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今夜幸好我不是杭州人,今夜幸好我不是鸡西人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8月12日 转载)
    
    
     多年前有个句式是这么说的:今夜,我是某某地方的人,大概出自“9・11”之后的什么时段,以表达对于某地人民遭受苦难的同情。但自从杭州飙车案,以及这两天一辆保时捷卡宴在杭州莫干山路的爱心斑马线南侧10米左右处把一个16岁的女工撞死之后,这个句式应该改改了,可以改成“今夜,幸好不是某某地方的人”,这次的主语当然是杭州。 (博讯 boxun.com)

    
    杭州这件事最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发生在“爱心斑马线”南侧10米左右。您看,“今夜我们是某某地方的人”所表述的是人类具有的整体同情,而一个城市里标明的“爱心斑马线”旁边竟然是事故的发生地,看来此城市不是爱心的天堂。对于这样的城市,如果不是生活在其中的话,今夜我们就该庆幸自己虽然在投胎的大方向上未必很正确,但在投胎地点的微调上似乎还算下了一番功夫。
    
    但生活在别处也不要觉得太幸运。比如你生活在鸡西的话,最好没有碰到某位开着路虎的人物。他在8月5日晚6时的时候,驾车冲入了人群,造成2死24伤的后果。与杭州“爱心斑马线”事件相似的是,他也是酒后驾驶。如果我们顺着新闻查找下去的话,不知道有多少中国城市被列入到这个“幸好”的名单了,也不知道有多少种名车出现在撞人排行榜的备注中。
    
    说起名车,倒是提供了我们如何看待这种事件的一个思路。前段时间,四川一个小伙子无证醉酒驾驶造成4人死亡,结果被判处死刑,他驾驶的是一辆别克----别克说不上是豪车,而他的罪名是“危害公共安全罪”。在闹市区飙车是不是危害公共安全,相信思维正常的人都有自己的判断,但胡斌是“交通肇事”。如果我们从事件的属性上不能找出两者的差异,恐怕只能从车辆的属性上去找了,而两辆车的差距基本就是金钱的差距。我们不能说金钱的差距造成了法律适用上的差距,但至少我们指出这里有差距。
    
    这种差距如果放大来看,杭州这个所谓的“爱心斑马线”据说是因为胡斌案之后,杭州有关部门人性化提醒广大司机而设置的。车辆对比行人来说也是有差距的,这个差距大概也是可以从强弱势上找到原因。对于强势一方如此“人性化”而不是“司法化”,这个“人性”不知道是谁家的人性。
    
    让我们接着把这个差距放大来看,是不是可以看到,我们整个社会的氛围是一个呵护强势者的氛围?无论这个强弱势是名车还是一般的车、有车人与步行者、官员与民众,这种呵护与“人性”都能找到各种例证。
    
    可能有人会说,你这是在煽动“仇富仇官”,但这不是我的本意。记得在胡斌案刚刚发生过的时候,我写了一篇评论叫做《我们不仇富,我们与不公平有仇》,谁站在不公平的那一边,谁就是社会的仇人。在这些“今夜,幸好我不是杭州人”、“今夜,幸好我不是鸡西人”,以及幸好不是生活在其他地方的事件当中,我们看到的就是这种不公平。
    
    而重要的是,公平对待的工具我们不是没有,只是这些工具很少能够得到应用。比“无法可依”更可怕的就是这种“有法不依”的状态,无法可依或许可以通过事件促成立法,而有法不依则消耗掉本来就很少的一点社会信任,法律就成了一张废纸。那将是最没有规则可言的一种状态,也是最让人绝望的状态之一。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