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论“矿难”/潘一丁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31日 转载)
    潘一丁更多文章请看潘一丁专栏
    
     托政府信息“透明、公开”化政策之福,而今发生在国内的大大小小“矿难”,都有了见诸于报端的权利。以至于让大家隔三岔五地,不断要为这些总是要死人的灾难担忧。一开始时还真将这些事故当回事,一旦发生,不仅国家安监局的主要领导们,都要赶在第一时间亲临现场,指导抢救工作的进行,更惊动全国影视媒体记者蜂拥而至,各显神通、千方百计、无孔不入地,想要挖出一些内幕消息或“独家报道”来。可惜时间一长,社会对这些新闻报道的新鲜、刺激感,就逐渐消失而变得麻木起来,几乎快要淡出社会大众关注的视线了。不能不令人担心,这样一来,将会削弱甚至失去社会的监督。让本来就为谋财而不惜人命的黑心矿主们,更容易和当地某些官员以及地方黑势力,勾结起来形成利益同盟。再串通一气,一手遮天地、真正陷那些弱势群体的矿工们于“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的悲惨境地。所以有必要探讨一下根本的解决之法,找到一条科学而正确的思路! (博讯 boxun.com)

    
    其实,“矿工”是一个千百年来就已经存在的古老行业,其危险性也是众所周知的。既然“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一个生活在社会中光天化日之下的人,都可能要遇到地震、泥石流,或车祸、空难,乃至恐怖袭击之类的飞来横祸、而丧失生命。更何况要去到当前我们还完全不能掌控的,数十甚至数百公尺的地底下工作的人们,不仅工作环境条件恶劣,而且可以说时时刻刻都站在生、死两地的分界线上,只能听天由命。所以自古以来,这就是一个危险到“唯恐避之不及”的行业,非有不得已的原因,是不会愿意跨入的。而这个最大的“不得已”原因,除了过去那些必须接受“劳动改造”的罪犯外,就是为“经济所迫”了。因为在当前一切“向钱看”的社会里,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所以但凡有一点条件(如一技之长、背景后台、裙带关系、学历,直到长相、姿色等),都“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去了。只剩下那些连好一点的“卖身条件(可以当牛郎或保安甚至打手)”都没有,却同样有“养家糊口”责任和义务的、农村中的相当一部分壮年人,最后只有被迫选择当“矿工”这一条“卖命”之路。
    
    所以在强调“人权”的当前,每当发生矿难,政府各级部门和大小媒体,都要兴师动众地赶赴现场,打着维护大众皇帝“知的权利”的旗号,和当地有关部门玩起“猫捉老鼠”的游戏,更以“人道主义”的理由,发表着似是而非的言论。看在《新理论》眼里,不禁要联想起宋朝那个小昏君“何不吃肉糜”的故事来。
    
    可以肯定:首先这个行业是人类社会发展进步过程中,所不可或缺的物质来源,而且在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都不可能被取代或消失的一个重要行业;其次以今天的科学技术所能达到的水平,要死人的“矿难”,还将是不可避免,甚至经常要发生的事情。
    
    所以窃以为,与其投入巨大的社会成本,去作出一些根本无法兑现的“承诺”或“保证”。还不如站在真正“人道”的立场,设身处地地,替矿工们想一想。既然他们在明知危险的情况下做出“可以不要命”选择,而社会为了整体的利益考量,接受明知他们可能会“丧命”的现实。那我们为什么不能更有“人情味”地、站在他们的立场上,来考虑这个问题呢?其实,他们当“矿工”的目的,无非就是希望能赚到多一点钱来维持家庭的生活和子女的成长教育。而绝对不是为了区区一、二十万元的“抚恤金”。何况在物价不断调整、上涨的现实情况下,是不能保证这笔等于“买断生命”的钱,可以长期维持那个家庭的基本生活,特别是子女将来上大学接受高等教育的经济保障。而不会由于个别家庭成员的素质问题,将其当成“意外之财”来不当使用,最后使社会产生更多的“特困家庭”或“问题青少年”,破坏了真正的和谐。
    
    那么,既然这个行业直接关系到整个社会的福祉,我们就应该把直接下井参加这项危险工作的矿工,纳入一项专门的“福利保险基金”之中,由矿工、企业(矿主)、相关税收直接受益的地方政府,参考事故发生频率,按一定比例提取上交,并由政府民政部门予以一定补贴。再按照事先拟定好的章程规则,统一使用。从而保证每一个遇难矿工家庭,月月都可以有一笔能够维持起码生活水平的稳定收入,并提供那个家庭的子女们,一旦有条件考上大学,不会因为经济问题而被剥夺接受高等教育的平等权利。
    
    一旦能够实现,不仅可以节省大量因正反面炒作而浪费掉的社会成本,也可让为家庭“铤而走险”的矿工们,可以真正解除“后顾之忧”,而我们这些坐享其成的“大众皇帝”们,也可以心安理得地享受“和谐”了!
    
    也许有人会反问笔者『你能想出什么具体的“高招”来吗?』
    
    答曰:你能愿意付我“七千万”的年薪吗?嘻嘻!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货币白条-世界经济行为之“鸩”/潘一丁
  • 潘一丁:伊朗的总统选举是山寨版“民主”的典型表现
  • 潘一丁:高等动物对成龙的围攻
  • 潘一丁:寄语博鳌论坛
  • 潘一丁:钱能留住什么样的“人才”?
  • 潘一丁:“山寨”现象的表象和本质
  • 2008年的世界,怎一个“衰”字了得!/潘一丁
  • 潘一丁:麦道夫现象和艾滋病
  • 潘一丁:中国本来是救得了世界的
  • 潘一丁:周正龙案还是不能结
  • 潘一丁:“改变”,如何改?怎么变?评奥巴马的当选
  • 潘一丁:“乌鸦”的还是“啄木鸟”的,社会需要什么样的嘴?-评经济学家郎咸平
  • 潘一丁:全球经济危机的表象和本质
  • 潘一丁:周正龙案不能结!
  • 潘一丁:中国人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了吗?
  • 潘一丁:美国救市新措施的启示
  • 潘一丁:西方假民主之”鬼”,害怕以科学为武器的“恶人”
  • 潘一丁:奥运留给人类文明的双向启示
  • 潘一丁:喜呼!忧呼?
  • 潘一丁:中国人需要良知而不是激情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