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文革ABC(1-4)//更的的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13日 来稿)
    网络帖子只是快餐。子曰:只发不顶,瞬间没影。
    
     如果在网上长篇大论唧唧歪歪,那是谁也没有耐心看的,纯属自讨没趣。 (博讯 boxun.com)

    
     如果是发个喊喊自由民主的帖子,骂骂左粪、右粪、五毛,或者转贴个意淫的八卦话题帖或者几张艳照,那倒是点击量很大。如果能发个全息的艳照,那就有人转到浏览器后面去观赏。
    
     所以,尽管早就想说一说这个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让这个革命、造反派、红卫兵、破四旧、武斗、两大派、夺权、斗批改、清理阶级队伍等等回归其本来面目,省得一天到晚吵个不息,弄得一地鸡巴。
    
     但是如何最简明、最扼要、最准确地说,倒叫人十分为难。毕竟兹事体大,起码也要汗牛充一些栋。
    
     而且,人们只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即使说了也不一定就此统一认识,天下太平。
    
     有人在网上装清纯,扮可爱,认为几十年前的事情是无论如何理解不了的。这就奇怪了,星星还是那个星星,月亮还是那个月亮,人类的进化有这么快吗?
    
     一个人,只要回归到普通人的位置,用头脑、常识和逻辑,而不是用语焉不详的名词和教条去思考、去解释。那么,只要是人类社会、群体或者个人的事情,都是可以理解的。
    
     倘若以为除了自己是人,别人都是妖,那么什么事情也搞不清的。当然,也不一定非得搞清。世界上的事情总是这样越来越稀里糊涂的,罗生门知道吗?
    
     至于有人故意横下心来,存心搅七廿三,那是谁也没有办法的。
    
有没有不参加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选择可能?

    
     当然有,一切皆有可能。但是不敢,代价太大。蝼蚁尚且贪生,对于一般爱惜生命、希望活着的草民蝼蚁来说,积极“参加”革命就是别无选择的选择。
    
     经历过三反五反、资本主义工商业改造、合作化、反右斗争、大跃进、拔白旗、反右倾、四清,尤其是1962年重提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这把恐怖之剑悬在每一个人头上,人人自危。每一个人已经训练烂熟,文革来临,当然知道应该如何积极响应号召、参与政治运动。
    
     巴甫洛夫的狗都能对电击做出反射,何况如此聪明、如此软弱,如此善于迎合的人呢?
    
     但是,文革还是遭遇了人们天性和习惯的阻力,革命不是生活的必须,也和脆弱的普世价值观相冲突。毕竟,造反、抄家、打人、斗校长、飞机式、戴高帽、以及杀人这些事情虽然曾经在湖南被嘉许为好得很,但是,总归还是违背人的天性伦理的,是非常态的。
    
     这就是为什么要全国大串联的必需,也是为什么主流纸媒要一再发表社论蛊惑煽动的原因,也或者是最最最最敬爱的伟大领袖之所以八次接见红卫兵的理由。
    
     比起现在聪明伶俐的一些人来,比如一夜之间突然去杯葛家乐福的爱国者,那时候的人训练得还不够机敏,还不够鉴貌辨色、心领神会。
    
     当时最有鼓动力量的口号是,革命的站起来,不革命的滚蛋。也就是,要么革命,要么被革命。没有一个人愿意承认自己不革命,不革命就只能是被革命,就是反革命,没有中间道路。而且,谁愿意像一只坏蛋蛋一样滚来滚去呢。
    
     当然,如果反过来,校长书记甚至老师斗学生会不会客气一点呢,似乎也不会的。在运动开始时,每个学校的书记、校长、老师也确实对本校第一个贴出“马列主义大字报”的学生喜出望外,认为引蛇出洞抓到了游鱼,找到了活靶子。
    
     他们甚至迫不及待急于再演一次反右斗争,表现自己的机会又一次来到了面前。总算又来了,甚至可以听见他们磨牙切齿咽唾沫的声音,同时自己也在怕得瑟瑟发抖。唉,可怜的国人。
    
