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1989常青:刘路同志,你为什么歧视汉人?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20日 转载)
    刘路更多文章请看刘路专栏
    首发
     (转自论坛) (博讯 boxun.com)

    
    
    刚刚“逃离”中国的“维权律师”刘路同志,一面说石首人民该杀,一面又说新疆人民造反有理。
    
    而且,他还利用“哥伦比亚大学中国论坛”发起的“七五事件研讨会”,发表言论说什么“汉民族对维族兄弟心理上的伤害”——许多民运友人都在发问:刘路同志,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身为汉人,为什么歧视汉人?莫不是形左实右、要故意撕裂族群、挑拨民族关系吧?尤其恶劣的是,这位中国安全机关刚刚放出来的刘路同志,故意对世界维吾尔大会的热比娅女士的儿子来下功夫,把热比娅女士的儿子拿来和“一些民运朋友”作出比较,并无限上纲推广说,维吾尔人要比汉人“深刻得多”。
    
    这不是在明明挑拨离间汉维关系、激发汉人对维吾尔人的不满,又是什么?
    
    刘路同志实在是一个可疑的人物:你趁着刘晓波即将入狱的时候,“碰巧”去了美国,大家本来以为你只是想在美国赖着不走,好捞点美元、寻求救济。现在看来你刘路同志还另有所图,刘路是真正负有使命的:把刘晓波送上断头台之外,还要借此机会打入海外民运,搞臭海外民运、分裂各族人民的民主队伍。
    
    刘路,你好狠毒。
    
    天安门的亡灵是不会放过你的罪恶行径的!
    
    
    不留后路
    
    2007年7月20日,北京
    
    ————————————————
    
    附录1
    
    驳刘路石首暴民论(两篇)/张三一言
    
    
     刘路颠倒石首民众抗暴的事实,现在我把刘路颠倒了的事实再颠倒回来。
    
     【石首事件谁先用暴力?】
    
     刘路说:‘抗暴应该有暴力的存在,但是我们看到,在石首这个事件中,政府几乎看不出有什么过错。’刘路的所谓“政府没有什么错”,是指政府没有用暴力,特别是没有首先用暴力。这是颠倒是非黑白。你们看到的不等于不存在,你们看不出,我们却非常清楚地看出了。
    
     请看现场民众报导:‘两点左右:‘五百名左右的警察及武警排队前往酒店抢尸,刚走到附近的防疫站,就被几千名市民用砖头和石块攻击’。九点四十六分,twitter上freemoren转发:‘最新消息!从现场回来,二辆武警防暴高压水枪车用水枪攻击向群众,群众还以石头,经过三分钟的激烈‘交火’,二辆防暴高压水车被击退。现场群众情绪高涨,大快人心。’又有报导说:‘19日凌晨1时左右,警车和殡仪馆车辆到达酒店现场,想把尸体运走,但被现场2000名民众阻止。8时过后,警方再次要强行运走尸体,与现场民众发生冲突,十几名同情者和围观者被打伤,但这些人被打伤后不仅没有被送往医院,反而被警察直接关进看守所。’
    
     这个事实我们看到了。而你们看不到!“没有暴力存在”!请问刘路,受伤的十几名同情者和围观者是被“文力”伤害的还是被暴力打伤的?被暴力所伤者是温良恭俭让地走入看守所还是被武装军警用暴力押进去的?你说,“抗暴应该有暴力的存在”,现在铁一般事实说明,先有共产党的暴力抢尸暴力伤人暴人捉人关人,然后才民众的暴力反抗,这不是完全符合你刘路的“抗暴原则”吗?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石首民众是用暴力反抗暴政的暴力】
    
     刘路说:‘那些暴徒们做了什么呢?他们封锁了道路,赶走员警,放火烧大楼,这是抗暴么?这是赤裸裸的暴乱,是犯罪行为,难道还有什么可辩解的么?’
    
     你所说的暴徒“封锁了道路”,是你警察暴力抢尸在先,才后有民众以封路来护尸,双方交战兵来将挡,有何罪?我看到的是军警封锁了道路,你怎么就看不到?请看事实跟据:《南都周刊》(http://nbweekly.oeeee.com/Print/Article/7988_0.shtml)图片能看到的就有七道封路的“军墙”。
    
     “放火烧大楼”,你看到放火的是石首反暴政民众?民众被清场赶走后才在三楼起的火是民众放的?你为什么不想想大楼主放火烧贩毒证据?你为什么不想一想会不会国会緃火案的石首版?
    
