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东北亚焦点透视:中共再次深陷被朝鲜套牢的困境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8月08日 转载)
    
    东北亚焦点透视:中共再次深陷被朝鲜套牢的困境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博讯 boxun.com)

    
    作者 : 曾节明,
    發表時間:8/5/2009
     七月二十五日,朝鲜常驻联合国代表申善浩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出人意料地对记者说:“朝鲜政府不反对与美国就涉及双方共同利益的问题进行对话。”这一表态比起上个月朝鲜扬言要把美国“从地球上抹去”的歇斯底里强硬态度,变化颇具戏剧性。但在向美国示好的同时,申善浩却以异乎寻常的强硬态度,坚决拒绝再参加“六方会谈”,申善浩说:
     “我们已经很明确地做出了表态。因为某些国家在会谈中自食其言,六方会谈已经死亡。我们不会再参加六方会谈,绝不会。1”
     有趣的是:中国大陆媒体在报道朝鲜的表态时,只字不敢提申善浩“某些国家在会谈中自食其言”的原话,并把“六方会谈已经死亡”的原意篡改为“六方会谈已经一去不复返”;更有意思的是,朝鲜代表讲这番硬话前的四天,七月二十一日,中共国外长杨洁篪恰才表态:中国将尽最大努力重启六方会谈,早日恢复会谈对所有方面都有利2。杨洁篪的热脸贴在了冷屁股上,朝鲜政府针锋相对的表态,无疑是当众甩了中共国一记重重的耳光。
     从朝鲜针对性的表态,可以看出朝鲜代表所说的“某些国家在(六方)会谈中自食其言”,其中某些国家,指的就是中共国。
     智识健全的人都不难看出:中共国是朝鲜的唯一扶持者,没有中共国的撑扶,朝鲜政权早在九十年代就已垮台了。十多年来,朝鲜四分之三的粮食、近百分之百的原油,都由中共国白送、或以远低于市场价的价格供给;以朝鲜为“政治正确”的毛共辅导员胡锦涛上台以来,中共对朝鲜的扶持力度骤增,2005年胡锦涛访朝,大笔一挥赠给朝鲜二十亿美金,胡锦涛还不顾严峻的国内经济形势、康纳税人至慨,承诺2010年前送给朝鲜一百亿美金3……对这样一位亲人老大哥般的唯一靠山和庇护者,朝鲜为何翻脸不认人、愈发不买账呢?
     直接原因大概是中共将朝鲜利用了之后,没有及时满足朝鲜狮子大开口的要求,就是其所谓“某些国家在会谈中自食其言”;根本原因则是:朝鲜不愿再继续充当中共国的战略工具了。
     苏联解体以来,中共国取代前苏联势力,通过经济援助,逐渐积聚了主导朝鲜国际行为的影响力。胡锦涛上台以后,更因其顽固的共产原教旨反美政治理念,一改江泽民相对轻视朝鲜的政策,频打朝鲜牌,日趋把朝鲜当作国际政治恶犬、当作对抗自由民主力量的战略缓冲地带,以达到牵制美国、遏制日、韩的目的,因是故,中共一面秘密地有限帮助朝鲜发展核武器和导弹技术,一面于2003年创办马拉松式的“六方会谈”,在国际社会面前精心伪装和平建设者形象,麻痹西方国家、欺骗国际社会,同时,借“六方会谈”,向美国讨价还价,中共抓住美国对武器扩散的恐惧,逼迫美国在人权问题上对中共绥靖妥协。
