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荒诞的学雷锋运动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17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漫话“学习雷锋”之六
     岩石、双腔龙 (博讯 boxun.com)

     “一家村主”先生的网文《一出荒诞闹剧》摘要如下:
      又到3月5日,于是想说说这一出在中国上演了四十余年的荒诞闹剧。
      (一)、纪念什么?向雷锋学什么?
      3月5日这一天,既不是雷锋的生日,也不是雷锋的忌日。那么,为什么要选定这一天为纪念雷锋的最隆重的日子呢?
      雷锋是1962年8月15日去世的,过了半年多,即到了1963年3月5日,各大报纸发表了毛泽东的题词:“向雷锋同志学习”。其实早在两年前,雷锋就已经成了典型了。当记者的有个毛病,就是为了写出“好稿件”,喜欢写典型,美其名曰“典型宣传”。1960年11月26日,沈阳军区《前进报》用两个整版的篇幅,发表了新华社记者佟希文、李健羽等采写的《毛主席的好战士》的长篇通讯。之后,虽然各大报纸纷纷跟进,但雷锋并没有后来那么火。雷锋死后,经毛泽东题词,雷锋这才在中国大红大紫。于是,每年3月5日这个既非雷锋生日也非雷锋忌日的日子,便成了例行的雷锋纪念日。不知这是纪念雷锋呢,还是纪念领袖?
      至于媒体上大力提倡的学习雷锋的“钉子精神”、“做好事”、“公而忘私”、“奋不顾身”之类,仍不出将人“工具化”的愚民模式。
      (二)、可疑的雷锋日记
      不知怎么,我在读雷锋日记时,经常掉一地小米。
      下面我就强忍着不爽引用几句雷锋日记,看各位会不会跟我一样生产出小米来(括号内是村主的评注)。
      (1960年1月18日)“雷锋同志:愿你做暴风雨中的松柏,不愿你做温室中的弱苗。”(自己在日记里称自己“雷锋同志”,不知道的还以为领导写给他的赠言呢!)
      (1960年2月15日)“敬爱的毛主席,我看到您写的《纪念白求恩》这篇文章,深受教育,被感动得流下了热泪。”(这是写日记呢,还是给毛写效忠信?)
      (1960年2月×日)“为了忠于党的事业……今后,我一定要更好地听从党的教导,党叫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决不讲价钱。”(且不说“让你杀人放火你去不去”这类抬杠的话,文革时让你批刘邓,你一定是个造反派;让你横扫一切牛鬼蛇神,你一定去打砸抢……)
      (1960年12月×日)“我深切地认识到,要想成长进步,要为党做更多的工作,就必须认真读毛主席的书,听毛主席的话,照毛主席指示办事,才能做毛主席的好战士。”(不知是林、彪的题词是抄了雷锋的日记,还是后来雷锋日记的整理者们抄袭了林、彪的题词?)
      (1961年1月21日)“今天我在《辽宁日报》上看到了中国、共、产、党八届九中全会的公报,越看越高兴,反复的看了三遍。……党召开八届九中全会,及时给我们指出方向,给我们增强了克服目前困难的信心,同时给我们带来了无穷的力量,党和毛主席是多么的英明、伟大和正确啊!我坚决永远跟党走,积极学习和贯彻党的八届九中全会的精神。”(这些话太眼熟了!每当学习某次重要会议精神时大家常这么说。)
      (1961年2月2日)“今天我从营口乘火车到兄弟部队作报告,下车时,大北风刺骨的刮,地上盖着一层雪,显得很冷。我见到一位老太太没戴手套,两手捂着嘴,口里吹一点热气温手。我立即取下了自己的手套,送给了那位老太太。她老人家望着我,满眼含着热泪,半天说不出话来。……一路上,我的手虽冻得像针扎一样,心中却有一种说不出的愉快。”(老太太的手就不会抄到袖子里?别人给副手套,就感动得“含着热泪,半天说不出话来”?村主怀疑此事的真实性。)
      (1961年6月7日)“如果你是一滴水,你是否滋润了一寸土地?如果你是一线阳光,你是否照亮了一分黑暗?如果你是一颗粮食,你是否哺育了有用的生命、如果你是一颗最小的螺丝钉,你是否永远坚守在你生活的岗位上?如果你要告诉我们什么思想,你是否在日夜宣扬那最美丽的理想?你既然活着,你又是否为未来的人类的生活付出你的劳动,使世界一天天变得更美丽?我想问你,为未来带来了什么?在生活的仓库里,我们不应该只是个无穷尽的支付者。”(要知道,这可是个只读过小学的人写的,用了一串排比句,多么有诗意,真是天纵英才啊!)
