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请不要为的实现设置“条件”/武振荣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8月11日 转载)
    
    《民运政治论纲》(之18)
     (博讯 boxun.com)

    
    (1)在21世纪的今天,民主是一个无条件当实行之的制度:
    
    民主——这个人类将要实现的普世制度——在它出现的初期和发展的中期,有没有一个类似于条件的东西——我没有专门研究之,我的意思是,即使我本人假设它在以往是一个有条件才可以实现的制度,也不影响我今天要阐述的观点,即在21世纪的人类社会里,民主是每一个国家都应该无条件立即实行的制度。如果这个观点需要展开论述的话,那么我说,在今天的世界各国里,没有一个国家缺乏实现民族的“条件”,也就是说每一个国家都已经具备了实现民族所需要的“条件”。
    
    值得声明的是,上述一番话,如是早说50年,那一定是会遭到绝大多数人反对的,因为那时世界上的民主国家是有限的,稀少的,依据物以稀为贵的原则,得出结论说“民主不是任何一个国家都可以随便实行之的制度”是很容易的,于是,就产生了实行民主所需要的各式各样的条件:公民识字率,国民收入平均水平,人均占有的铁路、公路的长度,文化、宗教方面的因素,民俗方面的问题,法律、道德,甚至包括文学等都可以构成“条件”。因此,对于一个不是民主的国家来说,人们就可以说它“条件不够”。依据这个逻辑,“条件”不成熟的国家勉强要实现民主,就等于违反了事物发展进化的规律,好像苹果还是青色时,人们就想摘它,于是,“等苹果熟了再摘”的常识就同时隐藏下了“等待民主”的问题。
    
    上一个世纪90年代发生的人类民主化高潮的那一场伟大运动,彻底地颠覆了“条件论”和“等待论”,越来越多的人发现了人类文明进程的趋同过程,只要一个国家的公民中间有着强烈要求民主的动机,只要这种要求被国家的统治者们认可,经济、文化、宗教、民俗等等方面的问题都可以在民主的建设的过程中发挥积极作用,非但构不成民主的障碍,反而都可以和民主的制度协调发展。情况尽管是这样,但是,人们的思想跟不上变化了的形势,往往同过去时代的思想有着千思万虑的联系却是事实。在我们中国,尤其如此。
    
    (2)变相的条件论:
    
    今天,上述民主条件论虽然不是直接地存在于中国,但它却以“变相”的方式存在着。举例来说,今天虽然没有人把某些经济的或者社会的“硬性”指标作为中国实现民族的“前提”或“条件”,可有不少的人把“宗教”、“道德”这样的东西作为条件,许多人认为中国人如果在道德上不进步,就实现不了民主;还有的人把中国人信不信基督、信不信真主,信不信佛——当成为了“条件”,并且说起来头头是道,言之有理。
    
    前些日子,我写作了《目前中国欠缺什么?》(《民主论坛》上载)的文章,指出中国目前欠缺一种自下而上的全民参与的政治运动,文章帖在《独立评论》上后,一位网友的跟帖是:
    
    “于桑 目前中国最欠缺的是道德! 2009”
    
    我所说的“缺乏”是指“政治运动”,而这样的运动在20年前的中国却并不缺乏,因此,我的文章目的是要唤醒我们中国普通人对于自己亲自经历了的政治运动的一种反思,并且在反思中发现民主是如何的被我们“抓住”,又如何地被我们“放弃”的历史,所以,它是一个可以回忆,可操作的东西,于桑跟帖中所说的“道德”,就是一个没有边际的问题了,所以,他(她)的跟帖引出了另两位网友的批评,就不不足奇怪;
    
