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甘肃民勤:绿洲命悬一线 北方最大沙尘暴策源地(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28日 转载)
    
    
     出民勤县城,往东北直走80公里,记者来到青土湖区。年近90岁的韩佐平老人对记者说,刚解放时,青土湖还是水草丰美、芦苇丛生的湖泊,但10年后它就干涸了,这是民勤最后一个消失的天然湖泊。现在举目四望,记者看到的只有漫无边际的流沙。
    
    两年前,温家宝总理就曾站在这里,深情地对面前的干部群众说,决不能让民勤成为第二个罗布泊。事实上,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说这样的话了,早在2001年7 月,时任副总理的温家宝在一份关于河西走廊石羊河流域生态环境恶化的调查上就曾作出这样的批示。此后他一直关注着石羊河流域综合治理的进程,对民勤荒漠化治理的有关批示,前后达14次之多。
    甘肃民勤:绿洲命悬一线 北方最大沙尘暴策源地(组图)
    甘肃民勤:绿洲命悬一线 北方最大沙尘暴策源地(组图)


    
    甘肃民勤,一位赶着驴车的农民在沙尘暴中行进。现在包括民勤在内的河西地区和内蒙古阿拉善盟地区,已成为中国北方强度最大的沙尘暴策源地。
    
    “巴丹吉林沙漠是全国第三大沙漠,面积4.43万平方公里,腾格里沙漠排老四,面积4.27万平方公里,如果民勤消失,两大沙漠合拢后,面积超过10万平方公里,将成为继塔克拉玛干沙漠之后的全国第二大沙漠”,今天的民勤人,对这些数字几乎个个倒背如流。
    
    在两大沙漠的夹击下,面积1.6万平方公里的民勤绿洲,因严重缺水,绿洲正渐渐失去生命的颜色。从上世纪50年代拥有1200多条大小泉沟、140平方公里的自然湖面,到如今整个民勤绿洲再无天然地表来水、地下水枯竭恶化、数十万亩沙枣林枯死、3.5万人背井离乡,中间隔了一个甲子。
    
    “民勤的荒漠化,跟西北其它地方一样,气候是第一要素的,其次是人类不合理的开发利用模式,加剧了荒漠化进程”,中科院寒区旱区环境与工程研究所教授董治宝认为,即使是现在,人们对民勤绿洲水危机的治理,也只能是局部好转,总体趋势无法逆转。
    
    但无论出于坚守家园退耕还林,还是关乎国家生态安全,人们的努力,从来就没有停止过。
     20世纪70年代前后
    
    开荒打井大修水库成粮仓
    
    “现在来看,无论七八十年代的粮仓,还是其后的开荒热,都付出了生态代价”
    
    2001年,土生土长的民勤人陈德兴作为一县之长,在就任两个多月里,专门到民勤各地走访调查。这次调查,让他对水的印象更深刻了。他说:讲话三句话离不开水,否则就不是民勤人。
    
    陈德兴曾讲,在石羊河流域生活了45年、工作了24年的他,“关于家乡,小时候听到最多的上下游争水打死人,开山修渠炸死人,修水库累死人;看到最多的是平时和睦相处的父辈们,在浇水时六亲不认、凛然不惧;印象最深的莫过于穿上皮袄,揣上馒头或饼子查巡每一滴水,是否流在了自村的沟岔;当时为之雀跃、如今为之心颤的,莫过于抢别村的水,为水群殴平时嬉笑的兄弟……”
    
    有水就是绿洲,无水就是荒漠。对水的焦虑,其实祖祖辈辈一直流传在每个民勤人的血管中。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整个国家大兴农田水利建设,一大批大中型水库工程纷纷上马。“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无雨大增产,大旱大丰收”等口号标题常常见于报刊、广播和党政机关文件中。在这种背景下,甘肃水利战线当时也提出了建“百库千渠万眼井”之类的口号,准备在两年时间内全省兴建上百座水库,实现库塘渠网化的“伟大目标”。到70年代中后期,石羊河上中游8条主要的山水河,除杂木河之外,均无一例外地都修起了水库蓄水。
    