      早已有人怀疑雷锋日记的真实性,据说是经过了笔杆子的加工润色。将人家的私人日记进行“加工”(谁知有没有篡改原意?)然后公开发表,这种行为就不道德嘛!
    几乎每一篇日记,都充斥着“革命”的崇高的语言,这简直是培养“圣人”的教材。就算日记是雷锋的原创,村主总感觉这是写给别人看的。据长辈讲,在那个火红的年代里,个人是没有任何隐私的,领导有权检查每个下属的日记。由此看来,雷锋日记本来就是写给领导看的!
    (三)、雷锋的进步欲
      尽管雷锋已经渐行渐远,逐步淡出我们的视野,但他仍如幽灵一样,在每年的3月5日出没。看来,雷锋成为历史,还需要相当长的时间。
      雷锋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人?这是村主这两天常常思索的问题。
      村主认为,在那个特定的环境里,雷锋是愚民教育的一个成果。说得好听点,他是个进步欲特别强的小青年。
      雷锋在谈自己学习毛泽东著作的体会时写道:“过去我看见有的人入了党,有的评为了模范,可是自己进步为什么就慢呢?经过学习毛主席的《矛盾论》,我找到了原因,……原因找到了,我就处处听党和毛主席的话,抢着做各种工作,因此也评为了劳动模范、先进生产者、革新标兵等。”
      原来如此!他“抢着做各种工作”,只是为了入党、评各种模范,是为了“进步”!
      于是,功夫不负苦心人,在媒体的帮助下,他终于成了典型,不仅入了党,评上了模范,还升了官,当上了班长,并在20岁的时候成了抚顺市人大代表……
      人做一件好事并不难,难的是让全国人民都知道。据说雷锋做好事是不留名的,但为什么后来人家向他所在的部队寄表扬信呢?他不留地址,人家怎么寄信?为什么他做的好事全国人民全都知道了呢?
      (四)、雷锋“不可学”
      前几天,女儿对我说,她所在的学校要搞“学雷锋”作文比赛,问我怎么写这类作文。我说,雷锋不可学。
    其一、雷锋为了不可告人的目的而做好事,不可学!做好事,并不是每个人的法定义务,但是一个良性社会对每个公民的道德要求。做好事应该是人们自觉自愿的行为,不要带有功利目的。但雷锋做好事,明显带有功利目的。前面讲过,他积极表现,是为了评先进,为了入党,为了提干……我曾经困惑不解的是,雷锋出差的机会相当多,经常坐火车。作为一个小小的班长,怎么有那么多出差的机会呢?仔细看雷锋的事迹才知道,原来雷锋成了典型之后,经常到外地宣讲自己的先进事迹,兄弟部队请,他去;工厂请,他去;学校请,他也去……雷锋不仅爱表现,也爱炫耀。
    蒲松龄在《聊斋志异》开篇中有句很有名的话:“有心为善,虽善不赏。”雷锋是在故意做好事,做好事是为了积累更多的政治资本,这样的“好人”,“虽善不赏”!
    其二,雷锋的“螺丝钉精神”不可学!雷锋“把自己当作一颗螺丝钉,拧在哪里,就在那里闪光”,这与当前党中央倡导的“以人为本”的精神格格不入。将人物化、工具化,是对人的个性的扼杀。如果人人都成了一个螺丝钉,那还谈什么创造力?只能造就千千万万的庸才和蠢材!
    (笔者注:笔者认为,更不可学的是毛泽东倡导的阶级意识:“对待敌人要像严冬一样残酷无情。”,最不可学的是对独裁者的效忠:“我决心听毛主席的话,永远忠于毛主席!”)
