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通钢大起义力量大 王珉韩长赋躲猫猫/萧武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8月10日 转载)
    
    通钢事件从发生到现在才过了短短的半个月,但是在媒体上已经经历了一个戏剧性的变化过程。
     (博讯 boxun.com)

    事件在刚一发生的时候,几乎所有的媒体报道都传达了一个消息,说是事情之所以会演变到这个地步,最重要的原因是被打死的陈国军在事前说过很过分的话。他说,他要通钢的三万工人全部下岗,所以才激起众怒,终至拿自己的生命为自己这句过头话付出了代价。有趣的是,这个网上的流言在新华社的报道中并没有出现,而是在别的媒体报道中出现的。
    
    但是,没过几天,媒体上的口径就出现了变化。新华社的报道依然四平八稳,而且发出来的几篇评论都批评了当地国资管理机构在企业重组过程中与工人沟通不够,工作没有做好,所以才会出现这种结果。而在先锋媒体《财经》网上却出现了完全不同的倾向。《财经》网的报道暗示说,陈国军并不是被工人打死的,“不明真相”的工人群众是被人利用了,而这个利用工人情绪的主体按照他们的报道,就是通钢在重组之前的管理层。接下来就出现了安凤成已被当地警方控制的消息,但通钢随后就否认了这个说法。
    
    最有趣的是,关于陈国军在通钢工人中的形象出现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原来咎由自取的陈国军的形象马上被涂改了。按照所谓的“真相”的说法,在建龙第一次进驻后,陈国军虽然作为建龙的代表参与通钢的管理,但与通钢的工人群众并不熟悉,在工人中间的口碑也不算很坏。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转变?
    
    几乎在陈国军的形象出现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的同时,另一家先锋财经媒体《经济观察网》发表了一篇评论,直斥吉林的投资环境,质问说,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时对民营企业做出的承诺言犹在耳,怎么就出现了这种暴力反抗重组的事件?这个评论的意思当然很清晰,当地政府既然连工人都搞不定,怎么能请民营企业去呢?这当然也是一种要挟,如果当地政府对这种事情处理不好,以后民营企业就不去参与国企重组、不给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做贡献了。
    
    出了如此严重的事件,当地政府当然应该负有重大责任。但是,当地政府的责任是什么?按照《经济观察网》的评论的口径,政府当然应该为民营企业保驾护航,在这起事件中,当然也就是要弹压当地工人群众的反抗,为民营企业的重组做好打扫房间的工作,然后民营企业再去入住。
    
    但是,我还是想请当地官府和全国的官府都注意一个宪法上至今没有改变的事实,那就是所有的政府,无论那一级,到目前为止都还是人民政府,执政党虽然已经戴了三块表了,但是工人阶级先锋队的性质至今仍没有修改,无产阶级仍然是全国的领导阶级。即使是从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想法出发,政府在这种事情中都应当而且必须站在“人民”的一边而不是民营企业那边。至于什么时候政府才能成为民营企业家的看门狗,这要等修改了宪法再说。
    
    不过,在我们这个号称无产阶级领导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国家里,民营企业有《财经》和《经济观察网》这样的喉舌,工人阶级却没有发出自己声音的渠道。所以,像陈国军在通钢工人中的影响如何的问题,我们听到看到的都只有《财经》和《经济观察网》的转述,而他们的可信度到底有多高,那就只有鬼知道了。
    
    此次事件中的另一个关键人是通钢原来的董事长安凤成。除了财经网上关于安凤成可能参与煽动工人打死陈国军的事情之外,关于安凤成的的信息并不多。到目前为止,我们能从公开资料中看到的仅仅有他曾经是个老劳模,在吉林省国资委已经与建龙钢铁达成重组意向的7月22日,曾向安凤成表达过希望他在重组后仍然担任董事长,但被拒绝了。至于安凤成是个什么样的人,在通钢的威信如何,与通钢工人的关系如何,为什么拒绝出任重组后的通钢的董事长,则没有任何消息。
    
