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李承鹏:季羡林被国家恶搞了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15日 转载)
    
    首先向季羡林鞠一个躬,老人一定去的是天堂,一路绿灯。
     (博讯 boxun.com)

    然后列举一下季羡林代表作:翻译的,《罗摩衍那》《优哩婆湿》……学术的,《中印文化关系史论丛》《印度简史》《吐火罗文弥勒会见记译释》……散文随笔的,《牛棚杂忆》《天竺心影》……即使大家只看过印度歌舞片没看过印度史诗,还是知道这里面一定有什么搞错了,大家不好意思说就我来说,一个穷其一生研究印度史和翻译古印度长史的人,那不该叫国学大师,该叫印度国学家,或者偏门史诗翻译家,其实印度国学家或偏门史诗翻译家也很好,但强安上中国国学的头衔,就不怕遇到国籍问题?
    
    说不定那些好心肠的人,在追思国学大师季羡林学术成就时尴尬得挠肺、挠胃,因为全世界能看懂《罗摩衍那》的人不超过三十人,大家都不知道怎么办,只好放弃进行作品追思,而“跑题”去进行人品追思。比如帮北大新生看守行李,永远穿着蓝中山装推自行车别英雄牌国产钢笔……如此,我觉得这该叫人品大师,不能叫国学大师。
    
    季羡林一生最帅的时段,不是他翻译《罗摩衍那》,而是他固辞大师,而别人一定要加上。这个镜头很有个性很叛逆,可架不住大家把这个过程写成谦逊,写成传统文化中的温良恭俭让。
    
    大师是应该用来济世而不是自保的,而不是只有三十个人才懂的吐火罗文学者和翻译家,我反正没看过别国把翻译家当作国学大师的,所以他是印度国学家、翻译家,一个很好的学者,很有良心的教育者,一个平静的公民,本来这已是一个很够级别的谥号。
    
    我想老人天堂有知一定不会骂我,因为我说对了。老人也曾说过,中国不需要大师,凡人过十八岁之后都有常识,哪个坏哪个好,不需要国宝,不需要大师。
    
    这学术界的道理跟体育界是一样的,我们没有平时锻炼的场地,没有好的教练,没有真正独立的体育精神,没有全民健身的保障,但不妨碍我们花重金培养出一些奥运金牌选手,我们管他们叫体育大师……其他的行业也一样,各行各业的大师就是为了掩饰行业心虚。总之,中国有太多的大师了,结果是建筑大师的房子塌了,音乐大师跑调了,教育大师的学生持刀杀人了,电影大师去搞开幕式办堂会了,文化大师诈捐了,剩下人民鼓掌通过的大师,只是说相声讲段子演小品的了。
    
    很好的学者、很善良的老头、很长寿的寿星,但不是国学大师。国学大师这个帽子不仅是对他的恶搞,更是对这个国家学术的恶搞。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李承鹏:祝贺6万亿财政收入
  • 李承鹏:每条路一定都通向收费站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