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官方舆论与民间舆论的相互被劫持/吴德强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18日 转载)
    
    晚上,和张书记吃饭,谈及福建六君子事件,被抓捕的他们可能犯有诽谤政府罪。
     (博讯 boxun.com)

    回到家,GOOGLE了下,看到刘晓原的博客,描述他们被当地的公安人员,故意晾了4,5天,仍无法与委托人见面。福建六君子事件,源起一个死因未明的女性:严晓玲。他们对严晓玲死因的质疑,因为连带着坊间传闻的闽清县公安局长和政法委书记的名姓,让他们很不高兴。
    
    据一个朋友说,教育司某司长,与其闲聊时无限感慨。一句“现在是官不聊生啊”,折射了官员与人民对立的残酷现实。逯副局长的“你是准备替党说话,还是替老百姓说话”,犹然还在耳边,闽清县公安局长和政法委书记,再一次用抓捕福建六君子来证明,实践着深圳海事局长林嘉祥的“屁民”理论。
    
    谁让官不聊生呢?老百姓和屁民显然不是罪魁祸首。当他们感慨日子难过时,没有想过,陈胜吴广为何造反。满清时,戊戌六君子,还有自横刀向天笑的谭嗣同,用头颅和鲜血送了大清帝国最后一程。随后,民国建立,国民党不得人心,蒋介石败退台湾,偏安一隅。
    
    国民党的官员们,一定也会觉得“官不聊生”。他们不知道,老百姓早被他们折腾得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一个被追责,都沉不住气了。
    
    看了“严晓玲”的报道。有官方的,宫外孕致死说;有坊间传闻,8人轮奸致死说,更发指的说法,是还存在奸尸。
    
    官方的说法,早就让人反感厌烦。我们的官方,实践者“民可使,知之”的歪理学说。而这种试图掩盖真相,隐瞒事实的做法,从建行枪杀储户案、陕西周老虎案、北京小贩杀死城管案、上海杨佳案、杭州飙车案,这些被网民人肉搜索、不断深挖,才最终浮出的真相,让网民和屁民们,早就对官方的说法嗤之以鼻。凤凰卫视的秦枫, MSN向我抱怨,7·5新疆的现场采访,一条都没有被播出。确实,她当天拍摄的,那个发生了杀戮的乌鲁木齐广场的图片,也没有与网友见面。
    
    在官方筑其的舆论防火墙面前,民众选择的是不信任,这才是“官不聊生”的根源。而不是,福建六君子网上发帖,为正义呼喊可能造成的,莫须有的诽谤政府罪。官员们的权力思维和特权意识,似乎福建六君子事件的根本原因。他们把自己等同于政府,他们用维护政府、法律尊严的名义,维护自己的尊严。
    
    自从西丰县赴京抓捕记者后,跨省追捕就变得很流行。王帅发帖被跨省追捕,福建六君子被拘留,在这一个个事件里,我们只能对某些地方政府,某些官方信息投不信任票。
    
    官方舆论挟持了民众的知情权;民众用人肉搜索,发掘线索证据,逼迫官方被迫以维稳的名义退让。巴东县的邓玉娇案,有人评价,当事的多方都输了。法学专家抱怨,法律精神和程序没被遵守;官方讳言,为了维稳不愿再引事端;网民和民众则以为,邓贵大就该被杀。多方的较力,让多方都是输家,民众达到了、释放邓玉娇的目的;官员们完成了维稳的指标;唯独法律,成为其中的牺牲品。法律不会说话,为其代言的那些法学家,被网民和民众骂成没有良心。民众舆论成了利器,让官方和法律退让。有罪释放,是个妥协而且照顾多方面的结果,多方勉为其难,多方勉强接受。
    
    现在,严晓玲案引发的福建六君子事件,民众舆论会不会再次压倒官方言论,尤其是闽清县的公安局长和政法委书记,会不会像逯局长那样黯然退场,这还很难说。
    
    关于严晓玲的坊间传闻真假,其实也很难判断。就像云南小学生“卖淫”案一样,在警方承认行刑逼供后,依然把刘仕华抓捕。南方人物周刊的记者吴虹飞,用感性的笔触,勾画出了那家人的冤屈。可惜,记者只能尽量探知真相,让更多的民众知情,并形成强大的民间舆论,逼迫云南警方公正调查案情。现在看来,并没有达到实际目的。
    
    从“俯卧撑”到“躲猫猫”,官员和警方开始熟知口碑营销和应对记者的技巧。秦枫抱怨,到了新疆,找到乌鲁木齐临时的新闻中心,记者们就只有被安排采访的份儿。那个嚣张到,要占领天涯的校长;那个喧嚣人民网是电子垃圾的局长,他们的意识里,没有记者,屁民就更不用说了。福建六君子被拘留,闽清县公安局的作为,再次说明了这一点。
    
    官方舆论运用国家机器,执法机构,企图劫持民众的意识。这在利用民族情绪时,尤其明显。 3·14后的抵制家乐福、被抢圣火后的红星耀中国,都是官方舆论占据绝对上风后的结局。而遭遇众多不明真相的事件后,通过网络的爆料和网民的人肉搜索,开始运用民间强大的舆论压力,执政高层的维稳思维,让涉事当地的官员,被迫查明真相。陕西华南虎案的最终的胜利,民间舆论占据上风是主要原因。
    
    官方舆论与民间舆论势均力敌时,有罪释放的邓玉娇案,就成了必然结局。得罪不起维稳,又要让民众情绪稳定,法律尊严、程序正义就成了可有可无的牺牲品。
    
    “ 官不聊生”是官方舆论与民间舆论拉锯战的必然结果。而民众时而眼睛雪亮,时而不明真相,擅长乾坤大挪移的官方舆论身段柔软而灵活。民间舆论只能死揪着不放,靠人多势众去挖掘最深内幕,靠正义感来推动。官方舆论与民间舆论的劫持与被劫持之间,民众丧失了对官员、政府的信任。而官员们,则用拿手的腾挪闪移,掩盖甚至毁灭着证据。民众被欺骗后的恼怒,不在这里爆发,就会再那里爆发,并势不可挡。石首抢尸引起的官民对抗,恐怕很难用三五年就消除恶劣影响。方舆论与民间舆论的劫持与被劫持之间,“官不聊生”的挫折感,会让公权力无敌的心理,用更多的手段去隐瞒真相,掩盖事实。
    
    严晓玲可能是官方的死因,也可能是坊间的死因。但福建六君子,则再次把闽清县推入不利的处境,推到民间舆论审判的浪尖上。民间舆论会不会再次占据绝对上风,严晓玲像陕西华南虎那样,水落石出。福建六君子,会不会被尽快释放,并获得国家赔偿,还需要更多网民关注,形成强有力的民间舆论监督。
    
    让闽清县公安局,继续到全国各地跨省追捕吧!经济危机下,这或许能提高GDP。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