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王岐山的陰謀,法輪會的犧牲,胡錦濤的困境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8月0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按照草案居士的披露,似乎可以解讀20年前後的變遷了。89北京六四慘案、99北京法輪慘案、09回胡七五慘案,十年一大戲,難道是偶然的?都是匪共製造的事件,作為內鬥的法門。我們先看這樣一個模式:
     (博讯 boxun.com)

    某家銀行的門口踩死了孕婦,聳人聽聞了吧?原因是什麽呢?孕婦的丈夫苦主說:我太太排隊好好的,前面這位張三先生突然推倒了我太太;張三先生說:後面有個大肚子頂我,大概是她後面的人推她的,我哪知道後面是個孕婦呢?我以為是個胖子頂著我了,討厭!我就用屁股往後拱了一下;苦主說:是的,我就排在我太太後面,背後有人推我,所以我本能地推了我太太,我太太再往前推…
    
    那麼,孕婦即使跌倒了,也不至於死呀,又是誰從側面踩上去的呢?因為孕婦所在的這個隊列,又受到後面的壓力和兩側的壓力,稍一碰撞,推倒了孕婦,跟著人群大亂,不知是誰踩上去了…
    
    所以,我們要研究,為何突然這麼多人擁擠到了銀行門口?原來是這間銀行突然宣佈降低存款利率,就像降低了門檻,存戶們紛紛來擠兌了。銀行忙於支付提款,沒有足夠的人手來維持門外的秩序,並且銀行的保安只管門內,認為門外是屬於警察的工作範圍。人群無序,當然要踩死了。
    
    那麼,銀行為何突然降低存款利率呢?這是它的董事會的決策,由於再也無法支付高率存款的利息。那麼,此前為何高率存款呢?那是上一屆董事會的決策,想要吸收存款,導致存款過多,導致貸款出不去,所以要改變策略,吸存改為吐存。
    
    當然,警察爲了處理孕婦被踩死的刑案,會把張三先生當做兇手,捉拿歸案。但是,真正的兇手呢,這間銀行的前後兩屆董事會的決策者呢?當然要由我們來挖出來。銀行門前踩死人,真正原因是董事會的決策,降低了門檻。
    
    按照匪共政法系統對大陸社會的控制能力,哪個角落想要突然冒出萬人規模的行動,簡直是做夢,除非匪共都瞎了,或者睜一眼瞎一眼。為何瞎一眼呢?因為有人讓它假裝瞎掉,才有好戲看。
    
    看誰演戲呢?想演戲的人太多了,但是要找喜歡演戲的龐大群體才行。當然,匪共瞭如指掌對於社會上潛在著哪些演戲群體,就看決策需要了,如何鼓勵、如何刺激、如何挑逗,放鳥出籠、打草驚蛇、欲擒故縱…匪共哪樣不是得心應手?真想平息事態,什麽辦法沒有?但是為何真的沒有呢?因為都想搞事,都想鬥法,都想看戲。戲到中場,高手就知道結局如何了。
    
    匪共與歷史上的任何造反集團的區別在哪裡?匪共與歷史上任何專政集團的共性在哪裡?就在於有著確切的經濟理論和經濟計畫,也就是蘇俄特色的五年計畫。一個五年計畫下來,發現小問題,還沒發覺大問題,調整一下;兩個五年計畫快要完了,發覺前一個五年計畫的小問題的調整是錯的,這就發覺了兩個五年計畫的大問題,都到了非要強制解決不可的地步了,必然牽涉到黨政軍各條各塊都要動一動,所以說‘逢六之年搞政治,逢九之年搞軍事’。這也就是馬克思理論的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社會存在決定社會意識。
    
    共產國十五億人三十個省,平均每省五千萬人,放到哪裡都是一個大國了。例如歐洲強國意大利人口六千萬,匪共的折騰,也就相當於三十個意大利的折騰的總和。三十個意大利的折騰能量的總和,十年之間積累起來的,都要一下子強制釋放出來,這種震盪多么龐大?匪共平素又不具備讓人民放屁的容量,現在,全國人民十年之內積累起來的屁,一下子放出來,絕對强於原子彈。就如定向爆破,放屁也是必須有計畫按比例的引導的。
    
    匪共的經濟體系是兩個輪子,一個是管做夢的國家計委,一個是管操作的國家經委。由於人脈體系和奉行理論的問題,兩個輪子經常打架,曾經合併過幾次,然後還是分開。每個五年計畫的每個項目,都是上一次黨代會的中央委員之間的分贓。分贓必然矛盾,經濟問題上升爲政治問題,政治解決不了就用軍事解決,強制刹車。在不能內戰的情況下,就要製造外戰,釋放軍事能量。軍事宣傳的愛國主義和民族危機,又都掩蓋了政治經濟的內幕。
    
