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为什么不信政府和媒体宁相信谣言?/李大同
请看博讯热点:打压媒体和记者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28日 转载)
    
    为什么民众不信政府和媒体宁相信谣言?
     (博讯 boxun.com)

    作者:李大同
       我们小时候都读过《咕咚来了》的童话,说的是一个成熟木瓜掉在湖中发出响声,被一只猴子认为是怪物来了,继而引起森林里的动物们狂奔逃命的故事。如今,这个童话竟在中国几乎分毫不差地上演。
    
      7月17日,河南杞县突然开始发生百万民众的大逃亡,短短两三个小时内,成千上万的车辆汇集在路上,多条道路发生严重的交通阻塞。106国道、310国道以及坑坑洼洼的乡村公路上,各种车辆拥挤在一起,每辆车上都坐满了人,携子带女,有些人甚至还不及给孩子穿戴整齐,就拎起包袱上路了。
    
      虽然交警在部分路段设置了路障,不停地劝说着,但这无法排除人们心中的恐慌,很多人心中的想法只有一个,逃离危险之地,并且越快越远越好。当时的情景好像是美国灾难大片中的逃难镜头一样,杞县顿成空城。
    
    
      谣言导致大逃亡
    
      导致民众大逃亡的原因,后来确认是一条谣言"辐射源晚上爆炸"。于是人们要问:为什么谣言竟然有如此大的威力?
    
      一个多月前,杞县的确发生了一件与辐射有关的事件。事件的主角是1997年成立的杞县利民辐照厂。这家企业的业务是,用钴-60对方便面调料包、辣椒粉、中药材、大蒜等进行辐照灭菌。该类装置的放射源通常被放在墙壁厚达2米的水井辐照室内,进行辐照加工时,通过远程控制将放射源从水井中提出,用完后再放回。6月7日,辐照厂的辐照装置在运行中货物意外倒塌,压住了放射源保护罩,并使其发生倾斜,导致钴-60放射源卡住,不能正常回到水井中的安全位置。换句话说,辐射源只能一直处于辐照工作状态。
    
      6月14日15时,辐照室内接受辐照加工的辣椒粉由于放射源的长时间照射,温度过高自燃。在消防及环保部门采取灌注水等措施后,引燃物于当晚24时得到控制。
    
      7月12日,开封市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了相关情况:安全无事,正在处理。
    
      6月7日就发生了意外,14日已经引发了火灾,这么大的与公共安全相关的事故,当地政府竟然在将近一个月的时间里没有任何信息发布。实际上,火灾之后谣言就已开始出现,此时最需要政府信息公开、透明,然而当地政府一声不吭。在人们急需获知某方面信息而这种信息又极度匮乏时,就等于给谣言开辟了传播大道。
    
      公信力
    
      能够与谣言竞争并必将胜出的,只有一种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叫做"公信力"。"公信力"在中国媒体上已经广泛使用,然而在《现代汉语词典》里却没有这个词儿。在社会生活里,公信力是指行为人在公共事务的作为上与在公共信息的发布上能够获得公众信任的程度。不言而喻,上述两个领域的行为人,一是政府,二是媒体。
    
      在成熟的民主制度下,政府通常是具有公信力的,因为这个政府是被"驯化"的,时刻在民众的监督之下,如果对政府的作为不满,民众会用选票来行使最终的否决权。同样,在一个新闻自由的环境里,信息传播的真实、深入和快速,是所有严肃媒体激烈竞争的战场,真相很难被掩盖。这是民主制度下政府与媒体具有较高公信力的来源。
    
      在中国这样一个专制国家里,政府实际上不受任何民众和法律的约束。一旦遇到公共事务危机,政府官员条件反射般的会自保、推卸责任,为此不惜欺上瞒下。近年来被曝光的此种政府劣迹已经不胜枚举,就连三鹿毒奶粉这样危及全国婴儿的恶性案件,有关政府部门也能隐瞒达数月之久。可以说,在这种专制体制下各级政府官员的"趋利避害",严重地损耗了政府应该具有的高度公信力。在杞县大逃亡事件中,当地民众的经验推理正是这样:"政府一个多月不吭声,一定出了事儿,而且是大事儿!"最令人深思的是,在采访逃亡后回到杞县的群众时,有公务员对记者说,"就是现在,我也不知道该相信谁。"
    
