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新疆问题需要新思维和大转变
请看博讯热点:新疆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16日 转载)
    
    来源:亚洲周刊
     王力雄认为,中国目前的政治制度很难从根本上解决民族问题。一个真正民主和自由的、有充分人权保证的社会体系才是解决中国民族问题的根本所在。 (博讯 boxun.com)

    
    新疆暴乱,一百八十多人的死亡数字还在不断上升,公布的杀戮暴行惨绝人环,一些遇害的汉人被利刀割喉甚至身首异处,是中国近年来最为触目惊心的大规模暴乱事件。从去年西藏拉萨的暴乱到今年新疆的暴行,可以看到,中国的民族矛盾、误解和分歧,有更为恶化的趋势。著有政治寓言小说《黄祸》、西藏问题研究《天葬》等书的民间独立作家王力雄,在二零零七年出版的《我的西域,你的东土》中就预言:「新疆问题有取代西藏问题的趋势,将成为大陆最头痛的问题。」而早在二零零二年左右,他多次表示,「新疆的危险正逼近临界点」。
    
    从一九八零年至今,王力雄曾十次周游新疆,跑遍新疆的所有地区。接受亚洲週刊访问,王力雄回顾他在一九九九年设想写一本新疆的「《天葬》」,在新疆蒐集资料时,当局以「窃取国家机密」罪名将他投入牢狱四十多天。王力雄说,了解国家被如何治理本应是公民的知情权,但对当局来说,其统治却是被垄断的机密,不得触碰。不过,牢狱经历也为他打开了另一扇门,王力雄在狱中结识的维族朋友,向他打开心扉,带他走进维吾尔人的内心世界。
    
    出狱后,王力雄四度重返新疆探访,在维族朋友带领下深入基层的维族世界。他向亚洲週刊直言,现在新疆的民族仇恨比以往更高,当民族矛盾演变为种族衝突,形成积重难返的结果,仅靠政策的调整和局部治理已经无法解决,「这是一个巨大的系统工程,最根本的要取决于整个社会的转型」。以下是访问摘要:
    
    暴乱事件发生后,大家关注起因,你觉得该从哪些地方去探究起因呢?
    
    现在很多的讨论是把结果当原因,我觉得只会导致更加模糊。虽然不少人认为,这次官方改变了以往封锁资讯的做法,但是我并不信任官方公布的资讯。在天安门事件的真相、去年西藏事件的真相等仍然被严密封锁之时,凭什麽断定,这次事件中官方所言,就是真实的、是真相呢?我不认为,依当局提供的资讯和让媒体很有限度的採访,就能构成整个事件的真相。所以,事件是怎麽引起的?有没有海外势力操控?有没有恐怖团伙的参与?至少是现有的资讯让我仍然无从判断。但我可以说,根本的原因不是别的,而是中国政府民族政策的失败。
    
    依你看,汉维两个民族主要的误解和分歧是什麽?
    
    那存在很多方面。但比较重要的还是在移民,对维族人来说,新疆现在相当于「殖民地」,很多维族人心中都这样想。新疆本地的资源被大量运往内地,而原住民并没有从中得到好处。大量的汉人到新疆工作和寻找生计。从当年的知识青年支边,很大原因是内地城市的就业困难,二百多万人的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是汉人的屯垦组织。在大跃进之后的饥饿年代又有大量汉族流民进入新疆。八十年代改革开放后有更多的汉人迁移到新疆。移民与原住民争夺资源。类似西气东输那样的工程,把石油、煤、矿等资源开发运往内地,虽然经济不断发展,投资也不断增加,可是新疆当地民族并不觉得他们得到利益。这肯定是一个相当重要的问题。
     网上不少人抱怨,对北京的少数民族政策提出质疑,长期以来实施对少数民族的倾斜政策要有所反思?
    