     学生就是他们多年教出来的衣钵传人,革命实践了教育者多年来传授的革命论语,有些请君入瓮的幽默。
    
     当然,校长书记老师们也只敢只能这样教,不然就不是校长书记老师,是右派。
    
     顺便说一下,最初的串联并不是全国各地学生挤在火车里密不通风地往北京跑,还不是北京欢迎您。而是北京的学生去外地煽风点火,以至被当地政府抓起来的事情屡有发生。
    
     后来的大串联则是学生们全国各地撒腿瞎跑,其实就是免费旅游了。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始末断代

    
     第一种,从1966年夏天到1968年末,一共约两年半。也就是从1966年《五一六通知》开始,经历了破四旧、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红卫兵的产生、两大派的形成,武斗,到1968年底的复课闹革命,知识青年下放,抓革命促生产,革命委员会的先后成立为止。这是一种纯粹民间草根的看法,因为后来的革命事实上是北京的宫闱权力之争,和老百姓基本不搭界。
    
     虽然老百姓中的部分人仍旧遭受清理阶级队伍以及1971年的清查“五一六”,但是,老百姓不是当权派,那是无产阶级专政和阶级斗争又和文革前全盘再接上去了,是一部分黎民百姓被另一部分黎民百姓革命了。
    
     第二种,也就是通常说的十年文革,这是官方或者官员的说法,也就是一般的领导干部成为“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失去权力并且被批斗开始,到“四人帮”被抓,重新解放恢复工作为止。这是以他们失去权力和重获权力的时间来区隔的,主要是以邓小平的起伏来区隔的。事实上这也是一种最被官方接受的说法,因为就是官方自己说的。
    
     第三种,是从1965年《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的前戏开始,一直到1983年的十一届六中全会《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结束。这是比较学院的有案可稽的文牍断代。
    
     第四种,由1966年上溯到几十年前甚至几百年前,譬如1957年的反右、延安整风以及义和团什么的,并且向下延伸到今天的谓之后文革时期。这是一种追根寻源的探索。这种看法认为文革不仅没有结束,而且常常以新的理由出现,不过不再以“文革”命名而已。
    
     最近的一次发作就是2008年的杯葛“家乐福”超市行动。从其非理性,无法制,有唆使、有默许、有指点等等特征来看,其实就是一次小型、局部、短促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
    
破四旧

     四旧就是“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和所有革命的政治术语一样,总是应该或者故意没有明确的定义和界定的。所以“四旧”几乎可以涵盖一切已经存在的事物。
    
     革命往往就是名词之争,其实革来革去是一样的。具体的破四旧就是从正名开始,更改路名、市招以及个人的姓名,把看起来不新意思或者不够新意思的名字、指称改过来,搞搞新意思。
    
     有的东西不是正名就能正过来的,于是理所当然开始破坏公共的事物。正名以后就是深入的砸、毁、烧,砸掉了也就是破掉了,也就是革命了。对于隐蔽的私人的事物,则开始在革命的名义下抄家,抄出来以后予以没收、破坏。
    
     抄家可以直接进入别人最私密隐蔽的空间,这对于所有人都有的偷窥欲望具有极强的吸引力,革命给予了任意窥视、任意夺取的权力,世界上这件事情最有劲了。
    
     革命就是破坏。所谓“不破不立、破字当头、立在其中”是很荒谬的暴力理论,其荒谬和今日的“摸石头”同出一辙。
    
     正由于此,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所以当年破掉的“四旧”逐渐翻盘,在四十年后变本加厉、无一遗留地全部复辟了。包括四十年前已经淘汰式微的各种陈腐的封建思想、伦理观点、处世哲学以及世俗的迷信,变本加厉、堂而皇之地王者归来。而且说是“传统文化”。
    
     而应该与之相对应的“四新”一样也没有出现。
    
横扫一切牛鬼蛇神

    
     谁是牛鬼蛇神?也是没有严格的词义界定和法律界定的。国人总是以诗赋散文式的浪漫来处理严肃的政治行为。尤其是针对别人的时候。
    
     一般是指1949年以后,在历次政治运动中被官方戴上帽子和疑似戴上帽子的人。历次政治运动大概有土改、三反五反、镇压反革命、农业集体化、资本主义工商业改造、反右、大跃进(三面红旗)、重提阶级斗争、社会主义教育运动等等等等。除此以外,还包括大量看不惯的人,譬如所谓的不听话、不服从纪律,和领导过不去、流氓阿飞、奇装异服、特立独行、惊世骇俗、生活腐化、封建迷信等等。
    