    不过,看过几年前的小说《那儿》的人大概都会想到那里面的主人公“小舅”。“小舅”也是大型国企职工,曾经是劳模,在工人中的威信较高,在企业原来的领导人挖空企业逃离企业之后,他和工人一样下岗了,并带领工人反对重组。新的资方和当地官府曾用高官厚禄收买他,希望他能带头支持企业重组,但被他严词拒绝。最后,当他发现自己在无意间已经被资方和官府利用的时候,他因为感到自己背叛了工人而自杀了。
    
    我的意思当然不是说安凤成就是“小舅”这样的人。对于现在的国企领导人,我基本上没有信心,当然不会相信安凤成就是例外。但是,到目前为止,即使关于他的别的信息都未公开,但是起码可以确定的一点是,他和通钢工人在反对被建龙重组这一点上,是高度一致的。重组后工人要下岗,安凤成在通钢的地位也会变化。所以我倾向于同意《财经网》的报道所暗示的,安凤成确实参与了工人的反抗。新华社今天发布的消息说,通钢原来的董事长安凤成已经被免职了,另外任命了一位原来的通化市副市长去担任通钢董事长了。原因没有公布,但大家当然都知道这是为什么。
    
    安凤成是以一种什么样的方式参与的?迄今为止的报道还没有给出答案。这不外乎两种可能,一种是与工人一起参与反抗,起了一定的作用,但未必是决定性的,未必他应该对此事负主要责任;另一种可能就是现在的报道所暗示的,安凤成为首的通钢高管群体对此事负有全责,也就是说,他们在事前散布了虚假消息煽动工人情绪,恶意阻挠企业改制。
    
    现在看来,当地官府的判断基本上是倾向于后一种的,也就是说,工人们并不反对改制,他们不明真相,而是被安凤成这些人煽动起来的,是被动参与的,也是无辜的。出事之后,官府找一个人出来当替罪羊,平息事态,这是我们都已经熟悉的手法,并不奇怪。
    
    但是,无论安凤成在这个过程中是否起了主要作用要负全部责任,都可以肯定一点,参与此次反抗行动的工人们并不是“不明真相”的无辜群众,他们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建龙进入通钢已经不是一年了,工人们的反抗也不是一天了。媒体报道都反应出来一个基本事实,那就是自建龙进入以来,通钢的情况并未好转,而且广大职工的工资是在不断下降的,而且有些工人已经失去了工作。为什么在遭遇工人强烈反抗的情况下,当地官府仍然一意孤行,要强行推动一个国有大型钢铁企业的私有化?
    
    要知道,钢铁业作为关系到国家安全的战略性行业,国家早已有明文规定,国资必须具有相当的行业控制力。而且,从去年以来,钢铁业已经出现了全国性的国进民退的趋势。尤其要考虑到的是,通钢去年确实亏损了,但今年以来在钢铁业形势好转的大背景下,通钢也已经在盈利了。在这样的情况下,当地官府仍然极力推进,这是为什么?
    
    这有几种可能。第一,当地官府跑得快,已经发现中央的政策是错误的了,几万工人的反对也没关系,人间正道私有化嘛,企业就该私有化。如果是这样,请当地官府不要再叫人民政府了,干脆把人民这俩字去掉算了。不过,这也还是要涉及到一个问题,就是宪法还不允许他这么干。第二,当地官府是二百五,觉得钢铁现在不赚钱,将来也不赚钱,还得养活几万口人,不划算,干脆卖了算了,一了百了。但是从行政纪律来说,中央政策还没改变,当地官府即使有意见,也得先向中央反映,等得到中央同意了再按照自己的想法干。第三,当地官府也不愿意,但是架不住建龙钢铁的背景厉害。可是建龙钢铁有什么背景呢?第四,当地官府也不傻,但是和建龙钢铁有交易。如果是这样,那就等于工人被当地官府给卖了。
    
    这些可能里,哪种可能性比较大一点?现在还不好说,因为除了建龙钢铁和当地官府,没人知道“真相”。而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个真相也许永远也不知道了。这是坏事,也是好事。因为通钢几万工人可能暂时不会像陈国军说的那样全部下岗了,所以是好事;因为一场严重的阶级斗争就这样被平息下去了,通钢不重组了,也许还会有别的国有钢铁企业被重组,所以是坏事。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萧武:三十年来最大的失败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