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极左派张宏良批判 胡世全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13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首发
    
     (博讯 boxun.com)

     前几天,一个朋友问我知不知道张宏良,我说不知道。朋友于是很惊讶,同时也有些懊恼。他于是给我说起张先生来,在朋友的简述中,我知道,张先生是一个有思想,同时也忧国忧民的人。朋友说,他是左派。我问,是新左还是老左。朋友不清楚这个区分。我再问?他是不是反对现行政府的重大决策而拥护毛泽东?朋友说,对啊。
    
     我想,我大致清楚,张先生是个什么样的人了。
    
     回家后,立即上网找到了张宏良先生。张先生的文章不少,我差不多用了一天的时间,看了张先生的十多篇文章,而且还看完了他在纪念毛泽东诞辰115周年的一个会上的视频讲话。
    
     平心而论,张宏良对现行政府的批评多数言之有理。四座大山的论述不仅出语惊人,而且十分到位。“人权利润”和“统一利润”的说法也还新鲜别致。
    
     我想,张先生在写这些文章时,心中一定充满了自豪的正义感。甚至,为了工农大众的利益,为圣洁的社会主义和毛泽东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而献身的心情都可以读出来(多象三十年前的我啊)。作为一个知识分子,如此定位自己的人生价值,是值得尊敬的。当然,前提是“说的和做的一样”。
    
     可是,当我看到张先生对中国问题发生的原因分析时,不快产生了。
    
     中国的现状之所以如张先生所说,目前已经到了“为破坏的环境买单,为透支的资源买单,为损坏的健康买单,为取消的福利保障买单,为坑蒙拐骗的市场买单,为道德崩溃的人际关系买单,为流氓横行的社会环境买单”这样的地步,其根本原因究竟是什么呢?
    
     在张先生看来,是因为“猫论”,是因为中国有一个驾空了中央的“官僚集团”。把实用主义的“猫论”当作什么重大的理论让全国人民学习,本来就是官方的政治游戏(邓小平没有理论,只有常识。但他在中国人都不讲常识、只讲空头理论的年代,大讲常识,是一种历史贡献。我不喜欢这个人,他大整造反派,于我有仇,六四镇压,于民族有罪。但评价历史人物,不能有个人的恩怨,也要功过分明)。但“猫论”对中国社会的危害还不是根本性的,它充其量是一种方法论。
    
     至于张先生所说的“官僚集团”,是否独立于“党中央之外”,本人是表示怀疑的。因为在张先生的表述中,这些人能够“上压中央、下压百姓”,能够制定关乎国计民生的重大政策。那就是以温家宝为首的国务院了?张先生没有明说,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在当今中国,什么重大政策不是出自于国务院呢!
    
     张先生没有明说,自有他的苦衷。纵观张先生的基本政治主张,是拥护毛泽东的无产阶级专政的理论的,所谓的无论,说白了,就是共产党的一党专政。普列汉诺夫在《政治遗嘱》中说过“无产阶级专政不可能实现,只能是党的专政,最后形成个人的专政”。毛泽东时代是毛一个人对全中国的专政,后毛时代是邓的专政,江的专政,胡的专政。
    
     在张先生的心目中,邓是右派,江也差不多是右派吧(三个代表改变了共产党的阶级属性,张先生对此耿耿于怀),至于胡,正在台上,张不便说,不好说。虽然对胡的“不争论”颇有腹诽,但也只在视频讲话中点到为止。用金庸的武侠小说为例,“高手过招,先向对方示弱,对已方相当不利”进行了委婉的批评。可对于邓的“不争论”,张先生着实好好嘲笑了一番,现场的粉丝们哄笑捧场,让本人也跟着乐了一回。
    
