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不要相信中共强奸犯政权!
请看博讯热点:访民动态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8月08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刘梦溪:不要相信中共强奸犯政权!
     八月四日凌晨,北京市丰台区丰台四路马家堡路二十三号院聚源宾馆中发生一起年轻女访民遭看管人员强奸事件,激怒了被关押在宾馆中的访民。当日上午,七十多名访民破门逃出黑监狱(拘禁访民的宾馆),带著人证与物证,陪同受害人到洋桥派出所报案,遭派出所拒绝受理,后赴北京市公安局报案,却遭北京东交民巷派出所扣留。 (博讯 boxun.com)

    
     据悉,受害者为二十一岁的安徽阜阳地区的女访民,她这是第一次到北京上访。
    
     当日有网友打通了聚源宾馆电话,前台服务员证实这是一间专门关押上访人士的“黑监狱”,说:“确实有很多访民被关在那里,是河南南阳桐柏县驻京办带过去的,这里关了很多人。”但也有网民致电宾馆却被告知,当地派出所通知宾馆“没有发生任何强奸案”。
    
     家里虽然订有《南方周末》,却从来没有认真读报的习惯。今天在路上偶然遇到网名老虎庙的著名维权人士张世和先生,才意外得知北京刚刚发生了处女访民李蕊蕊,在专门关押信访人的黑宾馆里被公然强奸的恶性案件。此事已经被最新一期的《南方周末》所报道,只可惜文章上网仅仅几个小时,就变成了被“河蟹”吃掉的一只“草泥马”。
    
     谈话过程中,最不令笔者感到意外的,是老虎庙告知说,那家黑宾馆是河南老板开办的,而且几年来一直在充当关押信访人的黑监狱。作为一名土著河南人,笔者对于大多数河南人为了蝇头小利而不惜图财害命的丧心病狂,是有过几十年的亲身体验的。
    
     回到家里,上网用Google搜索一下《南方周末》,第一眼就看到这样一条网络快照:
    
     南方周末- “灰色宾馆”强暴事件
    
     2009年8月5日 ... 在被带进聚源宾馆后6个小时,安徽姑娘李蕊蕊遭到强暴,涉嫌施暴者正是宾馆的“看守”。这到底是一家怎样的宾馆,人们为何被“看守”于此,在灰色的简易房 ...
    
     www.infzm.com/content/32518 - 网页快照 - 类似结果
     然而,点击进入上述网页,看到的是这样两行字:
     提示信息
     读取文章失败!
    
     接下来点击相关网页,绝大部分都不能打开,好在还有一些流量很小的论坛,还保存着相关的文章以及相关的照片。据记者朝格图、杨继斌报道:安徽姑娘李蕊蕊被带进聚源宾馆的时间是8月3日晚8点,确切说是被带进宾馆东侧的简易房中。当时天光逐渐黯淡,简易房内横七竖八地躺坐着几十号人,6个小时之后,李蕊蕊在简易房内遭到强暴,多人指认涉嫌施暴者正是简易房的“看守”之一。案发之时,已有70多名各地来京的特殊“住户”被带进宾馆,拥挤于这家毗邻北京火车南站的灰色院落内的简易房里。
    
     把相关的文章以及相关的照片下载之后重新进行编排整理,然后转贴在自己的几个博客中,结果发现自己的博客中国专栏、网易博客、强国博客里面的转贴都被“河蟹”吃掉了。无奈之中联想到自己曾经在2009年1月写过一篇《吃信访饭的冷血官僚张严》,其中引用过国家信访局研究室主任张严用来教训于教嵘教授的一句名言:“不要相信《新京报》等街头小报的报道。”没有想到半年过去,这句名言又被直接干预和封锁网络民意的最高权力当局,改写成为“不要相信《南方周末》等街头小报的报道”。
     但是,假如站在弱势信访人的立场上来看待处女访民李蕊蕊被公然强奸的恶性案件,这句话更应该被改写为“不要相信中央政府”。
    
     关于这一点,笔者早在《吃信访饭的冷血官僚张严》中已经有过公开论述:“在我看来,坚持信访的人绝大多数确实是受害人,但是,他们并不是道德高尚并且能够推动社会进步的人。我第一次到国家信访局门口调研时,亲眼看到成百上千的信访人不顾一切地涌向黑洞洞的信访窗口;与此同时,从外地来的截访人员,明目张胆地从人群中强横地毒打并且抓走本辖区的信访人。在这种情况下,只要成百上千的信访人能够撇开自己的冤屈而表现出一点点的同情心,完全能够有效制止截访人员的为非作歹、胡作非为。但是,我等待了一个多小时,却没有看到任何一个信访人对被截访的信访人表现出半点同情。像这样没有同情心的信访人,无论自己有多少冤屈,又有什么理由和资格要求别人的同情和救济呢?!从某种程度上说,正是由于大部分信访人只关心自己的一点冤屈的过于自私,才导致他们抱着低门槛、高回报的赌徒式的青天迷信和侥幸心理,甘心情愿地走上了长期信访的不归之路。等待他们的,自然是而且必然是耗费自己的青春和生命却换不来几千元、几万元、几十万元的经济赔偿的得不偿失及家破人亡。”
    
     李蕊蕊被强奸后,与她一起被关押在聚源宾馆黑监狱里面的另一位知名访民刘沙沙,在已经被“河蟹”吃掉的博客文章《锁住我们的,是枷锁,而不是人心》中写道:“访民们分散来自各省各市,对‘青天’对解决问题还抱着希望,所以平时很容易被几个打手制服,被办事处官员欺骗分化。也因此,黑监狱的看守设施,不如真正的监狱铁门森严——而今天凌晨,一个年轻女孩被强奸,并被大家发现,这样的罪行,激起了众怒,侵犯了大家的心理底线!……门扇被砸开,自由之路就在眼前!大家呼喊着往外冲。门外的几个看守都看傻了,眼看着汹涌人流从他们面前冲了出去。我在人群中振臂高呼:‘冲啊!——’……众人合力之下,那门扇其实很薄。平时很凶的打手们,也会害怕会羞愧。锁住我们的,是制度,而不是人性,是枷锁,而不是人心!”
    
     通过处女访民李蕊蕊被关押在黑监狱遭受强奸的真实遭遇,但愿已经被扭曲了人性、蒙蔽了人心的访民朋友能够汲取教训,不要再对掌握最高权力的中央政府抱有任何幻想,而只是把到北京上访当作理性维权并且交流经验的一种渠道,同时还要把自我维权与帮助别的访民共同维权结合起来,最终以群体力量实现自己的维权目标。
    
     张耀杰:不要相信中共强奸犯政权!
    
