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温和腐败学开始裸奔/王石川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8月06日 转载)
     云南省麻栗坡县委原书记赵仕永说:“那些不给钱就不办事的人是‘暴力腐败’;像我这样,在为人办好事的情况下收点钱,是温和的,所以我说自己是一个温和腐败的县委书记。”赵仕永,因受贿索贿400多万元、贪污50多万元,6月29日被法院一审以受贿罪、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18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650万元。(8月4日《检察日报》)
    
       所谓盗亦有道,如今看来贪亦有道,有的贪官也是讲究“职业道德”的,赵仕永无疑就是其中一个。赵仕永不仅娴熟于贪,还对腐败学颇有研究,提出了耐人寻味的暴力腐败和温和腐败这两个概念。可以说,如果没有个人亲身体验,没有在官场浸淫良久,是不会有如此心得的。 (博讯 boxun.com)

    
      乍听起来,暴力腐败和温和腐败的区分和定义,似乎有其道理。但仔细推敲一下,则不免让人哑然失笑,暴力和温和之分,实际上殊途同归,都是一个贪字,都是权钱交易。如果说暴力腐败是腐败,那么温和腐败尽管顶着一个“马甲”,同样也是腐败。说白了,这是赵仕永为自己的腐败寻找借口而已,是为了使贪腐更心安理得的一种技巧而已。实际上,无论是哪一种腐败,都于党纪国法所不容,赵不可能不知道。
    
      赵氏腐败学将腐败分为两种,一种是不给钱就不办事,一种办事收钱。实际上,按其逻辑脉络可以分为四种腐败,除了上述两种外还有两种,即收了钱也不办事和办了事(此处指违法之事、不正当之事)也不收钱。按照风险大小的排列,收了钱不办事无疑风险最大,办事不收钱无疑风险最小,办事收钱风险次之,但从腐败者的角度出发,腐败者追逐的是利益,让其办了事不收钱绝对行不通,而选择办事收钱无疑既是各得其所又是风险性最低的一种。这一点,赵仕永对其显然熟稔无比。其实,即便是官场外人也知道,收了钱不办事容易引火烧身,一些贪腐案东窗事发就因于此。这一点,赵仕永也不可能没有顾虑。一言以蔽之,提出温和腐败并身体力行的赵仕永,实际上对官场潜规则太娴熟了,这种动作如动物类中善于乔装、善于易色的动物,非官场油子不能为之。
    
      其实,赵氏腐败学的心态更耐人寻味。赵氏为何心安理得地践行温和腐败?除了他认为替人办事之外,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即,“别人能贪我为何不能贪”的心理也在支配着他。报道中有一细节——— 当记者问及为什么购买个人用品也要开发票报销时,赵仕永很干脆地说:“现在别人都这样,我为什么不这样呢?这也正常呀!”当贪腐成了正常,所谓的温和腐败便是自欺欺人。而赵氏之所以以为腐败正常,除了内心的私欲之外,与官场盛行的潜规则大有干系,这更让人悲哀——— 原来购买个人用品开发票报销是正常的啊?!
    
      此外,还让人忧惧的是,不知道像赵氏这样践行温和腐败的官员有多少?实践温和腐败是集体行为还是个人行为?换言之,温和腐败是不是一种正在潜滋暗长并四处弥布的潜规则?在反腐败大业上,无所谓暴力腐败和温和腐败,再预设前提的腐败也是腐败,再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腐败也是腐败,但如果认同温和腐败,并将温和腐败“发扬光大”,那无疑说明权力的底线伦理在不断沦陷,从绝不能贪到贪一点没关系再到温和腐败就可以心安理得,这其中所释放的信号无疑很可怕,对当前的反腐大业亦是新挑战。
    
      让人忍俊不禁的是,赵氏曾表示他的行为不是“什么违法犯罪”。好在最后,赵氏终于认识到“如果我不是县委书记,人家不会给我送钱,那些给我送钱的人是在‘期权’,当时他们既是对我职务和权力的投资,又是对我未来职务和权力的期待。”只可惜,他明白得太晚了,等待他的是沉重代价。
    
      发明温和腐败学的赵仕永,并没有因其腐败学而仕途永远。现在需要追问的是,还有多少官员认同并正在实践着赵氏腐败学。
    
看温和腐败对决暴力腐败/张培元

    
      原云南省麻栗坡县委书记赵仕永因受贿被判处有期徒刑18年。对自己的敛财行为,赵仕永说:“那些不给钱就不办事的人是‘暴力腐败’;像我这样在为人办好事的情况下收点钱,是温和的。”(8月4日《检察日报》)
    
