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律师不能退回为“国家法律工作者”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8月09日 转载)
    作者:黄波
    
     中国现代意义上的律师制度是从清末民初开始建立的。时间不算短,可因为律师本来是西方法律文化的派生物,我们对律师这一角色的认识,便总难免徘徊不定。律师角色定位的艰难,突出表现在立法上。1980年通过的《律师暂行条例》将“律师”规定为“国家的法律工作者”;而在1997年的《律师法》中,律师是“依法取得律师执业证书,为社会提供法律服务的执业人员”;到了2008年,新《律师法》第二条则称,律师“是指依法取得律师执业证书,接受委托或者指定,为当事人提供法律服务的执业人员。” (博讯 boxun.com)

    
    从“国家法律工作者”,到“为社会提供法律服务的执业人员”,再到“为当事人提供法律服务的执业人员”,三种表述,语词差异中透露的是理念的进步,即我们终于承认了律师的职业本位和民间本位。立足于职业和民间本位的律师,就是以国家法律为“最高命令”,正大光明地为他的当事人服务,以获得报酬。
    
    但正如哲人所言,社会呈螺旋式上升,往往退中有进,进中也有退。法律之外,现实中又总存在着一股要将律师拉回到“国家法律工作者”的力量。如内蒙古某区政府,为防堵“民告官”,连续多年聘下辖区内所有律师,要求其不得为“民告官”提供法律援助。有的地方,还将政府和律师之间签下协约,从而约束其服务领域作为先进经验。明乎此,司法部部长吴爱英8月6日的一席话似在意外,又在意中。吴部长在全国司法厅(局)长座谈会上表示,要进一步加强律师队伍教育管理,切实做好律师代理敏感案件和群体性事件的指导工作,教育引导广大律师讲政治、顾大局、守纪律,忠诚履行律师职责使命。新闻语焉不详,我不知吴部长的“教育管理”、 “讲政治”具体何所指,此处仅谈点私见。
    
    对律师的教育管理自不可少。法律在这方面其实一点儿没含糊,新《律师法》明载:“律师执业应当接受国家、社会和当事人的监督。”只是我们该监督律师什么呢?毫无疑问,是看他是否违背了法律这个“最高命令”。但这种说法未必能得到全部认同,至少内蒙那个区的官员就不会,在他们眼里,律师只要代理“民告官”,就是不服从“监督”了。而按这个思路走下去,律师这一职业还有存在之必要吗?
    
    政治当然必须讲。但不同群体有不同讲法,就律师而言,什么是最大的政治?新《律师法》也说得清楚不过,“律师应当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维护法律正确实施,维护社会公平和正义”。一个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的律师,绝不仅是其当事人的福星,更是社会的福星,因为他们共同撑起的,是社会的公平和正义。依法行动显然就是律师最应该讲的政治。而众所周知,一国之法律,体现着全民和国家的意志,也自然包含着执政党的意志。只要在涵盖了执政党意志的国家法律框架之内,我们还怕律师不讲政治和脱离监督?
    
    作为保护公民、社会组织不受包括公权力在内的非法侵害的法律专家,律师一旦变为“国家法律工作者”,则附着于国家机器,显然与其职能天然相悖。如果我们还希望好不容易成型的律师制度在社会中发挥良好作用,那么让律师退回到“国家法律工作者”的事情,就再也不能继续下去了。 (本文来源:长江商报 )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有真正的律师吗?/诸葛小雀
  • 何兵:江苏高院处理律师申诉的荒唐之举
  • 致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关于中国人权律师……(图)
  • 杜光:抗议北京律协迫害维权律师的违法行径
  • 法院违反“无罪推定”原则枉法裁判邓玉娇有罪/张律师
  • 律师:谷歌成色情网站替罪羊,当局背后或有其他动机
  • 邓玉娇案法律后援团联署人郭莲辉律师谈案情
  • 邓玉娇案法援风波:哭哭啼啼的律师引争议(图)
  • 北京律师眼中的邓玉娇/王和岩
  • 维权律师浦志强:共产党没资格平反六四
  • 邓母为何把律师所说“拒奸”理解成“强奸”?
  • 邓玉娇的新律师汪少鹏、刘钢可能正在帮巴东官方导演糊涂剧
  • 高一飞诋毁夏霖律师违反律师职业道德
  • 邓玉娇案律师违反职业道德和执业纪律/高一飞
  • 律师对巴东官方擅自代表邓玉娇及其家属表示“愤慨”
  • 邓玉娇律师电话录音披露重大内幕:已受到性侵犯
  • “一党独裁,遍地是灾”文化衫让刘士辉律师受困三小时/刘士辉
  • 律师被打直接威胁到依法治国原则和律师制度存废/黎雄兵
  • 赵国莉就孙东东“精神门”言论自由邀请成龙率律师团调查访民
  • 许志永和庄璐被捕超过10天仍不能和律师见面
  • 赖昌星关手机玩失踪 律师称其绝不会像前妻返华(图)
  • 司法部:律师代理敏感案件和群体性事件须讲政治顾大局
  • 北京律师状告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长强上“绿坝”
  • 律师建议设立“劳动警察” 降低农民工维权成本
  • 北京律师协会涉嫌偷逃所得税3272万元 无人问责
  • 首届“劳教节”网上启动 学者律师吁废除劳教
  • 公盟案动态:许志永家人来京;庄璐父母委托律师
  • 中国加紧打压维权团体和律师
  • 郭飞雄的律师刘士辉起诉梅州监狱和省狱管局/RFA张敏
  • 律师会见谭作人,检察院起诉书
  • 谢燕益律师就废除劳教制度向司法部提出行政复议
  • 天津国土局迫害教会,朝鲜族牧师聘律师提起诉讼
  • 律师再次会见刘晓波先生
  • 成都司机判死刑再上诉 周正龙律师愿为其辩护
  • 身陷严晓玲轮奸致死“诽谤案”的范燕琼身体状况恶化 律师建议当局吸取山东曹县的教训
  • 律师终于会见了福建维权人士吴华英等人
  • 家庭经济拮据 郭宝锋亟需律师援助
  • “严晓玲案”的律师递交《法律意见书》
  • 让我们来看看两位官方委派律师的资历吧:
  • 七旬老妇被长期监控 律师援助提控告
  • 关注当局无理要求北京忆通律师事务所停业半年
  • 杨佳父亲杨福生将正式起诉翟建律师
  • 杨父22日再次请求翟建律师提供法官庭上念过的证据材料
  • 民众的寻子之痛,执法者难体谅吗? / 刘晓原律师(图)
  • 六四期间张鉴康律师被强制旅游
  • 资深律师办第一胎准生证跑断腿!/民之啸
  • 田宝兰对北京正仁律师事务所副主任冯寒的公开举报信
  • 张福忠无罪-我的辩护词 / 张成茂律师
  • 律师杨在新控告广西合浦县公安局的黑社会打击报复行为
  • 政文:评江苏南京的某些法官与律师们以及人大
  • 鸣冤八年无公道 郭起真卖肾聘律师
  • 中国律师因辩护被拘两年多:戴上手铐脚镣,被人在雪地里拖着走
  • 工人日报报导辩护律师蒙受司法不公折磨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