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男人权大了就要“玩女人”,这已是几千年的定律了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15日 转载)
    
    来源:乾荣博客
     先看一段贪官王苏洁的坦白:“我盯上了比自己小二十多岁的一位年轻漂亮的姑娘,利用她热情、涉世不深的弱点,骗取了她的感情和信任。近十八年来,我先后与十名妇女有过不正当关系。”(见2004年8月3日《检察日报》)。此人官居江苏淮安市发改委副主任,比诸有一百多个情妇的大书记张二江,小巫见大巫而已。 (博讯 boxun.com)

    
    好像是一个规律,近年蹦出的贪官(也许不是全部),小自处长,大到副委员长,似乎有一个共同“特色”,便是养情人、包“二奶”,或与多个女人保持暧昧关系,甚至公款嫖娼。他们落马之后的“忏悔”,也无不“反省”到这一点。王某即是一例。
    
    批评者虽然给贪官扣上“道德败坏”的帽子,可是很少分析他们为什么在“男女关系”方面“道德败坏”。有人提到了他们大权在握之后的“私欲膨胀”,可为什么权力会使“这种”私欲膨胀呢,仍鲜有论者。
    
    鄙人倒想对此现象聊置一喙。
    
    男人权大了就要“玩女人”,这是几千年专制社会的定律。我读史看到,历来的贪官,从县令到宰相,所玩女人之数,即呈逐级增加之势。而至大之官皇帝老儿,权势最大,玩的女人便最多,所谓“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三千佳丽”是也。此犹不足,比如明武宗,微服出行之时,还可以把任何一位民间美女拉到临时 “豹房”强奸,美其名曰“游龙戏凤”。事发,则“帝拔关出”,亮明招牌(“关”即标志皇帝身分之文书),谁能把他怎样?
    
    皇帝老儿玩那么多女人,并不是为了解决性欲问题。皇帝戏村姑农妇,也不是宫里女人不够他用----“妃嫔媵嫱……有不得见者三十六年”(见杜牧《阿房宫赋》) 呢。他要的就是这个“谱儿”!作为万民之首,他认为自己,也只有自己,才具备拥有大量美女、随便玩弄所有女人的特权。在他看来,女人,本来就是供男人享用的一种工具和玩意儿,更别说他这个举国“第一男人”了。他要通过玩弄女人,来体现和满足他的威严感、优越感、统治感、征服感、占有感。女人又是男人的一种财富,至大富翁皇帝老子,哪能没有众多女人?他拥有最多的女人,便说明他是举世最阔之人。
    
    您看当今之贪官,哪一个不是某个部门、某个地方的土皇帝?别看他们戴着共产党人的红帽子,他们漂亮躯壳里藏纳的,完全是腐朽的心肝和血肉。每每“拜读”他们所谓的“忏悔录”,我都气不打一处来。什么“没学好法”呀,“看别人致富心理不平衡”呀,“色迷心窍”呀……堂而皇之,轻描淡写,一派胡言。没学好法、心理失衡、好色之人,也许不在少数,为什么不都去搞腐败,而只有大权在握之“没学好法、心理失衡、好色”的人,才可能走向腐败之路呢?答案是这些权势者的内心,都有一个土皇帝的幽灵在作祟。土皇帝的权力是没有限制和约束的,他当然就可以为所欲为,把那点儿权滥用到极致。权既可以用来捞钱和升更大的官,当然也能以之勾引、霸占、攫取女人。这一切当然是为了享乐,而更重要的,则是表明自己的“不同凡响”,显示自己的能耐、威风、仪态、荣耀。而养情人、包“二奶 ”、嫖娼妓,暴露的更是贪官的淫虐狂暴心理和对妇女的一种极端鄙视。人们能从这里看到一丝妇女解放、男女平等和人道主义色彩吗?
    
    有人说,很多女人“傍”贪官,都是自己投怀送抱的。我想问一句:为什么她们不去“傍”平头百姓和穷棒子?最可恨的是,很多贪官也居然说,自己的堕落,是因为“没有经受住美色诱惑”。这分明是“女人即祸水”的现代版。鲁迅说:“女人的替自己和男人伏罪,真是太长远了。”听了贪官们充满“委屈”的辩解,真叫人觉得男土皇帝的“无辜”和“伟大”!
    
    我据此即知,上述那位被勾引的年轻漂亮姑娘的弱点,并非像不洁的王苏洁所说,是什么“热情”和“涉世不深”。她之“弱点”,仅仅因为她是那土皇帝治下的一个弱女子。她其实是被吞噬的!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沈泽民:玩女人,贪官猛吃“窝边草”有感
  • 玩女人可以,但千万别包起来!/chunlva
  • 上海市公安局规定给总书记反映陈良宇玩女人就是违法犯罪???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