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季羡林和任继愈的爱国论/西风独自凉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13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西风独自更多文章请看西风独自专栏
    7月11日,哲学家任继愈先生与古文字学家季羡林先生相继撒手人间。除了时间上的巧合,两位老先生同为山东籍的历史学家,在宗教领域的研究都卓有建树。对于季先生的学问,任先生有过这样的评价:“操非中非西之学,治非古非今之术。”是褒扬、揶揄还是调侃,常人恐无置喙的余地。季先生主要研究梵文、佛教语言、中亚古代语言,非常冷僻。
     (博讯 boxun.com)

    这就形成一个很有意味的的现象:作为人文学者,季先生为大众熟知,不是因为他的学术成就本身,而是他的崇高声望,以及围绕着他的是是非非,从请辞“国学、泰斗、大师”三项桂冠,到发表“河清海晏论”、“爱国论”,以及与子女和北大的恩恩怨怨,其间的认识局限、情感冲突、利益纠葛,波谲云诡,俨然好莱坞大片,赚足了读者的眼球。
    
    2005年8月,季羡林于病榻之上写就《泰山颂》:“星换斗移,河清海晏。人和政通,上下相安”云云。坊间议论纷纷。
    
    据有关部门统计显示,我国群体性事件2005年上升为8.7万起,2006年超过9万起,并一直保持上升势头;环保总局《2006 年中国环境状况公报》表明:中国地表水污染严重。七大水系中,松花江、黄河、淮河为中度污染,辽河、海河为重度污染;官方的统计数据显示:2005年中国矿难死亡人数接近6000人,2006年为4746人。
    
    如果说“河清海晏”只是一种形容,而非客观的描述,那么,季羡林老先生对知识分子的寄望则让人颇费思量:
    
    “对广大的中国老、中、青知识分子来说,我想借用一句曾一度流行的、我似非懂又似懂得的话:爱国没商量。我平生优点不多,但自谓爱国不敢人后。即使把我烧成了灰,每一粒灰也还是爱国的。”(季羡林《忆往述怀》)
    
    与季羡林相同的是,任继愈在去年3月的一次访谈中也着重强调了爱国的重要性,认为爱国“是做人的基础”。但具体阐述,又有不同。
    
    爱国是不是真的没商量?不妨从季先生的个人经历说起。
    
    据季先生的自传《留德十年》,1935年,24岁的季羡林来到德国,开始了长达十年、由纳粹政府资助生活费用(每月120马克)的留学生活,对德意志当时疯狂、狭隘的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有着切身体会:
    
    “老百姓绝大多数拥护希特勒,至少表面上是这样。我看不出压迫老百姓的情况。舆论当然是统一的,'万众一心’。这不一定就是钳制的结果,老百姓有的是清清楚楚地拥护这一套有的是糊里糊涂地拥护这一套,总之是拥护。”
    
    在德国老百姓清清楚楚或糊里糊涂的拥护下,纳粹岂止武装到了牙齿,连敌人的牙齿都不肯放过,理直气壮地屠杀了大约六百万犹太人、一千万斯拉夫人及各种各样的其他人,发动了导致上亿人参战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将世界人民推向了战火的深渊,德国成千上万的 “爱国者”及无辜平民也当真“烧成了灰”。要说那些助纣为虐、损人害己的“灰”还在热爱纳粹德国,未免说不过去。
    
    谈及爱国和哲学的作用,任先生认为:“时代发展的大趋势是,一个觉悟了的群体来推动社会。”
    
    可见,该怎么爱国,怎样才算是真正的爱国,太有得商量了:爱的是邪恶的政权,还是在暴政下呻吟的芸芸众生?为拯救国家和民族,施陶芬伯格等反战的德国军官刺杀希特勒,才是真正的爱国行为,也只有“觉悟了的群体”才有这样爱国的胆识。
    
    季羡林《牛棚杂忆》记录了他“自己在被打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的时候还虔信'文化大革命’的正确性”,教训如此惨痛,怎么忘记得起?
    
    随着时代的变化,爱国在不同时期有着不同的内容和表现,但都有一个起码的标准:让人们的生活更合理而不是相反,才能称之为爱国。对于1970年代末的国人来说,爱国不外乎就是坚决支持改革开放。现在的我们,在建设民主、法治的公民社会的过程中,怎样才算爱国,相信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答案。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共封季羡林为国学大师 因为他“胆小”/乔海燕
  • 百家名嘴钱文忠驳斥“李敖炮轰季羡林”
  • 季羡林对比中西差异/贾春宝
  • “季羡林时代”远未成为过去/方非
  • 季羡林的纳粹化/包祥—
  • 季羡林是中国知识界的悲剧代表/困兽犹斗
  • 头号“国宝”季羡林上演头号国粹/田奇庄
  • 季羡林走了 温家宝当国学大师/刘洋波
  • 季羡林,被放大的公共知识分子/长平
  • 季羡林的文革遭遇
  • 质疑钱文忠,季羡林先生那么不容易见到吗?
  • 季羡林仙逝,谁为楷模?/李吉明
  • 季羡林是个庸人/王鸿飞
  • 李长春给季羡林“国学大师”帽子?/王晓阳
  • 对季羡林的批评是社会哲学崛起的信号弹/马庆云
  • 忆三次拜访季羡林先生/子耒
  • 既得利益者托起的茅于轼、季羡林/田文林
  • 我捍卫季羡林说昏话的权利/何三坡
  • 季羡林式"天人合一"昏话
  • 季羡林去世,吉林访民到北大示威(一)(图)
  • 遗留藏品天文数字 季羡林遗产分配再成焦点 (图)
  • 季羡林:爱国不等于爱党
  • 真让人遗憾,筹划拍摄《季羡林》纪录片夭折
  • 半天3500人祭奠季羡林:学子心里的北大塌了一块(图)
  • 社会各界群众北大悼念季羡林(图)
  • 季羡林 百年来中国知识分子历程的反映
  • 季羡林逝世细节:温家宝12点赶到医院
  • 季羡林追悼会由北大安排 医院实施进出管制
  • 季羡林之子季承:父亲今晨突发心脏病后昏迷逝世(图)
  • 国学大师季羡林今晨在北京医院病逝 享年98岁 (图)
  • 国学大师季羡林病逝 (图)
  • 季羡林先生倡言“大国学”
  • 北大原校长否认软禁季羡林
  • 许智宏否认北大“软禁”季羡林13年
  • 季羡林曾上课偷看《金瓶梅》 高考数学仅得4分
  • 季羡林藏品被买卖最新动态:书信流入旧货市场 家属称将彻查
  • 季羡林谈国学妙语连珠:汉字简化及拼音化是歧途
  • 季羡林在医院与儿子季承及家人在医院过年 (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