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国不怕浪费,世界何以应对?/梁京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8月11日 转载)
    
    梁京评论:中国不怕浪费,世界何以应对?
     2009-08-10 (博讯 boxun.com)

    上周,中国网络媒体广泛转载斯蒂芬•罗奇7月30日在英国《金融时报》网站发表的文章,“我开始担忧中国经济了”。这篇文章所以不同寻常,正如罗奇自己所言,“与大多数人不一样,我一直坚定地看好中国经济。然而现在我开始担忧了”。
    
    
    罗奇代表了许多人的忧虑。上周三,当央行给出“信贷动态微调”的模糊信号之后,股市如惊弓之鸟,连跌三天。于是,决策当局坐不住了,8月7日,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和央行联合举办新闻发布会,发出了非常明确的信号,那就是中国宏观政策取向近期不能改变,信贷环境将继续宽松。
    
    这一反应早在一些专家的预料之中。钟伟在8月6日《南方周末》的经济评论中指出,中国决策当局早已错失了调整信贷的良机,信贷高速投放的惯性决定了其压缩难度。今年“信贷能控制在9万亿-10万亿的难度已较大,但更棘手的挑战在于,如何控制接下来两年的信贷增长?新建在建项目总体投资规模如此之大,越来越多的贷款只能用借新还旧来维持”。
    
    那么,中国经济会不会像罗奇刚加入的悲观派们所担忧的那样,发生大灾难乃至崩溃呢?钟伟并不这样看,而他代表了多数中国经济学者的判断。钟伟预计,“2010年(中国)GDP增速可能超过9%”,而物价上涨将“相当温和”。不过,钟伟并不认为这种高增长低通胀的局面是好事,因为这意味著中国经济将继续其粗放和浪费的增长模式。
    
    于是,一个多年的困惑再次摆在了所有人的面前。悲观派曾多次预言,低效率和不公平的中国经济很快就要崩溃,但事实不仅一再证明他们错了,更具讽刺意味的是,未等危机四伏的中国经济垮台,看似固若金汤的西方金融体系反而先崩溃了。中国经济的崛起,似乎不仅颠覆了主流的经济理论,甚至颠覆了主流的常识。
    
    应该如何理解中国崛起给世界带来的新局面呢?我认为,许多人忽视了一个重要因素,那就是中国经济具有不怕浪费的特殊性质,这个特性加上中国经济在扩大贸易中快速扩张,给世界经济带来了全新的挑战。
    
    中国经济是专制官僚主导的经济,专制官僚资本主义和民主资本主义最大的不同,就在于专制官僚的利益并不在利润最大化,而在成本最大化。官僚经手消耗的资源越多,权力就越大,获利的机会也越多。中国官僚钟情于GDP是有道理的,因为GDP从来都把浪费计算在内的。
    
    官僚经济不计成本并不新鲜,新鲜的是一个如此庞大的官僚经济全面加入全球贸易体系。这样一来,不怕浪费的中国官僚经济就不再受本国资源和市场的约束,而是反过来把自己的浪费偏好和经济震荡强加给整个世界经济。
    
    事实上,佛格森的Chimerica模型揭示了中国官僚资本主义经济如何把自己浪费资源的偏好传递给世界的机制。这个机制有两大部分,一是压低汇率和国内资源价格,鼓励出口扩张,另外一个就是以低利率输出国内储蓄,典型的形态就是大量购买美国国债。
    
    由于中国经济规模巨大,上述机制的一个结果是全面提高全球资源需求,从而提高全球资源价格。全球资源价格提高对中国的官僚阶级有什么好处呢?国际资源价格的提高,意味著国内资源地租的大幅提高,而在中国,资源是被国家全面垄断的,因此,国际资源价格提高的直接受益者就是中国的官僚阶层。
    
    最让世界感到困惑的是,中国的官僚为什么要通过这样一种扭曲经济平衡的方式来牟利,为什么宁可补贴外国消费者,也不愿让本国老百姓分享各种地租,提高工资和社会保障?
    
    答案是,目前的方式对专制官僚最省力。既不需界定产权,建立法治,也不需复杂的收入分配和公共服务体系,而只需像奴隶庄园主一样,有效管制奴隶,保住垄断的地租收益。
    
    中国的现代奴隶经济能持续多久?谁也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就如同谁也无法回答,若无当年的南北战争,美国南方的奴隶经济能持续多久一样。因此,罗奇真正需要担心的,恐怕不该是中国经济,而是世界何以应对这个不怕糟蹋人力物力的中国经济。
    
    
    
    Copyright © 1998-2009 Radio Free Asia. All rights reserved.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梁京:奥巴马的外交胜利与胡锦涛的末世帝王心态
  • 梁京:六四悲剧与难以成熟的中国社会
  • 梁京:习近平失言传递的信息
  • 朱学渊评梁京:奥巴马面临的中国挑战
  • 梁京:北京奥运的政治代价
  • 同一個世界,不同的夢想/梁京
  • 梁京:从太石村到东洲坑——更危险的一步
  • 梁京:农民的合法权益?--评大陆当局关于维护农民土地权益的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