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建立新经学 迎接中华民族的文艺复兴/饶宗颐: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16日 转载)
    
     重新认识经书的价值对现代人有极大的启发作用
     (博讯 boxun.com)

      王辛(以下简称王):您在北大百年校庆上的发言中提到,二十一世纪将是中国踏上一个 “文艺复兴”的时代,我们要重新塑造中华民族新时代的圣经,建立新经学。我对您的这个提法非常感兴趣,据我了解,您对经学是非常重视的,您认为传统文化与民族精神乃国本所系,“史”是事实和原本,“经”是从事实中提炼出来的思想精华,中国文化的主体是经学。是否可以这样理解:重建新经学意味着重建中华民族的核心价值?
    
      饶宗颐(以下简称饶):我那篇文章是在北大建校一百周年纪念会上的演讲。因为,每个国家都有“经”啊!中国其实老早就有“经”,中国的“经”,日本人的皇帝到现在还在念,日本的年号就是从我们的古经来的,到今天还是。可是,我们自己却不读经。我觉得这是中国人应该反省的问题。
    
     “经”的道理,经书是中华民族文化精华的宝库,是国民思维模式、知识涵蕴的基础,也是先哲道德关怀与睿智的核心精义、不废江河的论著。重新认识经书的价值,在当前是有重要意义的。也就是说,经书有许多精义,对现代人有极大的启发作用。现在出土的东西很多,增加我们对过去的了解。我举个例子,好像《易经》,《易经》是中国第一个“经”,讲“天人合一”。古代人所说的“天”,就是宇宙。人,在宇宙之中,很小很小,应该怎么遵守宇宙的规律,来做事情?所以《易经》就是讲怎样“天人合一”的重要的一部书。
    
      要对“经”重新做一次总检讨
    
      王:那您能谈谈甚么是新经学?新在哪吗?
    
      饶:经学的重建,是一件繁重而具创辟性的文化事业,不仅局限文字上的校勘解释工作,更重要的是把过去经学的材料、经书构成的古代著作成员,重新做一次总检讨。我们不是有十三经吗?建立新经学,不一定要十三经,可以多一点,也可以减一点。比如十三经最后一个是《尔雅》,《尔雅》是解释“经”的训诂,这个就可以不用。而一些思想性重要的出土文献,比如像马王堆的“经法”、“五行”等,就可以入“经”。
    
      我为甚么说二十一世纪将是我们国家踏上一个“文艺复兴”的时代?因为一百多年来,出土的东西非常多,这些出土的东西,很多是汉代的竹简、帛书,使我们可以接触到汉代当时的东西(思想精华)。欧洲的文艺复兴,就是因为很多老写本、希腊的东西,保留在阿拉伯的写本面。这些写本,我在法国看了很多,就这么大一本(饶做手势比划),古希腊的很多东西(思想精华)本来存在的,从那(阿拉伯老写本)找回来。欧洲的文艺复兴就起于这些老的写本。也就是说,欧洲的文艺复兴运动是对古典的新发掘与认识,从古代文明的研究,为人类智识带来极大的启迪。现在我们情况也一样。所以我们要趁这个机会,把“经”做一个新的整理。当然,我们对古代文献不是不加一字地不给以批判,而是要推陈出新,与现代接轨,把保留在历史记忆中的前人生命点滴宝贵经历的膏腴,给以新的诠释。我的意思是这样。
    
      老庄哲学自当列入新经体系
    
      王:您所说的新经学,除了儒家经典,是否也包括道家、老庄哲学呢?
    
      饶:儒、道两家是中国本有文化的两大宗教思想基础,儒、道不相抵触,可以互补,各有优越性,应予兼容并包。《老子》、《庄子》等书原已被前人确认为“经”,自当列入新的经书体系之内,作为重要成员。
    
      我说经书对现代推进精神文明建设有积极性的重大作用。汉人比《五经》为五常,五常是很平常的道理,就是讲人与人之间互相亲爱、互相敬重、团结群众、促进文明的总原则。这在科技领先的时代下,更当发扬光大,以免把人沦为物质的俘虏。道家以老子为首,《道德经》所讲的道德是高一层次,使人不执着于人与人之间的争执。“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故儒家也奉其书为圭臬。可见前贤兼治孔、老,这是《老氏书》必列入“经”的主要理由。
    
      要变“天人互害”为“天人互益”
    