    萧峰 连良心都没有了,哪里还有道德
    
    孙丰是也 道德不是能独立存在的,需要先决条件,所以
    
    我承认,中国目前的确缺乏道德,我也同时承认,道德学家提倡改进道德,以提升我们民族的道德水平都是很好、很重要的事情,但是,我的论题不是道德,而是政治,我主张的中国民主化进程是政治的,而非道德的。因为政治在今天的中国或者世界各国都已经是一门科学了——这是不容置疑的事实;正因为这样,所以衡量一个国家是不是民主的,可以通过此国公民享有不享有“一人一票”的投票权来体现,具体地讲,投票权不是一个空洞的字眼,它是一个用数学方式可以精确表示出的,并且人人都可以读懂的简单数字。
    
    可见当某一场成功的民主运动最终成果可以表现为一个用数字计算的政治过程中量的时候,它就自然地排斥了那些不可计算的、非稳定的“道德因素”,而在传统政治中,道德却在理论上是第一等重要的东西啊!
    
    在民主运动中(特别是在那些争取民主的专制国家里),政治运动所出现的普通人的积极参与之现象,恰恰是为而后他们要进行的投票行为铺路。所以,民主运动在这里的定义只可能是公民意见真实表达这一点,而不应该牵扯其它的问题,也就是说,政治运动之于每一个参与者的真实意义只是“表达”,而不牵扯他们“表达”的是什么?
    
    论述到这里,我已经涉及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在今年纪念“89”运动20周年时,一部分人认为“89”运动因为出现了毛泽东“凡镇压学生运动都没有好下场”的横幅,出现了毛泽东、周恩来画像就认为它不是民主运动,于此相应的是,有的人因为“89”运动没有公开打出“反对共产党”的旗号就否认它的民主性,对于这种非常错误、非常糊涂的观念,竟然没有人去据理以争,反而出现了为之“打圆场”的人。
    
    民主运动——在任何一个国家里都是一样,于一个特定时间,它只能有一个意义,不能同时享有两个意义。1976年的“4•5”清明节运动,它的意义是排斥毛泽东,此一意义立了起来,就成全了运动的民主性质,而于此一意义相关的另一个意义,即运动者对于以虚伪和圆滑著称于世已经死亡的周恩来之“崇拜”,并不影响运动的民主性质;和此道理一样,“89”运动中的学生们只要坚持了自己的信念:学生运动是爱国的、民主的,学生们过问国家政治大事是合法的,那么,除此之外的其它因素(学生们抬出毛泽东画像,捧出赵紫阳,说什么“党无紫阳,国无指望”)等不但没有影响运动的民主性质,而且为运动的合法性提供了最可靠的保障;依着这种保障,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运动才可以成功地把全国的学生运动组织起来。因此,事后分析表明,在全国范围内,“89”运动其虽然算不上是“全民运动”,但它是一场全国性的学生运动却是铁板钉钉的事实啊!
    
    说道这里,如果有人认为只有“公开反对共产党”的运动才是真正的民主运动,也就是说,他们把此作为衡量民主运动的“标准”,那么,“89”运动当然算不得是民主运动,如果这样的看法变成民主的主流看法,那么,明天中国的民主运动就必须从“零”开始,情况当真如此的话,这些人不是自己已经钻进了自己画的“零”的圈圈里去了,还搞什么民主运动?
    
    我要强调的是,人一旦进入了民主的“零”之圈圈里,是永远找不到民主的门的。
    
    (3)批倒毛泽东——可以作为中国民主成功的前提吗?
    
    上面我说到了一个问题,一旦民主的条件成立了,那么,有一个条件时就有可能有第二个、第三个,果然如此,在目前个别人又把中国能不能民主的前提设置为能不能批倒毛泽东,他们断然作出结论,批不倒毛泽东,中国就别想着有民主。
    
    持上述观点的人倒是不少,著名作家铁流就这样主张过,《不批毛泽东中国无民主社会可言》的文章, 就是很典型的例子。在文章中,他义愤填膺地说道:毛泽东“在“反右运动”中,他视中知识分子如寇仇;在大跃进运动中,他视中国人民如猪狗;在文化大革命中,他视全党干部为敌人,犯下了罄竹难书的滔天罪行!谁能容,谁又能容?”
    因此,他把批臭毛作为实现“民主转型”的条件,就顺理成章。其实,在今天,特别是在海外民运人士中间持类似观点的人倒不少,许多人都在下意识中承认,要挖掉共产党统治的“根子”,就得批倒毛……其实,如果话说到这里就停止了,我不认为有什么错误,但如果把此问题再推进一步,问一下如何才算是批倒毛?麻烦就出来了。
    
