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民间顺口溜唾弃中共/陈行之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8月13日 转载)
    
    1
     (博讯 boxun.com)

      对于一个家庭来说,孩子不懂事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比如有一个家庭谨小慎微,从来不敢露富,害怕招惹事端,可是孩子在跟同伴玩耍的时候吹牛:“我们家有多少多少钱。”结果话就在邻居间传开了,说谁谁谁家有多少多少钱,随之就导致人们嘀咕:两口子都是公务员,一个月有数的工资,怎么就会有那么多钱呢?就有人说腐败,说这说那,弄得家长很被动,只好进一步装穷,消除小孩子的话的影响。为此露出腐败端倪,东山事发,倾家荡产者也不是没有。所以智慧的家长一般都不当着孩子谈论家庭的重大秘密,害怕孩子没轻没重说出去。
    
      但是孩子毕竟是孩子,不像大人那样有城府,总免不了要胡说一些什么,譬如那位把民众说成“刁民”的曾经负责加入世界贸易组织谈判的官员,比如那位怒斥人民为“屁民”的官员,比如那位反问“老百姓为什么不公布自己的财产”的官员,比如最近那位因为喝问记者“你是准备替党说话,还是准备替老百姓说话”而著名的郑州市城市规划局主管信访工作的官员……相对于国家来说,这些官员都是我前面描述过的不懂事的孩子,很惹大人恼火,于是有的人被打了屁股。
    
      为什么被打屁股?
    
      他无意间透露了这个家庭的秘密。
    
      所以,设身处地地想,当家长多不容易啊!你号召提高执政水平,可偏偏有那么一些拖着鼻涕的孩子在人民中间撒泼耍赖,做不正确的事,有的甚至去猥亵强奸人家的幼女,把人丢尽了……如果只是一些偶然事件,人们不会有多少想法,谁家的孩子不淘气?问题是,这户人家的孩子恶棍和混蛋的比例是不是太大了一点儿?!你整天听到的都是他们的消息:今天这个把邻居家的猪圈拢到一个角落给宰了,明天另一个把人家房上的瓦掀掉了,扬言“你这房子本来就是我们家的!”,后天干脆有人放火烧了人家的宅院,理由是:我高兴,你管得着嘛你?!
    
      我们能不能责怪大人对孩子缺少教养呢?我看不能——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像我们这样用如此浩繁的国家财力对官员进行教育或者把本不应当是官员的人改造成为官员——有人统计过中央和地方党校每年花费多少纳税人的钱财并向纳税人公布过吗?有人统计过党和国家各级部门和政府用公款订阅的谁也不看的报纸、刊物,每年花费多少纳税人的钱财并向纳税人公布过吗?有人统计过这个国家用于各种形式的意识形态宣传,每年花费多少纳税人的钱财并向纳税人公布过吗?有人统计过国家辛辛苦苦把大学、作协、文联、社会科学研究机构、几乎任何形式的媒体等本应当具有独立精神的机构变为“鸡窝”(每天都有家禽跳上墙头报晓),每年花费多少纳税人的钱财并向纳税人公布过吗?有人统计过为了拍摄所谓的“主旋律”电影、电视剧、戏剧、歌舞晚会,国家每年花费多少纳税人的钱财并向纳税人公布过吗?
    
      你看,大人少费心思了吗?少花钱了吗?没少费心思也没少花钱,可孩子就是不争气,你有什么办法?前面我们说的是淘气的那一种,其实很多孩子呈现的是更为严重的精神徵状:在事关人民利益问题上是非不辨,黑白不分,只肯为权力的来源负责,甘愿充当权力打手;日常工作中道貌岸然,显然伟大人物,满嘴仁义道德,一肚子男盗女娼;表面光鲜,号称把人民的一切都代表了,其实不过是行尸走肉、酒囊饭袋,是浑身恶臭、在女士面前打酒嗝的鄙琐之徒;行事不男不女,不阴不阳,像太监那样对主子阿谀奉承,逢迎拍马,背过主子则心狠手辣,乐呵呵地置人于死地,对弱者有一种病态的残忍;在更大的权力面前唯唯诺诺,俨然没有脊梁骨的“三孙子”,在无权者面前趾高气扬,开口就骂,抬手便打……也许有人认为不该把这些都归结为“精神徵状”,但是我们试想,一个精神正常、人格健全发展的人会是这么个样子吗?
    
      这么说来,孩子精神和肉体都出现了残疾?我觉得可以这么说。
    
      那么,孩子的这种残疾属于遗传还是后来不幸罹患的呢?
    