      (五)、学雷锋运动的后果
    学雷锋的后果,最严重的就是造就了一大批口是心非的伪君子和假圣人。这些人大都是些投机分子。这些“进步欲”特别强的人,都是怀有不可告人的目的在表现自己。伪君子、假圣人的存在,又使整个社会充斥着伪崇高、伪道德,让人们说谎成性。人们乐于用自己也不信的道德说教教育别人,乐于鼓励别人“无私奉献”,却都想享受别人的“无私奉献”。正是这种现实、人性与道德说教严重脱节的价值观,成就了大量的投机分子。中国从来不缺先进典型,而当今社会人们的道德伦丧、世风日下,已经宣告虚假的“典型引导”的彻底破产。
    一场荒诞运动——作秀造假蔚然成风
    诚如“一家村主”先生之所言,雷锋的形象里有不少虚假成分;整个学习雷锋运动,更是充满了虚伪。
    例如,很多单位特意选择节假日,派出学习雷锋小分队,打着醒目的旗帜,走上街头义务理发、修车、修表——究竟是无私奉献,还是自我表现?究竟是装模作样的表面文章,还是真心实意的学习先进?
    例如,一些人刻意设计、故意当着别人的面领导的面做好事,以求入党入团、晋级生官。
    例如,一些人效仿雷锋,利用日记形式,抒发自己的革命情怀和对领袖的无比热爱。然后故意泄密,以求成为革命标兵。
    例如,一些学生故意捐出自己的少量吃饭钱,甚至偷拿家里的零钱交给警察或学校,以博得表扬。
    甚至于,一些人串通一气,故意编造做好事的故事。
    更甚者,各单位各学校都建立“学雷锋做好事”登记制度,像雷锋那样,一点点鸡毛蒜皮不足挂齿的小事都登记上去,作为表彰汇报的凭据。
    尤为甚者,各单位都设立表扬栏表扬薄,故意做一点好事,马上拿出表扬薄让别人留言表扬。
    ——如此运动,究竟是做好事,还是做“假事”? 究竟是在提高国民的道德水准,还是在败坏道德?
    一场荒诞运动——道德畸形化
    例如,帮助老弱病残之人,只能帮助工人或贫下中农等所谓人民内部的人,倘若无意之中帮助了贫弱无助的所谓阶级敌人或阶级敌人的亲属,便会遭受审查甚至被批判斗争。
    一个小青年,见路边一老太呻吟不止,背起来就往医院奔。这时,一个同学喊了一声:“她是牛鬼蛇神!”小青年惊慌失措,立马将老太掀翻在地,然后狠狠地吐了一口唾沫:“狗地主婆!”
    一场荒诞运动——亿万青年兽性化
    轰轰烈烈的全国学雷锋运动的核心是:“读毛主席书,听毛主席话,照毛主席指示办事,做毛主席的好战士”.于是,崇拜毛泽东的造神运动被推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毛泽东说:“勇敢分子也要利用一下嘛!我们开始打仗,就靠那些流氓分子,他们不怕死。”(中央工作座谈会纪要.1964年12月2日)。当年,怀着不可告人的目的,毛某人进一步倡导:“要发扬一不怕死二不怕苦的共产主义精神!”1966年春,怀着不可告人的目的发出号召:“造反有理!”“大乱天下!”1966年8月18日怀着不可告人的目的发出最高指示:“大破四旧!”“横扫一切牛鬼蛇神!”
    终于,大阴谋家借助学雷锋运动学领袖著作运动文化大革命运动,把亿万单纯的青少年调教得人性泯灭兽性勃发!终于,中华锦绣大地泪流成河血流似海!—— 6亿多国民惨遭迫害!八千万无辜死于非命!
    一场荒诞运动——庸才奴才蠢才纷纷出炉
    宏观而论,文化大革命亿万红卫兵、造反派——我的兄弟姐妹们,包括当时我本人,都是毛大伟人通过学雷锋运动、学习领袖著作运动造就的庸才奴才蠢才。为了青年朋友了解真相,再举一例如下:
    请看,冯远理先生发表于《雨花》杂志2005年第5期的一篇文章《那些本不该消失的生命》:
    1970年3月,青藏高原仍然是春寒料峭。这时,从青海贵德县走出一支队伍。这是一支由来自江浙两省的200多名新兵组成的部队,他们要远去贵南进而西渡黄河进行野营拉练。这一天,部队准备在一片叫做老虎坡的荒无人烟的山岭附近宿营。离老虎坡还有三里地时,天已经快黑了,走了一天的战士们已经筋疲力尽。别忘了,他们还是十八九岁的孩子啊!