    
    
     李蕊蕊与刘沙沙
    
    
     李蕊蕊处女血
    
     来源:参与 作者:张耀杰
    
    
     家里虽然订有《南方周末》,却从来没有认真读报的习惯。今天在路上偶然遇到网名老虎庙的著名维权人士张世和先生,才意外得知北京刚刚发生了处女访民李蕊蕊,在专门关押信访人的黑宾馆里被公然强奸的恶性案件。此事已经被最新一期的《南方周末》所报道,只可惜文章上网仅仅几个小时,就变成了被“河蟹”吃掉的一只“草泥马”。
    
     谈话过程中,最不令笔者感到意外的,是老虎庙告知说,那家黑宾馆是河南老板开办的,而且几年来一直在充当关押信访人的黑监狱。作为一名土著河南人,笔者对于大多数河南人为了蝇头小利而不惜图财害命的丧心病狂,是有过几十年的亲身体验的。
    
     回到家里,上网用Google搜索一下《南方周末》,第一眼就看到这样一条网络快照:
    
     南方周末- “灰色宾馆”强暴事件
    
     2009年8月5日 ... 在被带进聚源宾馆后6个小时,安徽姑娘李蕊蕊遭到强暴,涉嫌施暴者正是宾馆的“看守”。这到底是一家怎样的宾馆,人们为何被“看守”于此,在灰色的简易房 ...
    
     www.infzm.com/content/32518 - 网页快照 - 类似结果
     然而,点击进入上述网页,看到的是这样两行字:
     提示信息
     读取文章失败!
    
     接下来点击相关网页,绝大部分都不能打开,好在还有一些流量很小的论坛,还保存着相关的文章以及相关的照片。据记者朝格图、杨继斌报道:安徽姑娘李蕊蕊被带进聚源宾馆的时间是8月3日晚8点,确切说是被带进宾馆东侧的简易房中。当时天光逐渐黯淡,简易房内横七竖八地躺坐着几十号人,6个小时之后,李蕊蕊在简易房内遭到强暴,多人指认涉嫌施暴者正是简易房的“看守”之一。案发之时,已有70多名各地来京的特殊“住户”被带进宾馆,拥挤于这家毗邻北京火车南站的灰色院落内的简易房里。
    
     把相关的文章以及相关的照片下载之后重新进行编排整理,然后转贴在自己的几个博客中,结果发现自己的博客中国专栏、网易博客、强国博客里面的转贴都被“河蟹”吃掉了。无奈之中联想到自己曾经在2009年1月写过一篇《吃信访饭的冷血官僚张严》,其中引用过国家信访局研究室主任张严用来教训于教嵘教授的一句名言:“不要相信《新京报》等街头小报的报道。”没有想到半年过去,这句名言又被直接干预和封锁网络民意的最高权力当局,改写成为“不要相信《南方周末》等街头小报的报道”。
     但是,假如站在弱势信访人的立场上来看待处女访民李蕊蕊被公然强奸的恶性案件,这句话更应该被改写为“不要相信中央政府”。
    
     关于这一点,笔者早在《吃信访饭的冷血官僚张严》中已经有过公开论述:“在我看来,坚持信访的人绝大多数确实是受害人,但是,他们并不是道德高尚并且能够推动社会进步的人。我第一次到国家信访局门口调研时,亲眼看到成百上千的信访人不顾一切地涌向黑洞洞的信访窗口;与此同时,从外地来的截访人员,明目张胆地从人群中强横地毒打并且抓走本辖区的信访人。在这种情况下,只要成百上千的信访人能够撇开自己的冤屈而表现出一点点的同情心,完全能够有效制止截访人员的为非作歹、胡作非为。但是,我等待了一个多小时,却没有看到任何一个信访人对被截访的信访人表现出半点同情。像这样没有同情心的信访人,无论自己有多少冤屈,又有什么理由和资格要求别人的同情和救济呢?!从某种程度上说,正是由于大部分信访人只关心自己的一点冤屈的过于自私,才导致他们抱着低门槛、高回报的赌徒式的青天迷信和侥幸心理,甘心情愿地走上了长期信访的不归之路。等待他们的,自然是而且必然是耗费自己的青春和生命却换不来几千元、几万元、几十万元的经济赔偿的得不偿失及家破人亡。”
    
     李蕊蕊被强奸后,与她一起被关押在聚源宾馆黑监狱里面的另一位知名访民刘沙沙,在已经被“河蟹”吃掉的博客文章《锁住我们的,是枷锁,而不是人心》中写道:“访民们分散来自各省各市,对‘青天’对解决问题还抱着希望,所以平时很容易被几个打手制服,被办事处官员欺骗分化。也因此,黑监狱的看守设施,不如真正的监狱铁门森严——而今天凌晨,一个年轻女孩被强奸,并被大家发现,这样的罪行,激起了众怒,侵犯了大家的心理底线!……门扇被砸开,自由之路就在眼前!大家呼喊着往外冲。门外的几个看守都看傻了,眼看着汹涌人流从他们面前冲了出去。我在人群中振臂高呼:‘冲啊!——’……众人合力之下,那门扇其实很薄。平时很凶的打手们,也会害怕会羞愧。锁住我们的,是制度,而不是人性,是枷锁,而不是人心!”
    
     通过处女访民李蕊蕊被关押在黑监狱遭受强奸的真实遭遇,但愿已经被扭曲了人性、蒙蔽了人心的访民朋友能够汲取教训,不要再对掌握最高权力的中央政府抱有任何幻想,而只是把到北京上访当作理性维权并且交流经验的一种渠道,同时还要把自我维权与帮助别的访民共同维权结合起来,最终以群体力量实现自己的维权目标。
    
     2009年8月7日于北京家中。
    张耀杰:不要相信中共强奸犯政权!
    
    
    
     李蕊蕊与刘沙沙
    
    
     李蕊蕊处女血
    
     来源:参与 作者:张耀杰
    
    
     家里虽然订有《南方周末》,却从来没有认真读报的习惯。今天在路上偶然遇到网名老虎庙的著名维权人士张世和先生,才意外得知北京刚刚发生了处女访民李蕊蕊,在专门关押信访人的黑宾馆里被公然强奸的恶性案件。此事已经被最新一期的《南方周末》所报道,只可惜文章上网仅仅几个小时,就变成了被“河蟹”吃掉的一只“草泥马”。
    
     谈话过程中,最不令笔者感到意外的,是老虎庙告知说,那家黑宾馆是河南老板开办的,而且几年来一直在充当关押信访人的黑监狱。作为一名土著河南人,笔者对于大多数河南人为了蝇头小利而不惜图财害命的丧心病狂,是有过几十年的亲身体验的。
    
     回到家里,上网用Google搜索一下《南方周末》,第一眼就看到这样一条网络快照:
    
     南方周末- “灰色宾馆”强暴事件
    
     2009年8月5日 ... 在被带进聚源宾馆后6个小时,安徽姑娘李蕊蕊遭到强暴,涉嫌施暴者正是宾馆的“看守”。这到底是一家怎样的宾馆,人们为何被“看守”于此,在灰色的简易房 ...
    
     www.infzm.com/content/32518 - 网页快照 - 类似结果
     然而,点击进入上述网页,看到的是这样两行字:
     提示信息
     读取文章失败!
    
