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达赖争取民间汉人新尝试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8月14日 转载)
    
    
     达赖喇嘛流亡五十年来,第一次推动民间汉藏交流大会,期望进一步掌握华人民间资源影响北京政府。对会议定性为达赖与海外动乱分子的新勾结;部分台独与民运人士,也试图让会议激进化。 (博讯 boxun.com)

    
    以「寻求共同点」为主题的汉藏交流大会在瑞士日内瓦举行,来自世界各地近百汉藏学者、作家、及社会工作者围绕「西藏问题」、「汉藏关系」、「面对挑战」、「汉藏和谈」等进行讨论,其中来自各地的汉人有七十多位。两天会议后发表了一份「共识」,虽然这样的「共识」绝对不会让北京政府和绝大多数汉人接受,却也是会议中理性声音争取的结果。「共识」在最后争论中加上了尊重「中间道路」;将藏人的民族「自决权」改为「自治权」;「为西藏获得自由」改为「为藏人获得自由」。
    
    虽然达赖喇嘛在会议前的记者会上表示,并不期待这次大会有什麽重大成果,但很显然,这次会议是达赖喇嘛在和北京政府解决西藏问题「对话」无望,寄希望民间合作的一种尝试,也是达赖喇嘛流亡五十年苦心经营掌握了西藏问题的西方资源后,期望进一步掌握华人民间资源影响北京政府的新尝试。在会议讲话中,达赖喇嘛就表示了两个期待:第一,请毫无保留地提出未来解决西藏问题的建议和意见;第二,希望各位,向广大汉族同胞解释澄清,西藏问题并非藏、汉民族间的纠纷,境内外藏人没有仇视汉人,让我们共同来挽救民族分裂的危机。
    
    一直参加会议的西藏流亡政府首席部长桑东仁波切在会议结束后表示,他对於未来持续让中国人民了解藏人处境与观点感到乐观。会议筹备者之一、达赖喇嘛北美代表处代表贡噶扎西也向亚洲周刊表示,讨论是开放性及充分的:「我个人非常满意共识的内容。大家认为西藏历史上的地位谁都不能改变,要尊重历史;与会者尊重达赖喇嘛中间道路的立场;第三强调了汉藏大团结,保护西藏的宗教文化,西藏民族必须要有保护自己文化的自治权。」
    
    贡噶指,这样的交流正如达赖喇嘛所说,是对北京高层不抱希望,但对汉人始终如一更多交流的一种。他相信,类似的交流讨论活动会继续,「这不是句点而是起点。互相间的交流需要不断的进行,才会有更大的共识。这是人情的交流,是要花时间去进行」。他认为,对话分两种,一种是高层对话,一种是人民对人民。今天的会议就属后部分,解决疑虑,了解真实。所有与会者的尊贵建言,「对我们未来有很高的参考价值。」
    
    不过,在这次会议召开时发出评论员文章,为会议定性,「看达赖喇嘛和海外动乱分子的新勾结」,指这样的会议「事实上,达赖和海外动乱分子的最终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推翻中国共产党的领导,颠覆人民民主政权,分裂中华人民共和国,由这一小夥人回来执掌政权」。「这样一桩基於政治和金钱算计的『联姻』,不过是自娱自乐、自欺欺人罢了」。
    
    由於参加这次汉藏会议的海外人士背景复杂,更多的是散居在世界各地的民运人士及台湾的台独人士,也有与会者戏称这是几个不同流亡团体的新游戏。有媒体更指,这种把中国的「民主问题」同「西藏问题」联系在一起,成了海外两股政治势力的合流。会议一度发出偏激的声音,有与会者直接询问桑东仁波切:「为什麽西藏人还这麽有耐心?」「谈判是骗局,为什麽还要期待?」「流亡政府的非暴力、不独立是否应该有期限?」「中国的宪法是一部专制的宪法,怎麽可能与民主自治共存呢?」主张台独的台湾人士也在会议中推出台独的理念等。以至有参加会议的藏族代表表示,「有些汉人比藏人还要激进」。
     但这样的激进声音最终并没在会议中占上风。美国纽约城市大学斯德顿岛学院政治学教授夏明博士表示,会议的两组人群中,尽管藏人占少数,但他们以信仰带来的温和及慈悲的心情看待一切,不存在仇视和憎恨,不说分裂语言,不去糟蹋西藏的生命等,表现得非常好。他指出:「汉人分成几部分,有一部分有异议的民运人士,他们有政治诉求,想把自己的政治诉求搭乘在这次汉藏讨论中,所以想把汉藏会议推向更激进化,为他的利益服务,但我想,基本上他们的声音在这次会议上没有占上风。」
    
    有部分台湾来的嘉宾,一些是台独支持者,夏明认为,他们在会议中把台独理念放大。「这样做是不道德的,我们是被藏族一方邀请过来的,其实应该成人之美,而不是把自己的私货塞进这样的平台。但总体说,藏族一方是蛮成功的,基本上达到了他们的目的,而不是被其他的政治力量利用了。」夏明是第一次参加类似的讨论,他指出,了解达赖喇嘛的温和路线,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宪法框架下取得高度自治,「有助让我们理解他的真正诉求。通过这次会议,也有助影响国内的民众,把一些声音带出去,我觉得是比较积极的。」
    
