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太子刘源升上将 狼走千里有肉香/方影竹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8月01日 转载)
     国家主席兼中央军委主席胡锦涛最近晋升三名上将,当中包括在“文革”中被斗垮的已故中共领导人、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刘少奇幼子刘源。对此,评论家有种种看法。说刘源同习近平本是伙伴,如今习近平已是皇储,岂能冷落他的哥儿们?或认为胡锦涛对太子党本存戒心,但戒中有惧,拣个平时低调的太子登上军阶之顶(大将和元帅的军阶已进入博物馆),藉以笼络军心和平衡不同势力。各种说法,均有根据。但溯本求源,可以用老百姓常说的一句话解释:狼走千里吃肉,狗走千里吃屎。
    
     六十年前今日,中共忙于举行开国大典,也忙于更换招牌,“人民”标签满天飞。除了厕所和监狱外,什么人民警察、人民教师、人民邮政、人民铁路、人民医院、人民政府、人民领袖、人民币……,“人民”二字,声震寰宇。但六十年中共治国的事实证明,人民只是当权者眼中的刍狗。太子们才是狼,本该处处吃肉。最近有材料统计,大陆的人均收入高低差距为55倍,3220名亿万富翁中,超过九成是太子党。太子党腰缠钱串子,手中还端着枪杆子,目前在中国人民解放军中的高级将领,以及重要职位中,85%以上是元老高级将领和高干的子弟。 (博讯 boxun.com)

    
    刘源七岁入北京育英小学读书。当时北京有两所顶尖的高干子弟学校,一所是中共中央直属机关子弟才能进的育英小学,另一所是中央军委直属机关办的“十一”小学(“十一”借指国庆,不是排号),后增设初中,改名十一学校。当时老百姓视这类学校为极端特殊化的寄宿制贵族学校,极为反感。笔者从1962年调入十一学校当英语老师,“文革”中,参加了“首都砸烂高干子女集中寄宿制战斗队”,留下了一份学生“文革”前在作文和日记中反映思想状况的实录。现在看来,这份油印小册子,颇有资料价值。因为三岁看大、七岁看老,何况这是“太子们”上初中时写下的。为节省篇幅,只摘取二十条,首发于下:
    
    一、好多同学的爸爸都用小轿车来校接他们回家,我也叫爸爸用小车接送我。有的同学说我爸爸没有警卫员,心里非常生气,埋怨爸爸才是个大校,官太小了!
    
    二、每想到自己出身革命家庭,父亲是将军,不禁产生一种沾沾自喜、洋洋得意的情绪。和家里人坐汽车出去,总愿意在车旁多站一会儿,让大家都知道这是我们家的汽车。走到哪里都希望问我父亲是干什么的,我可以自豪地回答:“是中将。”别人一定会很羡慕我。
    
    三、爸爸是老革命,儿子是小革命,学校又讲“老子英雄儿好汉,将门出虎子。”我就认为我们一定能当国家领导人。
    
    四、我小时候就挺关心父母的官职,常常谈论什么大将啦,元帅啦,也常常以父母的官级来作为打架、吵架的资本。我很希望爸爸升官。
    
    五、我总觉得老子英雄儿好汉,爸爸是老革命干部,思想觉悟十分的高,我看到别人在学毛著,读红书,便想:他们爸爸没有我爸爸好,所以学些红书好武装自己。我觉得学政治没意思,别人学习的时候,我就在外边玩。
    
    六、出身于革命家庭,政治上没问题,就是不要求进步,也是红的。
    
    七、人生在世,吃喝玩乐。成名成家,留名百世,干一番大事业。安逸,有钱,有名气,小洋房,小汽车等,才算幸福。
    
    八、如果能到一个舒适安静的地方其工作,那里没有寒冷和酷热,没有阶级斗争,该多好!
    
    九、总想让社会回到古代,那样自己也可以当小姐。资产阶级小姐似的生活,是人最大的幸福,宽敞而高大的楼房,干净而整齐的庭院,细致精巧的室内摆设,如果我能这样度过一生,将是多么幸福,这才没白活。
    
    十、我的理想差不多都是中央委员,党委书记,就没想当一个普通劳动者,
    
    十一、我从小就觉得我生活得很好,主要是因为我爸爸的关系。所以我也想当一个象爸爸那样的“兵”(中将,副部长)。
    
    十二、我的最高标准是:有科学家一样的名望,有将军那样的生活,有记者那样的自由自在。
    
    十三、人为什么要死啊,在十几年前还没有我,我不知道有世界,几十年后我将同样不知道有世界,世界对于我来说没有意义。要是真有长生不老的药多好啊!
    
    十四、在我们这个社会里,不“红”不行,于是把“红”挂在外面,当金字招牌,只有“专”才是自己的。我看到一些高级知识分子,受到高的待遇,认为是他们有本钱,因此自己也想积累点本钱,有了“专”就有了一切。
    
    十五、想当钱学森,造原子弹,最有名,拿钱又多。
    
    十六、学习是为了自己父母,所以没一点动力,又是迫不得已,也刻苦一点,得几个好分,回去好交账。
    
    十七、我从心底认为农民最封建,最落后,农村象农民一样没有任何留恋。它在我心目中好像垃圾一样,发着令人恶心的臭味。
    
    十八、看农民不熟眼,连抽烟也看不惯,老爱拿烟袋锅,别扭!农民爱穿黑衣服,也觉得讨厌。
    
    十九、我还特瞧不起农民,我就觉得他们又脏又臭,更讨厌他们的孩子,个个黑黑的,跟煤球似的,流着鼻涕,怪恶心的。
    
    二十、我二娘在乡下,给我做过很多鞋子和衣服,我嫌太土气,是十八世纪的。
    
    平心而论,他们童言无忌,比起炫耀新衣的老皇帝们来,倒有可爱处。问题在于,他们的父母,骨子里都是一味溺爱并助长他们这种特权思想的。在“文革”中,他们宣扬“血统论”,沦为“联动”成员,草菅人命。当北京市民要求清查联动份子孔丹时,中共元老陈云曾批示: “孔丹(按:孔丹是中共中调部长孔源的儿子)是我们自己的子弟,是我们将来可靠的接班人,不是清查对象。”陈云还讲过:我们的子弟接班,至少不会反对我们。
    
    刘源就学于育英小学时,校长叫韩作黎,他以“访问家长”名义同刘少奇谈过话。约1965年,韩作黎来十一学校讲过一次话(此时他已升任北京市教育局长),当谈到教育干部子女不要脱离群众时,他拿出了他的得意之笔:“少奇同志告诉我:‘你们要敢于向家长做斗争。’”其实刘少奇对他讲的是“场面话”。“文革”开始后,刘少奇的“吃小亏占大便宜”论被公开出来,即干部子弟可以开始到基层工作,这是吃小亏,积累了政治资本后,自然可以进入中央领导层,这叫占大便宜。在把“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批倒批臭、让他永世不得翻身时,这条“吃小亏占大便宜”论被称作“市侩哲学”。然而,时至今日,随着对刘少奇的平反,也证明了此论在中共独裁机器运作过程中的“真理性”。刘源是从公社小干部起步,步步登高的,薄熙来,习近平,也是一样。至于老百姓的子女,佼佼者多的是,但由于缺乏狼族裙带关系,要想占要津,难于上青天。
    
    原载《观察》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