     接下来点击相关网页,绝大部分都不能打开,好在还有一些流量很小的论坛,还保存着相关的文章以及相关的照片。据记者朝格图、杨继斌报道:安徽姑娘李蕊蕊被带进聚源宾馆的时间是8月3日晚8点,确切说是被带进宾馆东侧的简易房中。当时天光逐渐黯淡,简易房内横七竖八地躺坐着几十号人,6个小时之后,李蕊蕊在简易房内遭到强暴,多人指认涉嫌施暴者正是简易房的“看守”之一。案发之时,已有70多名各地来京的特殊“住户”被带进宾馆,拥挤于这家毗邻北京火车南站的灰色院落内的简易房里。
    
     把相关的文章以及相关的照片下载之后重新进行编排整理,然后转贴在自己的几个博客中,结果发现自己的博客中国专栏、网易博客、强国博客里面的转贴都被“河蟹”吃掉了。无奈之中联想到自己曾经在2009年1月写过一篇《吃信访饭的冷血官僚张严》,其中引用过国家信访局研究室主任张严用来教训于教嵘教授的一句名言:“不要相信《新京报》等街头小报的报道。”没有想到半年过去,这句名言又被直接干预和封锁网络民意的最高权力当局,改写成为“不要相信《南方周末》等街头小报的报道”。
     但是,假如站在弱势信访人的立场上来看待处女访民李蕊蕊被公然强奸的恶性案件,这句话更应该被改写为“不要相信中央政府”。
    
     关于这一点,笔者早在《吃信访饭的冷血官僚张严》中已经有过公开论述:“在我看来,坚持信访的人绝大多数确实是受害人,但是,他们并不是道德高尚并且能够推动社会进步的人。我第一次到国家信访局门口调研时,亲眼看到成百上千的信访人不顾一切地涌向黑洞洞的信访窗口;与此同时,从外地来的截访人员,明目张胆地从人群中强横地毒打并且抓走本辖区的信访人。在这种情况下,只要成百上千的信访人能够撇开自己的冤屈而表现出一点点的同情心,完全能够有效制止截访人员的为非作歹、胡作非为。但是,我等待了一个多小时,却没有看到任何一个信访人对被截访的信访人表现出半点同情。像这样没有同情心的信访人,无论自己有多少冤屈,又有什么理由和资格要求别人的同情和救济呢?!从某种程度上说,正是由于大部分信访人只关心自己的一点冤屈的过于自私,才导致他们抱着低门槛、高回报的赌徒式的青天迷信和侥幸心理,甘心情愿地走上了长期信访的不归之路。等待他们的,自然是而且必然是耗费自己的青春和生命却换不来几千元、几万元、几十万元的经济赔偿的得不偿失及家破人亡。”
    
     李蕊蕊被强奸后,与她一起被关押在聚源宾馆黑监狱里面的另一位知名访民刘沙沙,在已经被“河蟹”吃掉的博客文章《锁住我们的,是枷锁,而不是人心》中写道:“访民们分散来自各省各市,对‘青天’对解决问题还抱着希望,所以平时很容易被几个打手制服,被办事处官员欺骗分化。也因此,黑监狱的看守设施,不如真正的监狱铁门森严——而今天凌晨,一个年轻女孩被强奸,并被大家发现,这样的罪行,激起了众怒,侵犯了大家的心理底线!……门扇被砸开,自由之路就在眼前!大家呼喊着往外冲。门外的几个看守都看傻了,眼看着汹涌人流从他们面前冲了出去。我在人群中振臂高呼:‘冲啊!——’……众人合力之下,那门扇其实很薄。平时很凶的打手们,也会害怕会羞愧。锁住我们的,是制度,而不是人性,是枷锁,而不是人心!”
    
     通过处女访民李蕊蕊被关押在黑监狱遭受强奸的真实遭遇,但愿已经被扭曲了人性、蒙蔽了人心的访民朋友能够汲取教训,不要再对掌握最高权力的中央政府抱有任何幻想,而只是把到北京上访当作理性维权并且交流经验的一种渠道,同时还要把自我维权与帮助别的访民共同维权结合起来,最终以群体力量实现自己的维权目标。
    
     2009年8月7日于北京家中。
    张耀杰:不要相信中共强奸犯政权!
    
    
    
     李蕊蕊与刘沙沙
    
    
     李蕊蕊处女血
    
     来源:参与 作者:张耀杰
    
    
     家里虽然订有《南方周末》,却从来没有认真读报的习惯。今天在路上偶然遇到网名老虎庙的著名维权人士张世和先生,才意外得知北京刚刚发生了处女访民李蕊蕊,在专门关押信访人的黑宾馆里被公然强奸的恶性案件。此事已经被最新一期的《南方周末》所报道,只可惜文章上网仅仅几个小时,就变成了被“河蟹”吃掉的一只“草泥马”。
    
     谈话过程中,最不令笔者感到意外的,是老虎庙告知说,那家黑宾馆是河南老板开办的,而且几年来一直在充当关押信访人的黑监狱。作为一名土著河南人,笔者对于大多数河南人为了蝇头小利而不惜图财害命的丧心病狂,是有过几十年的亲身体验的。
    
     回到家里,上网用Google搜索一下《南方周末》,第一眼就看到这样一条网络快照:
    
     南方周末- “灰色宾馆”强暴事件
    
     2009年8月5日 ... 在被带进聚源宾馆后6个小时,安徽姑娘李蕊蕊遭到强暴,涉嫌施暴者正是宾馆的“看守”。这到底是一家怎样的宾馆,人们为何被“看守”于此,在灰色的简易房 ...
    
     www.infzm.com/content/32518 - 网页快照 - 类似结果
     然而,点击进入上述网页,看到的是这样两行字:
     提示信息
     读取文章失败!
    
     接下来点击相关网页,绝大部分都不能打开,好在还有一些流量很小的论坛,还保存着相关的文章以及相关的照片。据记者朝格图、杨继斌报道:安徽姑娘李蕊蕊被带进聚源宾馆的时间是8月3日晚8点,确切说是被带进宾馆东侧的简易房中。当时天光逐渐黯淡,简易房内横七竖八地躺坐着几十号人,6个小时之后,李蕊蕊在简易房内遭到强暴,多人指认涉嫌施暴者正是简易房的“看守”之一。案发之时,已有70多名各地来京的特殊“住户”被带进宾馆,拥挤于这家毗邻北京火车南站的灰色院落内的简易房里。
    
     把相关的文章以及相关的照片下载之后重新进行编排整理,然后转贴在自己的几个博客中,结果发现自己的博客中国专栏、网易博客、强国博客里面的转贴都被“河蟹”吃掉了。无奈之中联想到自己曾经在2009年1月写过一篇《吃信访饭的冷血官僚张严》,其中引用过国家信访局研究室主任张严用来教训于教嵘教授的一句名言:“不要相信《新京报》等街头小报的报道。”没有想到半年过去,这句名言又被直接干预和封锁网络民意的最高权力当局,改写成为“不要相信《南方周末》等街头小报的报道”。
     但是,假如站在弱势信访人的立场上来看待处女访民李蕊蕊被公然强奸的恶性案件,这句话更应该被改写为“不要相信中央政府”。
    
     关于这一点,笔者早在《吃信访饭的冷血官僚张严》中已经有过公开论述:“在我看来,坚持信访的人绝大多数确实是受害人,但是,他们并不是道德高尚并且能够推动社会进步的人。我第一次到国家信访局门口调研时,亲眼看到成百上千的信访人不顾一切地涌向黑洞洞的信访窗口;与此同时,从外地来的截访人员,明目张胆地从人群中强横地毒打并且抓走本辖区的信访人。在这种情况下,只要成百上千的信访人能够撇开自己的冤屈而表现出一点点的同情心,完全能够有效制止截访人员的为非作歹、胡作非为。但是,我等待了一个多小时,却没有看到任何一个信访人对被截访的信访人表现出半点同情。像这样没有同情心的信访人,无论自己有多少冤屈,又有什么理由和资格要求别人的同情和救济呢?!从某种程度上说,正是由于大部分信访人只关心自己的一点冤屈的过于自私,才导致他们抱着低门槛、高回报的赌徒式的青天迷信和侥幸心理,甘心情愿地走上了长期信访的不归之路。等待他们的,自然是而且必然是耗费自己的青春和生命却换不来几千元、几万元、几十万元的经济赔偿的得不偿失及家破人亡。”
    
