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列维 著《黑暗时代的左派:反对新野蛮主义的立场》简评/詹姆斯·柯齐克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21日 转载)
    
      在2007年夏天,贝尔纳·亨利·列维(Bernard-Henri Lévy)出现在法国思想界左派同志阿兰·凡基尔克劳(Alain Finkielkraut)主持的电台节目中讨论达尔富尔屠杀问题。列维的争论伙伴是无国界医生协会创立者之一的罗尼·布劳曼(Rony Brauman)。布劳曼曾经在列维和凡基尔克劳的少数派知识分子圈子中有些交往,但是列维很快发现他从来没有进入同样的地方。
     (博讯 boxun.com)

      在辩论中,列维把布劳曼看作“从前的人道主义者”这是个不吉祥的描述,布劳曼当然不是过分关心达尔富尔的屠杀。实际上他发现使用‘屠杀’这个词本身有点耸人听闻的味道,因为死亡率已经从最初的冲突后下降了。但是真正让列维担忧的是布劳曼的判断“无论如何,这场战争是苏丹人之间的战争”。这正是许多欧洲人的反应的理论基础,他们在1990年代巴尔干战争时反对种族清洗,呼吁干预措施。这是列维最看重的事业,实际上,他是最早提出采用军事行动阻止屠杀的人之一。
    
      让列维感到更加痛苦的是从布劳曼的口中听到这样的话,因为他们两人拥有几十年长期合作的关系。在其他值得称道的事业外,他们还共同创立了反饥荒组织, 代表柬埔寨大屠杀受害者抗议,帮助人们提高对于埃塞俄比亚独裁者门格斯图·海尔·马里亚姆(Mengistu Haile Mariam)侵犯人权的认识。考虑到布劳曼的个人历史,列维震惊于他从前的伙伴“不参加达尔富尔抗议活动”的决定,这是21世纪的第一次种族屠杀。
    
      布劳曼的消极态度让列维非常担心是因为他怀疑如果不是达尔富尔引起了美国迅速高涨的关注,这反过来导致美国军队对于为装备和提供武器给武装叛军(janjaweed)负责的喀土穆政权的干预措施的话,布劳曼可能支持针对苏丹政府的强制性行动。正如列维解释的,布劳曼把美国看作“能够支配地球上的政权不平等交流的权力体系的神经中心”和针对无辜民众犯下累累罪行的罪犯。因此,虽然他是好的“反对帝国主义者”,他拒绝站在美国一边阻止他本来会谴责的反人类罪行的“庸俗陷阱”。
    
      布劳曼从冷静的左翼人道主义者转变为弱化达尔富尔悲剧的反美意识形态专家是好几个左翼知识分子在过去几年都做出的改变。列维彻底考察了这个让人担忧的现象,在他最近的书《黑暗时代的左派》,该书主要解释是什么东西“让像布劳曼这样的人对于达尔富尔的悲剧竟然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贝尔纳·亨利·列维非常适合讨论这个题目。作为典范的“公共知识分子”,他属于一小撮但受到称赞的著名法国思想家群体,他们模糊了教授、记者和积极分子的角色界限。他们的地位是法国文化的独特产物,这个文化把知识分子抬举到大众明星所享受的追捧那样的程度。从这个标准看,列维是个特立独行的人,有罕见的独特个性和著名的简写符号BHL。他是庞大遗产的继承人、电影导演、娶了一个著名女影星,总是穿着一件上面不扣扣的衬衣,露出半个胸膛。
    
      但是,列维不仅仅是知识分子明星,也是重要的和终身的左派和右派专制主义批评家。他的第一本主要著作《带着人脸的野蛮》在他刚刚29岁时出版,谴责了马克思主义作为在思想上无法与民主妥协的体系,因此引起左翼欧洲知识分子的轩然大波,也促成了年轻法国思想家被称为新哲学家的运动,他们和全球新左派体现的政治正统观念不同,因为他们强烈批评苏联和它的创建原则。
    