    “要是当年杂木河也修了,民勤早没了”,路林平指着石羊河水系图数了一下,说整个石羊河流域,至少有20多座水库。当年民勤县一位姓李的县长,看到上中游屡屡拦坝蓄水、下游无计可施,多次向有关部门反映情况、建议少修水库。在建议无果的情形下,该县长情急之下,拉了满满两卡车的人,要去上游炸水库。结果,这名县长最后被抓判刑。
    
    上中游大修水库,进入下游民勤的地表径流越来越少,于是人们开始往地下想办法。
    
    “我很小时,生产队的地,每年还能浇灌上三次河水,土井深也不过10米,用人力和畜力就可以打井,田边沟沿上的沙枣树和柏杨,最粗时要一个人才能抱住;上小学时,生产队开始打锅锥井,打一口井,要整个生产队的劳动力来推锅锥,能打30-40米;初中毕业时,队里已经要用钻头打井了,井深70多米”,在阎德伦印象里,他已记不清民勤最早是在哪个地方开始打井的,但走访的老人们都基本肯定,70年代中后期,民勤盆地打井已进入高潮,“生产队只要集资打一口井,提水浇地,就能种上120-150亩左右的好地”。
    
    到1976年底,石羊河全流域的机井已达到1万多眼。“打一口井,刚开始10米、20米都可以出水,筹资上万元就够,到90年代前后,打一口井要20多万,井深动辄打到了100多米,最深到 300米以下才有好水喝”,阎德伦讲,虽然井水越来越苦、越取越深,但这个时期,民勤的耕地和人口却极大繁荣,共有45万亩耕地的湖区,是民勤名符其实的粮仓,而占甘肃1/2人口、耕地的民勤,又自然是甘肃粮仓。“当时民勤每年上缴国家800万公斤公购粮,80%都来自湖区”,阎称,湖区最好时,能种植的耕地有40多万亩,现在已不到19万亩,更糟糕的是,现在湖区已经完全不能种植小麦等粮作物了,只能改种葵花、茴香、棉花等经济节水作物,“湖区人现在自己都得买粮吃了”。
    
    而来自水利部门的监测数据显示:五六十年代,石羊河地表径流进入民勤县的水量还比较充足,有5.4亿立方米,此后逐年以7000方水量递减,到2005年时,已仅剩0.61亿立方米。地下水位也日益下降,1959年,民勤地下水位为2.78米,此后一路下降,到2006年时,全盆地平均地下水位已降到17.5米,超出了部分耐旱植物根系所能到达的最后限值。与此相反,民勤的耕地和人口却在大幅上升,绿洲在不断扩张。1949年时,民勤人口19.9万人,到如今已达到31万人。
    
    80 年代初,对民勤水系长期关注的兰州大学地理系教授冯绳武先生,因地下水位严重超采,提出限制开荒打井。然而,即使到了90年代前后,民勤还是接连出现了两次开荒热。其中之一便是黑瓜籽热。民勤出产的一种黑瓜籽,由于一公斤能卖到40多元、一亩有2000元的收益,农民于是到处开荒,民勤18个乡镇均有开荒种瓜籽的,全县种植面积达到30多万亩,其中10万亩是开荒地。“现在来看,无论是七八十年代的粮仓,还是其后的开荒热,都付出了生态代价”,后改任武威市副市长的陈德兴总结。
     20世纪90年代后
    
    胡杨和沙枣林成片死亡
    
    两大沙漠以每年10米的速度向绿洲逼近,近3.2万人离开了民勤……
    
    地处干旱荒漠化地区的民勤绿洲,从自然条件看,年平均降水量不足110毫米,年蒸发量却高达2646毫米,是降水量的24倍。而急剧膨胀的耕地人口,让绿洲日益不堪负重。
    
    如今浅得仅可没过脚背的红水河,是横亘在武威市凉州区绿洲和民勤绿洲间一条地表泉水河。通常一过红水河,就能轻易发现河南柏杨翠绿、麦苗青青,而河北的民勤则一派灰黄,多戈壁荒滩。
    