      这个问题很有意思。
    
    2
    
      社会是一个系统,任何社会集团和个人的精神徵状都与那个社会的总体面貌紧密相连,换一句话说,社会集团和个人是在与其他社会集团和个人相互作用中确立本质的,这里印证了马克思所谓“人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的观点,依据这个观点,我们对事情或许会有更深一层了解。
    
      譬如,我们就可以问:孩子的问题难道仅仅是孩子的问题吗?当一个孩子指着人说出“你们是个屁”的时候,父亲有没有责任?如果这位父亲对人始终忠心耿耿地敬畏着,甚至于成为这个家庭深厚长久的家风,那个混蛋儿子再混蛋也不至于会说出那句不成体统的话来吧?小兔崽子怎么就那么胆大呢?我想,一定这家人是在背后没有把人当人看,无形中影响了孩子,孩子在不经意场合就开始胡说八道了。
    
      这时候大人打不争气的孩子的屁股好不好?当然好,六十年以来,我们不断为父亲打孩子的屁股而欢呼,我们总是相信大人的解释:其实我这些孩子中真正犯浑的是极少数,你看,大多数不都老实巴交的么?即使这犯浑的极少数也会很快好起来,会变的非常讨人喜欢……然而无情的现实是,孩子并未真的好起来,反而越来越顽劣了,有的简直成了牛二那样的街痞和高衙内那样的恶少,这可又怎么说呢?
    
      这里有一种不能不注意的情况:我们发现这位父亲有意无意总是“护犊子”,就是说,老人家打孩子的屁股只是为了给人看,不是为了教育孩子,更没想过要检讨自己,从根本上改变家风——比如也给人民一点儿切实的权利,使他们有资格有能力管束一下孩子,使不懂事的孩子不至于如入无人之境,说话行事至少有所忌惮……但是现在不是这样,人民既不能说什么也不能做什么,只能像鸭一样伸长了脖子看父亲管教人家自己的孩子,盼望打屁股能够打出好的结果,街坊四邻能够过上踏实清心的日子……讽刺的是,盼望往往落空,孩子即使挨打心里也依旧认为所有别的人都是“屁民”,真的被打疼了,还会跳起身子对“屁民”大骂:“你们他妈给老子告黑状!”施加更为严厉的报复……看样子事情不像我们期望的那样简单。
    
      我的见解是,官员走嘴完全不是对干部教育失当的结果,这里边蕴含着极为丰富的社会密码,非常值得研究和讨论。
    
      为了进一步说明这个问题,我再来说一件与此有关的事情——民间顺口溜。
    
      中华民族是一个非常智慧的民族,如果把这句话作为一种陈述判断,我可以宣称我是一个绝对的民族主义者。这种见解不仅仅来自对历史的了解,也不仅仅来自古书上那些文字,更来自对民间社会的深切了解——自从18岁到陕北插队开始接触被我们称之为“人民” 的人,我每一天都在惊讶人们何以这样聪慧。
    
      那时候聪慧的表现方式是愚蠢。譬如公社干部来了,在社员大会上宣读文件说世界上还有三分之二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等待着我们去解放,所以我们必须学大寨,把粮食生产搞上去。社员们很傻地蜷缩在角落里,尽可能什么都不说,实在躲不过去了,就表态说:“你说得可好哩!干部就是有水平,真的,可好哩!”散会以后,黑黢黢的乡村街道上响着纷乱的脚步声,没有人交谈,没有人议论,只偶尔从远处传来狺狺的狗叫,但是有时你会听到一个人突然不再抑郁,高喝一声:“我日你妈妈哟!”人们发出会心的笑声,这意味着整个晚上遭受的精神蹂躏得到了释解,回去可以睡一个踏实觉了。
    
      民间顺口溜从实质上说来就是那句“我日你妈妈哟!”
    
      顺口溜各朝各代都有,我作为一个作家,很久以来就有搜集记录民间顺口溜的习惯,所以手头资料还是很丰富的。但是为了避免文章太长,我不引述以往在历史关节点上出现在民间并进入历史记载的精彩语句,只引述我最近看到和听到的民间顺口溜。必须事先说明,虽然某些顺口溜不便引述,但是出于文章内在逻辑的需要,引述又不可避免,就像我上面说到官员话题必须引述官员话语一样,并不表示我有进一步放大这些顺口溜社会影响的意图。
    
      还有,尽管我们可以认为民间顺口溜来自民众的集体创造,就像民间故事那样,但是,一则顺口溜一定有一个初始的创作者,更大范围的民众参与发生在这最初的版本之后,甚至不排除这种情况:很多段落就是某个人的创作,只是因为脍炙人口才被作为民间顺口溜流传了开来,假若是这种情况,在这里我更应当向创作者表达敬意。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