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格丘山: 狼羊共圈展望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8月03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格丘山更多文章请看格丘山专栏
    
格丘山: 狼羊共圈展望

    
    在众多的多维拥共博客中,杨子是颇具特色的,杨子显然属于思维和探索性的,比上一代以不平则鸣为代表的愚蠢死硬派,无疑是进步。其区别诸博可以看得清楚,愚蠢死硬派最大特点是皮厚,不管效果,挖空心思找死理帮共产党辩护。而思维和索性派会站在共产党立场上帮助共产党分析这件事情给共产党带来的得失。
    
    举一个例子说,如果共产党杀了老百姓,愚蠢死硬派就会采取下列立场:
    共产党没有杀人,杀人是谣言;
    这些是坏人,该杀;
    共产党杀人前,叫他们逃,他们不逃,杀人责任应该自负,或者由叫他们不逃的人负(:);
    杀老百姓也不是中国共产党发明,美国也杀过老百姓(:);
    
    等等五花八门的理由都不顾廉耻的一一登场。
    
    而思维和探索性派就会认真从事情的起因后果,分析共产党这样处理的得失。并探索共产党怎样做才能够得到最好效果。
    
    譬如杨子最近的文章 “共产党下一代领导人应该思考的问题”
     http://blog.dwnews.com/?p=56130
    就充分体现了新生的思维和探索性派的特点,应该说思维和探索性派的诞生是中国阴暗的政治天空出现的祥云。
    
    对于我个人来说,达到这么一种认识,如果共产党是一个狼的阵营,民运和各种反共产党是羊的阵营,那么狼阵营中有凶悍的狼,有和顺的狼,而羊阵营中有暂居羊位,但是对弱羊有着狼的一切秉性的头羊,也有非常和顺的羊。
    
    近年来我的政治思想最大的转变就是发现狼和羊可以相互转化。一头凶悍的羊在特定条件下会变成凶悍的狼,而一些和善的狼在一定条件下会变成羊。我的第二个收获是对于深入中国人心的寓言故事东郭先生与狼,农人与蛇,的反思,我完全不同意由这种思想演绎而来的砍草除根,和打落水狗精神。是的,不错,怜悯可能导致恩将仇报的忘恩负义,但这只是一种可能,怜悯也完全可能导致仇恨的化解和感激涕零。同时砍草除根,和打落水狗缺乏人道和法律根据,人不是草,也不是狗,对一个被你打败的人,服输的人再痛打是不对和不文明的,至于为了自己的政权稳定再将他杀掉,然后怕他的后代报仇也将他们全部杀掉,这是一种非常奇怪、荒唐残酷、应该受到讨伐的中国思维方法。
    
    由于这两个发现和改变,使我感到我不应该再义务地去当羊阵营头羊的啦啦队和跟班,为它们与狼营的头狼对立死拼摇旗呐喊,更不应该不遗余力地去为将羊阵营的头羊抬举到新头狼的地位当马前卒。我想试试与和顺的狼对话的途径,能不能找到一种让羊和狼转化成一种非狼非羊的新物种的思想。我设想如果和善的狼和弱羊形成一个脱离狼阵营和羊阵营的新团体的时候,而且它们成为中国的主流的时候, 中国的新政治天空就可能出现了。
    
    那个政治天空出现的最重要标志是,这些新动物,不再将凶悍的头狼和觊觎头狼位置的头羊看成救世主,看成英雄,看成父母官,去奉承、 去阿谀、 去拍马、去抬举。应该强调,将中国政治黑暗的责任全部加在头狼和头羊身上是不公平的, 弱羊和善狼对头狼和头羊的崇拜,阿谀,协助头狼和头羊去欺凌只要不是自己的其他弱羊的精明和鼠目寸光,至少要为这种黑暗政治担负相当的一部分责任。一旦头狼的横行霸道得不到喝彩的时候,中国政治黎明的曙光就升上地平线了。但是无论何时候头狼是不能消灭的,社会不能没有头狼,代替于消灭头狼,新动物要给它们做一个大狼铁栅栏,将它们都关进去,它们的一举一动,围在外面观看的新动物都看得清清楚楚。因为人们清醒地记住了,虽然社会不能没有头狼,但是他们是狼,是对于社会非常危险的动物。
    
    是啊,到了那个时候,如果还有哪个新动物仍愿意当这种关在铁栅栏里的强悍凶猛的头狼,那么就进铁栅栏吧,让大家日夜看见和监督它们在干什么。
    
    如果中国真有那一天,那将是全体中国人的幸运。应该说对于中国这个几千年来已习惯于奉上压下的民族,这是非常艰难的一步。头狼头羊之所以强悍,横蛮,其责并非全在头狼头羊,至少有一半在于弱羊和和顺的狼自己啊!

(博讯记者:格丘山)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Modified on 2009/8/03) (Modified on 2009/8/03)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格丘山:论中国不可能变成二个也不可能独立
  • 格丘山: 我怎样理解何频答《华尔街日报》记者问的谈话
  • 格丘山:季羡林是国学大师还是浪得虚名?
  • 格丘山: 我对新疆暴乱的看法
  • 格丘山: 刘晓波被捕告诉我们什么?
  • 格丘山: 根本的问题是信用危机(图)
  • 格丘山 : 何频老板, 你还能挺多久?------施化博在文学城被封有感(图)
  • 格丘山:良心与权力的战斗(图)
  • 格丘山: 纪念六四二十周年诗歌-- 如果(图)
  • 格丘山: 再为六四平反辩证
  • 格丘山: 论全民犯罪的历史责任和良心忏悔问题(图)
  • 格丘山: 领着三条雪花狗的女人(图)
  • 格丘山:“上海人太坏了!”章诒和错在哪里?
  • 格丘山 : 章诒和错在哪里(图)
  • 格丘山: 致独评网友的告别话
  • 格丘山: 音乐,酒和孤独━━人生最后的驿站(图)
  • 格丘山: 政治家与自由思想人士的区别━兼论达赖喇嘛的政治诉求(图)
  • 格丘山:母亲走了(图)
  • 格丘山 : 我的全程序个人网络
  • 格丘山:重要的不是杨佳母亲露面和她是不是精神病!
  • 格丘山: 让杨佳体面的离开世界
  • 格丘山:杨佳有没有可能不死
  • 格丘山:为党请命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