    纠缠于具体的政策问题,还是在把结果当原因。如果在结果中论是非,自己都说自己有理,但是真正的根源并不在这里。比如「九一一」当然是恐怖犯罪,但为什麽会产生「九一一」呢?西方与穆斯林是怎麽敌对的?恐怖主义又是如何产生的?应该思考这些更深的问题,而不仅仅是就事论事,去打阿富汗或是伊拉克。新疆和西藏发生的事件波及面如此之广,简单归结为境外势力,他们有那麽大能量把一个强大的中国搅成这样吗?一个全世界都要小心对待的大国,有无尽的资源,为什麽不是这个国家的政府去操纵民众,而是被境外的势力操纵了民众呢?去年的事件归罪一个老爷爷,今年的事件归罪一个老奶奶。为什麽民众不听你的?而是听他们的?要从中国民族政策的根本去反思,到底出了什麽问题,而不是去简单地计较「高考加几分」,「犯罪是否从轻」的细节。事实已经证明,现在是出了很大的问题。
    
    你曾预言,新疆的危机正逼近临界点,当时你的预言是基于什麽基础?
    
    民族之间的关系,如果从民族矛盾演变成了种族衝突,那就比较难挽回了。我说的民族矛盾,主要是文化上的分歧,政治上的对立,或者对历史的争论,这些主要集中在民族的上层,精英和知识分子之间,以意识形态的形式存在。这种矛盾可以通过政策的调整、文化的保护或历史的还原来解决,但是一旦民族矛盾变成了种族衝突,成为以血缘划分敌友,每一个普通的族群成员都要参与的战争,到了这样一种地步,就不是上述那些措施可以挽回的了。
    
    你说的临界点就是民族矛盾向种族衝突的转变?
    
    是的,那个时候我一直在说,快到临界点了,应该赶快变啊。在没到临界点前,民族关系即使恶化也还能挽回,一旦过了临界点,两个民族会陷入势不两立。那些民族成员从出生,他的家庭、周围的环境就会不断灌输:对方民族是敌人,仇恨将融化在他们的血液里。我最担心的就是这种情况的出现,而事实正是不断地在往这个方向走。
    
    去年西藏,今年新疆,你觉得二者之间有些什麽异同?
    
    我一直认为,新疆如果发生族群衝突,暴烈的程度会远远超出西藏,除了民族性格和宗教的差异,一个重要原因在于西藏的高海拔不是农耕文明适应的地理环境。儘管随著市场化进程,汉人这些年也在进入西藏,但主要是集中在大城市、交通干线和旅游点,农村牧场仍然少有汉人,因此西藏的普通百姓没有面对与汉人的直接衝突。而新疆却不同,例如新疆建设兵团就是直接扎根农村,与当地老百姓面对面的。虽然兵团说自己没有与老百姓抢耕地,全是靠自己开荒,但这只是说了一个方面。新疆的农田全靠灌溉,你在上游开荒,把上游的水截走,下游的百姓怎麽会不受影响?那必然造成绿洲萎缩,农田沙化,导致下游百姓的怨恨。还有那些直接到新疆农村落户的汉人,很多生活习惯,包括养猪等,在文化上都会与维族人有直接的衝突。这种衝突遍布日常生活的细枝末节。
    
    维汉的衝突要远超过汉藏?
    
    可以说,新疆的民族主义动员比西藏广深得多,正是因为有前面所说的基层直接面对面的衝突。在新疆一些地方,你可以看到,从孩子开始,汉族和维族就有一种对抗的心态。八九十年代,新疆的民族衝突、政治反抗、恐怖活动是相当多的。「九一一」之后,因为西方社会对穆斯林世界戒备和排斥,新疆的反抗活动随之偃旗息鼓。但是矛盾并没有解决,仇恨也没有消除,还在不断地积累,积累到一定的时候,很小的事情就能引起大的暴发。
     问题客观存在,该如何化解呢?
    
    我能说的就是感慨「积重难返」,现在真正感到这个词的含义是什麽。每当想到现状,我就会产生一种百般无奈的感觉。目前已经过了临界点,再要扭转局面,小修小补是没用的,必须要进行大的系统工程,是一个非常漫长艰苦的过程。那过程不能靠自然而然的演变完成,而是必须有总体的改变。现在的时髦是人们都会想当然地否定总体主义,认为只能靠演变。然而要看到,在一个已经僵化的系统中进行演变,不会存在跳出那个系统的逻辑,演变结果只能是越来越趋于溃败,而不会实现超越,所以根本上一定要有系统的转换,步骤可以是渐进的,但是系统的转换是根本。中国必须进行这种转换,哪怕仅仅是为了解决民族问题,也得有这种大变化。
    
    有人说民族自治过时了,你认为呢?
    
