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间谍门”背后的铁矿石难题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22日 转载)
    
    来源:《掺望东方周刊》
     将中钢协推到风口浪尖的根本原因是中国钢铁企业落后的生产技术,作为钢铁半成品出口国家,中国钢铁企业缺乏核心竞争力,事倍功半 (博讯 boxun.com)

    
    就在铁矿石谈判僵持不下之际,“力拓间谍案”火爆登场,搅浑了这潭胶着之水。
    
    2009年7月9日,上海市国家安全局向媒体发出传真声明称,2009年以来,在中外进出口铁矿石谈判期间,澳大利亚力拓公司驻上海办事处首席代表胡士泰等4人采取不正当手段,通过拉拢收买中国钢铁生产单位内部人员,刺探窃取了中国国家秘密。
    
    而在7月5日,毕业于北京大学,后加入澳大利亚籍的胡士泰,就已被“带走问话”。
    
    有间谍,自然有内鬼。
    
    很快,中国钢铁企业,尤其是与力拓交往密切的某些大型国有钢企高管,陆续卷入了调查和揣测中。一时间,铁矿石谈判,中国的铁矿石市场乃至钢铁行业,甚至于中澳关系,都受到了间谍案的震动。
    
    尽人皆知的秘密
    
    间谍一说,或许可以为力拓在铁矿石谈判中的强硬态度提供更令人信服的解释。
    
    胡士泰等人是力拓中国铁矿石业务部门最核心的团队,而且胡本人也是力拓的铁矿石谈判组成员。
    
    据悉,上海国安局从力拓公司拿走的电脑中储存着数十家与力拓签有长协合同的钢企内部资料。其中包括:原料库存的周转天数、进口矿的平均成本、吨钢单位毛利、生铁的单位消耗等财务数据,以及钢铁企业的生产安排、炼钢配比、采购计划等。
    
    “胡士泰负责的业务其实就是营销,所以和国内钢企非常熟,与一些高管来往也很密切,他深谙与中国企业打交道的规则,不管是吃饭、喝茶还是其他。至于在这种交流中涉及的信息有多少,有多深,由于铁矿石谈判的敏感性,会容易触到红线。但是红线具体在哪里呢?如果不是这次追究起来,以往也许没有人能清楚界定。但从此以后,人人都会谨慎自危了。”一位与胡士泰有过接触的业内人士对《瞭望东方周刊》说。
    
    据了解,以往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定期向其成员公布一些数据,诸如钢铁厂的生产计划、维修计划以及铁矿石的库存水平等。直到2008年,改为仅限于最高级别的高管能获知这些信息。
    
    “力拓这些年在中国网罗了很多情报和技术专家,到全国各地的钢厂去收集情报,这在业内是尽人皆知的。” 北京科技大学冶金与生态学院教授许中波对本刊记者说。
    
    铁矿石谈判大角力
    
    铁矿石谈判就像中澳经贸纽带上的一个不大不小的疙瘩,不时考验着双方。
    
    奇怪的是,尽管中国是个用铁大户,却并没有因此在长协矿的价格谈判中占得优势,不得不为日益高涨的价格埋单。数据显示,从2004年起,长协矿的价格一路飙升,2004年至2008年,铁矿石长协价涨幅分别为:18.8%、71.5%、19%、9.5%、79.88%。
    
    “2000年以来,澳大利亚铁矿砂从25美元/吨涨到了136美元/吨,共涨了5倍多。两拓等铁矿公司在中国赚取了近千亿美元。”从事矿权投资业务的中国宝贝集团董事长卞洪登对本刊记者说。
     这一直是中国钢企的一个痛处。代表中国钢企谈判的宝钢也因此备受指责。尤其是2008年的谈判更被指吃了一个大败仗。
    
    2008年2月,宝钢与巴西淡水河谷公司达成了涨幅为65%的年度价格,按照惯例,两拓应接受这一价格。但他们却破坏了规则,要求中国根据澳大利亚与巴西矿之间巨大的运费差价,按照到岸价的水平倒推,获得运费补偿,谈判由此陷入僵局。在双方谈判几近破裂之时,宝钢最终作出巨大让步,与力拓达成了79.88%和96.5%的涨幅。
    