     有网友这样质问你:放火烧楼的动机是什么?相信你作为律师不会遇到案件没考虑动机就发言。为什么警察来抢尸时不放火,警察被赶走了才放起火来呢?火是从三楼烧起的。咱想请你这个律师判断一下这个证据的价值。三楼已经大火熊熊了,下面连烟都没,说明了什么(顺便提醒一下,做饭男也是从三楼‘跳’下自杀的)?为什么放火的不就近在一楼放,偏要爬上三楼放?为什么事发后官方媒体喋喋不休什么‘设路障围观’,对饭店被烧却轻描淡写一笔带过。多少天过去了,暴徒应该抓了一大把了吧?政府却没有把纵火犯揪出来示众,为什么?为什么政府不重视放火,只是忙着给自杀的人赔钱?】对这位网友的质疑,刘路你能回答一二吗?你不能回答,因为“民众暴徒放火”是强加之罪的可能性大于一切。
    
     先用暴力的是你们,你们自己放火的可能性大于一切,到底是谁制造裸裸的暴乱?到底是谁犯罪?难道还有什么可辩解的么?难道你刘路辩解有用么?
    
     刘路说:‘黄静案、戴海静案,都是闻名全国的大案,家属不同意,到现在尸体都没有火化,可见说武警来抢尸体是多么荒谬。’
    
     首先请刘大状不要用办过大案来吓人。我要说的是:“共产党警察没有抢尸”才是绝对荒谬绝伦。请问若警察没有抢尸,民众何来护尸行为?在数以万计的民众护尸情况下,你共产党军警不抢,难道是请了江西的“赶尸人”把涂远高尸首赶进火化炉的?我不知道也没有兴趣知道你办案的死尸火化了没有,但是我可以告诉你,涂远高被火化了。是在‘官方要求尸检后马上火化,死者父亲不同意,双方发生冲突’情况下被火化的。但是共产党官方宣布:是家属同意下火化的!这是在家属“被同意”下火化的。刘路,你知道吗?或许你刘路办的“闻名全国大案尸”至今没有火化,但是,今天闻名世界的涂远高的尸确是被火化了。这说明共产党比你办案时“进步”了,河蟹能力提高了。这“进步”和提高有你刘路一份功劳在里面。
    
     刘路说:‘大批武装员警赶来清场、维持秩序,这个行为被别有用心地歪曲为来抢尸体,于是针对武装员警的大规模暴乱行为再次发生,以至于8000武警都被打跑。’我说是:‘大批武装员警赶来抢尸、暴力镇压民众,这个行为被别有用心的刘路歪曲为来清场、维持秩序。因为有共产党军警暴力镇压民众在先,于是针对武装员警镇压的大规模反抗行为再次发生,以至于8000武警都被打跑。’你刘路可以为贪污腐败公不义的共产党护短,我为什么不可以为正义维权的民众说话?只是在网上表现出来的中国民众信我的说法,当然专政独裁贪污腐败的共产党当权者欢迎你的辩解。
    
     说到这里,有必要重复请刘路回答:其一,“清场、维持秩序”的共警到底有没有强行把尸体运走?在“清场、维持秩序”情况下强行把尸体运走是不是一种抢尸行为?其二,如果涂远高是跳楼自杀,那纯属与政府无关的民事案,请问,政府为什么强硬抢尸?政府为什么急切要求火化尸体?政府为什么慷慨向与它无关的死者家属赔钱?刘路,你有能力回答吗?
    
     【刘路荒谬的“美国也镇压石首暴乱”论】
    
     刘路说:‘既然不是抗暴,作为一个维持社会正常秩序的政府应该做什么?毫无疑问,依法处置!这种骚乱,即使发生在美国,也一样被毫不留情镇压下去。’
    
     难为一个大状还能说出这种反逻辑、反常识、荒谬绝伦的话。你的前提“不是抗暴”就大错特错了,真相是:石首事件,民众铁定是抗暴。在错误前提下说的结论还能有多少是真确的?最荒唐的是刘路说:‘这种骚乱,即使发生在美国,也一样被毫不留情镇压下去。’石首案的实质是什么?就是“民众反抗专制独裁的暴政”!请问,美国有专制独裁政府吗?美国有暴政吗?美国民众有需要用暴力反抗美国总统奥巴马的军警暴力吗?一句话:美国会发生有共产党中国国情特色的石首事件吗?──请刘路回答一下!你敢说会?──既然不会,那又何来“即使发生在美国”?好好好,就退一万步假设发生了美国版石首事件。你刘路说,事件发生后接着会发生事么大事?答案是当地政府首长辞职,还难保州长甚至总统都要辞职──但是,在中国却是由“共产党官抓暴民”结束;你刘路今天做的就是为“共产党官抓暴民”结束唱赞歌。
    