     不能不承认:胡锦涛上台七年来,中共国的朝鲜牌打得很成功。其一是“六方会谈”反反复复地开,其二是朝鲜一而再、再而三地出尔反尔,导致会谈破裂,其三是中共国苦口婆心一再斡旋、重启会谈,结果在国际舞台上,美国、朝鲜都成了是非角色,只有中共国越来越显现出不偏不倚“和平使者”形象;而朝鲜按照中共的导演,一再扮演出尔反尔的角色,更是落得无赖国家的形象,在国际上越来越孤家寡人。中共国通过“六方会谈”,可谓是一举三得:一是迷惑了西方世界,在国际上自我塑造出“正面”形象;二是迫使美国继续对己实施绥靖政策;三是把朝鲜搞得孤家寡人、从而不能不更加依赖和听命于中共。
     中共国的朝鲜牌打得很成功,还在于小布什的愚蠢,小布什似乎不屑于分析研判中共和朝鲜领导人的思维习惯,傲慢地实施“单鞭”政策,结果在朝鲜问题上前倨而后恭、不仅惹恼韩国、且完全被中共牵着鼻子走:小布什一上台就称朝鲜为“邪恶轴心”国之一,又把朝鲜列入“支持恐怖”国家名单,其对抗姿态看起来很是吓人,他僵化地拒绝与朝鲜进行任何单独会谈,而一味信赖中共国主持的“六方会谈”,结果被中共玩到最后,不仅“邪恶轴心”之称再也不提了,还不得不把朝鲜从“支持恐怖”国家名单中划去。比起其刚猛无比的牛仔中东政策,小布什在朝鲜问题上却重拳打棉花、有货倒不出、最终完全沦为政治太监。
     熟料,中共在东北亚春风得意的时候,朝鲜却不愿玩打下手的角色了。因为通过与小布什政府的马前卒较量,朝鲜已经看出美国对朝政策的底线,那就是:美国无意发动一场战争铲除朝鲜现政权,除非有两种情况出现:一是朝鲜大力发展核武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导弹技术,并且达到了能够严重威胁美国本土的程度;二是朝鲜首先向韩、日,或美国驻亚太军事基地发起攻击。美国不愿象对阿富汗、伊拉克一样,对朝鲜实施“外科手术”的原因主要有两点:
     一是朝鲜从未如前阿富汗塔利班政权那样,组织和实施对美恐怖袭击;而且,以朝鲜现有的军事实力,远不足以美国国内外的安全构成威胁;总之,朝鲜没有对美国国家利益造成严重危害、构成重大威胁,因此,美国会以雷霆万钧之势铲除阿富汗伊拉克政权,却对朝鲜金家政权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尽管朝鲜现政权对国内的残暴统治,比起萨达姆家族和塔利班集团对本国残暴,有过之而无不及。
     二是先发制人出兵铲除朝鲜现政权,于美国国家利益无大裨益,却得承担一大笔军费开支,背负国际舆论上的负效应。美国对伊拉克前政权动“动手术”的首要原因,在于国家利益:伊拉克是世界第四石油出产大国,且伊国地处海湾要冲,美国(任何国家)决不会容许在如此重要的位置上,有一个极端仇恨自己、并且支持反美伊斯兰恐怖组织的政权存在,严重威胁黄金石油通道的安全;因此美国一定要铲除萨达姆政权,萨达姆政权对国内的独裁流氓统治,恰让美国占据了道义上的制高点。但是,朝鲜却没有伊拉克这些特点,朝鲜既没有石油、其他资源也十分贫乏、更不能遏制美国所需的战略物资通道,因此,美国主动打朝鲜,于国家利益上得不到补偿,在这种情况下发动一场战争,是很难得到一个民主国家议会的支持的,因为,任何一个国家的纳税人,都不愿意自己的血汗钱被政府投掷于与自己利益不相干的事情上。