     那么,张先生其实想说的是:现在当权的,不是真正的共产党。所以张先生及其追随者们,要回到毛泽东时代,要恢复共产党的无产阶级属性,要大搞阶级斗争。
    
     张先生把现在的中共分成两大派,以胡哥为首的党中央可能就是政治局那么几个人,是被驾空的,“政令不出中南海”;而那庞大的“官僚集团”却是可以左右局势的实权派。
    
     起初,我以为这是张先生的幼稚。任何时候,全党服从中央,都是中共铁的纪律。要说有利益集团,整个中共就是一个最大的利益集团,他们是很难分割的。就是有矛盾,也只是局部的利益之争,在维护其统治上,在根本的利益上是一致的。
    
     细想以后,我以为这不过是张先生的政治策略。拥胡倒温,这不正是中共内部涌动的一股暗流吗?拥胡是假,是不得已而为之,倒温是真,因为温总理也说过承认“普世价值”这样遭左派们“诟病”的话。张先生也清楚,胡哥现在不提反左了,而且在实际行动上也左转了,从斗争策略上是要争取的;从生存策略上是要回避的——人家是拥有生杀大权的一把手啊?那个写零八宪章的刘晓波,不是说抓就抓了吗!张先生也“咸与革命”,可也不想玩到牢里去啊!无意中,张先生自己就成了他大骂过的“狗腿子的不变角色”。
    
     说到此,就不得不说到张先生的逻辑混乱了。张先生一边大骂“普世价值”是西方孤臭,一边又在文章中肯定现在的美国的民主和中国的文革四大差不多(张先生关于文革四大的描述是政治谎言,后文专讲),是不错的。张先生肯定罗斯福的“四大自由”,可人家曾是美国总统啊!你怎么也和西方“同流合污”了呢!
    
     马克思曾说过,理论只有彻底,才能说服群众。象张先生这样逻辑混乱,缺乏最为基本的理论训练的人,就不要充当左派的代言人了。难怪不见徐友渔,秦晖等人对张的批判呢!
    
     张先生说西方政府向中国政府索取“人权利润”。事实似乎如此,可根子在哪里呢?张先生将此归罪于“伪自由派”。“在文化精英、民主精英、改革精英对中国的妖魔化过程中,中国逐渐沦落为国际社会讨伐的对象,成为西方国家宰杀的对象,成为国内外反华势力折腾的对象”(张先生语)。
    
    
     这就是本末倒置了。中国的人权现状,是几个知识分子就能妖魔化的吗?八九镇压,取缔和镇压法轮功,是所谓的精英们干的吗?抓高智晟,抓刘晓波,又是哪个精英的主意呢?中共为了所谓的国际形象,不惜用纳税人的钱,讨好西方国家,是他们自己干亏心事在先,然后用钱堵人家的嘴在后。
    
     当然,在张先生看来,当今中国的知识分子享有西方任何一个国家的人所不能享有的自由。那么请问,美国人可以在报纸上批评布什,批评奥巴马,中国人能在纸媒上批评任何一个国家领导人吗?就是张先生自己那些批邓的文章,那几篇写“四座大山”的文章,能见诸于国内任何一家纸媒吗?张先生自己也知道不能,可他那一番关于中国人享有最高自由的说法,就不是一般的胡说八道了!
    
     作为一个中国人,我十分清楚,我们最大的自由,就是能象刘晓波先生一样,随时进监狱的自由。
    
     至于左派们把“反共”视为“反华”更不值一驳。张先生这些文章,比起国内外的“反华势力”对现在中共当局的批评,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如果说张先生反华,你不觉得冤得慌吗!
    
     说到这里,我们明白了,张先生不论怎么骂,在当局心里,他还是“自己人”。区别在于:人家在朝,张先生在野。人家是在某些方面入了歧途(比如否定阶级斗争为纲,搞全民党),而张先生是正统马列,期待着人家的回归(比如欢呼不再提反左,欢呼共产党阶级意识的回归)。所以,你张先生可以到处演讲,到处攻击三十年改革,到处扮演底层和正义的代表,你放心,你不可能和刘晓波一样去坐牢的。你说伪自由派是“打压孩儿制约娘”,你就是“打压逆子讨好娘”了。反贪官不反皇帝,这是老话。反腐败不反体制,这就是张先生的实质了。
    