     (驳刘路石首暴民论之一)
    
     2009/6/27
    
    
    
    
     第二篇 驳刘路的石首暴乱论
    
     张三一言
    
    
     【“打砸抢烧”、“暴乱”、“暴徒”,是共产党一贯加害民众的方便罪名】
    
     刘路说:‘军涛兄说,我不赞成暴力,但是人民使用暴力的时候,我支持人民,不谴责人民,只谴责政府。我觉得这种观点彻底混淆了是非。因为,当人民使用暴力手段自卫的时候,支持人民才说得过去,人民变成暴徒,毫无理性打砸抢烧的时候,为何要支持他们?’
    
     这种说法是错的,而且错得极其严重。错在哪里?极重错在“暴徒”是共产党和刘路强行加到石首民众头上的罪名。
    
     石首民众打了谁了?打了哪一个儿童妇女了?他们是用了石头打人,但是,打的是前来用暴力抢尸的共产党军警,这是100%的抗暴行为。
    
     石首民众砸了什么东西了?砸了民房?砸了民店?砸了民车?他们推翻了前来镇压的警车,就算是砸了吧,但是,这是100%的抗暴行为。
    
     石首民众抢了你刘路荷包的钱了?抢了永隆酒店老板柜台的钱了?
    
     民众被军警赶走后才在酒店三楼起的火是民众放的?
    
     如果这也算是暴乱,这也是暴徒,那么,人们没有维护自己的权利了、没有反抗暴政暴力的权利了;全世界的无权平民百姓都应该安心做奴隶。
    
     刘路的暴乱论如果成立的话,那么历史和现实中没有几个社会进步事件可以不被否定了。请问刘路,你敢不敢定美国的立国革命战争和林肯的解放奴隶战争?再问你刘路,你敢不敢保证上述两次战争中没有发生过民众中一些人打砸抢烧的暴乱事件?你敢不敢因为有这些暴乱事件就否定上述两次革命事件?我相信你不敢,因为你起码不愿自脱披着的民主外衣、不可不顾形象、怕失去说话的方便。我还没有问完,请问你刘路,那里既然发生了民众打砸抢烧的暴乱事件,为什么没有人把这些事件突出扩大拔高令之形成舆论?我告诉你,因为在那里没有像我们东土那种卑鄙无耻下流贱格的极权共产党;同时那里多的是知识分子,少有像你们这样为权力护短的“反知识分子”。
    
     我可以这权作结论:“打砸抢烧”、“暴乱”、“暴徒”,是共产党一贯加害民众的方便罪名!凡是对共产党不利的、共产党不高兴的民众事件,都无例外地必定加上“打砸抢烧”、“暴乱”、“暴徒”罪名,然后就按照这个罪名对他们不满意的民众打杀。共产党一贯使用这些方便的罪名,一贯用得有效有杀伤力。刘路在石首事件中的暴乱论只是对共产党一贯作为和现在在石首的作为做些帮闲打边鼓工作而已。
    
     【刘路要求共产党永远坚持错误】
    
     刘路说:‘但是我们看到,这次湖北地方政府十分克制,8000武警丢盔卸甲,败退而归,他们手中有枪,难道打不过一帮乌合之众的暴徒么?’刘路要告诉我们,共产党的武警是文明有教养温良恭俭让的,石首的民众是野蛮暴戻不讲理的。潜结论是共产党打杀抓关民众有理。我只这么回答刘路:‘但是我也看到,那次进入天安门的军警坦克十分克制,天安门那个阻挡坦克的人,把坦克阻挡得左摇右摆,难道坦克压不死那个挡坦的暴徒?’我的明结论是:共产党打杀石首民众和天安门屠城本质相同;或者说石首暴力抢尸是天安门屠城的地方迷你版。知识分子的天职是批判社会质疑权力,而你却相反,维护权力批判民众。我之所以说你们是“反知识分子”理由就在这里。中国专制万岁,中共极权稳定,理由很多,其中重要一条就是奴性十足的“反知识分子”一直是中国读书人的主流;尤今为甚。
    