      王:您刚才谈到“天人合人”,季羡林先生对中国文化中的“天人合一”思想也非常重视,不过您多次谈到“天人互益”的观点,认为“天人合一”是精神境界,“天人互益”是行动境界。能不能请您谈谈这方面的看法?
     饶:季羡林先生在很多文章谈到“天人合一”,我就说,我提出一个新的讲法,算是对季老文章的注脚。你知道,古代人有占卦,周代的《易经》基本上是八个卦,八个卦又演变成六十四卦,分成上、下两部分,干代表天,坤代表地。现在出土的东西证明,夏代有占卦,殷代也有占卦,在排列上,殷代的排列是,坤在前,干在后,也就是以地为主,因为古人认为,一切东西,包括吃的东西,都是从地生出来的,天太高了,所以以坤为主,先坤后干。但是周代把它倒过来,我们今天通行的《易经》,第一个卦是干卦,第二是坤卦,所谓天“健”,“天行健”,最后一个卦是“既济”和“未济”。“济”是成功,事情已经做好了;“未济”就是还有未来,还有很多要做。而今天出土的马王堆,面《易》卦的排列,是汉代写本,最后一个卦,是“益卦”。这个很有意思,它与今本《易》卦作结不同,但是异曲同工,“未济”表示保留“有余”,这是中国文化一大特色;“益”也是积极有建设性的观念,我提“天人互益”,就是以“益卦”作为理论根据的。
    
      我们今天世界上的麻烦,就是“天人互害”。我们做了很多事情,可以说是“伤天害理”,你把整个环境都改变了,破坏了,以致现在需要“环保”,这是人做出来的一个恶果,很坏的结果。我们对不住宇宙,这就是因为我们不懂“天人互益”,所以就“互害”了。所以我提倡“天人互益”,天同人互相补足,一切的事业,要从益人而不损人的原则出发,并以此为归宿。这是从古本上得到的启示,也可见古本的可贵。
    
      中国文化的包容精神使自己立于不败之地
    
      王:您认为研究问题要穷其源,“源”清楚了,才能清楚“流”的脉络。您运用甲骨文研究上古史,运用敦煌学研究中古史,都是追寻中华文明源头的研究吧?此外,您非常重视“礼学”的研究,曾指出“‘礼’是贯穿中国历史的大动脉,研究各个时期的历史文化都应该把对礼学和礼制的研究作为一个重点。”以此反对用萨满主义解释中国古史,指出古代中国文明就相当发达,有一套立国治国的礼制。那么,根据您的研究,您认为中华文明之所以能在世界独一无二地持续几千年不断,奥妙是甚么?
    
      饶:这个问题很有意思。因为呢,中国人自古以来是不排拒别人的,而是包容、很广义地吸收外来的东西。所以呢,很多方面,到今天,我们的文化成分比较复杂。实际上,我们吸收许多外国人的东西,最后变为我们自己的东西,使外来者同化了。这是因为中国文化有这种能力,让别人感动、欣赏,才会有这种转化。实际上,中国人老早就三教合一了,我们的文化,差不多有三分之一是印度的佛教,所以不了解佛教就不能了解中国文化。今天,我们有些东西(指中国传统文化)西方还不太了解,连我们自己也不太了解,但我们一定会让他们慢慢了解的。
    
      中国人讲“德”“德”很重要
    
      王:您的诗句“万古不磨意,中流自在心”,意味深长,令人深思,您能解释一下这句诗的含义吗?
    
      饶:我是弹古琴的,(饶擅弹古琴,对中国古典音乐也深有研究--王注)有一次,我和学生在海上弹琴,做了(这)两句诗,就是这样来的。“万古不磨”,就是中国人讲的“不朽”,“不磨”,就是“不朽”的意思。中国人讲“三不朽”,立德、立功、立言。(强调地:)中国人讲德,这是世界上没有的。“德”很重要,“德”是第一,然后立功、立言。比如你写几句诗,大家都传诵,这个也是“立言”啊。
    
     “中流自在心”?我,做到万分之一都没有
    
      王:那么“中流自在心”呢?
    
      饶:这个很有意思。今天讲“很自在”,这是很浅的讲法,(“中流自在心”)不是这个意思,这个“自在”,是佛教的话。我写“心经简林”,第一句就是“观自在菩萨”,“自在”,就是像观世音一样。观世音是怎么来的呢?观世音是印度的舞神Siva变来的,她有千手千眼,就是千手观音。“自在”,就是佛的状态,像观世音的心态;“中流”,在水的一半,说明那种状态有定力,有智慧,有忍耐,有六个波罗蜜,(即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智慧,佛教认为行者到达彼岸的无上法门--王注)就是“我”同别人不一样“我”保持一种自在的心,是一种境界啊!
    
      王:这好像很难做到。
    
      饶:我自我体会、自我想象地去做。
    
      王:那您认为您做到了吗?
    
      饶:(不假思索、很单纯地:)我,做到万分之一都没有。
    
      做学问要从“四面看”
    
      王:您曾说,自己不论治学与创作,都可用顾恺之“迁想妙得”四个字概括。我想这是一种学问融会贯通的结果吧?您还说,“我一向喜欢用哲学的心态深入考察,而从上向下来看问题”。我对这句话很感兴趣,怎么“从上向下”呢?
    