    “红水河以前叫白鸭湖,湖四周花棒、红柳茂密,50年代变成河,过民勤还要泛舟渡河,每到汛期,当地农民就拿鸭毛、驼毛来堵泉眼,水大得不行,农民怕冲垮了房子,但后来河里泉眼却再也不出水了,当地政府就派了专门的挖泉队去挖,以为堵住了,结果挖了个比房子还大的窟窿,就是不出水”,民勤老新闻人张玉升称,最早关注民勤生态恶化的就是甘肃电视台。在他参与最早拍摄的《沙乡民勤》记录片中,质问当时风行的深井运动:人们只是把目光盯在地下,用庞大的机器从地的深处来掘。一眼井出水,于是又是一眼,又是一眼……那么,地下的水有多少呢?
    
    “90年代初,我们开始连续关注民勤,以后每年都要去一次”,甘肃电视台一工作人员补充,经过多年监测发现,养育整个河西走廊的祈连山雪线,竟正以每年超过2米的速度退缩,而且退缩时间加快。经专家们估算,过去岁月里,祈连山雪线已收缩了200-800米。“这个现象不仅对民勤,对整个河西地区都是一个巨大警示”。
    
    当人们重新审视民勤时,发现五六十年代大量栽种的沙漠防护林带,已开始成片枯梢死亡。以前粗壮美丽的胡杨树,在民勤多达5000亩,如今盆地再也找不出一棵了,除了在风沙口可以偶尔见到它的虬曲干枝,还有以前盆地常见的沙枣林,也在一片片地死去或正在死去。“这些植被具体从什么时候开始死亡、消失,没人能答得上来,但好像20年前就已有了死树现象,但没怎么引起人们关注”,民勤县林业局统计,除了已消逝的胡杨林,就是目前,全县也还共有13万亩沙枣林和35万亩红柳林,处于死亡和半死亡状态。
    
    “最有代表性的是湖区白亭海以东的梭梭门子,50年代那里梭梭如云,延绵几十公里,现在只剩下一片广阔的明沙了”,让陈德兴更焦虑的现实是:湖区的人畜饮水困难,大面积的耕地因缺水而被迫弃耕,湖区老百姓又开始不得不悄悄逃离家园。
    
    在东湖镇下润村5社,就是今天也还能看到一排排黄土垒就的高大房屋,屋内四壁空空,人们在离开时,拆走了门窗檩梁,仅剩下了四垛方墙。“以前这里是一个有360人的大社,有2000多亩耕
    
    地,算得上土肥水美,五年前,这里就已经不能种庄稼了,于是80%的村民迁往了外地”。在湖区的煌辉村四社,整条村只剩下了一对盛家兄弟。原有400多人口的字云村,全村也仅剩下了一位80多岁的老人聂云山和孙女聂海燕。“后来孙女出嫁到了县城,老人一个人住在村里,2006年去世,死时84岁”,路林平书记证实,现在字云村一户人家都没了,全迁出去了。
    
    据民勤县粗步统计,在近10年时间里,民勤共有7972户、近3.2万人离开成为生态难民。
    
    “生态移民现象,在民勤历史上早就出现过,比如明初北方大旱,颗粒无收,当时生态环境比现在还差,内蒙古阿拉善左旗地区,就有成批民勤移民”,中科院旱区寒区研究所董治宝教授称,根据历史经验,民勤绿洲人口一旦超过20万,就会出现移民。
    
    中国北方沙漠化及其治理首席科学家王涛、杨根生等研究员则认为,由于水资源减少,近10年来河西走廊的生态环境已严重恶化,加上北方强冷气流南下引起的“狭管效应”,以及北临腾格里沙漠和巴丹吉林沙漠等综合原因,现在包括民勤在内的河西地区和内蒙古阿拉善盟地区,已成为中国北方强度最大的沙尘暴策源地。两大沙漠仍以每年10米的速度向绿洲逼近……
     21世纪
    