     李蕊蕊被强奸后,与她一起被关押在聚源宾馆黑监狱里面的另一位知名访民刘沙沙,在已经被“河蟹”吃掉的博客文章《锁住我们的,是枷锁,而不是人心》中写道:“访民们分散来自各省各市,对‘青天’对解决问题还抱着希望,所以平时很容易被几个打手制服,被办事处官员欺骗分化。也因此,黑监狱的看守设施,不如真正的监狱铁门森严——而今天凌晨,一个年轻女孩被强奸,并被大家发现,这样的罪行,激起了众怒,侵犯了大家的心理底线!……门扇被砸开,自由之路就在眼前!大家呼喊着往外冲。门外的几个看守都看傻了,眼看着汹涌人流从他们面前冲了出去。我在人群中振臂高呼:‘冲啊!——’……众人合力之下,那门扇其实很薄。平时很凶的打手们,也会害怕会羞愧。锁住我们的,是制度,而不是人性,是枷锁,而不是人心!”
    
     通过处女访民李蕊蕊被关押在黑监狱遭受强奸的真实遭遇,但愿已经被扭曲了人性、蒙蔽了人心的访民朋友能够汲取教训,不要再对掌握最高权力的中央政府抱有任何幻想,而只是把到北京上访当作理性维权并且交流经验的一种渠道,同时还要把自我维权与帮助别的访民共同维权结合起来,最终以群体力量实现自己的维权目标。
    
     2009年8月7日于北京家中。
    张耀杰:不要相信中共强奸犯政权!
    
    
    
     李蕊蕊与刘沙沙
    
    
     李蕊蕊处女血
    
     来源:参与 作者:张耀杰
    
    
     家里虽然订有《南方周末》,却从来没有认真读报的习惯。今天在路上偶然遇到网名老虎庙的著名维权人士张世和先生,才意外得知北京刚刚发生了处女访民李蕊蕊,在专门关押信访人的黑宾馆里被公然强奸的恶性案件。此事已经被最新一期的《南方周末》所报道,只可惜文章上网仅仅几个小时,就变成了被“河蟹”吃掉的一只“草泥马”。
    
     谈话过程中,最不令笔者感到意外的,是老虎庙告知说,那家黑宾馆是河南老板开办的,而且几年来一直在充当关押信访人的黑监狱。作为一名土著河南人,笔者对于大多数河南人为了蝇头小利而不惜图财害命的丧心病狂,是有过几十年的亲身体验的。
    
     回到家里,上网用Google搜索一下《南方周末》,第一眼就看到这样一条网络快照:
    
     南方周末- “灰色宾馆”强暴事件
    
     2009年8月5日 ... 在被带进聚源宾馆后6个小时,安徽姑娘李蕊蕊遭到强暴,涉嫌施暴者正是宾馆的“看守”。这到底是一家怎样的宾馆,人们为何被“看守”于此,在灰色的简易房 ...
    
     www.infzm.com/content/32518 - 网页快照 - 类似结果
     然而,点击进入上述网页,看到的是这样两行字:
     提示信息
     读取文章失败!
    
     接下来点击相关网页,绝大部分都不能打开,好在还有一些流量很小的论坛,还保存着相关的文章以及相关的照片。据记者朝格图、杨继斌报道:安徽姑娘李蕊蕊被带进聚源宾馆的时间是8月3日晚8点,确切说是被带进宾馆东侧的简易房中。当时天光逐渐黯淡,简易房内横七竖八地躺坐着几十号人,6个小时之后,李蕊蕊在简易房内遭到强暴,多人指认涉嫌施暴者正是简易房的“看守”之一。案发之时,已有70多名各地来京的特殊“住户”被带进宾馆,拥挤于这家毗邻北京火车南站的灰色院落内的简易房里。
    
     把相关的文章以及相关的照片下载之后重新进行编排整理,然后转贴在自己的几个博客中,结果发现自己的博客中国专栏、网易博客、强国博客里面的转贴都被“河蟹”吃掉了。无奈之中联想到自己曾经在2009年1月写过一篇《吃信访饭的冷血官僚张严》,其中引用过国家信访局研究室主任张严用来教训于教嵘教授的一句名言:“不要相信《新京报》等街头小报的报道。”没有想到半年过去,这句名言又被直接干预和封锁网络民意的最高权力当局,改写成为“不要相信《南方周末》等街头小报的报道”。
     但是,假如站在弱势信访人的立场上来看待处女访民李蕊蕊被公然强奸的恶性案件,这句话更应该被改写为“不要相信中央政府”。
    
     关于这一点,笔者早在《吃信访饭的冷血官僚张严》中已经有过公开论述:“在我看来,坚持信访的人绝大多数确实是受害人,但是,他们并不是道德高尚并且能够推动社会进步的人。我第一次到国家信访局门口调研时,亲眼看到成百上千的信访人不顾一切地涌向黑洞洞的信访窗口;与此同时,从外地来的截访人员,明目张胆地从人群中强横地毒打并且抓走本辖区的信访人。在这种情况下,只要成百上千的信访人能够撇开自己的冤屈而表现出一点点的同情心,完全能够有效制止截访人员的为非作歹、胡作非为。但是,我等待了一个多小时,却没有看到任何一个信访人对被截访的信访人表现出半点同情。像这样没有同情心的信访人,无论自己有多少冤屈,又有什么理由和资格要求别人的同情和救济呢?!从某种程度上说,正是由于大部分信访人只关心自己的一点冤屈的过于自私,才导致他们抱着低门槛、高回报的赌徒式的青天迷信和侥幸心理,甘心情愿地走上了长期信访的不归之路。等待他们的,自然是而且必然是耗费自己的青春和生命却换不来几千元、几万元、几十万元的经济赔偿的得不偿失及家破人亡。”
    
     李蕊蕊被强奸后,与她一起被关押在聚源宾馆黑监狱里面的另一位知名访民刘沙沙,在已经被“河蟹”吃掉的博客文章《锁住我们的,是枷锁,而不是人心》中写道:“访民们分散来自各省各市,对‘青天’对解决问题还抱着希望,所以平时很容易被几个打手制服,被办事处官员欺骗分化。也因此,黑监狱的看守设施,不如真正的监狱铁门森严——而今天凌晨,一个年轻女孩被强奸,并被大家发现,这样的罪行,激起了众怒,侵犯了大家的心理底线!……门扇被砸开,自由之路就在眼前!大家呼喊着往外冲。门外的几个看守都看傻了,眼看着汹涌人流从他们面前冲了出去。我在人群中振臂高呼:‘冲啊!——’……众人合力之下,那门扇其实很薄。平时很凶的打手们,也会害怕会羞愧。锁住我们的,是制度,而不是人性,是枷锁,而不是人心!”
    
     通过处女访民李蕊蕊被关押在黑监狱遭受强奸的真实遭遇,但愿已经被扭曲了人性、蒙蔽了人心的访民朋友能够汲取教训,不要再对掌握最高权力的中央政府抱有任何幻想,而只是把到北京上访当作理性维权并且交流经验的一种渠道,同时还要把自我维权与帮助别的访民共同维权结合起来,最终以群体力量实现自己的维权目标。
    
     2009年8月7日于北京家中。
    2009年8月7日于北京家中。
    张耀杰:不要相信中共强奸犯政权!
    