     在未遭攻击的情况下首先侵入一个主权国家,是违背联合国宪章的,美国如果对朝鲜那样做,必然要承担比打伊拉克时更为沉重舆论的重负;美国如果先发制人地出兵朝鲜,不仅会在国际舆论上陷入被动,还会大大惹恼盟友韩国,因为韩国的狭隘民族主义情绪向来很强,其民众自由民主素养不能胜过狭隘民族主义情绪,他们不可能理解出兵朝鲜对本民族的深远意义,事实上,韩国不仅反对出兵朝鲜,还一直不愿国际社会强硬制裁朝鲜,其根本原因就是民族主义的“同胞”情结。
     正因为出兵朝鲜的诸多吃力不讨好因素,美国总统中即使莽撞如小布什者,也不敢在朝鲜问题上“造次”。
     通过八年来的试探,美国在朝鲜问题上的这些顾虑,朝鲜显然已经看在眼里。金正日的算盘大抵是:连最强硬的牛仔总统小布什都没有把我怎么样,美国对朝鲜实施“外科手术”的可能性也就可以排除;于是就可以放胆甩开中共的掣制,以我为主了。
     这就是朝鲜如今坚拒六方会谈、转而谋求与美国单独会谈的根本原因。通过反反复复、装腔作势的“六方会谈”,朝鲜必定看出了中共国和美、韩对自己的不同态度。
     中共国纯粹拿自己做垫背、当狗使唤:
     在“六方会谈”中,好人由全中共国来扮,丑角则让朝鲜演尽,让朝鲜在国际上臭名昭著、孤家寡人,以利于进一步驾驭。
     中共国还藏有完全殖民化朝鲜的企图。作为充当恶犬、牵制美国的交换,朝鲜得到的只是维持社会和政权免于崩溃的金钱和物资,朝鲜所需的重建工业体系的实质性支援,中共国却拒绝给予:中共就是要朝鲜维持白血病的现状,它可以向朝鲜不断输血,但朝鲜所需的造血功能,它却决不给予。中共国还大肆进口朝鲜的廉价矿产、对朝实施资源掠夺,并且通过援助操纵了朝鲜社会的经济命脉,推进经济殖民化,图谋把朝鲜变为自己殖民地、永远作为对抗美国的最重要的屏障。
     通过“六方会谈”,朝鲜必定已经看出中共国的阴暗心理:中共国就是要朝鲜永远维持贫穷落后的状况,就是要朝鲜在国际上保持孤立,以保持自己对朝鲜的操纵,让朝鲜永远充当马前卒和垫背。
     这就是中共虽然大把撒钱,朝鲜金家父子对中共国始终极不信任、暗中心怀仇恨的根本原因。
     另一方面,朝鲜也必定看出美、韩对己有别于中共的态度:
     只要朝鲜不突破底线,美国决不会先发制人军事打击朝鲜,与朝鲜同文同种的韩国更不会主动进攻朝鲜;而且,与中共国不同,美、韩有心希望朝鲜富裕起来,只要朝鲜放弃威胁政策,美国和韩国有帮助朝鲜发展经济的诚意。因为对美国来说,一个非军事化的、富裕的朝鲜有利于东北亚局势的稳定;而对韩国来说,一个和平的、富裕起来的朝鲜能够大大渐少今后两韩统一的障碍。
     因此,只要朝鲜真正放弃核武化和僵硬的反美政策,经济上必定会得到韩国、美国的大力援助。美国、韩国现在之所以不愿援助朝鲜,是因为朝鲜在中共国唆使下,在核问题上一再出尔反尔。
     朝鲜之所以过去甘心为中共国所用,在“六方会谈”上一再出尔反尔,是因为以金正日为首的朝鲜极权统治集团,惧怕象萨达姆政权那样被美国推翻。政权是任何独裁者的命根子,金正日等人抱紧中共的大腿,不是因为要获取经济援助,而是出于保政权的恐惧心理。
     但是,从十多年来美国的对朝政策上朝鲜也不难看出:美国并没有推翻朝鲜共产政权的意图,否则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就动手了,因为那个时候正值前苏联崩溃、中共国因“六四”屠杀正受制裁、朝鲜又没有核武,诚乃天赐良机。