    数据显示,2008年中国生铁产量比上年减少74.49万吨,下降1.16%,自产原矿增长 20.74%,在此情况下,进口铁矿石还比上年增加6056.41万吨,增长15.81%。2008年铁矿石进口量大大超过实际需求,这不仅抬高了价格,还使企业背上了高价原料高库存的沉重包袱。2008年中国钢铁行业集体亏损。
    
    2008年11月至今,中国新一轮的铁矿石谈判再度陷入更艰难的僵局。
    
    2009年5月26日,日本新日铁与力拓达成首发价33%降幅,6月11日,巴西淡水河谷公司又与新日铁公司和韩国浦项制铁达成一致,其中最主要的粉矿合同价下调28.2%。而中国却始终死死守住40%的降幅,称这是维持国内钢企不亏损的底线。
    
    间谍案的爆发,似乎为这么多年一直“吃哑巴亏”的中国钢企找到了理由。“谈判过程中,自己的底牌被对方看到了,对方熟知你的需求量,了解你的成本和价格,他们当然就有了要挟你的理由。”卞洪登说。
    
    中钢协为什么坚持到最后一个
    
    在2009年新一轮的铁矿石谈判中,中钢协死守40%降幅的价格底线,即使日本和韩国放弃了进一步争取价格空间的机会,中国仍不放手。
    
    为什么中钢协坚持到最后一个?
    
    “日本并不是很在乎,日本的钢铁企业本身在淡水河谷拥有股份,铁矿砂价格高低对他们来说不过是一个口袋进一个口袋出,而德国的钢铁企业用铁矿砂加工的都是高附加值的钢铁产品,其成品出口价格达到两三千美元一吨,所以也没必要在铁矿石价格上这么较真。”一位从事海外铁矿石贸易的公司负责人告诉本刊记者。
    
    另一个原因是中国的技术瓶颈。评判高附加值钢材优劣的指标主要包括屈服度、耐腐蚀度和金属抗疲劳度等等。中国进口的铁矿砂大量用于制造粗钢、螺纹钢和钢胚等半成品,德国、日本等拥有尖端技术的国家,进口这些低端产品后通过技术加工生产出精品钢材,例如汽车底盘、不锈钢和白色家电钢板等,再以高价卖给中国的生产企业。
    
    1998年宝钢与德国的克虏伯公司合资,在上海投资了不锈钢板卷工程,目前所生产的所有高端产品都依靠德国的生产线,中国企业对核心技术的掌握度仍然很低。
    
    由此可见,将中钢协推到风口浪尖的根本原因是中国钢铁企业落后的生产技术,作为钢铁半成品出口国家,中国钢铁企业缺乏核心竞争力,事倍功半。只有通过提高自身技术能力,中钢协在国际谈判中才拥有更多的话语权和主导权。
    
    也有人认为进口价格不是越低越好。中国矿业联合会副会长曾绍金接受本刊采访时就认为,进口铁矿石的价格应维持在一个平衡点上,即与国产矿的价格基本持平,以保护国产矿的利益。“受到低价进口铁矿石的影响,国内已有一些矿山企业亏损停产。”
     海关统计数据显示,2009年1~5月,中国铁矿石进口量分别为3265万吨、4674万吨、5208万吨、5700万吨和5500万吨,并且前4个月连续攀升,平均增幅达22.9%。而正常的数据应是每月3000万吨。据中钢协统计,目前全国主要港口铁矿石库存总量为7077万吨,为正常港口库存的2.3倍。
    
    从去年下半年起,屡屡爆出港口铁矿石积压的消息,许多人认为这超过了国内需求。拿今年上半年来说,国内钢材产量和去年同期基本持平,意即对铁矿石的需求不应有多大增长,那么那些积压的铁矿石又是怎么回事?
    