     在张先生的视频讲话中,攻击零八宪章的签名者都是带有杀气的。我看恰恰相反,张先生的杀气比任何一个真正的自由派都要明显得多。本人在零八宪章上签了名,可我却反对暴力革命。因为暴力革命没有给中国人民带来真正的民主和幸福。可张先生却是主张暴力革命的,主张群众走上街头的。至于他自己是不是走上街头,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如果真的群众走上街头,有什么样的后果,张先生十分清楚。因为张先生在说到“炎黄春秋”那一帮人时,一边嘲笑他们“喘气都困难”,一边又鼓吹“老百姓见他们一个杀一个,见两个杀一双。”在张先生的不少文章里,都充满了血腥的杀伐之气。彻底消灭之类的语言暴力随处可见。
    
     张先生说:“中国右派则恰恰相反,他们对血腥的兴奋程度远远超过海洋鲨鱼,可以说是世界所有生物中最喜欢血腥的一种动物了,从慈禧太后杀六君子,到蒋介石“4.12”大屠杀,抗战胜利后发动内战,到文革初期搞白色恐怖,76年宫廷政变,89年军事戒严等,无不反映了中国右派特别迷恋使用暴力。相反,中国的左派倒是天真温情,不被杀至最后一个人绝不会选择暴力反抗,从最初的共产党到后来的红卫兵都是这样。”
    
     这段话同样看出张先生的逻辑混乱。将慈禧、蒋介石、刘少奇、华国锋、邓小平统称为“右派”,是不是有点不伦不类,令人啼笑皆非!前二人是赤裸裸的独栽专政,后面几个人是不是共产党内的右派,倒是见仁见智的。刘少奇在文革初期镇压群众,是共产党对群众专政思维的一次集中暴露,是极左而不是右。邓小平八九大开杀戒,他的思维方式,和刘少奇同出一辄。我相信,如果张先生自己坐了龙庭,杀起人来,绝不在刘邓之下,因为他连炎黄春秋的几个老人都不能放过,何况在零八宪章上签名的我辈!
    
     请看他自己是如何表白的吧:中国人民从现在起就要做好准备,将这帮天天叫喊要“彻底清算毛泽东”,要“杀光左派”的法西斯匪徒纪录在案,一旦发生动荡分裂则立刻铲除这帮灭绝人性的法西斯匪徒,绝不能让他们活着看到祖国分裂和人民流血!
    
     为了给自己今后杀人(这只是张先生的一厢情愿,历史不可能给他们这样的机会!)找一个“合法”的借口,张先生又编造了一个“杀光左派”的谎言。自由派的基本精神是: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力。因言论而治人于死地,这是毛泽东一派的惯用手法。
    
     至于左派们是不是“被杀到最后一个人才选择暴力反抗”,有脑子的人都会想:张先生是不是神志不清?因为这种说法离历史的真相太远!毛泽东那一代人如何夺得政权,我们就不说了。张先生提到的红卫兵,我以为有必要对不明真相的六零后,七零后,八零后,九零后说几句。
    
     文革初期,北京的红卫兵大喊“横扫一切牛鬼蛇神”,揪斗出身不好的老师,殴打出身不好的同学,到处抄家,打人。他们自己称之为“红色恐怖”。当时,他们不可一世,有了毛泽东的支持,人民大众对他们讨好都不来及,又有谁敢杀他们一人呢?他们主动选择暴力,怎么可能如张先生说的那样,是被逼而为呢!
    
     北京的红卫兵开了先河,全国各地的红卫兵纷纷效仿。1966年7、8、9三个月,不知有多少人屈死在红卫兵这些法西斯党卫军的棍棒之下。文革后官方统计,仅北京一地,在那几个月,直接打死的就有1700多人。的确,文革被有些人妖魔化了。在官僚集团心中,红卫兵(北京联动为代表)毕竟是他们的子女,是自己人。中共官方把他们的这些罪过加在了“造反派”的身上。只要提到文革,在当今不明真相的年轻人心里,坏事都是四人帮和造反派干的。
    
     说到零八宪章,张先生还是多少有些无奈。他担心,这个宪章可能造成左派的分裂,因为零八宪章是反专制,要民主的。他告诉他的粉丝们,现在在宪章上签名的,已经有5000多人了。(最新消息,已有8000多人签名)
    
     那么,张先生又用什么东西来反对自由派的民主主张呢?
    