    47亿大单,沙退人退救民勤
    
    2007年底通过《石羊河流域重点治理规划》力争2020民勤北部湖区出现一定范围的旱区湿地
    
    2001年7月,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温家宝对一份来自新华社的国内动态清校,认真写下一段批示:石羊河流域生态治理应提上议事日程,当务之急是建立流域统一管理机构,大力实施节水工程……决不能让民勤成为第二个罗布泊。
    
    温家宝总理此前曾在甘肃工作过,对民勤绿洲的现状并不陌生。此后七八年里,温总理一直关注着石羊河流域综合治理的进程,对民勤荒漠化治理的有关批示,前后达 14次之多。让甘肃人大代表印象深刻的是,连续几年,温总理几乎每年开全国人代会时,都会以甘肃人大代表的身份到会发言,对绿洲命运深为关切。
    
    2006年春天的全国人大会议期间,温总理听完其他代表发言后,说:作为甘肃的代表,我只关心并希望做好四件事:一是决不让民勤变为第二个罗布泊;二是一定要保护好敦煌的生态环境和文化遗产,三是要保护好祈连山冰川,四是防治黑河、石羊河沙化和河西走廊地区耕地盐碱化。
    
    2007 年12月,在反复多年的考察、论证、修改后,由国家发改委、水利部联合审批的《石羊河流域重点治理规划》正式通过。“《规划》总投入47.49亿,主要由两个阶段组成,第一阶段至2010年,治理目标是民勤地下水位不再下降,地表水由过去不足1亿方/年,增加到2.5亿方/年,第二阶段到2020年,是恢复性综合治理期,最终目标就是力争在民勤北部湖区,出现一定范围的旱区湿地”,武威市水利局局长张发基,指着案头厚厚一堆石羊河治理资料说。
    
    武威市宣传部副部长王立志对石羊河综合治理的精神,概括成八个字:关井、压田、建棚、移民。“去年按规划关了600多眼井,老百姓心痛也没办法;井关了,退耕还草,也就自然压缩了耕地。建日光暖棚,引种多种适合沙漠地区种植的经济作物,改变以前单一的小麦等耗水作物,都比较有效,只是移民无法推进”,王称,老百姓故土难离,经常走了又返回,新疆、内蒙古等周边省份也不太愿意接收,“现在主要是劳工输出”。
    
    在民勤县龙王庙、老虎口等风沙口,记者看到连绵起伏的黄色沙丘上,已被密密压上了无数沙障,麦草桔秆围成的四方网格里,是新种不久的耐旱植物梭梭、白茨、红柳等。“局部流沙得到治理,但总体趋势并不好”,路林平书记说,在民勤408公里的风沙线上,像这样日夜觊觎绿洲的风沙口共251个,自解放以来共治理了 191个,“但有些风沙口堵住了,过段时间又重新植被死亡,沙丘复活……”
    
    “民勤绿洲这两年基本处于稳定状态”,中科院旱区寒区研究所所长王涛对民勤荒漠化治理表示乐观,他认为,上游来水减少、过度开垦采伐等共同造成了民勤荒漠化,如果在上中下游大力推行节水农业,改变现有种植结构,并从外流域调水,“多管齐下的话,不仅能够保住这片绿洲,而且还可持续使用”。
    
    “外流域调水,水价太贵,农民用不起,现民勤风沙一线共有5万多人,如果不再进行农业生产,而改为专门治沙,或许也是一条不错的路子”,阎德伦讲,他有一个在县政协工作的朋友非常关注治沙,说他平生最想做的官,就是做一个“调云办”的官,专门为民勤调云降雨。
    
    老新闻人张玉升透露,早在1962年,《人民日报》就曾发表过一篇文章,说解放军经多年勘探,在腾格里沙漠和巴丹吉林沙漠下边发现有61亿万立方米的淡水,且埋藏层很浅。“当时照片还可清晰看出,巴丹吉林沙漠里有103个月牙湖”,2006年,他亲自踏进现在已是沙漠的原东湖镇地区,往东走了10多公里,发现沙漠中居然有人有牧场,挖1米多,就有清凉的泉水涌出。“未来活命的水源,来自两大沙漠也未可定”,张玉升语气神秘。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