     刘路既然说:‘它们在89年污蔑和平请愿是暴乱,给予无情镇压,20年后,讲理的学生不见了,不讲理的暴民来了,这才是应该深刻汲取的教训’
     你刘路说8964共产党镇压“暴徒”是错的,天安门与石首有何不同?不同的是天安门只有共产党说学生、市民是暴徒,石首事件多了刘路和刘路们说民众是暴徒;如此而已,岂有它哉!你支持共产党镇压与天安们学生一样是为了正义和权利的石首“暴徒”,这不是要求共产党永远不吸收教训,永远坚持错误吗?我也告诉你,和你说的理由与逻辑一样,今天污蔑追求真相维护正义的石首民众为暴乱,又一次无情镇压,说不定明天,追求真相和正义的民众失去了最后的耐心,一意用暴回敬。
    
     【刘路相信共产党,绝大部分中国网民不信】
    
     员警看过现场,发现有遗书,初步断定是自杀──刘路深信。
     暴徒封锁了道路,赶走员警,放火烧大楼──刘路深信。
     大批武装员警赶来清场、维持秩序,而不是抢尸──刘路深信。
    
     我和刘路分歧在于:刘路相信共产党,为共产党辩护,且要别人也相信共产党;张三一言不信,起码存疑;也提醒人们不要信,不要再上当。绝大部分中国大陆网民也不信。
    
     请问刘路,从上世纪中1949到今天2009的六十年,共产党所有的说话,真话有多少?谎言有多少?共产党的统治能维持到今天靠的就是谎言欺骗和暴力镇压。人民日报除了日期是真的之外全是假的,央视新闻联播就是假话联播,宣传部被讥为“真理部”,是绝对没有真理的谎言制造所…这是中国人对共产党谎言的定论。你刘路敢否定这个定论?!从开国大典换头术到正龙拍虎、俯卧撑、玉娇过当…数之不尽的谎言经典,你刘路对石首的议论只是想添增谎言经典受害者数量而已。当一个骗子骗人一千次后,现在又来要人相信他了,人们应不应该相信?我可不信,人们也应该不信(事实正好证明人们不信)。刘路要人们再信,理由当然是这次骗子说真话;存心要人们再受骗。
    
     刘路说:‘有位苏联作家说:高举我们的良心,照亮眼前的道路。’
    
     刘路你的良心呢?
    
     (驳刘路石首暴民论之二)
    
     2009/6/27
     自由圣火首发
    
    ———————————————————
    
    附录2
    
    汉民族对维族兄弟心理上的伤害—在哥伦比亚大学中国论坛七五事件研讨会上的发言
    
     来源:参与 作者:刘路
    
     我想说的前面几位都已经说了,说点别人没有说到的。
    
     我同意李劼老师的观点,我们汉民族确实是个有很大问题的民族。我到美国后,认识了一些维族朋友,他们是世界维吾尔大会的,有一个还是热比娅女士的儿子。我跟他们交往,非常深刻地感受到,他们无论在思想、文化、学养、宗教和伦理上,都比我们一些民运朋友要深刻得多,他们视界宏阔、胸怀宽广、心怀悲悯,具有坚定的信念,不是我们可以望其项背的。我在这里听到一些朋友说我们的文化先进,要帮助人家、同化人家,感觉很可笑,很悲哀。伊斯兰文明对历史和世界的影响,是我们汉民族能够比拟的么?我们的文明从宋明之后,就已经腐朽,缺失了再生的能力,看看一个事实就明白了,中华大地有多少清真寺?伊斯兰地区有几个夫子庙?现在汉族地区经济出现发展,不过是改革开放占了欧美的光,哪里是我们文明的成功?有了这么一点小小的成果就穷人乍富,傲视起伊斯兰文明来了,就像对人家实行帝国政策,进行同化,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的痴人说梦!
    
     遗憾的是这种思想在汉族地区居然成为主流。政府和一些知识分子在潜意识里都是这种思维。北京官场流传一个笑话,有人对自己的仕途不满,对上级发牢骚:凭什么让我担任副职?我又不是维族!
    