      在冯氏喜剧片《天下无贼》里,扮演老贼黎叔的葛优,对着举斧抢劫的范伟和冯远征说出了一句经典台词儿:“我最讨厌你们这些打劫的,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如今,自诩“温和腐败”而瞧不起“暴力腐败”的贪官赵仕永,脸上仿佛也晃动着黎叔式的不屑神情,炫耀着非同一般的技术含量。
    
      贪腐是一种高智能犯罪,其中杂糅了权术、策略、阴谋阳谋、人生厚黑学及市侩狡猾元素。根据赵仕永的悉心观察和潜心研究,腐败分为两种:其一曰“暴力腐败”,不给钱就不办事,甚至是给了钱也不办事;其二曰“温和腐败”,为人办好事之后再收钱。前者形同权力敲诈,很容易在利益内讧中露馅。而后者披上了人情往来的美丽面纱,最大限度地诱惑并安抚行贿者,为权钱交易增加了隐蔽性。
    
      按照赵氏理论,现实中贪官确实存在“暴力腐败派”和“温和腐败派”。前者的代表人物有原湖南郴州市委副书记、纪委书记曾锦春,动不动就拿双规权作为武器,向辖区大小贪官和煤矿主敲诈6000余万元;有原山西省繁峙县副检察长、反贪局局长穆新成,以黑吃黑手段盘剥身边小贪,居然也能捞得亿万家财。“暴力腐败派”仗权耍横树敌甚多,树大招风招致众恨,在官场权场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小。因而更多自以为更聪明的贪官,不约而同地选择了后者,做貌似低调亲和、助人为乐的温和派,毫无原则地媚商卖权,妄图以温和外衣迷人一时、惑众一世。
    
      作为腐败理论家兼实践家的赵仕永,或许真的忘记了一个常识:无论“暴力腐败”,抑或“温和腐败”,只有表现形式不同,并无水平高下之分,它们早晚都难逃法纪严惩的宿命。
    
温和腐败如明镜 照出可怕潜规则/李维焕

    
    
    云南省麻栗坡县委原书记、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民政局原局长赵仕永因受贿索贿400多万元、贪污50多万元,6月29日被法院一审以受贿罪、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八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650万元。赵仕永说:“那些不给钱就不办事的人是‘暴力腐败’;像我这样,在为人办好事的情况下收点钱,是温和的,所以我说自己是一个温和腐败的县委书记。”(今日本报A14版)
    
    我一点都不怀疑某些贪官的水平,对他们玩文字游戏的水平尤为佩服。这不,刚刚锒铛入狱的赵仕永同志就又发明了两个生动的新词——“温和腐败”、“暴力腐败”。肯定有人会对他的这种说法嗤之以鼻甚至还要送他一顶“无耻”的帽子,而我却认为这两个词儿实际上非常深刻。
    
    当今社会确实存在“温和腐败”和“暴力腐败”这两种现象。某些官儿的确是不给钱就不办事,有的还吃拿卡要、明目张胆索贿,这就是老百姓经常说的“恶官 ”、“阎王官”。但也有一些官员,就如同赵仕永之流,收钱就办事,非常“讲信用”。对“温和腐败”的官儿,群众的心情比较复杂,可以说是“爱恨交织”。这种官儿的存在,其实也是为老百姓提供了一个办事的另类渠道,客观上缓解了老百姓办事难的难题。他们就像是臭豆腐——闻着臭吃着香,平时骂他的娘,遇到事儿却又想得慌。
    
    随着反腐倡廉环境的改变,我相信“温和腐败”的现象会越来越多。“温和腐败”的存在,从一定程度上而言其实是反证了“潜规则”的强横。贪官很温柔,脸上笑眯眯、嘴上甜如蜜,并没有声色俱厉地向你要钱,可就是有人很自觉地奉上好处。这是为啥?一切都已经形成“潜规则”了,“规矩”便是如此,人人都心知肚明,不用教,自然按“既定轨道”运转。“潜规则”的威力如此之大,难怪会引无数“英雄”竞折腰。这“温和腐败”的威力,似乎比 “暴力腐败”要强大多了!
    
    以前的乱世,有人问“官军和土匪哪个更厉害”,有达人回答说:土匪进村,撵得鸡飞狗跳;官军进村,往老百姓堂屋里一坐,老百姓就自觉地杀鸡宰狗做熟了端上来。你说哪个厉害?突然觉得,有一个或者一小撮官员搞“暴力腐败”并不可怕,“温和腐败”成风才真正可怕!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温和腐败是自欺欺人的鬼话/卢荻秋
  • 云南一县委原书记贪污获刑 自称是"温和腐败"(图)
  • 云南贪官自称“温和腐败”:为群众谋利也为自己捞钱 (图)
  • 云南贪官自称"温和腐败":为群众谋利也为自己捞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