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国学大师仙逝看中国的传统文化热/陈维健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22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陈维健更多文章请看陈维健专栏
    
     国学大师季羡林以99的高令仙逝,近来被媒体抄得滚热,19日大师追思仪式在革命公墓八宝山举行,温家宝一行中央领导到场悼念,备极荣哀。身为北大副校长,一代宗师,享此尊荣,也是名至实归,但是让人开眼的是,躺在翠绿丛中的大师身上,竟然覆盖着一面鲜红的党旗。季羡林虽然贵为中共党员,但以国学大师之身,棺盖党旗多少有点荒诞不经,让人哭笑不得。 (博讯 boxun.com)

    
    季羡林的离世中国传统文化热再度高涨,在这场有关国学的文化热中,季羡林是否偕称国学大师并不重要,而是季羡林被中共捧为“国学大师,学界泰斗”的同时,借国学之名偷换党国文化,作为中国文化杀手的中共,摇身变为中国文化的复兴者。中国共产党的先期领导人多为五四时期“新文化运动”的闯将,也是打砸“孔家店”批判旧文化的先锋。中共作为马列主义的政党,历来把中国传统文化当作束缚中国进步的羁绊而于以砸毁。中共建政以后更是把中国传统文化混同于反动思想于以摧毁,到了文革时期则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破四旧立四新”,传统文化已是覆巢之下无完卯,连文字都被改得不忍卒读,为四书五经,楚辞汉赋、唐诗宋词、明清小说浸润的土地,除出中国人这张脸还是中国人的,无论是形而上还是形而下,已难以找到传统文化踪迹。昔日的文化大师大都已在那场文化革命中蹂躏屈死,九死一生者,也都身心憔瘁到了髦髦之年。对于文革这场中国文化的浩劫,季老先生也不无沉痛,心怀不满地说“至今还没有人给予一个全面合理的解释”。
    
    中共对于中国传统文化来说,是马列主义外道政党,经半个世纪的统治,共产主义把中国拉向崩溃的边缘,已告彻底破产。马列共产主义不行了,中共又拒绝西方的自由民主,面对信仰的真空,面对伦理道德的塌圯,面对日益尖锐的社会矛盾,面对此起彼伏的群体事件,中共措手无策,死到临头想起了已经被其几近毁灭的中国传统文化,冀希以民族主义传统文化,为道义尽失的政权寻找合法性。九十年代,中共开始祭起了民族主义的旗帜,掀起了中国文化热,于是神州大地祭孔子,拜皇陵,闹剧不断,帝王戏丑态百出,各大学纷纷开办“国学堂”,武汉大学干元国学讲堂竟然开办2.8万元24天的博导国学培训。以“国学”当“财学”,实是斯文扫地,有辱古圣先贤。国学潮中还产生出一批于丹,易中天这样的国学超男超女,以盗圣人之言追名,以贩卖经典逐利,将诸子百家,孔孟之道寓于商业利益和政治矫情之中。
    
    在传统文化热中,中共知道光靠自己那一手操办的几拙闹剧,总是好事难成,覆水难收,须有几个国学深厚的大师级人物为其背书,才能站立得起来。于是环顾左右,众里寻他千百度,但是呜呼哀哉!国中已无大师矣!只得找几个像季羡林这样,被共产革命吓得心有余悸的文化老人权作大师。季羡林在被封为国学大师以后,虽已老矣!但尚有自知之明,对三顶桂冠推辞再三,但在高官厚禄盛名之下,不无趋炎附势之心。中共祭起大汉民族主义,季大师即提出“大国学”。将西藏新疆五十几个少数民族的文化也包括进去。“国学”是指以儒学为主体的汉学传统文化与学术。先秦诸子、儒释道并驾齐驱,《四库全书》一以贯之。这是常识,与“国学”相对应的是“汉学”。但是季老为了将共产党的民族主义融入到国学中去,竟置常识于不顾,提出“大国学”的概念。其吹捧拍马之勇气诚实可嘉。如果说西藏佛学与中国佛学还有同源同宗并蒂之莲关系,那么新疆伊斯兰文化和国学,则完全是风马牛不相及。季老作为文化学者想来也应该为此汗颜。但是受人利禄总得替人谋划一些应景之作,实也是季大师身不由己之事。
    