    
    
     李蕊蕊与刘沙沙
    
    
     李蕊蕊处女血
    
     来源:参与 作者:张耀杰
    
    
     家里虽然订有《南方周末》,却从来没有认真读报的习惯。今天在路上偶然遇到网名老虎庙的著名维权人士张世和先生,才意外得知北京刚刚发生了处女访民李蕊蕊,在专门关押信访人的黑宾馆里被公然强奸的恶性案件。此事已经被最新一期的《南方周末》所报道,只可惜文章上网仅仅几个小时,就变成了被“河蟹”吃掉的一只“草泥马”。
    
     谈话过程中,最不令笔者感到意外的,是老虎庙告知说,那家黑宾馆是河南老板开办的,而且几年来一直在充当关押信访人的黑监狱。作为一名土著河南人,笔者对于大多数河南人为了蝇头小利而不惜图财害命的丧心病狂,是有过几十年的亲身体验的。
    
     回到家里,上网用Google搜索一下《南方周末》,第一眼就看到这样一条网络快照:
    
     南方周末- “灰色宾馆”强暴事件
    
     2009年8月5日 ... 在被带进聚源宾馆后6个小时,安徽姑娘李蕊蕊遭到强暴,涉嫌施暴者正是宾馆的“看守”。这到底是一家怎样的宾馆,人们为何被“看守”于此,在灰色的简易房 ...
    
     www.infzm.com/content/32518 - 网页快照 - 类似结果
     然而,点击进入上述网页,看到的是这样两行字:
     提示信息
     读取文章失败!
    
     接下来点击相关网页,绝大部分都不能打开,好在还有一些流量很小的论坛,还保存着相关的文章以及相关的照片。据记者朝格图、杨继斌报道:安徽姑娘李蕊蕊被带进聚源宾馆的时间是8月3日晚8点,确切说是被带进宾馆东侧的简易房中。当时天光逐渐黯淡,简易房内横七竖八地躺坐着几十号人,6个小时之后,李蕊蕊在简易房内遭到强暴,多人指认涉嫌施暴者正是简易房的“看守”之一。案发之时,已有70多名各地来京的特殊“住户”被带进宾馆,拥挤于这家毗邻北京火车南站的灰色院落内的简易房里。
    
     把相关的文章以及相关的照片下载之后重新进行编排整理,然后转贴在自己的几个博客中,结果发现自己的博客中国专栏、网易博客、强国博客里面的转贴都被“河蟹”吃掉了。无奈之中联想到自己曾经在2009年1月写过一篇《吃信访饭的冷血官僚张严》,其中引用过国家信访局研究室主任张严用来教训于教嵘教授的一句名言:“不要相信《新京报》等街头小报的报道。”没有想到半年过去,这句名言又被直接干预和封锁网络民意的最高权力当局,改写成为“不要相信《南方周末》等街头小报的报道”。
     但是,假如站在弱势信访人的立场上来看待处女访民李蕊蕊被公然强奸的恶性案件,这句话更应该被改写为“不要相信中央政府”。
    
     关于这一点,笔者早在《吃信访饭的冷血官僚张严》中已经有过公开论述:“在我看来,坚持信访的人绝大多数确实是受害人,但是,他们并不是道德高尚并且能够推动社会进步的人。我第一次到国家信访局门口调研时,亲眼看到成百上千的信访人不顾一切地涌向黑洞洞的信访窗口;与此同时,从外地来的截访人员,明目张胆地从人群中强横地毒打并且抓走本辖区的信访人。在这种情况下,只要成百上千的信访人能够撇开自己的冤屈而表现出一点点的同情心,完全能够有效制止截访人员的为非作歹、胡作非为。但是,我等待了一个多小时,却没有看到任何一个信访人对被截访的信访人表现出半点同情。像这样没有同情心的信访人,无论自己有多少冤屈,又有什么理由和资格要求别人的同情和救济呢?!从某种程度上说,正是由于大部分信访人只关心自己的一点冤屈的过于自私,才导致他们抱着低门槛、高回报的赌徒式的青天迷信和侥幸心理,甘心情愿地走上了长期信访的不归之路。等待他们的,自然是而且必然是耗费自己的青春和生命却换不来几千元、几万元、几十万元的经济赔偿的得不偿失及家破人亡。”
    
     李蕊蕊被强奸后,与她一起被关押在聚源宾馆黑监狱里面的另一位知名访民刘沙沙,在已经被“河蟹”吃掉的博客文章《锁住我们的,是枷锁,而不是人心》中写道:“访民们分散来自各省各市,对‘青天’对解决问题还抱着希望,所以平时很容易被几个打手制服,被办事处官员欺骗分化。也因此,黑监狱的看守设施,不如真正的监狱铁门森严——而今天凌晨,一个年轻女孩被强奸,并被大家发现,这样的罪行,激起了众怒,侵犯了大家的心理底线!……门扇被砸开,自由之路就在眼前!大家呼喊着往外冲。门外的几个看守都看傻了,眼看着汹涌人流从他们面前冲了出去。我在人群中振臂高呼:‘冲啊!——’……众人合力之下,那门扇其实很薄。平时很凶的打手们,也会害怕会羞愧。锁住我们的,是制度,而不是人性,是枷锁,而不是人心!”
    
     通过处女访民李蕊蕊被关押在黑监狱遭受强奸的真实遭遇,但愿已经被扭曲了人性、蒙蔽了人心的访民朋友能够汲取教训,不要再对掌握最高权力的中央政府抱有任何幻想,而只是把到北京上访当作理性维权并且交流经验的一种渠道,同时还要把自我维权与帮助别的访民共同维权结合起来,最终以群体力量实现自己的维权目标。
    
     2009年8月7日于北京家中。
    张耀杰:不要相信中共强奸犯政权!
    
    
    
     李蕊蕊与刘沙沙
    
    
     李蕊蕊处女血
    
     来源:参与 作者:张耀杰
    
    
     家里虽然订有《南方周末》,却从来没有认真读报的习惯。今天在路上偶然遇到网名老虎庙的著名维权人士张世和先生,才意外得知北京刚刚发生了处女访民李蕊蕊,在专门关押信访人的黑宾馆里被公然强奸的恶性案件。此事已经被最新一期的《南方周末》所报道,只可惜文章上网仅仅几个小时,就变成了被“河蟹”吃掉的一只“草泥马”。
    
     谈话过程中,最不令笔者感到意外的,是老虎庙告知说,那家黑宾馆是河南老板开办的,而且几年来一直在充当关押信访人的黑监狱。作为一名土著河南人,笔者对于大多数河南人为了蝇头小利而不惜图财害命的丧心病狂,是有过几十年的亲身体验的。
    
     回到家里,上网用Google搜索一下《南方周末》,第一眼就看到这样一条网络快照:
    
     南方周末- “灰色宾馆”强暴事件
    
     2009年8月5日 ... 在被带进聚源宾馆后6个小时,安徽姑娘李蕊蕊遭到强暴,涉嫌施暴者正是宾馆的“看守”。这到底是一家怎样的宾馆,人们为何被“看守”于此,在灰色的简易房 ...
    
     www.infzm.com/content/32518 - 网页快照 - 类似结果
     然而,点击进入上述网页,看到的是这样两行字:
     提示信息
     读取文章失败!
    
