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浙江许日辉绝望吁求与呐喊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31日 来稿)
    
    这是一起谋屋案!
     (博讯 boxun.com)

     这是一件令人不可思议、令人掉泪的案子。
    
     八十年代初,我们是一户十分平常的家庭,一家五口人(共七人,姐出嫁,大哥分家),拥挤在45平方左右的一间半旧式楼房里,日子虽然辛苦,却也平静。
    
     81年以后,随着房价节节上升,粮食稳定,我们居住在浙江省东阳县吴宁镇南街月门里的一间半旧式楼房,价值也节节上升。从过去的贰仟元,叁仟元,上升到柒仟元左右,伴随着这个喜人的形势,给我家带来的不是幸运,却是灾难。
    
     83年,同庭院的邻居韦俊贤,利用关系,以我方居住的房屋是其祖父出典给我方的,典期早已期满,房产登记是父亲的(双方都有登记,附登记表一张),是其祖父的遗产,要求回赎为由,向东阳县吴宁法庭起诉。
    
     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击碎了这个原本平静的家庭。
    
     无奈之下,我们只好匆忙应诉,实事求是地作出了答辩;
    
     48年,韦俊贤祖父韦和寿经营药店,因缺少资金,要将其所有的一间半祖传楼房以出典为名,寻找受主,因我家无住宅,经人介绍,愿承典此屋,当时我父亲在上海,母亲目不识丁,经手时被其使用奸计(我母亲付给典担时并没有同时落契,要求住进时,韦却提出加价),由此,被屡次拷价,付出超过买价的谷担。我父亲获悉后赶回东阳,要求退回谷担,不典了,但韦和寿谷担到手,死不退还,保证此屋再不赎回,永归我方所有。无奈之下,我父只得同意。落契时,因地基是公共所有,不得写杜买契。双方协商后,建立名典实卖的关系。典期七年,并将其出典人韦和寿兄弟间房屋分家约收缴我方作为以后不再回赎依据。但是,一、二审始终回避这一事实依据。
    
     52年前后,出典人韦和寿死亡,其孙韦俊贤也在此时呱呱落地。
    
     55年,双方名义上的典担关系到期,当时房屋便宜,粮食昂贵。一间楼房价在二百元左右,如果此屋可以回赎的话,用吐回的谷担,我们反而可以买回超几倍的楼房。当然,韦方不可能做这样的傻事。
    
     如果法院认定可以赎回,本着公民的民事权益平等的原则,本着等价有偿的基本法则,法院应当考虑到,因韦方原因造成我方损失,应予以赔偿处理。但一、二审始终回避这一问题。
    
     52年,土改时期,双方的居住问题都得到政府的妥善按排,韦和寿儿子韦思九(韦俊贤的父亲)就住在我隔壁一间楼房里(参考登记表)。
    
     81年下半年,韦俊贤批得二间地基,又转卖给姐。
    
     以上事实,一审根本没有在公平、公正的原则下进行审理,依法办案,最后作出偏袒韦方的判决:一、准予原告回赎。二、典价30担天平谷(折合市斤45担)按国家议价每担18.20元算,计人民币819元……。
    
     我方不服提起上诉,金华中级人民法院特派陆润友,范旭东到东阳查案,我方得到转唤,我和父亲一起到东阳法院传唤室。陆润友审判员末曾听我方申明事实和理由,一见我和父亲,立马拉下脸来,声色俱厉地说;“像你们这样的‘上诉状’建国以来都末曾见过,还是放聪明点,撤诉的好,否则还要让你们吃大亏”,为此,我始终感到困惑,到现在不曾明白过来;“申明事实和理由也有错”!
    
     二审的结果可想而知,我们的确吃了大亏。韦方原供认不讳的三十担天平谷,在二审中竟然容忍其收贿伪证,出尔反尔,改判为二十担天平谷。实在令人不可思议呵!
    
     突来的骤变,带给我父母心灵上的创伤是十分惨重的,父母终日长吁短叹、唠叨不休地自言自语;“我们一生辛苦维艰,省吃俭用,父亲背井离乡,在上海打工,省下一点钱就积蓄下来,买了点田,本想安度晚年,老有所靠,结果田地被什么‘公社化’、‘集体化’了,到了八十9年代,意想不到我们用血汗换来的唯一房产,竟被二审作弊,给剥夺了权益。想不通啊、想不通”。85年,母亲含冤猝然去世。终年68岁。父亲经不起突来的变故,精神失常,与86年10月份含冤去世。
    
     一个原本平静的家庭,被二审偏袒毁于一旦,造成了一部人间悲剧。
    
     我父母去世不到一个月,本地法院就迫不及待地做出强制执行,将我父母遗物狼籍露天,将我赶出此屋。每当我回想起此情此景,荧幕上那种强寇入室、抢劫掠夺、令人悲惨,令人愤懑的情景,会情不自禁地浮现在眼前。
    
     司法一旦失去公平、公正,就会赤裸裸地暴露出凶残的一面。
    
     我相信历史是无情的,更是公正的,没有人评价今天,终会有人评价昨日。
    
    到现在我们是没有收到一分钱就被强霸了住房达二十多年之久,这样的怪诞现象恐怕历史上也是少有的呵!
    
     申诉人:许日辉
    
     浙江省东阳市西园社区花园新村4排3号
    
     电话:057986502920 QQ:477627260
    
     2009年 7 月
    
    我们是主人,我们必须监督公仆!公民联合监政,才是彻底杜绝公权力滥用或私用的唯一有效途径。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