    “逢六之年搞政治,逢九之年搞軍事”,共產黨之前的國民黨就這樣搞了,這是由蘇俄等國的戰爭行動造成的。例如1919五四運動,不過是第一次歐洲大戰影響了螞蟻的躁動。例如1929,北洋餘孽張學良加入蔣記民國,匪共則是分田分地真忙。例如1939,即使表面上抗日,國共兩黨也作了最為劇烈的戰爭:蘇北黃橋暴亂與皖南雲嶺鎮暴,都是幾萬人規模的。例如1949,就不用說了。
    
    例如1959,因為五八年大躍進導致財政危機,東部沿海尚可調整,中部餓死人也沒人知道,西部窮僻但是還有未打的超級土豪,就是吐蕃的那麼多的寺院,這是1959拉薩暴動的真正原因,張仲良李井泉等等都是毛澤東路線的追隨者,毛澤東當然知道這些好學生拿喇嘛的私房來填補虧空的妙策。
    
    例如1969,爲了召開匪共九大,要給劉少奇定性三頂帽子=叛徒工賊內奸,叛徒是拔掉劉少奇與周恩來爭奪的白區旗幟,工賊是剝奪劉少奇與毛澤東爭奪的安源光環,內奸是把他蘇聯留學生的身份轉為蘇聯間諜,所以必須在1969年4月九大之前的3月2日,製造了珍寶島戰爭,作為教育全黨全軍全國人民的愛國主義教材,激發對劉少奇叛國集團的憤恨。可憐蘇俄大鼻子稀裡糊塗就友情客串了支國人民的愛國主義的靶子 。劉少奇1969年死於周恩來之手,死因則是1939年前種下的:劉少奇領導黃橋暴亂的成功,卻讓周恩來李代桃僵,周恩來本人在延安崛起屁股接受操娘,嫡系的軍頭葉挺、特務頭子鄧發、行政助手王若飛、黨務代理秦邦憲全部死光,能不恨嗎?
    
    例如1979,要清洗毛共遺留的槍杆子許世友等等,所以要用越南戰爭來作擂臺。只要中央匪委掌握的情報只給雲南戰線的楊得志不給廣西戰線的許世友,許世友就得作為敗軍之將滾蛋。(另一位傻大爺魏京生同志,作為毛共餘孽,也給他戴上一頂帽子‘出賣國家機密’,一網打盡。)這種作弊在匪共黨內玩過多次:1936年的西征,匪四方面軍得到命令要從甘肅打通回胡斯坦去蘇聯,但是得到了中央匪委的歪曲情報而全軍覆沒,結果是張國燾機會主義的失敗;1939年,劉少奇偷偷調開新四軍主力製造了黃橋暴亂,國軍前去鎮暴結果是參加過台兒莊的兩名中將翁達李守維的陣亡,蔣老總統捉拿葉挺問責,葉挺逃亡但卻三番五次得到延安的誤導,於是周恩來王明機會主義的本錢就破產了。
    
    例如1989,4.26社論就是打草驚蛇,你們要么忍氣吞聲戴好帽子‘動亂分子’以後隨時收拾,要么繼續鬧。經濟原因呢?一邊是黨內財閥副總理姚依林(85年見過此公一面),一邊是趙紫陽的秀才們搶班奪權。所以姚依林的女婿王岐山慫恿鬧事,鬧够了,姚依林與李鵬一起建議鎮壓,無論怎樣都是當局者趙紫陽的敗局:鎮壓了,背上劊子手的罪名,日後就像陳希同一樣被清洗;不鎮壓就是與黨分裂,還是要清洗。除非趙紫陽能夠調動軍隊殺掉政敵,否則投子認輸。
    
    例如1999,江澤民李鵬聯合清洗喬石。喬老爺在趙紫陽倒閉之時是匪共中央五常委之一、政法委書記,派了很多親信跟隨黃雀行動出逃,手下的葉浩李昌等等在海外培養了眾多的網路高手。這些政法委們在六四鎮壓時袖手旁觀或者隔岸觀火,得罪了李鵬;曾經策划了鄧小平南巡,圖謀取代江澤民。他們既無宗教信仰又想長生不老,於是共同推手轉法輪,大家都來搞事。羅幹在天津打草驚蛇,群眾到北京集會請願,於是成了。唉,群眾啊群眾。
    