      政府官员不可信,还有媒体呀。可惜,中国的媒体也被党和政府控制,不让你发布的新闻你就是发不了,逼得有良知的记者甚至不得不在自己的博客上揭露采访到的真实信息。也就是说,在官方的控制下,媒体应当具有的较高的公信力也受到极大损害。于是我们看到,借助互联网,中国开始涌现大批的"公民记者"。
    
      在近期发生的群体性事件中,如瓮安、石首、乌鲁木齐,事件的发端初看起来似乎都与"谣言"有关。然而人们要问,为什么民众就是不信电视台、广播、报纸上政府的辟谣,而宁肯相信谣言?问题的根源就是这些地方的政府和媒体的公信力已经基本丧失。可笑又可悲的是,每当事件平息之后,当地政府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抓捕"造谣者",几个造谣者的威力竟超过掌控巨大资源的政府和媒体?这种嫁祸于人的愚蠢和蛮横才是真正危险的。
    
      应该设置这样的官员问责制度:哪个地方出现了以谣言为发端的群体事件,即可断定当地官员或隐瞒、迟滞发布信息,或政务存在长期性、全面性问题,导致政府与媒体的公信力丧失,当地主要官员必须为此付出代价。人们已经看到,对连续发生的大规模群体事件,政府的处置方式只剩下了暴力弹压一条路,这是非常危险的。历史早已证明,暴力只会换来暴力,暴力绝非万能。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开放社会的善治之道:政府与合法反对者共存共荣
  • 通钢血案 政府应该做什么
  • 国外政府信息公开镜鉴
  • 徽湖:房地产开发究竟有多少“政府成本”?
  • 美国政府任由双赤恶化,中国买美债不如借钱给农民
  • 政府失公信力 「杞人憂鈷」逃亡/孫嘉業
  • 刘水:“诽谤政府罪”为何公然盛行?
  • 霍邱县政府穷的破釜沉舟/张晋康
  • “钴60泄漏传言事件”:政府信息咋缺乏公信力?
  • 世界通传销涉数十万人 多个城市政府遭忽悠(图)
  • 政府当售房员总令人浮想联翩/瞿方业
  • 地方政府扮房托 胡温很危险/宋桂芳
  • 建议各地政府应该增设“太阳”管理局
  • 关于乌鲁木齐的报道写给中国政府的一封信
  • 新疆「7.5」事件政府须检讨
  • 中国政府与房地产商本就是一家
  • 中国政府与房地产商本就是一家/秋风
  • 呼籲"支持"維吾爾自治區政府公審維吾爾暴徒
  • 维吾尔暴动的汉族只死32人?政府鲸吞死魂灵!
  • 政府信息网站成摆设 多数开办以来从未更新
  • 政府信息公开:181份申请与18份回复
  • 鹏豪集资诈骗案受害者到西安市政府上访(图)
  • 四川南部公安逼迫教会抵挡政府
  • 为什么民众不信政府和媒体宁相信谣言?(图)
  • 剖析中国特色的经营式政府1
  • 广州专家建议政府承担癌症患儿治疗费用
  • 温州市苍南县霞关镇政府“卖岛”有问题 村民凑钱打官司 政府派兵镇压(图)
  • 上海政府又添命案,八旬老人冤死信访办
  • 中國冤民大同盟正告上海市政府立即釋放呂龍珍/ 沈婷
  • 钓鱼岛争端,中国政府成了北京南站访民/转贴
  • 大學生村官遭變相賣豬仔,嚴重損害政府公信力
  • 牡丹江出租车司机致政府的一封信
  • 平泉县政府如此卑鄙手段对待一产妇:大出血没人管(图)
  • “人民政府”一手缔造惊人暴发户——上海联富房地产/詹荣妹
  • 浙江洞头政府单位与歌舞场所同处一楼(图)
  • 北京73部门政府信息公开申请答复总结报告/杨慧文
  • 大同市政府门前数百人上访,武警出手打压(图)
  • 政府撕毁免责协议 石首事件死者家属被拘(图)