     接下来点击相关网页,绝大部分都不能打开,好在还有一些流量很小的论坛,还保存着相关的文章以及相关的照片。据记者朝格图、杨继斌报道:安徽姑娘李蕊蕊被带进聚源宾馆的时间是8月3日晚8点,确切说是被带进宾馆东侧的简易房中。当时天光逐渐黯淡,简易房内横七竖八地躺坐着几十号人,6个小时之后,李蕊蕊在简易房内遭到强暴,多人指认涉嫌施暴者正是简易房的“看守”之一。案发之时,已有70多名各地来京的特殊“住户”被带进宾馆,拥挤于这家毗邻北京火车南站的灰色院落内的简易房里。
    
     把相关的文章以及相关的照片下载之后重新进行编排整理,然后转贴在自己的几个博客中,结果发现自己的博客中国专栏、网易博客、强国博客里面的转贴都被“河蟹”吃掉了。无奈之中联想到自己曾经在2009年1月写过一篇《吃信访饭的冷血官僚张严》,其中引用过国家信访局研究室主任张严用来教训于教嵘教授的一句名言:“不要相信《新京报》等街头小报的报道。”没有想到半年过去,这句名言又被直接干预和封锁网络民意的最高权力当局,改写成为“不要相信《南方周末》等街头小报的报道”。
     但是,假如站在弱势信访人的立场上来看待处女访民李蕊蕊被公然强奸的恶性案件,这句话更应该被改写为“不要相信中央政府”。
    
     关于这一点,笔者早在《吃信访饭的冷血官僚张严》中已经有过公开论述:“在我看来,坚持信访的人绝大多数确实是受害人,但是,他们并不是道德高尚并且能够推动社会进步的人。我第一次到国家信访局门口调研时,亲眼看到成百上千的信访人不顾一切地涌向黑洞洞的信访窗口;与此同时,从外地来的截访人员,明目张胆地从人群中强横地毒打并且抓走本辖区的信访人。在这种情况下,只要成百上千的信访人能够撇开自己的冤屈而表现出一点点的同情心,完全能够有效制止截访人员的为非作歹、胡作非为。但是,我等待了一个多小时,却没有看到任何一个信访人对被截访的信访人表现出半点同情。像这样没有同情心的信访人,无论自己有多少冤屈,又有什么理由和资格要求别人的同情和救济呢?!从某种程度上说,正是由于大部分信访人只关心自己的一点冤屈的过于自私,才导致他们抱着低门槛、高回报的赌徒式的青天迷信和侥幸心理,甘心情愿地走上了长期信访的不归之路。等待他们的,自然是而且必然是耗费自己的青春和生命却换不来几千元、几万元、几十万元的经济赔偿的得不偿失及家破人亡。”
    
     李蕊蕊被强奸后,与她一起被关押在聚源宾馆黑监狱里面的另一位知名访民刘沙沙,在已经被“河蟹”吃掉的博客文章《锁住我们的,是枷锁,而不是人心》中写道:“访民们分散来自各省各市,对‘青天’对解决问题还抱着希望,所以平时很容易被几个打手制服,被办事处官员欺骗分化。也因此,黑监狱的看守设施,不如真正的监狱铁门森严——而今天凌晨,一个年轻女孩被强奸,并被大家发现,这样的罪行,激起了众怒,侵犯了大家的心理底线!……门扇被砸开,自由之路就在眼前!大家呼喊着往外冲。门外的几个看守都看傻了,眼看着汹涌人流从他们面前冲了出去。我在人群中振臂高呼:‘冲啊!——’……众人合力之下,那门扇其实很薄。平时很凶的打手们,也会害怕会羞愧。锁住我们的,是制度,而不是人性,是枷锁,而不是人心!”
    
     通过处女访民李蕊蕊被关押在黑监狱遭受强奸的真实遭遇,但愿已经被扭曲了人性、蒙蔽了人心的访民朋友能够汲取教训,不要再对掌握最高权力的中央政府抱有任何幻想,而只是把到北京上访当作理性维权并且交流经验的一种渠道,同时还要把自我维权与帮助别的访民共同维权结合起来,最终以群体力量实现自己的维权目标。
    
     2009年8月7日于北京家中。
    张耀杰:不要相信中共强奸犯政权!
    
    
    
     李蕊蕊与刘沙沙
    
    
     李蕊蕊处女血
    
     来源:参与 作者:张耀杰
    
    
     家里虽然订有《南方周末》,却从来没有认真读报的习惯。今天在路上偶然遇到网名老虎庙的著名维权人士张世和先生,才意外得知北京刚刚发生了处女访民李蕊蕊,在专门关押信访人的黑宾馆里被公然强奸的恶性案件。此事已经被最新一期的《南方周末》所报道,只可惜文章上网仅仅几个小时,就变成了被“河蟹”吃掉的一只“草泥马”。
    
     谈话过程中,最不令笔者感到意外的,是老虎庙告知说,那家黑宾馆是河南老板开办的,而且几年来一直在充当关押信访人的黑监狱。作为一名土著河南人,笔者对于大多数河南人为了蝇头小利而不惜图财害命的丧心病狂,是有过几十年的亲身体验的。
    
     回到家里,上网用Google搜索一下《南方周末》,第一眼就看到这样一条网络快照:
    
     南方周末- “灰色宾馆”强暴事件
    
     2009年8月5日 ... 在被带进聚源宾馆后6个小时,安徽姑娘李蕊蕊遭到强暴,涉嫌施暴者正是宾馆的“看守”。这到底是一家怎样的宾馆,人们为何被“看守”于此,在灰色的简易房 ...
    
     www.infzm.com/content/32518 - 网页快照 - 类似结果
     然而,点击进入上述网页,看到的是这样两行字:
     提示信息
     读取文章失败!
    
     接下来点击相关网页,绝大部分都不能打开,好在还有一些流量很小的论坛,还保存着相关的文章以及相关的照片。据记者朝格图、杨继斌报道:安徽姑娘李蕊蕊被带进聚源宾馆的时间是8月3日晚8点,确切说是被带进宾馆东侧的简易房中。当时天光逐渐黯淡,简易房内横七竖八地躺坐着几十号人,6个小时之后,李蕊蕊在简易房内遭到强暴,多人指认涉嫌施暴者正是简易房的“看守”之一。案发之时,已有70多名各地来京的特殊“住户”被带进宾馆,拥挤于这家毗邻北京火车南站的灰色院落内的简易房里。
    
     把相关的文章以及相关的照片下载之后重新进行编排整理,然后转贴在自己的几个博客中,结果发现自己的博客中国专栏、网易博客、强国博客里面的转贴都被“河蟹”吃掉了。无奈之中联想到自己曾经在2009年1月写过一篇《吃信访饭的冷血官僚张严》,其中引用过国家信访局研究室主任张严用来教训于教嵘教授的一句名言:“不要相信《新京报》等街头小报的报道。”没有想到半年过去,这句名言又被直接干预和封锁网络民意的最高权力当局,改写成为“不要相信《南方周末》等街头小报的报道”。
     但是,假如站在弱势信访人的立场上来看待处女访民李蕊蕊被公然强奸的恶性案件,这句话更应该被改写为“不要相信中央政府”。
    