    現在2009,又都來搞事了。怎麼說呢?先要說說匪共幹部隊伍的構成。
    
    說這匪共,若論出身其實分為兩種:團派官僚與工業官僚。匪共的一點家底子,就是所謂國有大型廠礦,都是滿洲國發展而來的。我們知道,滿洲曾經被建設成為王道樂土,但是蘇聯紅軍一聲炮響,滿洲工業機器都成了蘇俄的戰利品,然後轉賣給匪共成了‘第一個五年計畫援建項目’,再加一些俄國顧問的指導,並以此為基地培養出來匪共的工業官僚的隊伍。匪共太子黨的學歷,都是1949之後的,要么第二代留俄的,要么是在國內的俄式大學讀書的,所以他們都是俄式腦瓜,機械唯物主義的毫無人文的思維,但是精通工業企業管理和行業管理,也就是俄式的大兵團會戰。匪共的那點國有大型工礦的家底子,也就掌握在匪共太子党手裡,包括原機械工業部發展而來的各個工業部、石油化工鐵道水電等等部。
    
    所謂改革開放,得利者就是匪共的工業官僚,他們駕輕就熟,知道如何操控國有企業的私有化,在1989之後的流產運動當中。1989之後躥升的團派官僚,特點是要比太子党工業官僚年輕十歲,教育都是匪共與俄共斷交之後的工農兵教育。他們沒有工業廠礦的獨擋一面的管理經歷,基本上在吹吹拍拍的共青團模式混起來的。1989之後,他們跟隨胡錦濤忙於官場爬升,學文件講理論,實質是最腦殘的一代人。那麼問題來了。
    
    1989之後的經濟改革,工業官僚們靠山吃山,盆滿缽滿。團派官僚雖然獲得官場職位,其實是為工業官僚站梉頂缸,處於兩難境地。我們看看戈爾巴喬夫,也是為勃列日涅夫留下的工業官僚站梉頂缸,忍無可忍,發動政治改革,立刻要承擔政治解凍引發的政治責任,滾蛋了事。胡錦濤當然明白自己也是一個戈爾巴喬夫,若敢揭開匪共的蓋子,立刻要做噴氣式飛機。所以他要忍要和諧,最好是趕緊猛撈,忍到任期結束。但是呢,工業官僚們的猛撈是在自己精通的行業依靠‘國家產業政策’,撈在骨頭裏面。團派官僚則只能刮地皮,刮在臉上,這就很不好看了。特別是王樂泉張慶黎這樣的沒有任何正規學歷和行業勢力範圍的混混,撈的太狠太濫,就要砸破整個匪共的大局了。
    
    團派官僚既沒有俄式企業的勢力範圍,又不敢或者不肯學習美式的政治思想,那麼唯一的法寶就是早年爛熟于胸的‘毛主席語錄’,走回極左路線,甚至羡慕古巴朝鮮的政治局面,但又不甘落後於經濟搞活的潮流。因此我們發現,團派官僚的思維模式是與伊斯蘭教士一致的針尖對麥芒,經濟範圍則又是工業官僚剩給他們的薄利多銷的與民爭利的第三產業,直接與草民發生衝突。
    
    團派官僚如果不想死定了,要么冒險學習美式自由思想,發動政治改革,然後被工業官僚擠兌去承擔冰河解凍的政治責任;要么繼續屈服于工業官僚,幫助工業官僚繼續猛撈之餘吃些殘羹冷炙,使得官民矛盾更加劇烈,結果還是要承擔政治責任,還是死定了。
    
    現在再看2009年7月5日的回胡暴亂,境外一個老太婆熱比婭就能遙控境內羊群搞事?不掌握任何國家資源的草民暴徒想搞事就能搞成?那麼多暴徒都從地縫裡冒出來的?政法委們都是瞪著眼睛讓他們搞事?我看是都想搞事,區別在於等別人搞還是自己搞,主動地搞或是被動的搞,餓肚子先搞飽肚子后搞。共同點是都想搞大。
    
    正如王樂泉指責的三股勢力,烏魯木齊其實不止是回漢衝突,而是三股勢力的衝突。我們來看看,當地其實是三國:回胡區、新疆省、石油部。這個‘中國新疆回胡自治區’的含義,是‘回胡自治區’之上壓著一個‘新疆省’,‘新疆省’之上還有一個‘中國’。什麽意思呢?我們知道美洲聯邦最厲害的就是布什家族之類的石油財閥,中國也一樣,由於石油是國民經濟的血液,所以原來的‘中國石油部’就處於超重量級的地位。
    