    的确国内这种声音近年不断放大,说民族自治是苏联模式,已被证明失败,应该採纳美国模式,不去人为地划分民族、强调民族。这似乎已经成为主流声音,权力当局对此也会很有兴趣。但是你不能光讲美国模式,而不看到美国模式的基本前提----那就是民主和对人权的保证。如果个人权利能够得到保证,由具有人权的个人组成的族群当然也会有得到保证的权利,就不一定需要民族区域自治。而在个人权利得不到保证的时候,民族的权利怎麽得到保证呢?如果这时再被剥夺掉民族区域自治的保护,便只能受到更多欺凌。所以我说,在目前的政治制度中,很难产生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方法。一个真正民主和自由的、有充分人权保证的社会体系,才是解决中国民族问题的根本所在。
    
    不过,当政治制度发生转型时,恰恰可能使得原本积压的民族矛盾大暴发。从苏联解体,到南斯拉夫内战,到当年印度和巴基斯坦的分治等都可以看到转型过程的险恶。如何解决这种与民主转型如影相随的民族衝突,避免所出现的灾难,又是一个重大的课题。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建立新经学 迎接中华民族的文艺复兴/饶宗颐:
  • 民族冲突中的一名中国强人(图)
  • 中共民族政策可以休矣/殷惠敏
  • 中国的民族 国家主义焦虑(下)/康正果
  • 弄假成真? 苏联亡于民族区域自治制度
  • 少数民族的双语教育要尊重民众的愿望/马戎:
  • 对“民族整合”的界定/严庆
  • 流动人口与民族关系/马雪峰
  • 擅造虚名的啊Q民族/盐巴
  • 旷新年"民族主义也是靠不住的"/杨芳洲
  • 謝選駿:蘇聯與中共的比較研究——蘇聯亡於民族區域自治制度
  • 中国必须摈弃前苏联的民族政策/汪应果
  • 民族政策和“民猪”政策的双重失败
  • 对新疆民族的恐怖杀戮只能增加被杀的可能性/巴克
  • 略论中亚突厥系民族对成吉思汗的尊崇
  • 民族问题在民主政治下才能够得到根本的解决!
  • 向美国学习民族政策/罗慰年
  • 新疆民族、安保、刑事和经济政策都需改/余渊
  • 略论中亚突厥系民族对成吉思汗的尊崇/钟焓
  • 150多位知识分子响应王力雄呼吁理性解决民族问题
  • 背叛民族利益忘记故乡者的可耻下场(图)
  • 中国官网首次披露新疆事件死者的民族成份
  • 中国必须摈弃前苏联的民族政策
  • 日本人:中国没有优惠少数民族
  • 胡锦涛贾庆林就对人口较少民族发展作重要指示
  • 新疆历史沧桑:历朝统治者权力、民族、宗教大洗牌沧桑
  • 谈谈民族自治问题
  • 政治局议题曝光,当局的民族政策和维稳策略面临重大转变
  • 中国少数民族政策的失败:“政治高于公正”的错误信息
  • 反思邓小平愚蠢的民族政策
  • 解决民族问题的根本出路是民族平等/易富贤
  • 维族伤者:凶徒见人就打不论民族
  • 日本社论:北京民族政策造成新疆流血
  • 从洞头县发生毁“国歌”典型事件看中华民族正处在最危险时候
  • 中共移民是爆发民族抗争主因
  • 乌鲁木齐民族冲突潜能仍在积蓄
  • 维吾尔在线创办人中央民族大学教授被捕
  • 中国政府发言人模糊处理死亡人员民族归属集中攻击热比娅(图)
  • 中共中央密令毁灭民族英雄吕留良后人故宅/张良
  • 香港言论自由 下流艺人伤害民族感情
  • 一个民族的悲哀:国产乙肝败给进口艾滋病
  • 一个告密民族的未来
  • 结束这场令人痛心的民族浩劫
  • 《互规》的出台再次表明共产党统治集团一直站在全体中华民族的对立面
  • 张明: 可怕的现实--在中国,狭隘民族情绪正由教师灌输给少年儿童
  • 钟馗: 论多伦多北京邪会的“民族意识”(另三则)
  • 一个中国朝鲜族民族主义者的告白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