  • 受天津政府催泪弹残害的访民毋秀玲(图)
  • 党政不分政府腐败信访维权艰难!(图)
  • 致信胡锦涛:控告上海政府在六.四期间将我囚禁黑监狱
  • 杨浦区人民政府雇佣的恶狼-余强(图)
  • 南通政府:将访民黄凤萍关入精神病医院至今
  • 抗议中国政府剥夺公民护照和人道探视权(图)
  • 上海访民冯明被地方政府迫害(图)
  • 刘俊春 政府放火,法院违法?冤上加冤! (图)
  • 强烈要求上海政府释放我的公民代理人冯正虎先生
  • 山东惊天集资大案 牵扯省市政府官员 ——看济正事件
  • 湖南女子频道和媒政府机关一窝黑/李卓熹
  • 深圳市民控告深圳市政府行政不作为违反宪法无人权迫害!
  • 黑龙江省政府门前聚数百东方股东抗议张宏伟安英抢劫股权/力神
  • 镇政府十年欠条成了谁的“垫脚石”
  • 中共蕉岭县委县政府正在为共产党造棺材挖坟墓
  • SOS!生存危机的孕妇第八次向政府求生存!
  • 上海罗光道 起诉区政府
  • 不让周正龙在上诉书上签字:陕西政府还要违法到何时?
  • 山西派出所长入股煤矿涉嫌伪造政府文件仅免职(图)(图)
  • 河北百姓愤怒 政府包庇三鹿 压了很多月(图)
  • 在上海闵行区政府私设的黑监狱里又度过了14天/沈佩兰
  • 江苏大冈镇政府抢劫公民苏继兰人权、物权24年/李问
  • 求助,中国政府开始强制藏族妇女作绝育手术
  • 一名北京家庭教会领袖被抓捕;北京政府人员强迫守望家庭教会信徒登记
  • 民运团体敦请中国政府让王炳章保外就医呼吁书
  • 北京政府人员冲击北京守望家庭教会
  • 强烈要求查清杨浦区委区政府行政暴力强迁疯狂腐败背景
  • 政府执政不作为 弱势群体权益毁/抚顺市交通事故受害人
  • 杨恒均:抗议澳洲政府干涉中国人权!
  • 关于临泉县人民政府、国土资源局违法审批占用耕地的情况的反映
  • 上海房主徐伟致党中央的公开信——让廉洁政府为我们做主
  • 王培荣:徐州上万人起诉政府机关揭露腐败案的《上诉状》
  • 政府为什么要照顾你一个上访户呢?
  • 妈的!政府也会骗人/黑龙江海林长汀镇河北村富源屯
  • 吕耿松:天台县政府食言,徐江姣分文未获赔
  • 给习近平和沈德咏的举报信、揭发杨浦区政府某些人继续官商勾结
  • 比重庆厉害多的南通政府,请看中国最惨的种植户/黄芳
  • 盼清官 给河北保定市人民政府领导公开信
  • 福建莆田政府部门犹如黑社会
  • 福建莆田市民呼吁西班牙政府:不能给外逃贪官提供方便
  • 百姓杂志:中国政府,给百姓一桶救命水吧
  • 房屋被政府侵占几十年——青天何在?何处申冤?/谢福林
  • 黄浦区政府庇护《良宇工程》
  • 严重控告四川射洪县“卖民政府”
  • 辽宁鞍山市政府非法野蛮拆迁,践踏人权
  • 高莺莺案让人对政府绝望
  • 南海三山农民就佛山市政府新闻发言人的驳斥
  • 中国政府实行的是没有诚意的义务教育!/张建
  • 智障人贵阳街头等死,政府不闻不问(图)
  • 湖北孝感地区的政府部门十分腐败,上级部门是保护网
  • 贵阳:政府车将被害者撞伤后还要进行殴打
  • 居民被强行绑架出门后楼房被毁-是强盗还是政府?(续)(图)
  • 居民被强行绑架出门后楼房被毁-是强盗还是政府?(图)
  • 对自贡市政府3.31市长接侍日拒访事件的严正抗议书
  • 成都政府的丑恶嘴脸:在公园边上大修官员豪宅
  • 就陈慧英被劳教、法律顾问被驱逐致佛山市政府公开信(图)
  • 绵竹太极机械工人在寒风凄雨中向四川省政府官员下跪
  • 河南新乡市委市政府向数万企事业职工大搞乱摊派
  • 老军人因南京市白下区政府违规拆迁给蒋宏坤市长的信/政文(图)