     民族主义向来压倒自由主义的韩国更无推翻朝鲜现政权之心,因为大韩民族主义的影响,韩国左翼政治力量一贯强大、群众基础雄厚,因此即便在朝鲜最为僵硬反西方的时期,都能够出台并实施“阳光政策”。韩国虽然有统一朝鲜半岛之心,但那只是一个远景目标,在现阶段,韩国的中产阶级并不愿意统一,因为一旦统一,极度贫穷的朝鲜将立刻成为韩国社会沉重的负担。
     共产独裁者最关心的是政权的安危,而从不在乎老百姓的死活。金正日、张成泽等人,一旦吃透了美、韩无意推翻朝鲜政权的底牌,心中的石头也就落了地,因此现在敢于甩开中共套在嘴上的络头了。
     朝鲜踹开中共国苦心经营的“六方会谈”,就是要甩开中共国的掣制的缰绳。
     朝鲜统治集团之所以敢这么做,还在于朝鲜据有对中共国得天独厚的优越战略地理位置:
     中朝边境距沈阳不过两百公里,沈阳据北京只有七百公里,因此,美军一旦进驻朝鲜,如同在北京的卧榻边布下了一艘不沉的航母,中南海将毫无遮蔽地暴露于美国全方位军事打击的网络中,美军就可以轻易地对中共实施“斩首”行动,这种局面是中共寡头们所极为恐惧的。
     北朝鲜历来是中国的东北门户,失去了北朝鲜的屏障,辽、吉两省难守。1894年甲午战争,日本陆军正是在北朝鲜大败清军,而后乘胜攻入辽宁,所向披靡,在海军的配合下,不到四个月就攻至山海关下;满清兵败如山倒,若不是慈禧慌忙求和和俄、法、德三国施压,日军挥师入关、攻占北京是指日可就的事。
     东北因其位置、气候、资源、民风等独特优势,相当于中国这只雄鸡的鸡首,自南宋以来,得东北者得中国(蒙元、满清、中共就是例子),而得中国者未必能得东北(明帝国、国民党就是例子);东北对于定都北京的政权,更具有事关存亡的重要性:长江流域、中原腹地距幽燕远袤,从山西和蒙古高原望北京的行进路线则崎岖难行,唯有有东北拥有平坦畅达的辽西走廊直抵北京城下,东北南大门山海关距北京不到三百公里。因此,历史上不论是大金铁骑、还是后金(满清)劲旅,都能够轻而易举地突入幽燕地区,或摧城拔寨、或烧杀掳掠——若北宋的首都不在中原腹地开封、而在北京的话,很可能就没有南宋了;如果明朝没有葡萄牙提供的英国加农炮,崇祯皇帝早亡在皇太极手里,而等不到李自成来了;而定都北京的当时中国,之所以在崇祯帝死后迅速沦亡,正因为扼守东北南大门的吴三桂引狼入室。
     从东北平原到北京城下,一马平川,非常适合现代军队实施立体化攻击作战;整个辽西走廊濒临渤海湾,最适合美国所擅长的海陆空联合攻击作战。因此,如果美军进驻朝鲜,一旦中美爆发全面战争,整个渤海湾和辽西走廊必然为据有压倒优势的美军海空力量迅速控制,在强大海空力量的配合下,美国若是对中共国发起闪电战,一路在天津登陆、向北京进攻、并截断中共中央南逃之路,一路跨过鸭绿江、占领辽吉、阻断中共中央北窜之路,并挥师入关…这样的钳形攻势,是中共无法抵挡的抽将夺命招数,若遭此种打击,中共政权必然迅速崩溃,届时,胡锦涛等人最好的结局,就是窜到陕北重操毛泽东旧业、沦为毛派恐怖分子。
     虽然中美爆发战争的可能性目前很小,但是任何国家的统治者都必须为本国的战略安全做防备,中共统治者当然要绝对杜绝以上危险地缘政治局面的出现。
     因此,中共国绝对要不计成本地死保朝鲜现政权。这就形成一头重一头轻的中朝关系格局:
     一方面,现在的朝鲜不必非依赖中共才能过活(实在不行可以向美、韩妥协换取,反正美韩不谋朝鲜政权),另一方面,中共却非得依赖朝鲜现政权不可,以保有北朝鲜这块性命攸关的战略屏障。因此,中共国已经掣制不了朝鲜,朝鲜反而可以掣制中国;朝鲜之所以敢于直截了当地一脚踹开“六方会谈”、丝毫不给中共面子,正是因为看到了自身掌控着中共命门的优势。
     对朝鲜更为有利的是:美国奥巴马上台后,一改小布什单打独斗、吃力不讨好的牛仔作风,致力于重振美国软力量,在朝鲜问题上已经改变了小布什政府亲中共的僵硬做法,不再坚持“六方会谈”,没有拒绝朝鲜要求单独会谈的要求。奥巴马的灵活身段固然会助长金正日的气焰,但也会鼓励朝鲜不再服务于中共的战略利益,这对中共不啻是一大灾难。
     因此可以预见的是:下一步,朝鲜将两头通吃:一方面,它会向美、韩作一定程度的妥协以换取更优质的援助;而对于中共国,则会狮子大开口、并且颐指气使、不假辞色,而中共唯有乖乖地奉上朝鲜所需,唯恐侍候不周导致朝鲜反目,向美韩出卖自己的战略利益。
     毛共辅导员胡锦涛自以为与金正日是“同志加兄弟”,殊不知金正日对他这种“贱民”出生的左棍脑残根本看不上眼:金正日对美国虽然嘴硬,内心其实无比羡艳,金太阳日常收看CNN等美国电视节目,个人生活方式十分西化;他之所以要坚持残酷的斯大林模式统治,完全是出于利益和防止清算的需要,而不象胡锦涛那样很大程度上出自对正统共产党理念的脑残信仰。而且,金正日还具有强烈的民族主义性质,其对白头山、延吉等东北的领土要求与韩国高度一致、强烈共鸣;而金正日的儿女,受西方和韩国的影响只可能更深。因此,关键时候朝鲜统治者其实更容易倾向美韩,而与中共国离心离德;只要其统治利益不受威胁,他们随时可以出卖中共。这却是中共防不胜防的背后黑枪。
     在东北亚,中共国再次深陷被朝鲜套牢的困境。
     俗话说:六十一甲子。六十年间,历史刚好走了一个循环:近六十年前,急于效法毛共“解放”全国的金日成,在斯大林的支持下大举入侵韩国,陡然把立足未稳的中共国拖入与美国和西方全面对抗的“紧套”当中;它导致毛太子岸英殒命,毛家共产王朝流产;它惹来美国舰队进驻台海,“解放”台湾从此梦破…六十年后,在中共暗中扶持下拥有了原子弹和中程导弹的朝鲜,翻脸不认人、狮子大开口、掀翻中共的“六方会谈”,今日之朝鲜,犹如一条钻入中共国鼻子内的大蚂蟥,令中共叫苦不迭、无计可施。金家共产朝鲜,一直扮演着中共国克星的角色。
     中共胡锦涛集团,已经完全被朝鲜紧紧套住、必然被尽情折腾至灯尽油枯、你死我亡。
     共产党邪教创始人马克思曾说:所有的历史事件都发生两次,第一次是悲剧,第二次是喜剧。按照中共老祖宗的说法,中共再次北朝鲜套牢是一场喜剧,它中共亡党的预告——而中共的覆灭,就是本世纪中国乃至全人类最大的喜剧。
     曾节明 成稿于二〇〇九年八月二日星期日于曼谷流亡寓所
    注1:中国日报环球在线2009年七月二十八日国际新闻,题:朝称不反对与美重新对话 美称谈判须有“前提”,记者李卉;美国之音七月二十八日英语国际新闻;
    注2:中新社普吉七月二十三日电,记者 顾时宏,题:杨洁篪表示:六方会谈尽早重启对各方均有益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