    中国目前有13亿人,多少人认为毛批倒了毛才算是达标呢?3亿、6亿、9亿还是10亿?谁可以说得上来呢?如果把9亿人坚决反对毛做一个标准,那么要达到这个标准需要多少年?再,人对于一个人的厌恶能够长时间不变吗?随着时间的变化,人们的好恶也随着变化不就是事实吗?
    
    因此,我的观点是那些把批倒毛作为中国实现民族的条件,犯了毛生前的那种错误。众所周知,毛就是中国社会里最大的一个竭力在政治上把自己的政敌主张批倒的人,彭德怀、彭真、刘少奇、邓小平、林彪等都是毛曾经“批倒”了的人,可是,在毛死后,这些被“批倒”了的人不都是咸鱼翻身吗?
    
    我的意思应该清楚了吧?在推进中国民主运动方面,我们要甩掉毛的条件和毛的方法,绝对不可以步毛的后尘,把某几个最高当权派的臭与不臭作为标准。民主是我们中国人的一个崇高的事业,它不可能接受把某些满身缺点的专制主义大人物是否批倒、批臭这类的标准。
    
    持此标准的人看起来很“激进”,很民主,其实这里边包含着很不健康的内容,甚至还包含着非常糊涂的观念。譬如在过去中国的宗法官僚制时代,你以为批倒了一个朝代的创始人,就可以推翻此朝代吗?就如同在清代,你以为批倒了康熙、乾隆就可以搬到慈禧太后了吗?在历史上,有的统治者倒是容忍甚至纵容他的官员和臣民们反对他的先人;在反对的行为中,不是可以同时证明他的统治优于其先人吗?此前,我写作的《胡锦涛为什么排毛?》一文就交代了这个问题,文章发表后约过了半年,就发生了郑州退休工人葛丽英因为今年清明节在紫金山广场公开纪念毛泽东被判处徒刑的事件。到目前为止,胡锦涛排毛的问题通过葛丽英事件已经是很清楚了。如果我们是善于总结经验的人,把葛丽英事件作为一面镜子,我们的错误不就是可以看见吗?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在民主运动开展过程中纠正我们自己的一个错误,甚至要比喊100次“打到共产党”的口号重要得多。研究葛丽英事件,在未来的民主运动中,视情况而言,我们也可以出“毛泽东”这一张“牌”,用它打“胡”、打“共”,有何不可?
    
    我的观点是:把批毛作为中国民主运动的一项任务是恰当的,把批毛的活动不断的引向深入也是正确的,但是它作为一项“任务”同民主运动的诸项任务是协调在一起的,服务于中国民主的大目标。所以,即使目前中国社会的现状决定了民运人士和中国人民没有能力和办法可以把毛批倒、批臭,但这并不影响在某一个时期民主制度在我们中国的成功建立!
    
    1989年的伟大运动,整体上并没有形成批毛、批共的特征(在北京,湖南三勇士甚至被天安门广场的大学生纠察队送到了派出所),民主运动的果实不是已经很丰满的了吗?如果不是“6•4”镇压,中国社会也许会以最小的代价步入民主国家的行列!
    
    最后,我预言,中国民主化后,毛泽东作为一个国家的形象肯定垮了,但是他作为一个历史人物,作为一个曾经有过思想的人也还是存在于中国的,别人想取掉他,是不可能的。我假设在10亿人里边,他有可能臭了,但在另外3亿人中,他也许香着哩!
    