      《黑暗时期的左派》非常符合列维的反对偶像的传统。他相信,今天的左派已经出现了严重的或者危险的错误。清楚地把左派和右派区分开来的反对法西斯主义的高贵传统已经转变成不加思考的“反帝主义”,把自己放在美国及其盟友的对立面,把第三世界看作傻瓜和恐怖分子组织,从最好处说是累赘当它不把他们看作时髦的游击队英雄那样拥抱的时候。激进伊斯兰虽然有其反动派原则,并不能像乔治·布什那样引起左派的愤怒,如果有愤怒的话。虽然伊拉克战争吸引世界各地的千百万人上街抗议,但是激进伊斯兰的数不清威胁和残暴行径,从丹麦报纸侮辱穆罕默德的漫画引起的暴力反应到9-11袭击本身,从来没有激发很多人的抗议行动。追溯了左派过去一个世纪的历史后,列维试图解释这么多拥有“进步”观念的人是如何逐渐把美国政策和行动看作激进伊斯兰恐怖活动的“根源”的,或更笼统地说是世界上最大的邪恶力量。
    
      他的结论不是安慰性的,列维担心今天的左派已经再次屈服于专制主义诱惑,在这么做的时候已经放弃了反对法西斯主义的招牌。左派已经“失掉了自己的精神支柱,”因此开始模仿反动派的保守主义的最恶劣倾向,再用列维挑选的术语来说,就是左派已经变成了“矛盾的左派”。
    
      《黑暗时期的左派》的封面夹套里面把它描述为当代左派的“前所未有的批判”。这有点夸大其词了。自从2001年9月11日恐怖分子袭击以来,已经有很多这样的批评。一个人数不多但是直言不讳的英国作家小组已经带领一批人揭露极端伊斯兰的辩护士的道德模棱两可态度,对于美国和以色列的老一套攻击代表当今左派意见的很多特征。在2007年,《观察家》杂志专栏作家尼克·科恩(Nick Cohen)出版了或许是这些书中最愤怒的一本书《还剩下什么?》很快《卫报》作家安德鲁·安东尼(Andrew Anthony)写了《争吵》一书加入这个活动,该书描述了“有罪的自由派是如何失去它的天真的”。自2001年12月12日以后,克里斯托弗·希金斯(Christopher Hitchens)的著作的大部分---除了反对信仰上帝的大量文章外---已经集中在暴露从前同志的玩世不恭和效率低下。但列维对这个还在进行的争议的贡献是让人欢迎的,如果考虑到他从前的工作,也是不可避免的。
    
      他刚开始解释为什么自己认为是左派,重新描述了最近和朋友萨科齐(Nicolas Sarkozy)的对话,当时他还是法国总统候选人。萨科齐不无自豪地告诉作者列维的几个同志包括影响很大的新哲学家安德烈·格鲁克斯曼(André Glucksmann)已经表态支持他而不是社会党候选人罗亚尔(Ségolène Royal)。列维犹豫不决地告诉萨科齐他支持罗亚尔是“家庭义务”,萨科齐非常震惊,考虑到列维和左派的风波不断的历史,他的朋友竟然把这些人看作“家庭”,难道他忘了有关本能的反美主义和反犹主义、对于越南船民的困境缺乏兴趣、漫不经心地否认柬埔寨种族屠杀、为苏联辩护,坚定不移地轻率对待反犹主义等往事。萨科齐充满疑惑地问到“这些三十年来一直让你滚蛋的人是你的家人?”
    
      但是,对于列维来说,成为左派意味着不仅分享对于一系列不相关的问题上的共同观点。归纳起来的东西是“本能反应”,他的本能反应总是站在被压迫者一方。这种倾向性把他带入这个星球上还在挨饿的人的每个角落,这是激发他创立民权组织反种族歧视联盟(SOS Racisme)的东西,也是让他今天成为民主社会主义者的东西。
    
      但是列维比多数人更清楚站在受害者而不是加害者,穷人而不是富人、弱者而不是强者一边的可敬冲动常常是左派扭曲的思维。列维宣称在决定任何具体问题上的立场之前,像麻省理工学院教授和左翼精神领袖乔姆斯基(Noam Chomsky)这样的人首先调查哪一派确立了反美或者反帝的地位,然后就写文章,根本不考虑这种冲动常常导致乔姆斯基“站在加害者而不是受害者一边”,正如他多次做的事情比如宣称柬埔寨的红色高棉(the Khmer Rouge)屠杀场是“纽约时报的编造”以及9-11之后为基地组织恐怖主义辩护等。今天,左派知识分子几乎共识的是美国“帝国”是基地组织可理解的愤怒的起源。
    