     关于这一点,笔者早在《吃信访饭的冷血官僚张严》中已经有过公开论述:“在我看来,坚持信访的人绝大多数确实是受害人,但是,他们并不是道德高尚并且能够推动社会进步的人。我第一次到国家信访局门口调研时,亲眼看到成百上千的信访人不顾一切地涌向黑洞洞的信访窗口;与此同时,从外地来的截访人员,明目张胆地从人群中强横地毒打并且抓走本辖区的信访人。在这种情况下,只要成百上千的信访人能够撇开自己的冤屈而表现出一点点的同情心,完全能够有效制止截访人员的为非作歹、胡作非为。但是,我等待了一个多小时,却没有看到任何一个信访人对被截访的信访人表现出半点同情。像这样没有同情心的信访人,无论自己有多少冤屈,又有什么理由和资格要求别人的同情和救济呢?!从某种程度上说,正是由于大部分信访人只关心自己的一点冤屈的过于自私,才导致他们抱着低门槛、高回报的赌徒式的青天迷信和侥幸心理,甘心情愿地走上了长期信访的不归之路。等待他们的,自然是而且必然是耗费自己的青春和生命却换不来几千元、几万元、几十万元的经济赔偿的得不偿失及家破人亡。”
    
     李蕊蕊被强奸后,与她一起被关押在聚源宾馆黑监狱里面的另一位知名访民刘沙沙,在已经被“河蟹”吃掉的博客文章《锁住我们的,是枷锁,而不是人心》中写道:“访民们分散来自各省各市,对‘青天’对解决问题还抱着希望,所以平时很容易被几个打手制服,被办事处官员欺骗分化。也因此,黑监狱的看守设施,不如真正的监狱铁门森严——而今天凌晨,一个年轻女孩被强奸,并被大家发现,这样的罪行,激起了众怒,侵犯了大家的心理底线!……门扇被砸开,自由之路就在眼前!大家呼喊着往外冲。门外的几个看守都看傻了,眼看着汹涌人流从他们面前冲了出去。我在人群中振臂高呼:‘冲啊!——’……众人合力之下,那门扇其实很薄。平时很凶的打手们,也会害怕会羞愧。锁住我们的,是制度,而不是人性,是枷锁,而不是人心!”
    
     通过处女访民李蕊蕊被关押在黑监狱遭受强奸的真实遭遇,但愿已经被扭曲了人性、蒙蔽了人心的访民朋友能够汲取教训,不要再对掌握最高权力的中央政府抱有任何幻想,而只是把到北京上访当作理性维权并且交流经验的一种渠道,同时还要把自我维权与帮助别的访民共同维权结合起来,最终以群体力量实现自己的维权目标。
    
     2009年8月7日于北京家中。
    张耀杰:不要相信中共强奸犯政权!
    
    
    
     李蕊蕊与刘沙沙
    
    
     李蕊蕊处女血
    
     来源:参与 作者:张耀杰
    
    
     家里虽然订有《南方周末》,却从来没有认真读报的习惯。今天在路上偶然遇到网名老虎庙的著名维权人士张世和先生,才意外得知北京刚刚发生了处女访民李蕊蕊,在专门关押信访人的黑宾馆里被公然强奸的恶性案件。此事已经被最新一期的《南方周末》所报道,只可惜文章上网仅仅几个小时,就变成了被“河蟹”吃掉的一只“草泥马”。
    
     谈话过程中,最不令笔者感到意外的,是老虎庙告知说,那家黑宾馆是河南老板开办的,而且几年来一直在充当关押信访人的黑监狱。作为一名土著河南人,笔者对于大多数河南人为了蝇头小利而不惜图财害命的丧心病狂,是有过几十年的亲身体验的。
    
     回到家里,上网用Google搜索一下《南方周末》,第一眼就看到这样一条网络快照:
    
     南方周末- “灰色宾馆”强暴事件
    
     2009年8月5日 ... 在被带进聚源宾馆后6个小时,安徽姑娘李蕊蕊遭到强暴,涉嫌施暴者正是宾馆的“看守”。这到底是一家怎样的宾馆,人们为何被“看守”于此,在灰色的简易房 ...
    
     www.infzm.com/content/32518 - 网页快照 - 类似结果
     然而,点击进入上述网页,看到的是这样两行字:
     提示信息
     读取文章失败!
    
     接下来点击相关网页,绝大部分都不能打开,好在还有一些流量很小的论坛,还保存着相关的文章以及相关的照片。据记者朝格图、杨继斌报道:安徽姑娘李蕊蕊被带进聚源宾馆的时间是8月3日晚8点,确切说是被带进宾馆东侧的简易房中。当时天光逐渐黯淡,简易房内横七竖八地躺坐着几十号人,6个小时之后,李蕊蕊在简易房内遭到强暴,多人指认涉嫌施暴者正是简易房的“看守”之一。案发之时,已有70多名各地来京的特殊“住户”被带进宾馆,拥挤于这家毗邻北京火车南站的灰色院落内的简易房里。
    
     把相关的文章以及相关的照片下载之后重新进行编排整理,然后转贴在自己的几个博客中,结果发现自己的博客中国专栏、网易博客、强国博客里面的转贴都被“河蟹”吃掉了。无奈之中联想到自己曾经在2009年1月写过一篇《吃信访饭的冷血官僚张严》,其中引用过国家信访局研究室主任张严用来教训于教嵘教授的一句名言:“不要相信《新京报》等街头小报的报道。”没有想到半年过去,这句名言又被直接干预和封锁网络民意的最高权力当局,改写成为“不要相信《南方周末》等街头小报的报道”。
     但是,假如站在弱势信访人的立场上来看待处女访民李蕊蕊被公然强奸的恶性案件,这句话更应该被改写为“不要相信中央政府”。
    
     关于这一点,笔者早在《吃信访饭的冷血官僚张严》中已经有过公开论述:“在我看来,坚持信访的人绝大多数确实是受害人,但是,他们并不是道德高尚并且能够推动社会进步的人。我第一次到国家信访局门口调研时,亲眼看到成百上千的信访人不顾一切地涌向黑洞洞的信访窗口;与此同时,从外地来的截访人员,明目张胆地从人群中强横地毒打并且抓走本辖区的信访人。在这种情况下,只要成百上千的信访人能够撇开自己的冤屈而表现出一点点的同情心,完全能够有效制止截访人员的为非作歹、胡作非为。但是,我等待了一个多小时,却没有看到任何一个信访人对被截访的信访人表现出半点同情。像这样没有同情心的信访人,无论自己有多少冤屈,又有什么理由和资格要求别人的同情和救济呢?!从某种程度上说,正是由于大部分信访人只关心自己的一点冤屈的过于自私,才导致他们抱着低门槛、高回报的赌徒式的青天迷信和侥幸心理,甘心情愿地走上了长期信访的不归之路。等待他们的,自然是而且必然是耗费自己的青春和生命却换不来几千元、几万元、几十万元的经济赔偿的得不偿失及家破人亡。”
    
     李蕊蕊被强奸后,与她一起被关押在聚源宾馆黑监狱里面的另一位知名访民刘沙沙,在已经被“河蟹”吃掉的博客文章《锁住我们的,是枷锁,而不是人心》中写道:“访民们分散来自各省各市,对‘青天’对解决问题还抱着希望,所以平时很容易被几个打手制服,被办事处官员欺骗分化。也因此,黑监狱的看守设施,不如真正的监狱铁门森严——而今天凌晨,一个年轻女孩被强奸,并被大家发现,这样的罪行,激起了众怒,侵犯了大家的心理底线!……门扇被砸开,自由之路就在眼前!大家呼喊着往外冲。门外的几个看守都看傻了,眼看着汹涌人流从他们面前冲了出去。我在人群中振臂高呼:‘冲啊!——’……众人合力之下,那门扇其实很薄。平时很凶的打手们,也会害怕会羞愧。锁住我们的,是制度,而不是人性,是枷锁,而不是人心!”
    