    这时,一个战士发现对面山坡上有几只狼,在悄悄地尾随着队伍前进。随着天色浙渐的变暗,狼的数量也不断增多。不时有几只狼仰天嗥叫,恐怖的叫声在山间回响,显然是在招呼它们的同伴。不知不觉间狼的数量已经增加到四五十只,并且还在不断地增加中。
    这时,向导——一个当地出生的牧民,快步跑到连长跟前,问战士们枪里有多少子弹。连长告诉他,这些都是新兵,从来没有打过枪,枪里一发子弹也没有。听了这话,向导的脸色大变。他说,这样走下去,只怕凶多吉少,这些狼能把方圆几里以内的狼都招过来,说不定我们这些人都要喂了狼!他因而建议:改变路线,西渡黄河,因为狼是以河为界的,大河东西两岸的狼各有自己的势力范围,互不来往。
    队伍原地休息,连长、指导员和副连长马上研究。指导员坚决不同意西渡黄河,他的理由是,革命战士就应该一不怕死、二不怕苦,逢山开路,遇河架桥,怎能被几只狼吓倒;另一个理由是战士们穿的都是棉裤,背上又背着棉被,要渡河就要扔掉棉被,渡河过去也会把人冻得半死。因而决定,天黑之前必须以急行军的速度赶到老虎坡。
    与领导们把67人送往死亡之路的愚蠢决定相反,西北的狼倒是聪明绝顶。天完全黑下来的时候,狼已经聚集了几百只。他们先在部队必经的大路上,把队伍拦住。不得已,大队人马只好走山口小路,而这正是狼所要达到的目的。
    在一排走出山口后,三路狼一下就完成对200多人的包围,一路截断山口的出口,一路堵在山口的入口,第三路完成了对一排的包围。这样就把一排和二、三、四排完全隔离,为把一排吃掉创造了条件。事后证明,狼的部署完全成功。在二、三、四排和狼僵持的同时,一排62名战士除4人尸体是完整的外,其余都被狼啃得惨不忍睹,破碎的内脏到处都是,很多人只剩下一副骨架。空气中弥漫着血腥的气味。连同向导和二排的4名官兵在内,这次共有67人遇难。
    显然。如果按照向导的意见来办,这次惨痛的死亡也许不会发生。但从这次事件,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那个年代意识形态对人的毒害。那位指导员,在他的意识里根本就没有对生命的半点敬畏。“文化大革命”中大力提倡的“一不怕死,二不怕苦”,实际上演变成了“一怕不死,二怕不苦”。“苦”和“死”就是生活的目的。在这样的思想指导下,有多少人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去了。
    我原以为这件惨痛事件的发生,无论如何都要“严肃”处理几个干部。看完了处理结果,我实在无话可说。在资料上,我没有看到任何对指导员、连长处理的意见,连长I0年后升为团长。
    而当时的团长把这一切都归结于狼,因而有了大举向狼复仇的举动。将近700人的队伍,七辆军车,浩浩荡荡地向老虎坡开去。自然,这一次群狼大败。
    朋友,你作何感想?——如果是一个民主的社会一个法制的社会,如此一桩惊世大惨案,能对人民隐瞒35年吗?责任人能长期逍遥法外吗?能升官晋级吗?
    当然,指导员、连长当年也很年轻,他们不该负主要责任——因为那是一个荒诞的时代,无视科学、无视自然规律、无视客观实际、不听忠告——毛泽东思想将一代人调教成了勇敢的傻瓜,此类事件比比皆是,屡见不鲜。
    但是,人们不能不反思那个荒诞的时代,倘若,没有造神运动没有学雷锋运动,没有“党叫干啥就干啥”、“一不怕死而不怕苦”的教导,倘若真是一个珍爱生命的社会,能发生如此骇人听闻的荒诞悲剧吗?
    请问:有几个傻瓜还愿意回到那个荒诞的运动中去?还愿意回到那个荒诞的岁月中去?
    2009.5.31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忧心“塔”居的季羡林,象牙塔还是雷峰塔?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