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国企改制世上最无耻的掠夺/陈维健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8月03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陈维健更多文章请看陈维健专栏
    
     2009年的7月24日,这一天必将注入中国工人运动的史册。这一天,中国大型国有企业“吉林通化钢铁公司”,万名工人抗议公司被私企控股兼并,新任资方总经理陈国军被打死。此公因扬言要让通钢老职工通通滚蛋而触众怒。这是中国自九十年代国企改制以来,国企职工维权抗议的一次典型性事件。 (博讯 boxun.com)

    
    中国工人由于共产党的无产阶级革命理论,使他成为中国社会阶层中的领导阶级,但是中共建政以来,所谓的领导阶级事实上成了中共的工业“农奴”。半个世纪以来,他们在低工资,低生活条件下为中国的现代工业化打下了基础。特别是在大型国企中的工人,都是一代二代,甚至三代人在同一个工厂服务,他们的教育、医疗、文化甚至婚姻都从属于企业。企业对于他们来说远远不是现在打工赚钱这样简单的关系,而是在“全民所有制”下的一种封建式的人身依附。九十年代,中共进行国企改制。对于这种人身依附性的国企改制,应该说符合时代的潮流。但是这种从善如流的改制,因着中共在政治体制上的专制,立即变成了中共权贵对国企的一场巧取豪夺,几乎一夜之间,这些由中国工人几代人流汗献血的全民所有制,以空手套白狼的方式转到了中共权贵者手中,而企业的工人不是下岗,就是变得毫无保障,成了随时可以被企业主扔到街头的打工者,成为连做奴隶都不得的群体。
    
    在中国所谓的国企就是全民所有制企业,把全民所有制企业称作国企,实际上是有意无意之间,掩盖全民所有制企业的资产本质。全民所有制的含义不言自明,企业的资产属于企业的每一员工,而企业中的每一个员工不论其职位如何,都是企业的职员,都是企业的股东。企业转制明白地说:就是国有企业买给私人企业,出卖企业,首先要得到大多数职工的同意,企业出售后所得应该按股分给每一位职工。但是中共权贵却以“改制”,把企业职工的所有权轻而易举地剥夺了。中共的老大哥“苏联”解体后,也进行了国企改制,但当时的政权并没有剥夺企业工人的权益,企业按股分给了全体职员,职员可以将所分得的股,自由地买卖,使苏联这个“共产”大国以“分产”的方式画下“善终”的句号。但苏联这种“分产”的方式结束“共产”,在中共官媒的封锁之下,中国国企职工知之甚少。但是中国工人不是笨蛋,有一位大名鼎鼎的下岗工人陈洪,他说出了国企改制的本质:“对我们而言,改革意味着失业下岗,改革意味着我们昨天创造的财富和已有的福利被剥夺,意味着我们的生活负担在加重,意味着权贵和富人们对公共财产和国有财产的瓜分与掠夺。”
    
    回到通化钢铁公司,这是一个特大型的钢铁企业,在中国经济高速增长之时,它的利润滚滚而来,当然也成了中共权贵们唾涎三尺的对象。收购“通钢”的是以北京为基地的“建龙”集团,05年它以百分之36的股权进入“通钢”,从05年10月到今年3月,“通钢”亏损了一百多个亿,“建龙”却赚了一百多个亿。“建龙”在“通钢”的高层干部年薪几十万到450万,而“通钢”职工月薪则从二千右左下降到二百元到五百元。但是这样的掠夺“建龙”还嫌不够,今年3月钢铁企业受世界金融风暴的影响利润下滑,“建龙”即宣布撤资,没想到三个月后,国际钢材价格开始上扬,于是,“建龙”又宣布入股6成,成为“通钢”的控股老板。这种把国企当作“唐僧肉”随进随出,尽得好处是如何做到的呢?不言而明,一切与这个国企有关的领导干部得到了巨大的利益分成。“通钢”工人在忍无可忍之下,终于起来为自己的利益进行斗争。
    
    古人云“盗亦有道” ,那有象“建龙”这样对“通钢”这样予取予夺,连饭都不给“通钢”职工剩一口的贼子,“建龙”这帮盗贼是最没有心肺的盗贼。陈建军要将“通钢”老职工“赶尽杀绝”而死于非命, 是“善恶随人作,祸福自己招”,但是人被打死总非善事,不过“建龙”能通过陈建军被打死有所醒悟,有所收敛,善待为“国企”献了春秋的职工,那么陈建军也就没有白死。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历史不会肯定他们所掠夺的财产的所有权,从全民所制掠夺的资产,还得归还有全民所有。那些想通过玩点文字游戏,立一个什么“产权法”,以保掠夺所得,以荫子孙,都只能是一厢情愿,被掠夺者是不会认同的,“还产于民”这一天终会到来。权贵们如若真想庇荫子孙,那么积财不如积德,财必将祸及子孙,德才会福泽后代。
    
    “通钢”事件后,值得注意的是这一次政府对事件并没有使用惯用手法,把事件原委说成是:海外敌对势力煽动操纵不明真相的群众造成的,以此推卸政府的责任,说明政府对群体事件已有了一个认识。事件后吉林省政府还表示“通钢”将永不与“建龙”重组。但是重组与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必须明确“通钢”职工在企业中的所有权,让他们分享所有权带来应有的收益,这才是解决“通钢”事件的根本之道。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发展是硬道理之下的“绝代”巅峰/陈维健
  • 国学大师仙逝看中国的传统文化热/陈维健
  • 新疆“75”事件的核心是维族维权抗暴 中共制造维汉仇恨/陈维健
  • 陈维健:呼啦啦大厦倾 上海滩成上海塌
  • 陈维健:中共88周年话“共产党宣言”
  • 陈维健:“替谁说话”看石首的官民对立事件
  • 少林寺十万一支香 千金衲云锦/陈维健
  • 陈维健:一个政权和一个人的一张嘴一张脸
  • 陈维健:六四二十周年中共成了人民公敌
  • 邓玉姣事件看中共从政治强奸到刑事强奸/陈维健
  • 陈维健:杭州赛车肇事和巴东烈女抗暴启示录
  • 陈维健:西藏问题是文化存亡之争
  • 陈维健:五四运动被共产党绑架的运动
  • 陈维健:索马里海盗遭遇中国人权
  • 陈维健:与时俱进的嫖宿幼妇女案
  • 陈维健:北大“叫兽” 孙东东的罪与罚
  • 陈维健:中共是制造农奴社会的最大农奴主
  • 陈维健:“中国人不高兴”作者为何不高兴
  • 陈维健:樱花树下的迷乱
  • 就三鹿奶粉事件陈维健接受纽西兰电视三台采访(图)
  • 陈维健:大西藏行政区和共产党领导
  • 陈维健:中国一个讨薪被打被杀的黑社会
  • 陈维健:不能相信的罪恶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