      饶:我不单是从上面看,我是从四面看。为甚么呢?我的方法论和别人有点不太一样。今天做学问的人--我不讲谁啊,有个毛病,往往抓到一点,就把它扩大,强调这个东西。可是他忘记还有很多别的(方面)。这是误导人家的。实际上,应该冷静,应该全面地看,从上到下,从左到右,许多领域都是有联系的,要有耐心,不要抓一点就概全貌,把它当作主流,不应该这样。这也因为大家都希望“创新”,所以“创新”搞不好也是一个害人的观念,不能随便乱创的,要看清楚(问题)。
    
      “三教合一”?我其实不止“三教”
    
      王:您曾说“不敢写自传,没有可传之处,一切还在追求中”,令我非常感动。读您的《文化之旅》,其中有些话,给我留下深刻印象。比如您在《皇门静室的‘小学’》写道:“人在天地之中渺小得像一个不可知的斑点,亦像一根芦苇,很容易被一阵风所摧折”;“人是多么脆弱而无知啊!人应该承认自己的渺小!”我想这是真正哲人、智者的感悟。您对儒、道、释都有深研,您的“精神安顿 ”在哪一家呢?抑或三家兼而有之?
    
      饶:我受佛教的影响很深,佛教、道教我都讲。
    
      (饶教授的女儿饶清芬老师这时对我说:“他是比较“三教”的。”)
     
    王:您是“三教合一”了?
    
      饶:(很单纯地:)其实不止“三教”。
    
      王:还不止“三教”?
    
      饶清芬:“三教”已经很多了!(大家笑)
    
      座右铭?多做一些对人有益的事情
    
      王:您的“心经简林”(饶榜书“心经”全文,刻于三十八根巨形木柱上,立在香港大屿山宝莲禅寺附近,已成香江一大文化景观--王注)意味深长,据知《心经》最深沉的意蕴在于“无挂碍”,这与孔子说的君子“无忧无惧”有甚么区别?
    
      饶:“无挂碍”中的“挂碍”,是指自己造出来的挂碍,与孔子的“无忧无惧”有区别。孔子重视的是人生的部分。
    
      王:您有座右铭吗?
    
      饶:(很单纯地:)座右铭?不敢有座右铭。(想了一下:)就是做事不要太计较,多做一些对人有益处的事情吧。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货币经济学的困境/任若恩
  • 杰克逊超越娱乐经济学“铁律”/郎咸平
  • 不要看高了经济学家的影响力
  • 不要看高了经济学家的影响力/王东京
  • 昆明市政府将向世界公开选拔40名经济学博士/隋振江
  • 铁本事件与中国经济学家的良心
  • 刘学璞:经济学引火烧身之迂腐?
  • 《国际政治经济学的理论与实践》前言/赵京
  • 劳动产权、现代经济学和市场社会主义/曹天予
  • “主流”经济学家的名声为啥越来越臭?
  • 陈嘉珉:经济学做了什么
  • 刘革新:要淘汰一部分主流经济学家
  • 伯南克搞的是托宾经济学/薛兆丰
  • 哥伦比亚大学政治经济学教授巴格瓦迪/张军
  • 关于民族主义的政治经济学札记/卢周来
  • 从“西山会议”到“08宪章”/海派经济学南京研究所所长 李炳炎
  • 请经济学家们穿上内衣内裤
  • 狭隘的经济学眼光/段拥军
  • 西方经济学的老教条与新教条/何干强
  • 郑渊洁炮轰“经济学家大多是马后炮”
  • 中国“经济学家”出场费曝光:3年翻10倍
  • 茅于轼:只有鱼才成群结队 经济学家应特立独行(图)
  • 经济学家为黄光裕喊冤遭抨击
  • 经济学家深陷利益小圈子 学者被贬值为“砖家”
  • 卫生部聘美籍华人胡德伟出任首席卫生经济学专家
  • 七成经济学家反对中国再购美债 无人预期房价上涨
  • 国际政治经济学理论综述/邝梅
  • 经济学家号召建立民主中国从百姓抗税开始
  • 经济学家骇人语录大全网上盛传
  • 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挑战18亿亩耕地红线
  • 小熊:经济学家马光远指责温家宝践踏民主
  • 著名经济学家杨帆卷入抄袭事件被中国政法大学停职(图)
  • 华人经济学家张五常有关中国断言惹争议
  • 著名经济学者吴敬琏因卷入美国间谍案件被带走(图)
  • 《经济学人》:北京污染严重——别喝水,别呼吸
  • 经济学家厉以宁:8亿“待富”群体正在跨越藩篱
  • 英《经济学家》 走向超级大国的长征
  • 知名经济学家茅于轼:中国不应再保护耕地
  • 怀特保安群殴经济学院师生,省会110视而不见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