    在当今的传统文化热中,如果中共真的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跪求传统文化讨教治国方略,首先放下那些挥霍民脂民膏,追名逐利的祭孔拜帝的闹剧,在海外大把撒金钱,借圣人之学贩卖党国文化的“孔子学院”。从明德、亲民、至善开始,改过自新也为时不晚。《大学》《中庸》《论语》为治国平天下之根本大法,有道是半部《论语》治天下。中共应该懂得“国不以利为利,应以义为利”哪能像今日这样,政府与民夺利,弄得官富民穷。曾子曰:“财聚民散,财散民聚”,中国现在外汇存聚二万亿,百姓却穷得读不起书,看不起病。“楚书”说:“楚国无以为宝,惟善以为宝”,哪有象中共这样对民打打杀杀,武警公安处处横行。古代百姓有冤可以拦桥击鼓,现在冤民上访都被截访追杀。中共官员常以父母官自许,却无父母官之心。诗云:民之所好好之,民之所恶恶之,此之谓民之父母。现在国民皆好公正平等,恶贪官污吏,政府则反其道而行之。施仁政于民,以保政权是万古不变的原则,此中道理中共不会不明白。当今的中共领导皆是明白人,做不明白事,既不效西方普世价值的自由民主人权,也不承厚德载道亲善亲民的中国传统治国理念,皆因放不下手中越积越厚的财富利禄。中共掀国学潮,非真是要以国学治国,而是叶公好龙而已。
    
    最近《南方都市》报放言:“张之洞眼看大清皇朝已是日薄西晒,气息奄奄,劝摄政王载沣要善抚民心。载沣笑着说:不怕!有兵在。”张之洞从此默然,他知道大清王朝亡矣。若观中共心态不也如此,瓮安抗暴被镇压了,石首抗暴被镇压了,西藏抗暴被镇压了,新疆抗暴也被镇压了,杨佳,邓玉娇有杀有放,举重若轻,不也一一摆平。我们似乎听到了中南海诸公们的笑声:不怕!我们有兵在。中共不以历史为鉴,不念“仁政”效“暴政”。但历史不会让一个无道的政权,永远存在下去的,冥冥之中历史有一个对是非,对善恶的仲裁,不管这个政权多么强大,多么心狠手辣,精于计算,都不会逃脱因果规律。但将冷眼观螃蟹,看它横行到几时。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新疆“75”事件的核心是维族维权抗暴 中共制造维汉仇恨/陈维健
  • 陈维健:呼啦啦大厦倾 上海滩成上海塌
  • 陈维健:中共88周年话“共产党宣言”
  • 陈维健:“替谁说话”看石首的官民对立事件
  • 少林寺十万一支香 千金衲云锦/陈维健
  • 陈维健:一个政权和一个人的一张嘴一张脸
  • 陈维健:六四二十周年中共成了人民公敌
  • 邓玉姣事件看中共从政治强奸到刑事强奸/陈维健
  • 陈维健:杭州赛车肇事和巴东烈女抗暴启示录
  • 陈维健:西藏问题是文化存亡之争
  • 陈维健:五四运动被共产党绑架的运动
  • 陈维健:索马里海盗遭遇中国人权
  • 陈维健:与时俱进的嫖宿幼妇女案
  • 陈维健:北大“叫兽” 孙东东的罪与罚
  • 陈维健:中共是制造农奴社会的最大农奴主
  • 陈维健:“中国人不高兴”作者为何不高兴
  • 陈维健:樱花树下的迷乱
  • 陈维健:来自和谐社会酷刑下的报告
  • 陈维健:中国围剿美舰声东击西
  • 就三鹿奶粉事件陈维健接受纽西兰电视三台采访(图)
  • 陈维健:大西藏行政区和共产党领导
  • 陈维健:中国一个讨薪被打被杀的黑社会
  • 陈维健:不能相信的罪恶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