    夏明认为,北京面临最根本的挑战。「中国共产党习惯觉得,最有效率的方式是以暴力的方式解决冲突。这种情况下,他也用这样的方式去解决少数民族的冲突。有一种结构性的冲力,国家机器不断强化对你的压制,剥夺你的自由,尤其是剥夺你的宗教信仰自由。另一个是直接镇压,打人抓人。无论是新疆还是西藏,都对中国共产党形成了巨大的挑战,而且对他们的政治智慧也是巨大考验。北京从统战部角度介入是太低层级。另外管理层是工程师治国,缺少人文情怀不能去理解宗教。我对他们解决问题不乐观。」
    
    大会的主题是「寻找共同点」,参与会议的明镜创办人何频指出,这次日内瓦汉藏会议主要所呈现的是流亡藏人和流亡民运分子的分歧,并不是汉藏之间主要的、全面的、真实的分歧,因为与会的汉人中,来自大陆的民运人士、台湾民进党人士占了很大比例,真正专业或没有政治背景的独立声音并不太强。」
    
    何频对亚洲周刊表示:「我并不吃惊一些来自大陆的民运人士、台湾民进党人士比流亡藏人更激进,我也不怀疑他们和流亡藏人最终容易达到共同点,他们在价值观上原本就比较接近,而且彼此有了很多的了解和支持。我担忧的是,这样激进的表演有误导的效应。某些来自大陆的民运人士、台湾民进党人士动情的控诉,严词的谴责,支持西藏独立,甚至指责汉人太滥,可能影响到流亡藏人较温和路向选择,不但不会增加流亡藏人和北京官方对话的筹码,反而可能使北京官方和百姓增加对解开西藏之结甚至中国民主前景的疑惑。」
    
    长期关心西藏问题的澳洲悉尼科技大学中国问题研究中心副主任冯崇义博士认为,达赖喇嘛流亡后五十年来第一次这样的讨论,本身是藏人的策略转换,从一定意义上表现对中央政府谈判的失望而转向民间作补充,想跟汉人交流,期待寻找一条新路。「用意是好的,但交流远远不够,主要不是这样一批人,这批人的信息是不够充分的。」冯崇义认为应该首先是流亡藏人和本土藏人的沟通和交流,他接触的本土藏人和流亡藏人的看法差距很大;更大的交流群体是在中国大陆的汉人,包括一般的官员,现在这个和海外民运联系紧密的平台是做不到的。
    
    达赖喇嘛试图以和汉人的交往、互动达到解决西藏问题的目的,开始了一种新尝试。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陈破空:中南海所惧——达赖喇嘛的道德力量
  • 藏汉会议:达赖喇嘛的想法变了/曹长青
  • 达赖喇嘛的道德力量,令中南海恐惧之极/陈破空
  • 不管是达赖,还是热比娅,都是咱们的引路人
  • 中西媒体,大相径庭——从达赖“窜访”说起
  • 王力雄:达赖喇嘛表示愿意和不请自来的客人组成大家庭
  • 我看西藏要挂达赖的法相
  • 我看西藏要挂达赖的法相/赵静芝
  • 林大军:达赖喇嘛尊者是中国民运的同路人和道德师尊
  • 评林大军之达赖喇嘛能够而且应该成为中国民运的精神领袖
  • 谁在撒谎?中国政府,还是达赖喇嘛?
  • 林大军:达赖喇嘛能够而且应该成为中国民运的精神领袖(图)
  • 張英六四荷蘭歡迎达赖喇嘛座談會發言中英文稿 (图)
  • 唯色:从给尊者达赖喇嘛献哈达说起(图)
  • 徐文立:2009年5月5日拜会达赖喇嘛尊者时的即席感言
  • “400专家诉超星”召集人谈达赖喇嘛尊者与西藏神权
  • 请中共菩萨慈悲以国礼邀请达赖喇嘛佛回国/妙觉慈智
  • 高洪明:否定达赖喇嘛就是否定西藏长治久安
  • 达赖喇嘛的心願與北京的恐懼/李平
  • 达赖专访:我们也认为西藏问题是中国内政(图)
  • 西藏境内藏人学者谈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
  • 达赖瑞士日内瓦谈话:中国领导人立场分歧
  • 官媒高调批达赖喇嘛和海外民运,博讯文章被援引
  • 传中国容许为达赖喇嘛祝寿 藏人表疑虑
  • 西藏示威抗议多由官方批达赖喇嘛引发,应该调整政策(图)
  • 中共突然下令甘孜藏人供奉达赖喇嘛法相
  • 研究生晤达赖被拘禁虐待,被锁进铁笼车内过夜
  • 西藏人民离不开达赖喇嘛,藏传佛教更离不开达赖喇嘛
  • 王宁:惠灵顿庆达赖喇嘛74寿辰(图)
  • 喜玛拉雅山两边的西藏人以不同方式祝福达赖喇嘛诞辰
  • 西藏镇压加剧,强迫寺院辱骂达赖喇嘛
  • 达赖喇嘛的二哥:79年,邓小平先生派人找我,非要见我
  • 达赖与欧洲汉人民运精英座谈:至今手上还有毛泽东的「加持」
  • 达赖喇嘛六四二十周年公开的声明(图)
  • 朱瑞:倾听达赖喇嘛尊者
  • 拜会达赖喇即席感言:我和夫人,一路风雨
  • 达赖呼吁喜马拉雅民众挽救藏传佛教文化
  • 达赖会异议人士,强调汉藏互惠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