    匪共九常委之九的周永康先生,原來是石油部長,由於他在官場上屬於升官圖,到了政法委書記,那麼原來的石油部還是他的勢力範圍。新疆最肥的已經開採的克拉瑪依油田、吐哈油田、柴達木油田,以及已經探明但尚未開採的油氣儲量,屬於新疆石油管理局,加上甘肅的玉門油田、陝北的延長油田等等,屬於中國石油西北局,以及新疆的核能工業部的機構、地質礦產部的機構,等等,構成了一個龐大的‘中央軍’,這是匪共的戰略利益所在,也是通向中亞石油產區的基地。這些重要的核心命脈,一般不允許非我族類的回胡人進入打工。否則,一顆炸彈就能報廢了一堆上億的工業設備,還是重大政治事件,誰敢負責?克拉瑪依、鄯善等等油田所在城市,都有自己的警察等等權力機構,是石油部的獨立王國。1989年,周永康以石油部副部長的身份,領導塔里木油田大會戰,坐鎮新疆石油管理局,提拔了一批官僚。正是這批周永康的下屬,製造了1994年12月8日的卡拉瑪依大火,燒死孩子300名。
    
    當地的土著產業,回胡人的農牧業,這是基礎產業。回胡人虔誠地信奉清真教,天真的認為這片土地是老天爺賜給他們的‘回胡斯坦’,但很不幸只能處於經濟結構的最低端,即,完全依賴土地的瓜果牛羊和人口的簡單再生產。
    
    王樂泉等等漢人官僚,他們的經濟基礎是那些漢人兵團的屯墾農場牧場,以及按照匪共體制的城市,戰略作用是充當屬於中央的油田與回胡土著之間的緩衝層。
    
    所以我們看到,其實有三國:
    克拉瑪依為中心的石油局,老闆是北京的周永康(石油部前部長);
    烏魯木齊為中心的新疆兵團,統治者是王樂泉(共青團山東省委前書記);
    喀什為中心的回胡斯坦,形象大使是遠在美洲的熱比婭(回胡前農民攤販)。
    
    具體衝突起來呢?韶關只是打草驚蛇,烏魯木齊就不止三股勢力了:
    其一,回胡草民,爲了回胡人的生命尊嚴;
    其二,回胡通外的造反勢力,伊斯蘭解放黨,以此吸引國際關注;
    其三,回胡自治區的回奸,希望漢人政委們懂得回胡不那麼容易的;
    其四,王樂泉集團,他們面對回胡人民代表國家中央,面對中央代表地方,希望中央知道地方工作不好做,為中央企業充當保鏢不好玩,應該給與生殺予奪大權;
    其五,石油官僚,他們認為王樂泉太過飯桶,只知猛撈,不知搞定地方和諧;
    其六,警察,他們認為應該加強公安預算,讓中央知道新疆很危險;
    其七,軍隊,他們需要為石油通道保駕護航,尋找出兵中亞的理由;
    其八,漢人平民,突然覺得自己身處險地,是來支邊的不是來送命的;
    其九,國際關注勢力,他們要看看伊斯蘭解放黨與支那共產黨衝突起來是個啥樣?
    …
    總之,還有很多勢力。
    總之,受苦的只有餓著肚子的各族草民。 _(博讯记者:草虾)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奥巴马赠王岐山篮球 包含五大不言之意
  • 王岐山的“中国能力”就是吹泡泡/牛刀
  • 保八 王岐山这王八/王永钦
  • 官企垄断操纵一切 王岐山主义开始/莫丰齐
  • 枪币王岐山:股市是群兑钞机 油印红纸换真币/亚笛多星
  • 王岐山即席演讲折服美国听众的启示
  • “王岐山是有丰富金融实践的实干派”,温家宝尴尬!
  • 胡锦涛的核心地位并非“党内共识”/王岐山
  • 金融危机迫近,王岐山任重而道近
  • 王岐山官位够大 媒体给足面子 (图)
  • 继温家宝之后,王岐山将出席中欧贸易对话
  • 《时代》百人榜:习近平王岐山郎朗马云入选
  • 王岐山乐观调子与胡温忧患有别
  • 王岐山普及金融常识 代表发言时插话纠模糊认识 (图)
  • 王岐山:我乃戈登·布朗(图)
  • “救火队长”王岐山的三个镜头
  • 中美战略对话 王岐山表达当务之急
  • 王岐山在中美战略经济对话开幕式上致辞(全文)(图)
  • 王岐山:尽快扩大内需
  • 胡锦涛王岐山管不了马明哲
  • 王岐山赴美参加商贸联委会随行有十几位副部级以上官员
  • 王岐山:中国有能力保持经济平稳发展
  • 王岐山语录
  • 王岐山脱稿演讲折服美国 精辟幽默掌声不断(图)(图)
  • 王岐山的从政之路 (图)
  • 王岐山执掌经济对话 中美就升值激烈交锋
  • 王岐山又开始撒网:中国股市要快速发展
  • 陆家嘴金融论坛开幕 王岐山出席并发表演讲(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