      说美国是帝国的观点尤其让列维感到恼火。作为出生于法国前殖民地阿尔及利亚的法国人,他非常清楚这样的说法是多么荒谬。美国---不管人们多么希望批评它---从来不是在传统意义上的“帝国”。实际上,列维写到,美国的“主要历史倾向一直是孤立主义。”把美国人过去和现在的行为和“中国当今在西藏的行为或者苏联在卫星国的行为,或者普京的俄国仍然无论什么地方能做的行为,或者碰巧在力量鼎盛时期的从前的人的行为,如土耳其人、阿拉伯人、阿兹特克人、波斯人、印加人等对比”不仅在历史上是错误的,而且是一种在道德上把受到真正帝国主义迫害的人的痛苦轻描淡写的做法。列维作为唯一的严厉批评欧洲帝国主义的批评家和让世界感到厌烦的记者改变了这个纪录,他总是大量报道后殖民地社会的能做的事情,对于时髦的“反帝国主义”和“反美主义”的批评从不缺乏智慧。
    
      和许多欧洲知识分子不同,列维对于美国的充满激情的辩护很可能受到这个事实的激发,即他特别努力地理解美国和亲身经历美国的生活。在2006年,他出版了《美国眩晕》(American Vertigo)这是他横跨美国的接近一年的旅行的纪录。这个旅行是沿着从前的法国人托克维尔(Alexis de Tocqueville)的足迹的再次履行。尽管许多人可能反对列维的美国是什么的结论,他确实知道美国不是什么,它肯定不是反美主义想象力的恶毒嘲讽的形象,狡诈地控制世界事件以至于发生的任何坏事因为它或者是对它的反应。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极左派张宏良批判 胡世全
  • 「香港左派」的失落/周澄
  • 欧洲议会选举 假左派社会民主党遭唾弃/安那琪
  • 欧洲左派的新希望/姚毅婧
  • 左派应如何对待介入邓玉娇事件的右派/程意弘
  • 左派对“邓玉娇一案”的“四点”启示/王志光
  • 新左派思潮影响下的89民运
  • 拉美左派为何能赢得民心/马克•韦斯布罗特 
  • “北京模式”死局难解 新左派集会乱开“药方”
  • “北京模式”死局难解——新左派集会乱开“药方”/牟传珩
  • 黄佶:中国左派和右派——请摆脱偏执和幼稚
  • 警愓金融海嘯中的左派亢奮症/李平
  • 傅煜东:法国左派的异化和边缘化
  • 许章润: “左派 ”的谱系
  • 中国政治大格局:左派、右派与当权派
  • 左派与右派的区别/安锦
  • 《零八宪章》一石激起千重浪——大陆毛式“左派”也疯狂/牟传珩
  • 左派和右派,中国特色的“一奶同胞”/周新京
  • 雷颐:哈贝马斯谈中国新左派
  • 民间左派 穿上民族主义大衣
  • 中国左派京报抨击改革派南方周末
  • 全国左派群众纪念毛主席诞辰115周年活动总汇(图)
  • 御用左派学者讨伐温家宝:中央政府在找替罪羊?
  • 杨继绳:左派开倒车沒出路
  • 异议知识分子与党的关系解冻,“新左派”尤其亲政府
  • 国学热和新左派结盟不是好现象
  • 《读书》杂志易帅:中国“新左派”失势先兆?
  • 批判胡锦涛改革一度被封,左派网站恢复登录
  • 胡锦涛不容忍左派出来搅局 (图)
  • 中国关闭左派网站“毛泽东旗帜网” (图)
  • 左派围剿物权法:两会会场附近开大会
  • 中国左派猛攻物权法:已到「最危险的时候」 (图)
  • 两会将审物权法草案 左派续炮轰瓜分国资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