     盖因为,在新疆,政府对维族干部不信任,认为“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所有的要害职务都没有维人的份,维族人只能做副职。
    
     政府部门的维族干部只能说汉语,说维语将被认定为具有民族情绪。一位维族的朋友告诉我,他享受民族政策,在大连工学院读的本科。但是他回到新疆后,立即感受到深刻的文化歧视。他告诉我一件事:
    
     一次宣传部开恩,在机关大院演一部维族电影,本来是部很旧的电影,但很多维族干部群众像过节似的去看,电影演了半个小时,突然停下来演汉语版,原因是宣传部的部长来了,他是汉人,所以大家都得跟着他听汉语。我立即站起来抗议,我能听懂汉语,我相信很多观众也都能听懂汉语,但是我们不能接受这种轻蔑和侮辱。我们抗议了半天,看看众怒难犯,他们又只好演维语版,那位部长走了,我也走了,我已经没有心情看下去了。跟你说刘路,中国政府培养我读了四年大学,它们这一次的伤害就足以抵消此前的“恩赐”,它让我变成一个民族主义者。
    
     李劼先生说,汉民族是个具有势利眼的民族,崇拜强者、欺负弱者是其一贯的本性,体现在官方和民间两个文化圈子中。韶关这次打死了两个维族人,十天不破案,如果死的是两个美国人,那还不塌了天?这说明什么,在我们汉人眼里,美国人是人,西方人是人,因为人家有强大的国力。西藏人不是人、新疆人不是人,因为他们贫穷、落后!
    
     其实说起新疆的落后,中国政府没有责任么?我们提到新疆的时候,总要提石油、棉花、哈密瓜,这些东西源源不断地输入内地,几乎是无偿的输入,我们给新疆送去了什么?送去了原子弹!根据网络资料,露天爆炸的原子弹造成新疆几十万人患了癌症,至今没有得到补偿。我们一直说对少数民族地区实施财政倾斜,那是对西藏,对新疆根本就没有这么回事。到过南疆的人都能看到,很多十八九岁的男孩子在东游西逛,他们不懂汉语,不能读书也不能就业,这样的景象多么可怕,怎么会不出问题?
    
     在经济上盘剥、文化上歧视、政治上打压,对人家实行帝国主义政策,如此这般,新疆早晚要出事。这次只是个预兆。如果不改变这种思维,不改变这种落后的帝国心态,就等着新疆血流成河吧。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驳刘路石首暴民论(两篇)/张三一言
  • 刘路:零八宪章的背景和对民间社会的影响—在中国宪政民主化国际研讨会上的发言
  • 刘路:浅谈三本攻击民运的书(一)(二)(三)
  • 新移民正在成为民主运动的生力军/刘路
  • 刘路:邓玉娇案:要害是回避强奸
  • 刘路:红冰行
  • 刘路:雪莲行(图)
  • 刘路:我们家的前花园
  • 刘路:中共的“民主化”思路
  • 刘路:我没有参加“六四”
  • 刘路:四月心情(多图)(图)
  • 归去来兮:忽东忽西,也许是刘路性格中的矛盾冲突的展现
  • 刘路:老路为什么为“特务”辩护?(图)
  • 刘路:中国,你与我有什么相干?——一个西藏喇嘛的证词
  • 刘路:十七条与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
  • 刘路:二月风多草色寒——遥送杨子归国(图)
  • 刘路:《零八宪章》与公民运动的方向
  • 刘路:酷刑是一种政府犯罪
  • 刘路:君问归期未有期——旅美心潮之二
  • 刘路:磨刀霍霍向公盟
  • 刘路:为在新疆骚乱中死难的各族同胞祈祷
  • 翁艳峰专访刘路:刘晓波无缓刑可能
  • 刘路:解读刘晓波以煽动颠覆罪被捕
  • 刘路:国家敌人刘晓波
  • 刘路:从孙文广教授遭袭击看共产党沦为黑手党
  • 刘路:不屈的良知——夜访高律师解开层层谜团
  • 刘路关于刘晓波被羁押答朋友问
  • 刘路:晓波祖桦被传讯,共产党要提前清场?
  • 该抵制的是国货还是法货?—刘荻、刘路对谈国内形势(图)
  • 张清扬:青岛楼市崩盘在即,刘路预言被无情证实(图)
  • 刘路:从广州警察一案两判看司法专横
  • 刘路:我愿陪张青去上访
  • 郭飞熊8岁儿子无钱上学 刘路呼吁朋友捐献爱心
  • 齐鲁晚报报道跨海“网络诈骗案”/刘路
  • 刘路:大陆公安成功破获涉台网络诈骗案
  • 刘路:欧阳小戎被软禁
  • 刘路:逮捕吕耿松,谁将付出代价?
  • 刘路 (山东) :为自由辩护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