    为什么我这样说呢?理由是:在专制主义的园子里,不容许“香花”与“毒草”并存(中国人当年就发誓要挖掉“毒草”,保护“香花”);可是,在民主的“百花园”中,“香花”于“毒草”并存——却是一种秩序。因此,在向民主进军的今天,我们先于到位的中国民主制度而理解民主的秩序的内在因素,就是我在此文中论证的东西,但愿此意不被读者们误解。
    
    2009-8-5《民主论坛》上载 _(博讯记者:武振荣)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谁阻挡了中国民主之路?/信力建
  • 中国民主制在快速降临/郭永丰
  • 社会学家吉登斯谈“对话民主”/林永青
  • 现代民主政治浅说/陈敏昭
  • 村霸在横行 乡村民主在哭泣/何先武
  • 台湾民主化的道路
  • 主流民主派,你敢麼?
  • 陈家刚:协商民主中的协商、共识与合法性
  • 多数民主国家是由革命建立的/张三一
  • 从洪都拉斯的“民主”乱局,看民主的实质。
  • 民主本身容不容得暴力?/张三一
  • 不怕死的温和派民主人士郭永丰(图)
  • 胡总,这里才是高度的、真正的民主国家
  • 朴石:关于建立“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及网站的设想
  • 中国民主统一党:当前民主进程的主要障碍
  • 香港暗杀案预示民主空间正遭遇更大危机
  • VOA:民主中国不会像苏联一样解体
  • 启靖:永远拥护中国民主党的严正声明!
  • 学术民主与学者的厚脸皮
  • 百姓遭殃立法空白,官员素质低,急需民主监督
  • 王有才:1998中国民主党和一位神秘人物——老同志?
  • 深圳民主人士召开“反暴力”座谈会(图)
  • 再次力挺深圳民主人士郭永丰反暴力!(图)
  • 广州九名民主人士 登山游玩 被警察带走 下落不明
  • 广东韶关民主活动人士罗勇泉被捕
  • 中国民主党成立海外后援会
  • 政治局集体学习发展党内民主 胡锦涛放P/高新民
  • 重庆民主党人启靖再次失去联络 请关注!
  • 民主人士陈云飞已获释
  • 网络民主让中共抓狂:站起来是楼房,倒下去是绿坝
  • 中共党内要求民主的呼声越来越强烈
  • 川渝黔部分民主人士对当局逮捕刘晓波的公开声明
  • 更多浙江民主人士声援刘晓波
  • 王有才:纪念公开登记注册中国民主党十一周年
  • 重庆民主党人启靖生活陷入困境图片(补)(图)
  • 四川民主人士枉成明不断遭受政治迫害
  • 河南“全国民主示范村”村官一手遮天
  • 杭州民主党人士戚惠民病危急需医疗费救助(图)
  • 反腐败要行胜于言!民主是基础!法制是保证
  • 《徐州风华园民主三宗罪》、《强奸民意,践踏法制----徐州市风华园居委会选举黑幕揭秘》
  • 天津民主党人士吕洪来已经失踪24小时
  • 姜力钧:要求严惩牢头狱霸、改善监管环境、停止迫害何德普等民主人士的严正声明
  • 高华:面对兽行,民主国家不能沉默
  • 是谁逼使一位民主党派人士、耳鼻喉专家走上自杀之路
  • 政文:民主文明自由的国家基本原则是尊重公民的人权、居住权和财产权
  • 政文:重温毛泽东论“拆迁、人民上访与国家政治民主 ”
  • 清水君精神是中国走向民主的一个动力!兰剑
  • 民主诉诸群众运动时最须防备的便是“民主”两字
  • 中国007:中国的民主革命与民运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兰剑:二十一世纪保皇党人是中国民主革命进程最危险的敌人
  • 美国是民主、自由的保护人
  • 《自由人民中国 》中共有民主吗?所谓农村“选举”真相
  • [自由来稿]] 中华爱国民主党:近期工作要点
  • 中华爱国民主党:我们的爱国民主行动纲领
  • 清水君:中华爱国民主党党章(征集意见稿)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