  • 看南京白下区政府拆迁办怎样和黑社会勾结!/政文(图)
  • 新乡市政府关闭28家水泥厂:厂家的说法(图)
  • 无锡市鸿桥村民状告江苏省政府
  • 从一个小小的政策咨询看政府职能部门办事的态度与效率
  • 唐山:政府强行转卖绿化的荒山/刘春杰
  • 深圳布吉龙珠花园欺骗港人买楼、政府不管(图)
  • 泉州政府,还我土地,我要生存!/正氏子民
  • 山东莒南城管有辱党和政府形象
  • 上海开发商虚构房源 区政府暴力行政 强迁户王荣庆惨死现场
  • 成都政府与报社及发行商勾结骗取百姓钱财
  • 政府脸面的百姓代价:河南省太康县毁田事件调查(图)
  • 5少女神秘死亡 河北栾城县政府想隐瞒什么(图)
  • 诉中国政府破坏环境状
  • 徐州市人民政府门前警察殴打农民!
  • 县政府强行拍卖争议土地 村民四处上告无门 (图)
  • 愚夫:政府人员雇佣打手残暴殴打庙坡头村民(图)
  • 多维报道为中国政府大规模镇压基督教开道?
  • 和县政府的合作我血本无归 诸暨一商人含冤4年
  • 中国政府黑社会公开化: 西安碑林祭台村被官匪蹂躏数日后上层袖手旁观,打砸继续恶化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刘继:政府工作人员如此残暴殴打下岗工人
  • 倪玉兰:我在强拆现场外拍照 惨遭政府酷刑毒打致残 非法判刑
  • 莆田市政府,对待公民请善用权力
  • 成都名流花园业主维权进展:黑社会把持午夜管理,政府纵容,业主生命受威胁(图)
  • 不锈钢8964:东大桥路拆迁,居民无法抵抗政府强力施压
  • 看政府“高”官如何将雇凶杀人变成普通车祸
  • 试看中共政府如此这般亲民
  • 读者来信:地方政府强占我们的土地(图)
  • 北京居民对北京市政府控诉书等两件
  • 吴文秀老汉呼吁书:政府可以放火,百姓就不许点灯吗?
  • 个人的权利得不到尊重,谁来信任政府:祈求您能帮助我
  • 古原:政府欠矿工多少?──读“矿工安全帽上写遗言”
  • 呼吁中国政府:不要给你最劳苦的公民以“罪犯待遇”和“疯子待遇”
  • 艾德伟:警惕独裁政府利用国难加强独统治
  • 法学教授无辜被拘八天要求政府赔偿一元
  • 西安市容执法殴死司机经过:“打死有市政府管呢”
  • 安魂曲: 对死伤人数的“巧妙”说法,反映了大陆中共政府对事实真相的故意回避误导
  • 为征地款引发冲突 妇女镇政府里遭打昏迷不醒
  • 政府官员丧心病狂吞没海难死者的赔偿金
  • 政府竟如此伤农:为“方便”上级领导检查,百亩将出穗玉米被拔光
  • 我们政府,我们的党.......你们到底怎么了?
  • 政府再作蘖:中国流动人口子女被摒之教育门外
  • 匈牙利政府不欢迎中国人?【来稿】
  • 湖北省荆州市政府,你还能明辨是非吗?
  • 外国人可以经营,为什么中国人不可以?政府要严惩中国私人经营电信者!
  • 权能大于法吗?------论湖北省荆州市政府的一项行政行为
  • 河南“三读”非法集资有钱政府为河不退?银行没钱!
  • 助长民间反人类论调,赞美国际恐怖主义,中共政府罪责难逃
  • 政府拖欠工资长达2年 61名教师悲情上告
  • 媒体称江西关闭全部迪厅将危害政府信用
  • 一位监察干部致党中央、国务院、广东省委、省政府的公开信
  • 从撞机事件看中国政府的软弱无能
  • 中国政府显然阻碍着慈善事业的发展 (评:给中国募捐也尴尬)
  • 小学生冲击政府事件透视:小学学费不合理 大学更离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