     通过处女访民李蕊蕊被关押在黑监狱遭受强奸的真实遭遇,但愿已经被扭曲了人性、蒙蔽了人心的访民朋友能够汲取教训,不要再对掌握最高权力的中央政府抱有任何幻想,而只是把到北京上访当作理性维权并且交流经验的一种渠道,同时还要把自我维权与帮助别的访民共同维权结合起来,最终以群体力量实现自己的维权目标。
    
     不要相信中共强奸犯政权!
    
    
    2009年8月7日于北京家中。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上访女被强奸 总理岂能不管?/李平
  • 杜明容:中国政府向世界承诺保障人权可我被长期迫害多年上访雪上加霜!
  • 邀请六四事件受害者上访/田晓明
  • 剃头挑子一头热,乡镇或村级干部要陪同群众上访
  • 上访还须官陪,软硬兼施防民之技已穷
  • 上访者都不是良民吗/刘国均
  • 上访者的归宿可能是精神病院 可怕/羽戈
  • 古巴无人上访/张心阳
  • 别找记者上访去/杨继斌
  • 沦陷的民生除了上访别无选择
  • 胡荣:农村基层政权退化与农民上访
  • 谁来问责拘留进京上访农民的责任者?/于建嵘
  • 人有病,天知否!?—— 一位教授遗孀从上访到疯人院之路
  • 上访母亲神秘失踪女孩的作文、照片“敏感”了什么被一再被删除?(图)
  • 贺卫方:亮剑上访举报人与司法独立——答《北京周报》问
  • 乌鲁木齐市市委书记:八成上访者是有道理的
  • 致各级领导的上访信
  • 驻京办早该撤了 是上访人员的噩梦/蔡馥敏
  • 名医焦东海:老上访99%以上患有上访综合征——与孙东东商榷
  • 厦门拆迁户被洗劫强拆 上访遭恐吓投诉无门
  • 一些老百姓被逼得走投无路才会去北京上访
  • 安徽女孩进京上访被带至宾馆遭看守当众强奸
  • 女孩进京上访被带至宾馆遭看守强奸 70余上访者目睹/南方周末
  • 山东临沂挑拨报复公盟、阻止姚晶上访(视频)
  • 姚晶全家六口到中纪委上访,引起临沂驻京办恐慌(图)
  • 山西柳林县政府不让4.28火灾的受害者上访维权(图)
  • 7月27日工行建行买断员工再次大规模上访(图)
  • 中共老战士王培尧遭遇暴力,女儿上访被劳教(图)
  • 华裔访民上访见闻成书 评信访机构功能不彰
  • 鹏豪集资诈骗案受害者到西安市政府上访(图)
  • 大同市政府门前数百人上访,武警出手打压(图)
  • 山东转业退伍军人集体到北京上访(视频)(图)
  • 近期来,在京的外地上访人员锐减
  • 上海200多名访民到国家信访局(总部)直接上访(图)
  • 现役军人张晓明遭残杀,母亲上访被劳教/梁凤芝(图)
  • 北京周三晚再度扫荡上访村
  • 黑龙江人大信访办院内上访公民被殴打(图)
  • 原三门峡水电学校学生集体上访 黑龙江省政府门前访民抗议
  • 四川地震重灾区,裸体酷刑审讯上访人刘云秀
  • 一名天津检察官被逼上访 看司法腐败
  • 上访冤民 行政复议申请书 公示(图)
  • 江苏武进上访者的血泪控诉
  • 马兰英控诉新疆昌吉劳动教养委员会上访被劳教的申诉(图)
  • 李元福带着骨灰盒找党中央上访
  • 《孩子,今天我去远行动……》母亲上访 孩子失踪 折腾复折腾 伤痕一层层(图)
  • 武汉访民在北京上访被抓到“六部口救济站”训诫
  • 南通崇川公安分局于上访人签订不上访合同/唐玉珍(图)
  • 京办奥运,访民正常上访也“倒霉”
  • 烟台市公安局福山区分局对上访农民的处罚处视为游戏!!!!(图)
  • 山东省烟台市公安局福山区分局对上访农民的处罚...
  • 父母求公正上访 被截访人员送到精神病院/丛金乙
  • 全国两会期间 北京西城便衣警察押着我到重要场所上访
  • 上访老农诉说上访艰辛路
  • 陈寿田:杀人卖器官、将上访冤民关精神病院
  • 遭强拆无家可归三年 被迫上访所经历的感受/王建平
  • 要求武汉市返还私有房产的上访信!/王桂华、许培根(图)
  • 慎入:上海市民朱金娣因动迁上访遭遇暴力(图)
  • 政府为什么要照顾你一个上访户呢?
  • 郭宇宽:悲愤的朝圣之路—上访者群体调查及对造成上访的制度文化土壤的思考
  • 北京是掩埋绝望了的上访者的坟场
  • 1325万被个人私吞,国家又不给上访,村民无奈
  • 青天:上海段氏兄妹因进京上访遭暴打反被刑拘经过
  • 上访人白秀英举报信
  • 控告山东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高新亭包庇杀人犯,打击上访人
  • 中国宪法与公民上访 /刘大生(江苏省行政学院副教授)
  • 新城村的全体村民再再!再次上访(申诉书)
  • 再再!再次上访(申诉书)
  • 郭永丰:父女上访十四载,得来结果蹲大狱
  • 北京东庄上访村暗访纪实(图)
  • 两位为冤屈上访的老人/邓永亮
  • 一位六十多岁老太太十年上访之路
  • 无锡市西园弄村上访村民代表紧急呼救
  • 政文:重温毛泽东论“拆迁、人民上访与国家政治民主 ”
  • 廖亦武:寻访北京上访村
  • 抓捕上访者的陷阱:中国信访制度
  • 民众上访遭堵截,百姓冤屈何处伸?
  • 黑心党官堵截上访 又见中国一大特色
  • 官员单方面撕毁合同被夺走全部财产 六年上访陷囹圄(图)
  • 工讯:吉林省松原市石油工人上访100天的调查报告(5~6)
  • 村支书一人占有两千亩土地:上级不管,上访被抓
  • 上访二十年,八旬老妪泪涟涟厖
  • 抚顺一下岗职工进京上访归来暴死当地派出所
  • 公安拘殴上访妇女致其心脏病突发
  • 沪40余动迁户京城上访 部分与周案有关 /香港商报
  • 在没有泪的世界里──在京上访农民调查报告
  • 女教师上访被关精神病院四年多
  • "越级上访就是违法" - 比法盲更恐怖的是什么?
  • 为克扣工资四处上访 湖北一刚直教师被打死
  • 上访等同扰乱社会秩序?铁路职工铁道部上访遭刑拘
  • 中国青年报:强迫人们写“保证书”不进京上访属违宪
  • 墙上赫然写着一条标语:“严厉打击越级上访!”
  • 山西割舌案虐待上访者凶手是谁?
  • 民警履行职责惨遭毒打,含冤上访以七年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