     公开反对民主,沿用老左派们的观点,说西方的民主不过是资产阶级的民主,已经过时了,不能蛊惑人心了。于是,张先生虚构了一个历史进程,他说“我们一直强调,20世纪以前的政治斗争,主要表现为民主和专制之间的斗争;而21世纪的政治斗争。则主要表现为大众民主和精英民主之间的斗争。目前中国那些已完全奴化的精英民主的倡导者们,则十分顽固地悖逆历史潮流,坚持把民主看成是少数精英的社会专利,谁提倡人民大众也同样具有民主权利,就辱骂谁是专制。这是当今世界任何一个国家都不曾存在的荒谬现象。虽然西方国家实际推行的也是精英民主,但是至少在理论上并没有公开敌视大众民主,没有一个国家像目前中国民主精英这样极端仇恨底层人民的民主权利,极端仇恨劳动人民的民主权利,甚至把底层人民、劳动人民的民主权利,直接辱骂为是法西斯和流氓专制。中西方之间的这种政治差别,应该引起人们足够重视和认真思考,应该从西方国家的政治大革命和中国文化大革命的差别中去寻找原因。”
    
     这是彻头彻尾的政治谎言。请问,中国有哪一个自由派,在何时何地有过张先生提供的这些言论?中国有过“大众民主和精英民主之间的斗争吗”?中国民主化进程的现实是:到今天为止,我们的斗争,仍然是民主和专制之间的斗争。当今中国,不是民主如何分配的问题(这是一个伪问题,是张先生虚构出来的,所谓的精英民主和大众民主),而是有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民主问题。所以,零八宪章才提出开放党禁,集会自由(自然也包括罢工自由),结社自由,新闻自由,军队国家化等等民主自由的最为基本的主张。
    
     人生来就是平等的,这是自由派的最为基本的立场。把人分成三六九等,是专制社会的特点。毛泽东时代,地富反坏右,资本家等出身不好的人,就是贱民。在入学,工作,入党,入团等等方面都受到歧视,无丝毫平等可言,只要从那个时代过来的人,都是清楚的。这不是理论,是一段血腥的中国当代史!为什么张先生对这些已经发生过的历史事实不置一词,却要给自由派强加一个“极端仇恨劳动人民的民主权利”的罪名呢?零八宪章上写有这样的话吗?不准工人罢工,是自由派的主张还是当局的决定,还要我们来说吗!自己给论敌假设一个荒谬的观点,然后大义凛然地批判之,让无知的粉丝们来欢呼自己的胜利,是不是太小儿科了。张先生顶着大学教授的头衔,却干着这些下九流的勾当,是不是太叫人失望了?由此让我想到,张先生的正义感,自豪感是不是建立在沙基之上?
    
     张先生的民主观是什么呢?他是极力推崇文革时的“四大”的,他说,“文化大革命所要建立的由民做主,人民则破天荒第一次成为政治管理的主人,成为社会管理的主体。”
    
     同样,这也是政治谎言。
    
     从面相上看,张先生大约是上世纪五十年代出身的。如此,则张先生在文革时还是“红小兵”一类的 角色。那么,就让我这个文革时期的造反派头头来告诉你,文革时期有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由民做主”的事情发生。
    
     1967年初由上海开始,然后席卷全国的“夺权风暴”确实把一些群众组织的代表推进了当时的各级权力机构——革命委员会。虽然事实上的夺权到当年底才基本实现,因为各地的造反派和有军队支持的保守派又斗争了几个月。以武汉的“七二0事件”为标志,造反派取得了象征性的胜利。为什么这样说?因为毛泽东清楚,这个政权,毕竟是共产党的,他不可能从根本上动摇这一点。不要看他在文革中说了不少反官僚集团的话,可在实际上,他清楚政权要交给什么人。他要部队支左,革命委员会搞“三结合”。三结合就是军队代表,地方干部代表,群众代表组成新的权力机构。在有军队代表的时期,各级革命委员会的真正的实权,掌握在军队代表手中。
    