    “我认为进口大幅增长基本正常。去年下半年起进口铁矿石开始大幅降价,其性价比一向高于国产矿,那种情况下大家纷纷选择进口矿,这是市场的选择。也就是说,在总需求不变的情况下,进口矿比例提升,所以就看到它们大量堆积在了港口。”我的钢铁网资讯总监徐向春对本刊记者分析说。
    
    中国钢铁工业协会秘书长单尚华也曾公开表示,保护国内矿山利益,是中国钢企发展的长远策略。去年中国能成功抵制三大矿山涨价,国内矿发挥了重要作用。国内矿山停产已引起中钢协高度关注,但仍无具体解决方案。
    
    “双重定价机制”引发大小钢厂恩怨
    
    “我不关心这件事情。”当被问到对“力拓间谍案”的看法,陕西某小型钢厂的业务主管告诉本刊记者,“我们既不关心这个间谍案,也不关心铁矿石谈判,我们每年对铁矿石的需求量也就几十万吨,人家不可能带我们一起玩,我们也享受不到长协价。”
    
    他说,他们主要采购印度的现货铁矿砂。
    
    从2008年底起,为增加谈判筹码,中钢协呼吁国内的大小钢铁企业团结一致,不参与进口铁矿石现货招标、减少长协矿进口。今年年初,又要求具备铁矿石进口资质的钢铁企业暂停长协矿进口。中钢协意在通过此举增加谈判筹码。
    
    但有人偏偏不配合。2009年6月初,传出38家中小钢厂与巴西淡水河谷签下了长协矿。
    
    消息一出,中钢协有关负责人指责这种“拆台”“倒戈”行为,并警告说:“如果是具备进口资质的中小企业,敢于私下和矿业巨头签约,中钢协将坚决取消其进口资质。”
    
    徐向春则认为,这38家中小钢厂的“倒戈”,说明了中小钢厂的实力正在发展壮大。“能从铁矿石谈判中享受到长协价的多为大型钢企,那是因为他们的需求量大。以前中国的中小钢厂实力规模都不行,需求量小,本身不具备参与谈判的条件,但是现在情况发生了变化,从三大矿山对他们的态度可以看出,他们的需求得到了重视,也说明他们的规模已经壮大。”
    
    目前中国具备铁矿石进口资质的企业共有112家,其中钢铁生产企业70家,铁矿石贸易商42 家。只有具备铁矿石进口资质的企业,才有可能享受到进口铁矿石的长期协议价格。这些企业经常会有过剩的“长协矿”,拿到市场上按照现货矿的价格倒卖给中小钢厂,赚取差价。“这个差价有时能达到1倍,利润丰厚。”徐向春说。
    
    这种“双重价格体系”引起了中小钢厂的不满。他们想直接与矿山巨头接触的愿望因此愈发强烈。
    
    “从今年5月起,三大矿山已经明确表态,只跟中小钢厂签长协矿,而拒绝跟大钢厂签约。”一位与矿山巨头有接触的业内人士透露。
    
    “如何在现有的市场条件下调整国内的铁矿石价格体制,争取更多的中小企业与大钢厂享受同等的价格谈判成果,是有关部门需要思考的问题。”徐向春说。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间谍门”背后: 商业贿赂极其严重/张魁兴
  • 方静“间谍门” 中国式辟谣
  • “间谍门”中,阿忆副教授把自己写进了反面教材
  • “间谍门”背后:商业贿赂极其严重(图)
  • 力拓间谍门交易链条曝光 为进更多矿或出卖情报
  • 绕过温家宝 胡锦涛点头查力拓“间谍门”
  • 澳洲力拓间谍门“献唱”女歌手被疑是超女唐笑 (图)
  • 力拓“间谍门”愈加复杂 内地钢铁业多人受查
  • 力拓“间谍门”事件引发中国钢铁业“地震”
  • 「力拓间谍门」升级,首钢证实谭以新被捕
  • 方静“间谍门”无权威单位表态 更像一场闹剧(图)
  • 方静在“间谍门”事件后终于亮相了 (图)
  • 方静接受访问谈间谍门 称不会背叛祖国出卖灵魂(图)
  • 杨恒均: 谁是制造吴敬琏间谍门的黑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