水不增 广州居民叫苦连天
  • 遏制通胀,中国中央政府15年来首颁控价令
  • 胡锦涛温家宝异口同声:宏调新思维汇改抑通胀
  • 余永定:去年警惕中国通胀 今反对港股直通车
  • 温家宝提宏调三目标:防通胀、股市泡沫和国际收支失衡
  • 中国10月份通胀扩大,肉价激增55%
  • 通胀不会威胁中国稳定?
  • 发改委定调:当前中国价格上涨不是全面通胀前兆 (图)
  • 仲大军:国内富人和国外投机者制造通胀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