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烂污发展 垃圾焚烧/毛达
请看博讯热点:环境破坏与污染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24日 转载)
    
     前不久,《南方周末》的一位记者跟我联系,一起探讨关于垃圾和垃圾焚烧的一些问题。我把当时自己的一些想法稍作整理,也算是我对垃圾问题进行整体思考的一个尝试。
        (博讯 boxun.com)

      垃圾处理技术和社会体系的大致历史,中国正处于何种阶段?
      
      就垃圾问题而言,我认为人类社会存在两阶段的历史,一个阶段是把问题转移到别处(感官不能触及到的),或留给下一代的历史。另一阶段是通过考虑地球环境承载力去面对问题的历史。后面这段历史我们还没有真正展开,包括世界上其他国家都是这样。我们还停留在前一段的历史中。
      
      但是,在前一段历史中的局部时段和局部地区,我们存在过和环境承载力相适应的一些社会体系,如古代农村将人畜有机废物还田或喂养动物的时代。又如工业化时代中一些短暂的物资匮乏的特殊时期。两次世界大战中的交战各国、改革开放前的中国城市都是这种时期的典型例证。这些时代垃圾能够进入社会物质生产的循环链条,因此也就没有什么垃圾处理的压力。
      
      但是,无论是农业还是物资紧缺的时代,都不是人们意识到环境承载力而避免垃圾的产生,而是生产资料的不足逼使废弃物要尽快进入生产之链。考古研究发现,即使在农业时代,只要是在富裕和繁华的城市中,就会有垃圾成害的问题。所以垃圾问题从一开始就和城市文明同行。到了工业时代,垃圾问题更加严重,物质生产的量和质都发生了重大改变,逐渐超过了局部地区的环境承载量。西方所有的超大城市都经历过垃圾危机。解决办法虽然在变,但总的思路是一样的:把问题转移或留给下一代。到现在,这些危机并没有消失,只是转移到更远的地方。而且过度生产和消费的经济模式已经扩展到了发展中国家,像中国、印度、巴西。这些国家在转移问题的技术上是落后了一步,所以看上去垃圾问题很严重。
      
      从世界的总体来看,垃圾应该是还有很多地方可以转移的。但目前的一些“垃圾危机”已经反映出与之有关联的,但还要更严重的人类社会物质消耗的问题——从资源开采一直到垃圾产生这整一个链条中耗费了过多的资源,威胁到其他物种生存,产生的问题比最后把垃圾转移到哪里还要多。莱斯特·布朗用好几本书向世人说一个简单的道理:我们的物质生产已经超出地球的承载;生态足迹计算显示我们九个多月就已经把地球一年可持续的产出消耗光了;赫尔曼·戴利说目前全球的经济生产已经不经济,因为消耗了地球的自然资本,增长的边际成本已大于边际利润,因此现在应该是缩小物质流,培育自然资本的时候;盖娅假说的创立者詹姆斯·拉夫洛克更直言:现在要考虑的不是“可持续发展”而是“可持续撤退”。所以我认为垃圾危机不在于怎么处理,而在于它背后的过度物质生产和物质消费问题,因为垃圾一旦产生,需要自然去销纳它,而不是什么人的技术。好的循环利用技术能够减缓对销纳时间上的压力,但也有极限。因为这个世界被热力学第二定律控制着,被地球上有限的生命整体控制着。
      
      正因如此,我们就知道焚烧最大的问题不是它可能产生二恶英。相比其他处理方式,焚烧更容易掩盖整个物质流的问题,给人以错误的信号,延缓了人们从根本上寻求和自然和谐相处的道路。很多人喜欢拿焚烧和填埋比较,我和池田武喜欢这样回应:为什么要在两个差的东西里比比哪个更差,而不去找比这两个好的方式?但我认为填埋至少有一点好,它让人们直接看到问题的存在,而焚烧则是一剂安慰药:社会似乎可以继续走过度生产、过度消费和大量浪费的道路,因为后果“不存在”嘛。
      
      虽然我说的后一段历史还没有完全展开,但人们至少已经意识到问题了,所以才会有先锋式的人物和组织在倡导节制物质消耗、避免浪费、减少垃圾的产生、让垃圾回到生产之链。所以,我认为能不能进入新时代的标志就是人们能不能把解决垃圾问题和控制整个物质生产和消耗的体系联系在一起。一些国家如日本、北欧国家已经提出这样的规划,并在尽力实施,我们国家空谈得多。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