     从1969年底开始,毛泽东就发布了一系列的文件,开始了整肃全国的“造反派”。抓“五一六”,“一打三反”,将全国各地的造反派头目关进“五不准”(相当于现在的双规)学习班。本人前后被关押两年多,交待文化大革命的“罪行”。当时我想不通啊,我的每一步行动,都能从中央文件中找到依据啊。可毛主席他老人家说了,“现在,是小将们犯错误的时候了。”想不通也没有怀疑过毛主席啊。张先生也许会说,那是官僚集团对造反派的报复。我也曾这么想过,可一想到这都是毛主席亲自批发的文件,我就无话可说了。
    
     文革十年,除了上海是个例外,全国造反派基本没有掌过权(在大学里有极短的时间,是造反派说了算),张先生所说的“由民做主”,就是一个理论的泡沫。当造反派中的部分激进份子(如湖南的省无联,广州的“4、12”派,湖北的“北、决、杨”等)从马列主义的理论发展开去,提出全国实行巴黎公社式的民主选举时,毛就毫不犹豫地将他们全部打成了反革命。中央关于在湖北抓“北、决、杨”分子的文件,就是毛泽东亲自批准的。就是这个文件,让本人被关押了将近半年。当时,我连“北、决、杨”是什么都不太清楚。只是因为我是造反派头头,就自然划入了那个范围。
    
     请问张先生,当一个人有过这样的经历后,你还能让他崇拜毛泽东吗?还能让他相信毛的“大民主”吗?还能相信“文化大革命就是好”吗?
    
     当然,毛泽东用不着我来丑化,他是个什么东西,历史自有公论。胡星斗等人从毛的人品及私生活方面批判他,毕竟太过书生气。决定中国陷入黑暗的那段历史主要不是毛的个人品质,而是他所信奉的那一套“斗争哲学”。从理论体系上彻底批判他,才是中国民主化的真正出路。
    
     毛泽东曾是我的“政治初恋”,让我恨他也是不可能的。但我从灵魂上告别了他,却是我半个世纪含血带泪经历的自然结果。
    
     受张先生蛊惑的年青人可要注意了,现在的中国,很多人可能会有“没有住房的恐惧”“生病了得不到医治的恐惧”,可至少,你不会有随时成为“反革命”的恐惧,不会有随时被抓进监狱的恐惧。而在毛泽东时代,你身边的任何一个人(那怕是妻子,丈夫),都可能是你的告密者。因为一句话,一次极其无意的行为(比如把印有毛主席头像的报纸包了油条),都可能成为反革命而坐牢二十年!
    
     所以,我宁可拥护胡锦涛继续当政也决不同意让张先生这样的人带我们回到毛泽东时代去的。
    
     历史是不可能倒退的。回到毛泽东时代这种政治蛊惑是对中华民族的犯罪。
    
     在视频讲话中,张先生说,“为什么是要‘纪念’改革开放三十周年,因为只有死了东西才是纪念啊”。粉丝们又是一阵心领神会的笑声。这就让我意识到,张先生的确离一个学者,实在是太远了。却不说他在文章中说过的“反思改革,不是要否定改革”这样的话是不是阳奉阴违,只看看他的行为,就够恶心的了:一边自己在享受改革开放的成果(不说有了比一般工农大众好得多的生活,仅言论而言,在毛泽东时代,如张先生这样信口开河,早枪毙十回了!),一边却对改革开放大放厥词,这样的豪情,这样的气势,除了证明张先生自己的人品外,还能证明什么呢!
    
     乌有,乌有,张先生除了对毛泽东的迷信,的确什么也没有了。
    
     2009/2/13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