     横扫一切牛鬼蛇神是在工作组,也就是政府的领导或者指点下进行的。工作组有意识地泄漏一些档案中的不为外人所知的内容,于是群众很心领神会地配合。
    
     工作组是政府派出的,政府首脑是刘少奇。其实刘少奇是按照以往历次政治运动的经验在进行毛主席发动的文化大革命,一点没想到自己才是这个革命的终极目的,在劫难逃。所以刘少奇不管派出工作组,还是不派出工作组,不管如何鉴貌辨色、曲意逢迎,最终都是镇压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最后没法子拿出宪法来以求保住性命,早干什么去了?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呢?他们都是玩弄权术的高手,只是谁的功力更深一点。
    
     一筐烂苹果里会不会有一只或者几只好苹果?不知道。
    
     只是那些“牛鬼蛇神”如今大概也都真的是牛鬼蛇神了,他们坎坷凄惨、受尽折磨、叫天不灵、叫地不应的一辈子,到底是命,还是运?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季羡林的文革遭遇
  • 文革期间发生的灭佛报应事实
  • 文革与个人恩怨/茅家琦
  • “娘希匹”和“省军级”——文革读书记/朱学勤
  • 沉浮在“文革”中的中央委员
  • “文革”文人自杀方式的意蕴/张绪山
  • 何蜀:简述中共在文革中的“领导核心”作用—以重庆市为例
  • 正自正---文革中一个/严家伟
  • 班禅喇嘛文革黑狱十年
  • 毛泽东的“文革”取法于雍正的“文字狱”/刘梦溪
  • 红卫兵在“文革”中何止毁灭了千件“兽首”?/李悔之
  • 司马牛读书记--文革纪事
  • 亲历文革:京郊的一次武斗事件/林晰
  • “文革”时期中国人怎样活下去/祝勇
  • 在“文革”初期的狂热动乱中/龚英辅
  • 求助:文革冤案
  • 冯骥才《文革进入了我们的血液》的读后感/曹瑞涛
  • 文革记忆:政权残暴折射出民族的劣根与愚昧(图)
  • 全面认识文革中的"红卫兵"/陈益南
  • 党史出版物触碰文革题材 引发广泛反响
  • 文革前后的秦城监狱:曾炒鸡蛋带蛋壳(图)
  • 不知道文革的,看看这个——习近平考察河南大学纪实
  • 李世华:我文革中卧轨自杀的两位同学 (图)
  • 文革隐蔽山区30年评剧演员不知世事
  • 西藏地区的监控和迫害程度为文革后所仅见
  • 凯撒的面具:人肉搜索,网路文革或庶民问责
  • 周东澎:成都部分当年风云人物座谈文革史
  • 朱廓亮:李克强广东行显示中国新闻报道倒退到文革
  • 为什么要彻底否定“文革”?/周孝正
  • 樵余: 重庆文革亲历者积极撰写回忆录
  • 2008年与文革有关的十件事
  • 华新民:长沙市又回到了文革时期—私房主王季勇被国安抓走了!
  • 北京“文革”档案年底公开,市民可登录查询
  • 北京年底前将向社会开放文革期间档案
  • “文革”成西北影视城新卖点:悲剧当玩笑 (图)
  • 刘少奇之女刘亭亭忆文革:一家4人惨死6人坐牢(图)
  • 文革时被判“强奸犯” 上访37年八旬老人终获清白 (图)
  • 反腐败的比较:“文革”前反腐查处10万余人 老干部也不姑息
  • 甘肃庆阳:重演“文革”闹剧——主管处长的舅舅秘密优先拿到国有资产?/肖石
  • “文革”闹剧还在上演-甘肃庆阳大搞“人人过关”
  • 我从文革中得到什么?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